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257章 穆惜柔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二百五十七章 穆惜柔 文 / 千山茶客

宣離的人比一日比一日猖狂了。

或許是發覺奪嫡並不是想象中如此容易,又或許是到了魚死網破起了玉石俱焚的心情,這幾日攻勢越發猛烈。且宣離似是撕去了斯文外表的餓狼,漸漸地顯出真面目來。那些手段強硬無比,但凡到了村莊部落,強製性的要求百姓交出糧食和用度,而分布在各地陪著起兵造反的南疆人更是手段殘忍,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屠村的罪行。

屠村這樣的舉動,但凡隻有侵略別國的最下等殘暴的軍隊才會如此做,可宣離的人卻是這樣做了。奪嫡之事,雖然從來伏屍百萬,可大約都是朝中內的矛盾,離百姓的生活卻是十分遙遠。百姓們頂多是看見踏上皇位的人有變而在其中怒罵兩聲,像這樣真正的置身其中,並且因此而失去性命已經是大錦朝曆史上的頭一遭。

宣離這番舉動已經不是皇子奪嫡了,因為有了南疆人的關系,幾乎已經是**裸的,毫不顧忌的給天下人看的謀權篡國。一時間大錦朝中百姓怨聲載道,宣離的名聲已經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他是最心高氣傲的一個人,弄成如今模樣,自然心中不好受。”明月對著面前高座上的帝王道。

年輕,不,隻能說年少的天子斜斜坐在龍椅之上,他做的動作都不甚規矩,反而帶著幾分頑劣的隨意,可即便是這樣,卻並不讓人小覷。宣沛懶洋洋的把玩自己手中的白玉扳指,笑笑道:“這可是他自己給自己找的路子,怨不得朕。”

倒像是幼獅抓到一個小老鼠,有些看熱鬨一般的將小老鼠玩弄於股掌之中,看著它在其中掙紮一般。

明月低下頭,如今她已經不是皇子的貼身宮女,蕭韶倒是不打算將她要回去的意思,宣沛身邊也離不得她,畢竟許多事情有她辦要放心的多。她已經成了明月姑姑,身價跟著水漲船高,外人都羨慕她運氣好,跟對了一個好主子,誰能知道當初的廢物皇子還會有如此光鮮的一日,一躍就成了天下的主人。可隻有明月知道,從她跟了宣沛的第一日起,就知道宣沛絕不是隻有表面上那麼簡單,這個少年所做的一切和宣離的目的是同一個,隻是那時候宣離的實力太強,而宣沛就以一個弱者的姿態,從宣離嘴邊將江山這塊肥肉硬生生的搶了過來。

那時候連她也沒有想到,宣沛會成為最後的贏家,而他做到了。

她道:“穆昭儀在外頭求見。”

“帶進來吧。”宣沛道。

穆惜柔被帶進來的時候,面上已經沒有了從先冷若冰霜的神情,容貌依舊美麗,隻是眉目之間卻是多了些什麼東西,細細一看,好似是平和誌氣。原先那種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全然不見,這麼一來,倒和宮中那些普通的美人沒什麼兩樣。

她走了進來,看見宣離,也不多言,雙腿一軟就屈膝跪在宣離面前:“謝陛下成全。”

她從牢中放出來後,因著罪名卻也不能完全洗脫,身後又沒什麼權勢,所以一直被軟禁的。在不知道外頭是何情況下,隻憑著宣沛這一身龍袍就飛快的改口,足以看出這是一名聰明的女子。

宣沛道:“這是你自己求得的結果。”

穆家到底在最後的奪嫡關頭中支持了宣離,或許是因為他們覺得宣沛不過是一個毛頭小子,未必就有什麼前途。或許是在宣沛這裡完全沒有價碼,沒有宣離那邊明碼標價來的安心,穆家的人最後不顧送進宮中的女兒,轉而投向了宣離一派,如今跟著宣離起兵造反,顯然已經將宮中的穆惜柔視為棄子了。

