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87章 預言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八十七章 預言

一炷香之後,蔣信之帶著蔣阮毫無無損的回去,留下蔣權鬱氣難當,可偏生如今蔣信之立了軍功,且性情大變,不是過去那般好容易拿捏的。?蔣素素還想添把火:“爹,你看大姐姐……。”

“閉嘴!”蔣權正在氣頭上,看著蔣素素弱不勝衣的模樣隻覺得更加心煩,道:“身上帶了汙穢之氣就別到處亂走,回你自己的院子去!”說罷又狠狠瞪了一眼蔣超,拂袖而去。

蔣素素愕然看著蔣權離開,蔣超眸中卻閃過一絲恨意。兩兄妹默默無語,卻在同一時刻將蔣信之與蔣阮恨毒了。

相安無事的過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醒來,露珠端著玫瑰酥從外頭走來,邊走邊道:“雨小了些,瞧著是要停了。”

她面上有些擔憂,蔣阮要做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一二,如今雨停了,事情可怎麼好。

蔣阮微微一笑,從窗口處看過去,雨水細密成絲,房簷上低落的水滴也慢了許多,空氣變得柔和起來,一掃前幾日那般烏雲沉沉的模樣。仿佛再過不了多久,便會雨過天晴。

連翹將煮好的紅棗桂圓蜜遞到蔣阮手上:“還不到時候,再等等罷。”

蔣阮接過蜜糖水淺淺抿了一口,手指無意識的叩擊桌子。

嗯,瞧著是快放晴了,其實……山雨欲來,風滿樓。

波昌水庫堤壩邊上,水庫庫長抹了把汗,殷勤的跑前跑後,不斷奉承著面前金尊玉貴的人:“水勢已經得到控製,堤壩也很穩,看這幾日雨勢也快停了,過不了多久便會放晴。此事治水,全是八殿下和李少爺的功勞。”

宣離溫和笑道:“不過是做我應該做的罷了。”

庫長笑的若**一般的臉聽聞此話更是燦爛:“殿下謙虛,水庫周圍百姓的性命都在殿下手裡,大錦朝有殿下這樣一心為民的大人,實在是百姓之福。待此事過後,下官定會一字不落的將殿下的功績報與朝廷。”他心思活泛,誰都知道當今太子不受寵,如今宮中最有勢力爭奪那個位子的不過是八皇子和五皇子,五皇子縱然不錯,可不及八皇子生母在陛下面前得勢。

思來想去,還是八皇子的贏面更大一些。如今宣離在此事中立了功,他趁機討好,若是得了青眼,日後仕途豈不是一帆風順。想到此處,庫長笑的更加真心實意。

宣離笑的如沐春風,既不否認,也不應下。堤壩邊上有許多看熱鬨的老百姓,這些日子水庫治水,宣離出了力,百姓看在眼裡。對於身處高位的人親自下來,他們既惶恐又感激。人民總是最容易滿足的人。加上水庫庫長將宣離的功德吹得天花亂墜,百姓更是對宣離感恩戴德。

接受到百姓愛戴的眼光,宣離嘴角翹的更深,眸中閃過一絲得意。這笑容落在百姓眼中卻是十分親切,再看這位民間傳頌才藝雙絕的八殿下溫和俊美,形容高貴,更是紛紛歌頌起他的功勞來。

走在宣離身邊的李安依舊是一副陰鬱的表情,但就是這幅表情,襯得宣離更加平易近人。

正在堤壩中人紛紛讚歎的時候,卻有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災禍啊!災禍!”

這聲音在一片讚頌中並不刺耳,卻分外清晰,宣離眉頭幾不可見的一皺,轉頭朝堤壩說話那處看去。

人們聽到此話也漸漸停下來,隻見人群中緩緩走來一黃袍僧人。他慈眉善目,衣袍潔淨不染塵埃,行動間仿佛一朵佛祖座下白蓮,有淡淡的聖潔之氣。

人群中有人認出他來,道:“這不是慧覺大師嗎?慧覺大師怎麼來了這裡?”

