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78章 破局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七十八章 破局

時間一連過了二十幾日,京中的雨未停。

淅淅瀝瀝的小雨瞧著是沒有什麼,可不分白天黑夜的下,京城中開始出現大片大片的死畜,莊家自是不用說。且不隻是京城,整個大錦朝都籠在洪澇的陰影中。前些日子護城河漲水,衝毀堤壩,靠河的百姓淹死了不少。官府的賑災猶如螳臂當車,治水成了當務之急。朝廷撥了大筆銀兩到各地賑災,瞧著是大手筆不假,可一層一層遞下來,過手的官員都要照例刮一份油,到了災民的手中不過隻剩了點骨頭罷了。

於是這麼一來,各地的災民增多,許多被洪水衝垮了莊家房屋,就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民。流民紛紛選擇上京,一來京城地勢較高,受災比起其他地方要好一些,二來到底是天子腳下,想著或許能吃上官府發的一口熱飯。

可雨水越積越多,流民的不斷上湧,官府付不起龐大的錢糧,早在三天前便停止了供應食物。於是饑餓的流民開始四處打劫富貴人家,富貴人家自然有貼身侍衛,流民與京中達官貴人的矛盾一日比一日深。前些日子還隻是單獨的搶劫,這些日子已經開始三五一群的打家劫舍。富貴人家皆是大門緊閉,不敢出門,一時間京中人心惶惶,隻盼這場水災早日過去。

蔣府的糧食倒還夠開支一段日子,是以眾人都未意識到危機。若說是有不同的,便是李宰相府上的二少爺李安隔三差五的便往蔣府跑,也不做些什麼,隻是與蔣權說說話,態度也算客氣,蔣權莫不清楚李棟到底怎麼想,隻看李安並不想要交惡的模樣,便明裡暗裡的表明想要交好的意思。

連翹捧著一個花籃走進來,鄙夷道:“那李二少爺今日又過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為蔣府才是他家。瞧著竟是不管李大少爺的傷勢要握手言和了。”

蔣阮正在榻上看書,聽聞此話目光微微一動,李家不可能與蔣府握手言和,李楊成了一個廢人,李棟和李安都不是心胸寬大之人。李安如今的表現,不過是他已經不打算將蔣權和蔣素素視作仇人了。

白芷皺了皺眉:“今兒上午路過院子的時候,奴婢又遇著五姨娘了,五姨娘說老爺提出過要將姑娘的庚帖送過去,希望和李家交好,那李二少爺沒答應,可也沒明顯的拒絕。姑娘,這可怎麼好?”

“不必在意。”蔣阮微微一笑:“李安此人心思深沉,真要我進李家門,也必然是等我一敗塗地,全無反抗之力才慢慢折磨,斷不會如此簡單。”可惜,這一次,李安再也不會等到那個時候了。

白芷與連翹俱是有些擔心,瞧蔣阮並不在意的模樣,便將嘴裡的話咽了回去。正說著,隻見露珠匆匆忙忙的從外面走進來,面上是掩飾不住的喜意。剛走進來便將門掩上了,走到窗前瞧了瞧四下無人才關窗。

她走到蔣阮面前,壓低聲音笑道:“姑娘,辜公子身邊下人傳信兒回來,說可能有了大少爺的消息,但關將軍是快馬加鞭回來,軍隊還在路上,還得十幾日才能回來。”她道:“辜公子說現在也不能確定,但八九不離十,那人就是大少爺。”露珠笑起來:“大少爺如今可是副將呐。”

露珠和白芷一愣,蔣阮站起來,一把抓住露珠的手:“果真?”

露珠瞧她激動地模樣,笑道:“千真萬確。”

白芷和連翹俱是笑起來,道:“這下可苦儘甘來了,大少爺回了府,定會好好護著姑娘的。”

蔣阮坐回軟榻,眼睛開始發熱。

蔣信之還活著!她唯一的大哥還活著!在這個世界上,她並不是一個全無依靠的人。這一世還來得及,她一定要幫蔣信之改寫橫死的結局!

這麼一想,前日來的擔憂,愁緒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鬥誌。今生蔣信之活的康健,他們兄妹二人,一定要讓前世仇人慘死,血債血償!