“當初父親送我入宮,為高官為厚祿,可惜我未曾遂他意,他心灰意冷,自謀生路,如今我與他毫無瓜葛。求仁得仁,陛下對我開恩,穆家一切與我無關了。”穆惜柔道。

明月在一邊聽著,神色並不見波瀾。

當初穆家要把這個生的美貌的冰美人送入宮中時,穆惜柔自己是不同意的。這件事情有心打聽的話不難打聽的出來,穆惜柔是個烈性子,可是這樣的烈性子最終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還是答應入宮了。

這世上每個人都有一個價碼,也有自己想要的東西,穆惜柔暴露出如此大的一個弱點,宣沛哪裡又會不利用。當日就讓明月去打聽其中的原因,而其中的原因也讓人大吃一驚,這竟是穆家的一個秘聞。

穆惜柔不是穆老爺的親生女兒,而是穆老爺的外室在外頭給穆老爺戴了綠帽子,穆老爺並不知道,養了穆惜柔十歲後才知道真相。本想找個機會將穆惜柔給處理了,可最後不知道是哪位同僚提醒了他,穆惜柔生的如此美貌,倒不如日後在官位上換一個好價錢。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官家後宅本來就是非多,穆惜柔原本是外室所生,屋中妻妾生的女兒就看不慣,後來更是知道非親生的事情,俱是冷嘲熱諷。穆惜柔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不是穆老爺親生的了,穆老爺有個大兒子穆峰,穆峰是整個府中對穆惜柔最好的人,他溫柔體貼,穆惜柔愛上了自己的這位有名無實的哥哥。

這是醜聞,是**,穆惜柔不敢告訴任何人。那一日進宮的時候,穆老爺對她道,畫像已經送上去了,若是穆惜柔不肯甚至自儘的話,整個穆府毀於一旦,而年輕的,前途無量的穆峰也會因為穆惜柔的這個舉動而葬送自己的前途。

穆惜柔在穆家過的並不好,如何可以,她恨不得與整個穆家同歸於儘,可是穆峰卻是她難以放下的,所以她為了自己的愛人,認命進宮。可是穆惜柔骨子裡是個絕強而不服輸的人,就算她愛的是穆峰,恨得卻是穆老爺和無情的穆家人,她與宣沛做了個交易。

宣沛要的是江山,隻要宣沛有朝一日坐上皇位,要還她自由,要對穆家人予以打壓,除了穆峰之外最好永不錄用。

宣沛答應了,然後穆惜柔維持著冷冰冰的性子,假意不得不人命。穆老爺對此並不高興,因為穆惜柔沒有曲意逢迎皇帝,她自命清高卻不得男人寵愛,根本就是一步廢棋。

所以在穆惜柔因為殺害皇帝的罪名纏身,入獄的時候,沒有一個穆家人出來說話。董盈兒入獄的時候董家人還過問了,王蓮兒出事的時候王家也出面打點,唯有穆家,是毫無猶豫的遠離,像是如避開瘟疫一般的避之不及,讓明月看著都有些心涼。

宣沛看著穆惜柔道:“朕現在給你個機會,你可以修改你的條件。”

穆家人造反之後,穆惜柔自知穆家人這一次再也沒有活路,可她仍是愛著穆峰,她願意用自己的性命和自由換穆峰一命。同宣沛做交易沒那麼簡答,可是穆惜柔還是想要做。

明月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宣沛對穆惜柔格外的仁慈和照顧,好似給了她許多機會。宣沛的心有多狠手有多辣明月是見識過的,對穆惜柔好總歸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多謝陛下成全,可是不必。”穆惜柔道:“隻希望陛下留我大哥一條性命。”