“果真是慧覺大師!就是那個京中聖僧,預言奇準的慧覺大師!”

“慧覺大師方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宣離與李安盯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不速之客,慧覺的名聲如今在京城整個貴族全炙手可熱,尤其是信佛的人家,都知道這個僧人很有幾分本事。可宣離和李安都是無神論者,對於鬼神本就沒有畏懼之心,看慧覺的眼光便也如看普通騙子一般。

慧覺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貧僧昨夜卜卦,卦象顯西方龍氣相撞,水龍抬頭,恐有大風雨降臨,險之又險,水庫恐有傾塌風險。”

“什麼?”抱著小孩的婦人頓時慌亂道:“大師所言當真?”

慧覺雙手合十,低眉順眼的點頭。

宣離帶著李安緩緩朝慧覺走去,待走進了,宣離溫和一笑:“大師方才所言當真?”

“出家人不打誑語。”慧覺淡淡道。

宣離與李安對視一眼,李安突然盯著慧覺道:“大師,那你說接下來該怎麼辦?”

“災禍已至,迫在眉睫,水庫下遊上千性命不得兒戲,請下遊人家連夜撤離此處,尋找地勢較高的地方,免得水淹之苦。”

李安噗嗤一聲笑了。

宣離見李安一笑,心中便也定了下來,神色依舊溫和,話語裡卻帶了森森寒氣:“大師可知,擾亂民心的下場?”

慧覺淡淡的回視他的目光,不避不讓,竟真有幾分清澈如蓮的出塵。

宣離原先以為是個普通的騙子,此刻見這和尚氣質不凡,又口口聲聲說要帶百姓去下遊,心中不由得便生了疑。下意識的就想到定是五皇子派來的人,為的就是搶他的功勞,百姓舉家遷移不是小事,若真的這般做了,到時候安然無恙,不僅有了白白浪費民力的說法,還會被天下人嗤笑,說他耳根子軟,聽信妖僧的讒言。

他盯著慧覺那張臉,越發覺得面目可憎,欽天監的人也說了,雨水有停的預兆。白白的功勞就在眼前,五皇子想要插手?當他身邊人都是蠢豬麼!

“慧覺大師這麼說,可有什麼證據?”宣離氣定神閒道。

慧覺低頭:“阿彌陀佛,卜卦一事,卦象已顯,貧僧沒有證據。”

“沒有證據,就是在妖言惑眾。”宣離道。五皇子的手法太拙劣,根本不必太過費心思。

“大師才不是那樣的人!”

“對啊,大師說的話全都實現了!”

“大師說的一定是真的!”

出乎宣離的意料,人群中竟然大多附和慧覺,他不動聲色的蹙起眉,五皇子竟然請到這樣一個人,用慧覺的聲望逼他一定要下這個命令麼?

他心中冷笑,可惜,他宣離從不受人擺布!

“沒有證據就敢在此大放厥詞,大師,禍從口出。”宣離仍是想將此事輕鬆解決,全了他老好人的形象。

慧覺卻長長一歎:“世人都讚施主英明果決,心善為民,波昌水庫下遊數千民眾性命,難道不值得施主冒一次險嗎?”

宣離面色一變,周圍人群看他的目光已經不如方才一般充滿愛戴,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懷疑,憤怒,疑惑的表情。

這個和尚在煽動民心,在挑撥他的擁護者!

不等他開口,李安便下令道:“哪裡來的妖僧,竟對殿下出言不遜,來人,把這個妖僧給我抓起來!”