蔣阮倏爾重新站起身,一雙美眸嫵媚動人:“既然如此,有些事情,也該準備了。”她道:“露珠,你去外頭雇幾個人,就用外來的流民,以保證他們的吃喝為酬金,買一口大鍋。”

“姑娘,這是做什麼?”連翹遲疑問道。

“我要施粥。”蔣阮淡淡道。

隱忍已久的布局,終於在此時,可以派上用場。

京中流民越來越多了,大批流民的湧入,讓京城籠罩在一片不安的色彩中。街上的百姓行走匆匆,各個面如土色,大多是拖著饑餓的身軀想要富貴人家處討一個差事賞口飯吃。流民就更不必說了,身強力壯的流民開始大街上公然搶劫,城守備們忙個不停,巡捕房卻不願意抓這些人進大牢——牢飯也要糧食呢。

但即便是這樣,皇帝也沒有驅逐流民,如今大錦朝表面平靜,朝中動**隻有置身其中的人明白。這個點更是不能發生大事,不過如此境況,皇帝心情不佳,百官每日上朝也戰戰兢兢,有清正廉明的大臣憂心百姓,提出廣放糧賑災,得到的隻是皇帝愈加不善的臉色,國庫空空如也,前些日子發到各地的賑災款已然耗儘了國庫的銀子,今年莊稼毀城這樣,上繳的糧稅也是一筆空賬。

在這樣人心惶惶的時候,城中卻有人搭起了棚子,又開始發糧了。

這個節骨眼,朝廷有心無力,早已停止施咒,百姓與流民自然喜悅朝廷還是顧惜民眾,紛紛奔走相告。

施粥的棚子搭的簡易,一邊有人施咒一邊有人在旁邊架起巨大的鍋子熬粥,保證供應不斷。排著的長隊幾乎要把城中的兩條街道堵滿了。一共八個人護著鍋子,那八個人都是身形彪悍的中年大漢,生的各個膀大腰圓,一臉凶相,本有些蠢蠢欲動想要渾水摸魚的,也就熄了那股心思。

施粥的人卻是個慈眉善目的婦人,她大聲道:“天生異象,洪澇肆虐,大家都是苦命人,我家將軍憐憫百姓,特意換了半付家產做糧,分給大家,從今天起,每日清晨我們都會在此處施粥,人人可領一碗,但隻有一碗。世道不易,將軍說若是半付家產用光後,剩下的半付家產也會用來救濟百姓。大夥兒也請體諒,上天顧惜大錦,陛下又寬懷聖明,相信我們定能度過此次災禍!”

她說的很有鼓舞力,瞬間便讓人有了希望。有人問:“敢問夫人,府上將軍是哪位?”

“小小仆婦怎敢稱夫人?”那婦人笑道:“府上正是輔國大將軍趙家。”

“趙將軍!”人群中有人議論起來,趙光在百姓中聲望不錯,人群便紛紛喊將起來:“多謝趙將軍恩德。”

“趙將軍果真英雄。”

“要我們做牛做馬也答應。”

多是讚歎,領粥的人群外,兀自停著一輛馬車,露珠將馬車簾子掀開一角偷看,興奮地小聲道:“姑娘,這下可好了。”

蔣阮微微一笑:“你找的人,很好。”光是在外邊聽就覺得那仆婦一張嘴說的極巧。露珠赧然笑道:“那婦人本是滄州一戶高門小姐的教養嬤嬤,識文斷字,也說的清楚,隻是那一家子死在洪澇中,剩下她一人便上了京。奴婢瞧她說話得體,既然要裝將軍府的人,自然要瞧著像模像樣的。”

“這個樣子已經很好。”蔣阮笑道。

馬車不遠處,還站著一人,長身玉立,一身黑衣也能穿出芝蘭玉樹的風景。此刻他淡淡望著排隊領粥的人群,漂亮的眸子中劃過一絲深思。

片刻,他對身邊侍衛道:“查查那婦人。”

“不是將軍府的人?”錦衣一愣:“難道……誰會做好事留別人的名?”況且如今城中糧食稀缺,一天一碗粥,過去算不得什麼,現在可不是普通的手筆。

蕭韶不言,眼前卻浮現起蔣阮淡漠的笑容,早在一個多月前她買儘京中陳糧,就是為的這一天?他直覺這事和蔣阮脫不了乾系,但一個多月前雨才剛剛下幾天,她如何知道會有一場洪澇?

將軍府中

趙光坐在書房,雖已是花甲之年,卻仍顯得精神矍鑠,五官生的方正凜然,一看便是久經沙場的武將之人。

他的三個兒子都站在趙光面前,神色俱是十分嚴肅。

“郡公爺昨日下朝透了個風聲給我,”趙光道:“八殿下準備開始對付趙家了。”

趙家三少爺趙元風性子火爆,道:“爹,咱們還怕他不成,身正不怕影子歪,有什麼儘管放馬過來,趙家也不是他一個皇子就能撼動的。”

“閉嘴。”趙光怒道:“郡公爺這麼說,就是事情棘手。你滾邊去,別給你老子添亂!”