“朕不是不講道理之人,”宣沛笑了笑:“你替朕做了這麼多事,朕的交易還是說話算話。不過你想好了,你的那位好大哥自你入宮之中可曾有一次進宮問候過你,穆家造反,他不可能不知,明知你還在宮中,卻不救你,知道留下你必然成為罪魁禍首,也是沒有一絲要救你的意思。穆惜柔,朕可以告訴你,在你眼中,穆家或許全家皆惡,唯有他一人良善,但是很可惜,在朕的眼中,他和穆家是一丘之貉。你眼中的善,不過是他想要讓你看到的善罷了。”

穆惜柔很聰明,她沒有與宣離直接反駁,隻是靜靜地盯著地上來表達自己的堅持。宣沛想了想,便笑了:“罷了,朕說了千百遍你都不理解,不如讓你親自見他一面。”

穆惜柔猛地抬起頭,宣沛對明月使了個眼色,明月走到穆惜柔身邊,飛快點了她的穴道,將她送到屏風後,扶著她站在一邊,很快,就有人押著一名男子走到了殿中。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穆峰。

“穆大郎,”宣沛還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語氣,笑道:“好久不見啊。”

穆峰在朝中也屬於年少有為的那一撥年輕的小官,這樣的年輕人因為在日後可能有無限前途,所以即便現在看著並不起眼,卻是眾人眼中十分重要的人。宣沛和這人也不是沒有見過,不過大約在穆峰眼中,宣沛還不足以讓他投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穆峰也不會放在眼裡。

可是如今穆峰已經成為階下囚,宣沛卻從一個廢物皇子變成了人上人,他抬起頭來,那座位上的少年氣度斐然,非但沒有壓不住那一身龍袍,反而是龍袍襯得他深不可測。他今日就這般被捉到,此生斷沒有再飛黃騰達的可能了。

“不必擔心,朕今日找你來隻是為了問你一件事情,聽說你與穆昭儀感情甚好?”宣沛問。

穆峰先是一愣,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哦,那個女人,那女人可是個野種,聽說後來成了殿下的人。沒想到殿下這般年少,也有了她這樣的入幕之賓。沒錯,她是對我一往情深,可我們穆家從不收野種,這種來路不正的女人,也就是玩玩罷了。本來送她來宮中,也是看得起她才讓她當棋子,不曾想這個賤人卻和別人裡通外合,果真是有她娘的風範,**!”他往地上啐了一口痰。

這穆峰也是個好漢了,明知道自己難逃一死,索性連求饒的話也不說,想著這少年皇帝既然和穆惜柔有一腿,說這些話出來惡心惡習他也好。所以故意說得粗俗無比,當然,也是真實的。

宣沛沒什麼特別的表情,甚至還是噙著一絲笑意,屏風後,穆惜柔被明月點了穴道動彈不得,可是眼睛瞪得很大,滾燙的眼淚從眼睛裡大滴大滴的掉下來。明月在心中歎息一聲,這女子平日裡冷的像塊冰,此刻卻露出如此傷心欲絕的表情,也當是傷得很了。畢竟一直以來支撐她在宮中這樣涼薄的地方生活下去的,就是穆峰。而如今她才知道自己在穆峰眼中草芥都不如,所有的支撐一夕之間全部倒塌,自然是受不了了。

“哦,原來你拿她當**,可她對你可是很好哪。”宣沛疑惑道:“怎麼,朕原想還看在她的面子上放你一條生路,如今看來,你也是不屑的了。”他拍了拍手,明月解開穆惜柔的穴道,穆惜柔飛快的抹了把臉上的眼淚,她的手還有些顫抖,可她愣是自己掐了自己掌心一把,面色一下子又變得冷冰起來。

他走了出去。

穆峰一愣,明月跟著走了出去。穆惜柔知道這是宣沛故意給她看的,她不明白宣沛這是什麼意思。若是她不知道這一切,大約還是可以和從前一樣懷揣著美好的希望讓穆峰活下去。可知道了真相之後,以她愛憎分明的性子,勢必是隻能當穆峰是仇人了。

沒有一個女人會對對自己隻有利用之心的男人沒有仇恨,即使愛過。

她冷冷一笑,猶如冰芙蓉綻開般有種寒麗,她道:“那真多謝大哥如此待我了。”

