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61章 放花燈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六十一章 放花燈

她就這麼靜靜的站在船頭,仿佛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一時間眾人寂靜,皆是神魂顛倒。

青鬆舫上諸位年輕公子早已看的癡了,喃喃道:“人間竟有此等絕色,今日一睹,雖死而無憾矣。”

蔣素素端坐船舫之內,臉色已然鐵青,那張向來掛著清麗笑容的臉扭曲成一個猙獰的模樣。蔣儷也狠狠握緊雙手,一口銀牙簡直快要咬碎。

五皇子張了張嘴,目光閃過一絲貪婪:“竟與蔣二小姐不相上下……”

宣離神色複雜,不知怎麼的,他總覺得這少女身上有什麼東西深深吸引了他,很想上前仔細看清她的模樣。

眾人沉默了足足半刻鐘,青鬆舫上總兵府上的公子率先大聲道:“色藝雙絕,說是京中第一姝也不為過!”

蔣阮偏過頭,對他感激似的微微一笑,那公子見她容顏絕豔,臉竟然一紅,目光頓時癡迷。

聞言蔣素素臉色已然十分難看。她想不明白蔣阮身在鄉下莊子上,更不曾請過先生,怎麼會吹得口哨,舞的那樣好?那樣的舞,她對自己的才藝向來自負,也自認是跳不到蔣阮的地步。況且船身顛簸,她怎麼就跳的穩穩當當,連跤都未摔?

蔣素素永遠也不知道,蔣阮上一世在宮中,因為不得聖寵,時常被宮中寵妃欺負,教她在宮妃生辰上跳舞。那樣腳不沾地的練習,即使過了一世也不會忘記。她本就可以在人掌心起舞,如今這樣顛簸的船身,又能算得了什麼?

眾人紛紛附和起來,其中的讚譽竟比蔣素素要多了許多,人們總是喜愛新鮮的東西。蔣素素固然好,可她霸占著京中第一才女的名頭已經多年,加上時時都是那副不諳世事的仙子模樣,如今多了一個風情萬種,與她截然不同的蔣家大小姐,蔣阮隻要稍微出色一點,人們的目光會統統被她吸引。

男眷們對她讚譽有加,女眷們的臉色卻不怎麼好,本來蔣家已經有了個蔣素素,如今再多了個蔣阮,京中的好男兒豈不是全部都要被她們兩人迷了去?

待蔣阮回到席座上,林自香道:“原來你還會跳舞,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趙瑾和文霏霏是個粗性子,也點頭:“真是教我們看花了眼,不過那口哨吹得真好,能教教我們嗎?”

“原先在莊子上的時候,沒有樂器,無聊的時候吹著玩的。”蔣阮解釋,這樣的解釋合情合理,也令人對她多了幾分憐惜。

董盈兒瞧著她:“可你怎麼選了《廣陵散》,一般貴女們在今日是不會選這樣的曲子的。”

蔣阮微笑:“我隻會吹這個。”

徐若曦臉色有些蒼白,垂著頭隻是不說話。大家都知道她是心裡不痛快,俱是裝作沒看見免得她尷尬。

隨後的幾個貴女出來表演,隻不過是走走過場,隻是有了蔣阮方才驚心動魄的廣陵舞後,再看這些興致乏乏的節目,隻覺得索然無味了。

今年的花燈節,蔣家便爆出了這樣一個冷門,眾人隻道是這次的兔兒花燈必是落在蔣阮手上,青鬆舫上,眾人談論的對象便從往日的蔣素素成了今日的蔣阮。

表演過後,就是眾人都要走到船頭前,往河裡花燈的時候。這些往河裡放的花燈俱是做的各個精致無比,待各位公子小姐將紙條寫好放入花燈後,再親自推近河中。

蔣阮也跟著眾人往船頭走去,微笑異常動人。

上一世,她沒能等到放花燈的時候便出了那等醜事,躲在船上瑟瑟發抖時,是八皇子宣離拿了一盞花燈走過來,對她說:“你可有什麼心願?”

他高大的身軀擋住了眾人鄙視的目光,那一刻,她隻想抓住面前這個人給的溫暖。那一盞花燈裡,她許的心願,是能在他身邊。

少女的心願,最後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陰謀。其實蔣阮想起來,最恨的人並不該是宣離,比起宣離來,蔣素素剝奪她的更多。可是宣離錯就錯在,不該給了她希望,教她在絕境中以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結果卻是致命的棍棒。在有了溫暖和關心後,再告訴她一切都是假的。

白芷將發下來的花燈遞給她,連翹遞上紙和筆,蔣阮想了想,從連翹手裡接過紙條,並未寫字,直接卷起來放進了花燈中。

她這番行為,被一直注意她舉動的蔣素素看見,就走到她身邊,問:“大姐姐怎麼不往花燈上寫東西?”

蔣素素聲音故意有點大,蔣阮如今又備受矚目,頓時,兩艘船舫上的人都朝她看過來。

“無所求,寫什麼。”蔣阮淡淡道。

蔣素素一笑:“大姐姐怎麼會無所求,比如求爹身體安康,兄長一舉奪魁,蔣府蒸蒸日上,或者求娘什麼時候再給咱們添個小弟弟,總之怎麼會無所求?”

她這番話,就等於在指責蔣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並不一心想為蔣府好。這樣的誅心之言,連翹與白芷都皺了皺眉。蔣阮聽了卻是冷笑一聲,爹?蔣權哪裡算是爹,他恨不得將自己賣了替蔣素素兩兄妹鋪路,娘?她的娘屍骨已然腐爛成灰,世上再無此人。兄長?如今音訊全無,生死不明。蔣素素這番言論,豈不是在人傷口上撒鹽。

“二妹有所不知,”蔣阮的聲音輕輕柔柔,似乎毫無怒氣:“爹身體自然康健,否則怎麼為朝廷效力?二哥考狀元的事情,也不是咱們能幫上忙的。隻與母親添小弟弟,更是送子觀音的本事,與我們何乾?”

她微微揚起唇:“世間之事,事在人為。心有虔誠,可前程,終究還是要自己去奔的,不是嗎?”她的聲音添了一絲悵惘:“從前我也時時上香拜佛,可終究,母親逝世,兄長不明,你說,心中所求的,真的能實現嗎?到底還是看個人罷了。”

這番言論飄在眾人耳朵裡,莫聰噗的一聲笑出來。見蕭韶看著他,連忙道:“我隻覺得這蔣大小姐說話實在太妙了,咳,那個生孩子的事情,確實不是她們能管得。”

蔣阮這番話幽默又別有禪意,聽聞她身世可憐,眾人對她的印象更是充滿同情。蔣素素氣的臉色煞青,偏還要裝出一副開懷的模樣。

緊接著便是眾人放花燈的時候,蔣阮彎下腰將手中花燈放入河中,剛要站起身,一邊的蔣素素神色未變,悄悄伸出腳,就要絆她一跤。

------題外話------

親愛滴們,昨晚有沒有守歲呀,茶茶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