宣離唇角微微一勾,許多他不方便做的事情,李安卻大可以做,留下李安,不僅是因為他的才智難得,更是察覺人心的高手。

人群群情激奮,宣離適時地開口道:“大師是出家人,我不會對出家人無禮,不過大師再這麼胡言亂語,對京城治安多有影響,我會為大師尋個地方,先休養幾天,等雨水停了,大師再出來也不遲。”

慧覺低頭:“阿彌陀佛,貧僧一介皮囊,雖死不惜,不過下遊數千百姓,最好今日連夜撤離,否則必有性命之憂。”

宣離眸中閃過一絲精光,溫和開口道:“本殿下令,今日起,水庫下遊民眾不許離開一步。離開者,視為亂紀,砍。”

竟是不遑多讓的針鋒相對。

如今水勢安定,若由於這個和尚的一番胡言亂語擾亂了本來安定的民心,對於他所塑造出來的“功德”,也是十分不利。

慧覺淡淡的看著他,無人看得見寬大僧袍之下脊背上爬滿的冷汗。

不過一夜輾轉思量,天明破曉之前,他終於還是下了決定。

蔣阮開出的條件太誘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若是真能因為如此能治好他兒子的病,便是賺的盆滿缽翻。

雖然不知道蔣阮背後到底是什麼人,但是從之前的事情來看,這個小姑娘尚且如此厲害,背後之人定不是等閒之輩。就算對手是八皇子,可是從來富貴險中求,何況,這是潑天的富貴。

慧覺從渝州那個方寸之地一路上京,行騙幾十年從來未曾出過紕漏,一來是因為他本就懂些佛經,二來騙術高明,最重要的還是膽大心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便是精於此道的同行人也很難看的出破綻。

可今日直面天家人的時候,他的心中,還是忍不住起了一絲惶惑。然而多年的經驗到底令他面上沒有顯出半分。他說的越是慈悲為懷,宣離就越是覺得他心懷鬼胎,宣離不接受他的建議,目的也就達到了。

蔣阮曾經提醒過他,宣離是個注意名聲的人,凡是追求完美,眾目睽睽之下抓住他,就必然不會對他用什麼刑法,否則就在百姓中犯了眾怒。就算真的要懲處他,也是三日後的事情,可是三日後,宣離可還有那個機會懲處?

成敗在此一舉,慧覺搖了搖頭,歎息一聲,雙手合十,不再多說,跟著李安的侍衛走遠了。

原本圍繞在堤壩附近的人群此刻眼中毫無愛戴,隻餘恐慌,紛紛議論三日後水庫坍塌的可能,一時間人心惶惶,宣離心中煩悶,不知為何,隱隱升起一種不詳的預感,看了一眼李安。李安會意,一沉臉道:“殿下剛才的話都沒聽見嗎?莫要聽謠言滋事,三日內,有誰敢離開一步,一律處置!”

李安不若宣離長著一張和氣的臉,本就陰鬱的神情加上低沉的語氣,很有幾分凶煞的模樣,百姓們頓時噤若寒蟬。宣離擺了擺手,擺了擺手道:“回吧。”

一邊早已嚇得面如土色的水庫長忙跟了上去,一路點頭哈腰的相送。

人群雖然還是免不了慌亂的情緒,因為李安下的命令,周圍又有士兵把守,心中不安,便很快各自散去了。待人群散儘後,有兩人剩在原地。一人肅肅黑袍,神情冷漠,看著堤壩若有所思。

旁邊侍衛模樣的人開口道:“主子,錦一錦二已經查過了,堤壩沒有問題。”

蕭韶道:“仔細這邊的動靜。”堤壩沒有問題,就不是人為,還有雨勢突然加大的說法。他瞧著遠處,長長的睫毛低垂下來,掩住眸中深意。

“走吧。”

蔣府內,露珠將剛打聽到的消息告訴蔣阮,興奮道:“慧覺大師出面了,八皇子將他帶了回去,他會不會供出我們?”

“不會。”蔣阮道。

連翹和白芷目露擔憂,隻聽蔣阮道:“宣離此人深不可測,又生性多疑,不會這麼快處置慧覺。就算真的要處置,慧覺也分得清輕重,熬不過去,就是一副腐屍,熬過去,就是潑天富貴。他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如何選擇。”事實上,上一世宣離控製了慧覺進入朝堂,慧覺的地位也不是一帆風順,朝中反對之聲眾多,其間也有無數明槍暗箭,慧覺卻仍是做到了國師的位置。

這樣的人,如今隻是缺了膽量,心性卻不是一般的剛強。

這一世,用宣離的箭來對準他自己,會不會更好些?

