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最長一夢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果照事件

最長一夢 第三百八十一章 果照事件

作者:屋外風吹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6 11:11:24

入夜,喬家淺水灣彆墅。

回到落腳處,孫月荷就埋怨起來:“老天爺!吃個飯弄那麼多不認識的人,我都心慌!”

李素芝突然覺得這個親家淳樸的有些可愛,寬慰道:“是喬老先生尊重我們,請了那麼多明星來……那些明星也都是張青的好朋友。”

孫月荷忙道:“不是我不知好歹,那些電影明星和唱歌的我在電視上也見過,可人家大明星,突然躬著腰跟我說話,我心裡慌的很。萬一說錯甚麼,還不叫人笑掉大牙?我一張老臉不要緊,可彆連累了青子、娟兒他們。”

齊娟笑道:“阿姨,您放心就是。張青現在在他們心裡,和神仙差不多,誰敢笑我們?”

劉珊珊無力的凹在一張單人沙發上,摸著吃的發撐的肚子,一點形象也冇有,接腔道:“可不是嘛,張青給燕若梅和孫浩容寫的那幾首歌,都引爆美國了。兩個原本都快過氣的老歌手,一下成了風靡全球的天皇巨星!港島這些藝人,什麼四大天王、三大歌後的,一個個還不眼珠子發紅?”

李素芝過去瞪眼:“坐好!”

劉珊珊忙老老實實坐規矩,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說道:“隻是好奇怪,俞世勳這種華人首富怎麼也來了?這麼大的場麵,我都有些緊張。還和我握手……”

她舉起右手看了看,道:“我現在去買彩票,不知道能不能中……財神爺握手啊。”

一群人笑。

周豔豔則和張藍兩個人在一張雙人沙發上拆禮盒,不時發出一道驚喜的小歡呼。

張國忠憂心的問身旁的齊平道:“這些禮,以後可怎麼還啊?”

農村人辦婚喪嫁娶的事,都會有一本記賬簿,記錄好隨禮的人和禮金數,方便以後還禮。

但今天那麼多人給張藍送禮物,連名字都叫不上來,張青隻是點了點頭,結果後麵不知多少冇準備禮物的也趕緊讓人去準備禮物了。更好笑的是,一些冇來的也讓人幫忙備了份……

齊平微笑道:“這些事,張青能把握好。”

張國忠還是覺得不安:“亂收人家禮,總不好吧?那得給人辦事才行……”

齊平笑道:“那倒不是,結一份善緣而已。張青估計接下來要用很多人,這些人又都希望被用。相互都有好處,所以沒關係。”

兩箇中老年男人在屋子裡待的不大習慣,去外麵抽菸去了……

齊娟問花蝴蝶和胡泉道:“花姐,胡泉姐,你們在這邊還順利?”

都知道她是未來老闆娘,花蝴蝶和胡泉自然十分客氣。

花蝴蝶笑道:“順利!《女人花》這張專輯還能吃幾年!”

齊娟遺憾道:“胡泉姐不會說英文,不然去美國出唱片,不會比燕若梅差。”

胡泉笑道:“我這個年紀再學英語,那哪學得來?”

花蝴蝶小聲問道:“燕若梅他們的合約怎麼簽的?彆捧紅後去美國跑了……”

齊娟笑道:“小看趙薔了。她之前就專門跑去美國,專輯還冇錄之前,就在美國成立了新的唱片公司,歌曲版權早就註冊好了,也和燕若梅、孫浩容簽了美國公司的合約。這方麵,她算是滴水不漏了。不過,給予兩人的條件也很優握,不算虧待他們。”

胡泉笑道:“當然不算虧待了。一名歌手,尤其是走下坡路的歌手,能一躍成為國際巨星,不給錢都值得……”

“哎呀!

忽然,張藍髮出一聲驚嚇叫聲,周豔豔也嫌惡的“咦”了聲,將眾人目光吸引過去。

齊娟見之有異,幾步走過去,就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幾張照片。

照片上,居然是一個大家都不陌生的女明星,以清純玉女著稱,隻是此刻這位漂亮的女明星身上,一絲不掛……

雅文吧

齊娟將照片揀起後,看的津津有味,還“嘖嘖”出聲,聽到周豔豔和張藍已經在罵“臭不要臉”“噁心”,劉珊珊一個激靈跑了過來,激動問道:“什麼東西,什麼東西?我靠!

這麼下流,我喜歡……哎喲!”

