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180章 暗藏殺機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一百八十章 暗藏殺機

雪白的羊毛毯上,女子華麗的衣裙迤邐,劃出一道豔麗的紅。緋紅的面紗將她的容貌掩住,隻露出一雙晶亮的雙眸,那是一雙絕美的眸子,一眼看過去澄澈無比,帶著一種天真的蠱惑,仿佛隻要被那雙眼睛看上一眼,便會沉醉到不知名的往生。

灰衣人站在這女子的下首,聲音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緊張:“聖女,蔣信之逃跑了,廖水河那邊有接應的人,沒追上。”

沉默,過了許久,空氣裡才傳來慵懶的女聲:“是麼?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元川,你越活越回頭去了。”

“聖女教訓的是。”元川低下頭,道:“不過雖然跑了一個蔣信之,我們這回也不是全無收獲。京城裡來了消息,糧餉的事情宣離失敗了,他們的探子還沒查出來,我們的人卻已經發現了苗頭,動手的人潛伏在錦英王府。”

“錦英王府”四個字顯然打動了座位上的女子,她偏過頭,聲音裡似乎含著微微笑意:“哦?那是什麼人?”

“錦英王臨走之前,將他的兩個師兄弟齊四和夏五都接回京城,如今兩人都住在錦英王府附近。可錦英王將他們接過來的目的卻是為了保護錦英王妃,蔣家嫡長女,蔣信之的妹妹,如今的弘安郡主。這一次糧餉的事情,處事風格同齊四以往不同,手下的人回來消息,若是沒錯,大約是出自錦英王妃之手。”

座上的女子沒有說話,空氣中卻似乎有緊張的氣氛在蔓延,周圍的婢子全都低下了頭,也不知過了多久,那冉冉升起的熏香幾乎都要燃掉了一辦,元川維持著低頭的恭敬姿勢一動也不動,才聽到上頭慢慢的傳來一聲冷笑:“錦英王妃?那是個什麼東西?”

元川小心的看了一眼上頭的女子,那雙明眸瞬間變得幽深,某種熟悉的情緒飛快的劃過。便見女子慢慢的站了起來,她個子倒也不高,稱得上嬌小,一襲紅色的豔色裙擺將窈窕的身姿勾勒無疑,一舉一動皆是魅惑,這種魅惑並非青樓楚館女子身上的媚,而是帶著一種天真的姿態。仿佛一出生就是這般的,像是本就生的美麗的幼獸,天生,就會勾引。

“他燒了我們的糧餉,南疆的將士便不能在參與這場戰爭。”她一字一句道,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慵懶,說的話卻是沉著無比。

“正是。天晉國那邊已經傳回了消息,軍餉不可能提供的太多,希望我們能自己想想辦法。”元川道:“聖女的意思是?”

軍餉被燒,接下來將士們便不能再呆在此地,天晉國如今自顧不暇,又對南疆本就缺乏信任,自是不肯出多餘的軍餉,一點軍餉如何能解燃眉之急。南疆若是還要幫天晉國對付錦朝,便是吃力不討好。

“背信棄義之人,不配做我的同盟。”女子冷冷道:“天晉國要敗了。他們自己也知道,所以才這樣,元川,你回去下令,同盟結束,讓將士們速回南疆。”

元川一愣,試探的道:“聖女,就這麼回南疆,大錦朝那邊……聖女準備放棄了?”為什麼要和天晉國結成同盟,元川比誰都清楚,如今聽聞聖女的決定,心中自是覺得不可思議。

“元川,我什麼時候放棄過?”女子歎息一聲,眼神卻變得有些古怪:“此次吃虧,歸根結底是因為錦朝京城那邊出了岔子,你所說的蔣家嫡女,實在是令我有些不悅。你將大錦朝的戰神抓回來這麼久,日日審問,可審問出了什麼?”

元川愧疚的低下頭:“屬下無能,沒能套出蔣信之的真話。”

“錯,”聖女搖頭道:“他早就說了,隻是你沒發現罷了。”

“元川駑鈍,請聖女明示。”他不解的看向女子,卻聽見女子慵懶柔美的聲音傳來:“你日日審問他,他卻如何都不肯說,甚至連一丁點端倪也不會放下。據我所知,蔣信之在軍中行軍打仗,舉止並不是這般謹慎之人。如此小心翼翼,護著的人必然是極為重要之人。我聽到的消息,蔣信之同這個蔣家嫡女子感情極好,而當初蔣信之初回大錦朝京城,也是這個蔣阮將他從埋伏圈中救了出來。自從這兩兄妹見面後,蔣信之的官路節節高升,一路順風順水,你覺得這是巧合嗎?”