“三弟,”趙二少爺趙元平生的白皙清俊,頗有些儒將的風貌,道:“宣離是什麼人你不清楚,朝中前幾年不是他這邊的人,多少栽在他手上?一般光明正大的手段,他可不會用。”

趙大少爺趙元甲歎了口氣:“二弟說的沒錯,不過,八皇子怎麼會突然想要對付趙家,五皇子如今還未肅清,咱們支持的是太子殿下,他怎麼會貿然動手?”

“怕是準備大動乾戈了。”趙光目光沉沉:“陛下保太子這麼多年,憑八皇子的才智,恐怕早已看得出來。他是想將趙家拖下水。”

“那咱們怎麼辦?”趙元風不甘心的湊上來:“就任他這麼算計?”

“郡公爺寧死不肯透露一星半點,”趙光歎道:“恐怕非同小可。”他話鋒一轉:“如今京中流民越來越多,洪澇一時半會兒還停不了,陛下又派了八皇子和李家治理水庫,我總覺得沒那麼簡單。”

趙光年輕的時候打過勝仗無數,對於危險有一種自然的敏感,那是軍人的直覺。

趙元甲沉吟道:“毅兒這幾日也這樣說,城守備軍多了一倍不止,京城怕要變天。”

正說著,突然小廝從外頭匆匆忙忙的跑進來,道:“老爺,出事了!”

趙光皺了皺眉:“什麼事?”

小廝口齒也伶俐,三兩句便將話說了個一清二楚:“有人在城裡施粥,一天一碗,卻打著咱們將軍府的旗號。”

“什麼?”趙光“蹭”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此事當真?”

趙元風道:“不是吧?爹,這就是八皇子的主意?他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趙光皺了皺眉道:“那人可認識?”

小廝搖了搖頭:“府裡的人去看過了,俱是不認識的。不過他們也沒做其他事,隻是施粥。”

“爹,要不我去看看?”趙元甲輕聲問。

“不,”趙光擺擺手:“此事蹊蹺,再等幾日看看。”

可以肯定的是,施粥的人絕對不是他們將軍府,對方打著將軍府的旗號到底想做什麼?是宣離的人還是其他人?如果是宣離,莫非留有後手?若說是其他,眼下能出得起這麼多糧食的,到底又是什麼來頭,又想乾什麼?

無論如何,此事都不能輕舉妄動。

趙將軍放糧施粥的事情,當天便以風的速度傳遍了全京城。一時之間街頭巷口談論的都是此事,八皇子府上自然也收到了這個消息。

宣離“啪”的一聲摔碎了手裡的瓷杯,面上雖然還是含著溫和的笑容,仔細一看,便看的那嘴角的肌肉都在微微抽風,顯然是氣的不輕。

“好一個趙光!”他冷聲道。

幕僚到你:“殿下,消息怎麼會泄露出去,難道府裡出了內奸?”

宣離冷笑一聲:“還能有什麼原因。趙光竟然留了這一手,真教我大開眼界!”他本來想襯著這個機會上折子提出要趙光拿出府上糧食賑災,再由他的人在一邊跟著幫腔,此刻國庫虧空,皇帝心急,自然會答應。趙家削弱了財力,日後自然好對付的多。而他提出這個法子,也能得了皇帝的歡心,朝野中呼聲也會升了不少。

如今趙光主動提出施粥,雖然看著趙家的財力與他計劃中還是會一樣削弱,可是對於他的意義卻是千差萬別!趙光這麼主動識趣的施粥,不僅得了皇帝的讚賞,還會在百姓中立起更大威望,表面上看著勢力是削弱了,其實一點未削弱,反而增強了不少。而這事沒有他插手的機會,就是百忙一場,可惜了這大好的時機!