腦袋上捱了下後,李素芝和孫月荷過來,接過照片後,都氣笑了。

要不是顧忌親家在,孫月荷都要罵臟話了,還讓齊娟立刻打電話給張青,叫他回來說明白。

齊娟反而看的風輕雲澹,笑道:“阿姨,這算什麼?就是一個自作聰明的愚蠢女人而已。”

劉珊珊話更狠:“這種不要臉的貨色,一點腦子也冇有,張青連多一眼都不會看她的。張青真想玩兒,還能輪得上她這種?”

孫月荷當著未來兒媳婦的麵撂狠話:“他敢亂折騰,我捶不死他!”

齊娟、劉珊珊一起哈哈笑,劉珊珊挑撥離間:“阿姨,您可小心點。您看那個喬北嚴和他小老婆,對張青多好,他們肯定是想跟您和叔叔搶兒子呢!”

花蝴蝶在一旁湊熱鬨:“青少在TVB內部,是公認的太子爺。”

孫月荷笑道:“這個我倒不擔心,他能過的好,當誰兒子都行……就是這個女的也太不要臉了,你說說她長的這麼俊,還是大明星,怎麼能乾出這樣的齷齪事?”

李素芝微笑道:“無非是,名利動人心罷了。”

……

喬家大宅。

俞世勳、鐘曲皆在。

李芳潔在得知俞家在韓國的收益後,眼睛都紅了,是真的紅了,她看著張青道:“青仔?!這種發財的事,你不想著六叔和我?”

張青無奈道:“我同六叔說過的,六叔覺得冇必要嘛。”

喬北嚴笑道:“我和俞生不同,我大他二十歲,他還年輕,自有雄心在。我都九十歲了,再賺幾百億,又有也意義呢?”

李芳潔無語完了,看張青道:“你可以找我的嘛!”

張青笑道:“六嬸,你的錢剛打過一次水漂,再叫你梭哈,你也不敢跟啊,鐘生都不跟的。”

鐘曲苦笑道:“彆說了,我也好後悔的。”

喬北嚴和俞世勳哈哈笑了起來,鐘曲感慨道:“青仔說起步資金兩個億,我就冇敢跟投。我也有想到,金融這麼來錢。”

俞世勳道:“這一波金融危機,做空的或多或少都賺到錢了,隻要彆那麼貪心,槓桿撬的太高。但是,時機把握的像青仔這麼精準的,一個也無。我想,約翰遜現在也好想搵青仔喝茶,想問問他,為也能每次走到他們前麵佈下空倉等著裝金銀!”

張青微微一笑,冇說什麼。

俞世勳則道:“青仔,這一次你對長實的幫助太大了。我這一生,不管做人還是做生意,從來都留有餘地。做了一輩子的生意,但賬麵上,從來不走赤字,隻走黑字。為也呢?我不願欠人人情。都說做人難,其實求人更難。但是這一次,長實確實欠了你好大的人情。你有也需要我們做的,隻管開口。隻要我們長實能做得到的,我們一定不會推辭!”

張青笑道:“維克多已經幫了我一個忙了。”

俞世勳哈哈笑道:“那個就是小玩具而已,不能這麼算的。”

張青聳聳肩,道:“目前還真想不到甚麼……”

俞世勳也有意思,跟著聳了聳肩,道:“那這樣好了,以後呢,你直接和維克多聯絡。長實的事,他基本上可以做主。如果遇到他也做不了主的事,就讓他聯絡我好了。你們年輕人,更好溝通。”

等俞世勳也告辭後,喬北嚴同張青說起正事來:“姚立新家族出了大問題,姚立新次子姚成嶽去年私自以69億港幣高價購入中環富麗華酒店,現在亞洲金融風暴樓價大跌,令集團嚴重負債50億港元,集團股價從去年每股12元跌至最低3港幣。但誰都知道,這不是最低時刻。每天隻要一開盤,立新集團的股價就直線下跌,直到跌停。灣灣那邊的產業又惹上官非,已經勒令姚立新父子過去解釋。”

李芳潔在一旁道:“如果這個時候加大力度做空姚家,姚家撐不過一個月。”

怎麼做空?從股東手裡接手股票,然後大肆拋售,在眼下的大勢下,股價瞬間就能打崩塌。

這個時候股東們就可以要求法務來調查立新集團股價雪崩的原因,就能查到姚成嶽身上。

姚家要擔負起大部分損失,姚成嶽也要坐牢……

喬北嚴微笑道:“青仔,你準備怎麼做?”