她的目光驀然轉冷,露珠注意到,就道:“姑娘,還有一事,奴婢在路上遇著了五姨娘,她說老爺今日收了封信,是說要將姑娘嫁到宰相府……嫁給李大少爺。老爺好像正準備將庚帖送過去。”

“荒謬!”連翹忍不住道:“姑娘如今才十一歲,但凡一般的官家,也定不會將嫡出小姐這麼早嫁出去的!”

蔣阮微微一笑,蔣權接了封信才下這個決定,李安喜愛慢慢折磨,必然不是他的主意,想來是臥病在床的李大少爺醒了,準備複仇了。

禍水東引,蔣素素母女怕是求之不得。

“姑娘,萬萬不可,”白芷著急道:“不如去問問大少爺,不,問問老太爺?”

“急什麼?”蔣阮不緊不慢道:“左右他想我進李家這個門,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命。”

“庚帖都快送過去了。”白芷急道:“老爺本就如此心狠,恨不得讓姑娘代替二姑娘去跳那火坑,妍華苑的人更是樂見其成,姑娘也得為自己打算打算啊!”

蔣阮瞧著她焦急的模樣,突然淡淡一笑:“不信嗎?打個賭如何。”

白芷一愣。

“就賭三天後,蔣權哭著求著要把庚帖收回來。”她道。

此刻的妍華苑中,一洗前幾日暗淡的氣氛,一反常態的和樂起來。

蔣素素依偎在夏研懷中,道:“這麼說,蔣阮馬上就會嫁給李楊那個廢人了?”

夏研責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小聲點。”雖這麼說,面上也還是忍不住露出一點笑意:“是啊,李家可不是個簡單的地方,她要是進去了,就和青樓妓子沒什麼區別,那李棟……”意識到什麼,她突然住了口,看了一眼蔣素素。

蔣素素雖然不懂男女之事,到底也從夏研的隻言片語中猜到幾分,非但沒有羞怯,反而露出一個滿意的笑意:“是嗎?她將我和哥哥害成這樣,讓外祖父與我們生了嫌隙,還在府裡囂張至極,留她一條命,豈不是太便宜她了?”

“她進了宰相府,就是生不如死。”夏研冷冷道:“李楊對他恨之入骨,她又怎麼能討得了好處?到時候你就是將她踩在腳下,也沒人敢說個不字。”

蔣素素美麗的眸子一閃,似是快意至極,忽而想到什麼,道:“那蔣信之呢?要是他知道此事,定不會善罷甘休。”

“我和你父親決定先瞞著他此事,等收拾了那個小賤人,再收拾他也不遲。”夏研撫摸著蔣素素的頭:“素兒,誰傷害了你,娘定要他付出千倍百倍的代價。”

蔣素素乖巧點頭,偎在夏研懷中,眼裡是一閃而逝的惡毒。

蔣阮兩兄妹再如何神氣,如今蔣府當家做主的還是她的母親,上頭還有個蔣權,副將又如何,軍功又如何,父親要蔣阮嫁給廢人,她就不得不嫁!讓她進宰相府還是成全她了,如今庚帖已經送去了宰相府,蔣權鐵了心的要用蔣阮來換與李家的交好,蔣阮這一次,在劫難逃!

“娘,我現在就想看蔣阮嫁入宰相府的悲慘模樣。”蔣素素道。

“快了,”夏研唇邊泛起一個陰森的微笑:“庚帖已經送了過去,日子也是由你父親和李宰相安排,李楊對蔣阮恨之入骨,心中想要折磨她的願望怕是更為強烈,依我看,他會儘快將蔣阮娶回府中,我也會趁機與你父親說說此事,以免夜長夢多。”她聲音緩慢而低沉:“不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夜再怎麼長,也定是無夢之夜。”

------題外話------

最近有點忙,都沒空感謝大家的投喂,謝謝大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