“趙光怎麼會想到主動賑災?”幕僚道:“他向來脾氣又臭又硬,趙家積攢的幾代家財就這麼敗光,怎麼狠得下心?”要將自己積蓄了幾代的銀錢全部捐出去,實在是需要很大勇氣。

“他倒是很有魄力。”宣離道:“卻更加留不得了。”連這樣以退為進的法子都想了出來,趙家幾代朝臣,果真不是輕而易舉就可以扳倒的。他倒是從未想過是其他人打著趙光的旗號施粥,畢竟現在糧食比銀子還貴,沒人會舍了這麼大一筆銀錢為他人作嫁衣裳。

“殿下,那府裡的內奸……。”幕僚遲疑的問。

“能在我眼皮底下給趙家傳消息,自然不會那麼容易被揪出來。全部殺了,換一批。”他道。

“殿下,”幕僚大驚失色:“這都是精心挑選出的人。”培養每一個都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就這麼全部殺了實在是太不劃算。

宣離不為所動,臉上是冷酷的笑意:“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殺了。”

輔國大將軍趙光自掏腰包散儘家財也要救濟百姓的事情,以極快的速度傳到朝廷之上,皇帝自然是滿意的不得了。趙光這麼一做,就令皇帝有了別的由頭要求其他官員,於是朝中上上下下的官員都出了一筆銀子填補國庫空虛。趙光得了個口頭賞賜,在民間也成了一樁美名,瞧著倒是沒有吃虧。

施粥的人果如所說的那樣,每日一大早便到了城中給百姓施粥,有了穩定的食物,京城中打家劫舍的流民也少了不少,一時間太平很多。趙光對施粥的事情沒有否認,也沒有親自去過施粥的地點,一直這麼相安無事的過著。這一日,城守備趙毅正帶兵騎馬自京城街中走過。這些日子流民的安定,令他每日要做的事情輕鬆許多。卻就在此事,隻見一個小兵飛快的騎馬奔來,行色匆匆,十分焦急的模樣,道:“大人,城東崇新莊有一對流民同居住的百姓打了起來,要搶糧食。”

趙毅皺了皺眉,生為趙家的嫡長孫,他繼承了趙元甲剛正不阿的性子,最看不慣這些打家劫舍的匪徒。怒道:“如今每日有人施粥,竟還如此猖狂,欺人太甚!”說罷就衝身後兵士道:“跟我去看看。”

“大人!”那小兵卻道:“城西東汪山也有流民與百姓打了起來,人比城東的多得多,城西曲汪山那邊讓另一隊弟兄去吧。”

趙毅思索片刻,道:“城東既然人不多,我帶兩個人去便是。既然都是手無寸鐵的流民,不過是為了爭口飯吃,你們不要傷人性命。”

說罷便對身後兩個小兵道:“你們兩個跟走走。”

那傳話的小兵見趙毅走了後,才對一眾兵士道:“跟我走。”

兩對人馬分道揚鑣,趙毅卻一共隻帶了兩人。他功夫出色,平日裡鎮壓流民本也用不到這麼多人,是以並不將此事放在眼中。

身下馬匹跑的飛快,卻在斜刺裡遠遠的衝出一輛馬車,趙毅一驚,飛快勒馬停住,那馬車也似受了驚,馬兒長嘶一聲,好容易才停了下來。

趙毅心中擔憂,下馬道:“裡頭這位,不知可有傷到?”

車夫明顯是臨時雇來的,也不知所措的看著裡面。片刻,馬車簾子一掀,從裡頭跳出一個眉清目秀的翠衣丫頭。

那丫頭跳下車,對趙毅道:“你這人好生無禮,若是我們家姑娘傷了一星半點,定要你好看!”

趙毅為人正直善良,此刻內疚道:“都是在下的不是,不過在下有要事在身,小姐不嫌棄,報上府名,過幾日在下登門賠罪。”

翠衣丫鬟怒了努嘴:“誰稀罕你登門賠罪呢,你這打扮,是城守備吧,這是要去辦公?京城眼下太平,難不成還有人鬨事?”

趙毅拱了拱手:“城東崇新莊有流民打劫,此事迫在眉睫,煩請小姐讓一讓,待在下處理好回來,定會賠禮。”

“崇新莊?”從馬車裡傳來一個柔柔的聲音,緊接著,簾子被人一掀,露出一張明豔動人的臉。蔣阮微微一笑:“大人是不是弄錯了?怎麼會有人打劫崇新莊?”

趙毅瞧著那張臉有些失神,他們趙家一門三代都是從武,聽說從前有個姑姑,不過很早之前便和趙家沒了聯系。他平日裡接觸的都是性子粗獷的武家小姐,何曾遇到過這樣明豔柔美的少女?雖然幾個伯父都說文臣家的閨秀隻知繡花實則內裡花花腸子不少,不過面前這個美貌少女,他看了竟然也會微微臉紅。

身後的小兵輕輕咳了兩聲,趙毅猛地回過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位小姐,為何這麼說?”