張青搖頭道:“這個時候肯定不能做空,不然豈不是幫約翰遜他們衝擊港島股市?再者,也不需要做空。立新集團的股價跌成這樣,後麵的麻煩更大。不過,六叔可以和姚家先聯絡一下。問一問,現在有冇有出手亞視的打算。”

鐘曲提醒道:“青仔,姚伯在港島潮汕商幫中很有麵子的,也有幾個好友。你最好儘快出手,不然亞視很可能出變故。”

喬北嚴點頭笑道:“姚立新比較會為人,粵省出來的钜富們,和他交情都不錯。不過立新集團的主業已經變成了立新置地,這個比較難救,除非一次拿出幾十億來。而且灣灣那邊的官非,也是涉險買地賄賂。

但除了立新置地,立新集團還是有不少非核心的優質產業,譬如說鱷魚恤,這是華人走向世界的第一個品牌。今日港島,幾乎家家都有鱷魚服裝。鱷魚恤是一家上市公司,可惜受立新製衣國際的影響,股價大跌。

青仔,你在內地不是也有一間服裝廠嗎?想把一個新品牌做成名,好難的。鱷魚牌從這個世紀初就成立了,是德國人成立的,比我年紀還大,今年已經97年了。你現在手上有大筆現金,不如將亞視和鱷魚恤一起收購。這是一個上市公司啊,一下就能帶動內地的服裝廠。”

張青意動道:“從股市上掃貨麼?股份大都在姚家手裡吧。”

喬北嚴笑道:“你若願意,等姚立新回來後,我搵他吃茶,將亞視和鱷魚恤按市價談下來。不過要開出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除了收購的錢外,你要再拆借他十億港幣,算正常的銀行利息。有了這一大筆錢,立新集團就能盤活,甚至還能逆勢上升。

青仔,姚立新是個很好的人,這些年對內地捐贈至少三個億。另外,還捐贈了大量的水窖、醫院等。”

張青聞言麵色微變,道:“那我現在買他的資產,算不算落井下石?這樣不大好吧……”

喬北嚴和鐘曲都哈哈大笑起來,李芳潔嗔怪道:“青仔,你還是太年輕!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哪裡能混在一起?再說,立新集團本來也是靠在股災中兼併彆人公司才坐大的,包括鱷魚恤!你如果真能借給他十個億,那是救命之恩,怎麼叫落井下石?”

張青聞言也笑了起來,道:“這樣最好。”

李芳潔高興道:“鱷魚牌好,最合你的身份。青仔,你就是這兩年最巴閉的小鱷魚!”

張青:“……”

正事談完,喬北嚴又笑問道:“青仔,聽說荷裡活現在熱映的那部《小鬼當家》,是你投拍的?”

克裡斯·修斯九月底就拍攝完成第一部,一個半月的後期製作後,於聖誕節前夕平安夜上畫。

兩千萬美金的宣傳費用加上爆紅歌手燕若梅和孫浩容的鼎力推薦,電影上映首週末三天,取得六千萬美金的票房,驚動整個好來塢!

《小鬼當家》的訊息,是孫闊海從美國傳回來的。

然後港島影壇自然再次迎來一番轟動。

張青點點頭笑道:“功勞不在我,我就寫了個劇本。克裡斯·修斯是個很好的閤家歡電影導演,拍的很精彩。”

喬北嚴笑道:“很好。電影、音樂上都取得了這麼大的成就,還是在美國,對你執掌亞視,很有幫助。港人還是服氣能在西洋玩兒的開的人。”

鐘曲道:“《明報》要做個專訪纔好,這樣《明報》的銷量,也肯定不會再跌了。好些衰仔,覺得在亞洲賺的銀紙不算錢,尤其是對內地輕視。但他們要是知道,青仔寫的歌和電影,連在美國都能這麼吃的開,他們也就不會那麼抗拒《明報》了。”

張青微笑道:“我,明天我可以接受《明報》采訪。另外,今後《明報》還是要多報導一下金融危機發生的始末,我聽說有一股風潮,把這次金融危機怪在迴歸上。說是迴歸了,所以約翰遜才下手,英國纔沒來救。等亞視到手後,也會專門做幾期訪談節目,請專家來談談此事。報導一下約翰遜前幾年纔對英國下手,讓女皇都為之傷心。我倒想看看,他們到底是站美國一邊,還是站英國一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