穆峰一愣,看到穆惜柔的一刹那,他竟然有些害怕。這個女子愛慕他是許久之前他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他利用了他的愛慕之心。穆惜柔在穆府中地位低下,隻要稍稍對她好一點,她就會對人死心塌地。穆峰一直在利用她,讓她進宮也好,得寵皇帝也罷,都不過是利用。一個利用的棋子,他從來沒放在心上過,此刻看見穆惜柔出現,那雙眼睛似乎毫無感情,卻令他陌生的突然有些害怕。

“穆昭儀,”宣沛懶洋洋的笑了:“朕曾經答應許你一個願望,現在你說吧。要放了你大哥嗎?”

穆峰心中一驚,他不相信宣沛有那麼好心會放了他,可若是從前,穆惜柔就是拚儘力氣也會保他的,如今的話……。他心中有些不安。

“陛下仁慈,隻是臣妾豈能妄以朝政。拚著從前從陛下嘴裡得來的一個承諾,倒是希望陛下能答應臣妾一事。”穆惜柔道。

“你說。”

“穆家跟著反王造反,理應罪無可赦,誅滅九族,可臣妾所知穆家大郎對穆家極為重要,倒不如以他為餌,將他吊在城樓門下活活乾死,穆家來救,可一網打儘,穆家不救,可殺雞儆猴。至於穆家全府上下,罪大惡極,自該老老小小,做萬箭穿心,千刀萬剮之刑。”穆惜柔一字一頓道。

穆峰倒吸一口涼氣,萬萬沒想到這一番話竟是出自穆惜柔之口,他知道穆家對穆惜柔不好,可穆惜柔到最後還是為了穆家進宮,為何竟說出如此毒辣之話。活活吊死在城門口,想想就不寒而栗,而她還想借此將穆家一網打儘。這女人,好狠的心!

“穆昭儀果真聰慧,難怪父皇當初最喜歡你了。”宣沛卻是讚歎道:“朕也覺得甚好,這就去擬旨,就找你說的辦吧。”

穆峰隻覺得背後一涼,他道:“妹妹,妹妹你忘記了哥哥從前是怎麼對你的嗎?當初你被欺負,是哥哥在保護你。剛才那都是氣話,你不會如此無情的對不對?妹妹!”

穆惜柔冷淡的看著他,目光中似乎有水花飛快一閃,然而很快的就隻剩下涼薄的冷意:“穆家少爺,我沒有哥哥,我生自鄉野山村,父母不詳,你的妹妹是誰?或許早就死了吧。”

宣沛沉聲喝道:“帶走!”穆峰便慘叫著被人拖走了。

殿中恢複了一片寂靜,穆惜柔重新跪下來,她的神情十足平靜,隻是掌心已經開始滲出血了。

她道:“求陛下準允臣妾出家修行,青燈古佛了卻餘生。”

宣沛深深看了她一眼,道:“準。”

穆惜柔磕頭謝過,這才離去。待穆惜柔走後,明月忍不住問宣沛:“陛下為何要那樣做?”

讓穆惜柔親眼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哥哥愛人其實是這樣一副臉孔,讓她雖然保全了一條性命卻從此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對生活灰心。明月以為宣沛對穆惜柔是不同的,所以才這般照顧,可這樣看來,卻又好像是單純的讓穆惜柔清醒,而不顧這其中可能造成的結局。為什麼?

為什麼?宣離淡淡道:“她總會想明白的。”

長痛不如短痛,穆惜柔的遭遇總是讓他想到另一個人,那個人卻沒有穆惜柔這一世的好脾氣,被當做棋子的宿命,最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每每看到穆惜柔,就好像看到那個人。就算是因為想同的遭遇而引起他的注意,他也不會讓有些事情再發生一遍。

有些傻子做一次就行了,有些人,看錯一次也就夠了。

------題外話------

我挺喜歡穆惜柔妹子的QAQ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