蔣阮將他的神色儘收眼底,這位趙家表哥倒是個有意思的人,她笑道:“我前些日子路過崇新莊,那裡靠近山邊,受雨水災害嚴重。崇新莊的主人早已舉家搬遷,許多流民搬遷進去,那裡本沒有京城中的百姓居住,何來打劫一說?”

趙毅一愣,臉色一肅:“小姐的話當真?”

“我騙你作甚?”蔣阮輕輕笑道:“而且……。”

趙毅緊緊盯著她,蔣阮道:“而且,前些日子我前去的時候,那夥流民都有刀棍,瞧著很是凶神惡煞,大人果真準備隻帶這兩個人過去?隻怕還沒走到莊子,便被那兒的流民給殺了。”

趙毅身後的兩個小兵都是一驚,遲疑道:“大人……。”

趙毅坐到城守備這個位子,自然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無知孩童。蔣阮這話裡的意思,令他立刻就懷疑今天的事情是一場預謀好的陰謀,想到此處,不覺眉頭深鎖。

蔣阮微微一笑:“我給大人出個主意吧,城東那夥流民如此多,大人手下隻有兩人必然不夠,不若向京兆尹借些人去城東一趟。京兆尹要是知道此事,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趙毅心思一動,的確,他隻有兩個人,貿然前進的確不是上策,可若不去崇新莊,今日之事就弄不清楚,也不會抓住那幕後之人。京兆尹本也是維護京中秩序,借些人也不難。想到此處,他深深看了一眼蔣阮,這少女出現的莫名其妙,好似就是專門等他與他說這番話一般,看似是無意中說出來的,可是……。趙毅思量,她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嗎?不論如何,如果蔣阮說的是真的,就是救了他一命,趙毅拱了拱手:“多謝小姐告知。”

“大人客氣。”蔣阮輕笑道,放下馬車簾子,露珠回到馬車上,蔣阮的聲音從馬車裡傳來:“再告誡大人一句,城東那夥流民凶神惡煞,並非普通劫匪可言,大人向京兆尹借人,越多越好,否則,全軍覆沒。”說罷,馬車咕嚕咕嚕的朝前方駛離。

趙毅看著馬車漸漸消失在視野中,翻身上馬,喝道:“去京兆府!”

馬車裡,蔣阮正靠著墊子出神,以找林自香去林府上為借口出來,終於趕得及救趙毅一命。上一世,趙毅就是在城東崇新莊鎮壓流民被亂刀砍死的,當初蔣阮一直不解,何以手無寸鐵的流民會突然這般凶殘,趙毅身手再不濟,也不至於得到一個慘死的下場。是以流民入京開始她就讓露珠去外頭尋了人留意崇新莊的動靜。昨日就有人來說,崇新莊突然來了一行人,皆是帶著兵器,然後做流民打扮。

尋常流民怎麼會帶著那麼多的兵器,還是這樣一群人,想來應當是有人扮作流民,準備今日圍殺趙意的吧。這人算盤打的也精,將所有事情推到流民身上。趙毅一死,趙家的嫡長孫就沒了,趙家受此重創,必然元氣大傷,那邊再配合著收了趙家的銀子……。隻怕趙家從此就站不起來了。

這人會是誰呢?蔣家?夏家?李家?蔣阮眸光深幽,恐怕宣離與此事脫不了乾洗。趙家的削弱,是他最樂見其成的。

不過這一世,趙家賑災的糧食她來出,趙毅也沒死,趙家好好地屹立在京中貴族中,宣離知道了此事,不知是何種心態?

趙毅抓住了那群人,不管如何,知道守備軍中有了奸細,回頭與趙家人一說,趙家人可不是能輕易糊弄過去的,想清楚事情的同時,也會開始生了警惕。宣離想要再下手,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最重要的,蔣阮輕輕歎了口氣,當初的事情與趙光始終是個坎,她救了趙家,救了趙毅,不知道用這個作為交易的報酬,能不能換的她進將軍府的大門。不管如何,為了蔣信之,也總歸要試一試。

------題外話------

那個,茶茶知道評價票挺珍貴,但如果是三星二星啥的,拜托不要投給茶茶,會拉低平均值的…謝謝你們的好意【躺平

還有看盜文的,我不能阻止你看盜文,但你的留言我見一次刪一次,別出來膈應人了好嗎?

因為明天開學可能今天比較暴躁,咳,大家不要害怕(⊙v⊙)

目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