元川一驚,電光石火間已經想明白了許多事情。看向女子道:“聖女是懷疑……?可她隻是一個普通女子,如何知曉這麼多未來的事情?”世上能人異士眾多,可一個深閨女子,無論如何都讓人太難以相信。

“身為南疆子民,你自己也是巫樂出身,有什麼不可能?”聖女面紗下的聲音嫋嫋動聽,仔細聽來,卻又含著一種淡淡的殺機:“你忽略了這些,因為你並沒有將她放在心上,你認為她不是你的對手。而我,一開始就沒想過要留她的命。”

元川低下頭:“聖女英明。”

“他竟然將同門師兄弟都請回京城保護她,我原先覺得她如此聰明,倒是可以為我所用,如今看來,卻是令人生厭。蔣家嫡女,既能不聲不響就破了京城中我們人安插的暗裝,宣離那個廢物也敗在她手上,令我大開眼界。聽說蕭韶贏了天晉,班師回朝後就會與她大婚?”她突然輕輕笑了:“聽著就覺得可笑!”

她什麼重話都未說,語氣一直都是如之前一樣的慵懶柔和,甚至還帶了幾分甜膩的嫵媚。可元川聽在耳朵裡卻是不寒而栗,他在聖女身邊這麼多年,太了解她想要做什麼了。越是這樣,越是說明她心中的恨意越深,下手也越狠。終於,元川忍不住問:“聖女,要對她下手麼?”

女子瞥了他一眼:“有人會比我們更急,你想個法子漏消息給宣離,就說火燒糧倉的事情是蔣家嫡女的主意。如今我還沒辦法離開,錦朝有些事情也該開始動作了,元川,待錦朝班師回朝的一日,你混到隊伍裡,跟著去京城吧。”

“聖女……?”元川怔了怔,道:“這就開始動手了?”

“錦朝那群人如今越發不濟事,我身邊能信任的,隻有你了。”她笑盈盈的看著元川,美麗的眸子仿佛上好的寶石一閃一閃,就像少女在看自己最心愛的情人。她道:“元川,除了做好我安排的事情,你還有一個任務,宣離這個人實在是太無能了,若是他沒辦法殺了蔣家嫡女,你就替我殺了她。我不想看見她活得太久。”她慢慢的,一字一句道:“班師回朝後大婚?我也想看看,和一具屍體大婚,究竟是個什麼畫面。”

元川心中一凜,恭聲應下,轉身便出了帳中。

……

時間仿佛過的很快,邊關到底再沒有傳來什麼壞的消息,那蔣副將聽說也被錦英王救了回來,渾身上下飽受折磨,仍是咬牙沒有投誠。這麼一條硬漢自是讓皇帝龍心大悅,先前的謠言不攻自破,原先還在觀望的朝臣們紛紛又起了別的心思,估摸著看自家女兒有沒有可能同蔣家結上一門姻親。

這蔣家說起來也是奇怪了,原先好好地清流世家,卻不知在這幾年中是走了什麼背運,先是主母給尚書戴了綠帽子,又是原先仙子之名的蔣二小姐不自愛名聲儘毀,後來蔣二少爺還與夏家謀反燒了糧倉,這皇帝看蔣家如此不濟事,蔣尚書的仕途眼看著也是到頭了,蔣家離沒落也不遠。

可要說沒落,蔣家偏偏還出了個深受懿德太後寵愛的弘安郡主,蔣大少爺更是前途不可估量的大錦朝戰神美名,就連一個庶出的四小姐,如今也是爬到了正三品蔣昭儀。這樣看來,蔣尚書的日子卻又不是難過。有好事者打聽到,原先蔣尚書隻是偏疼夏研所出的蔣超兩兄妹,對自己逝去的正妻所生的蔣信之兩兄妹冷落不已,蔣丹就更是了。誰知風水輪流轉,原先最不受寵的兩兄妹如今卻是過的最好,蔣家全靠他們光耀門庭了,實在是令人唏噓。

此刻正是冬日已過,新春即將來臨,可天氣卻是還如以往一般冷,雪粒簌簌的從天空上掉下來。蔣阮站在庭院跟前,雪粒掉在地上飛快融化,而她一身淺紅的衣裙在雪色中猶如一團火,灼灼其華。

齊風站在她身邊,突然道:“三哥快回來了。”

天晉國與大錦朝的這場戰爭到了今年的開春,到底是要塵埃落定,天晉國已經觸怒了大錦朝的國威,如今天晉國節節敗退,蕭韶帶領的錦衣衛行事狠辣殘酷,幾乎要打到人家城裡去了,天晉國如今已是窮途末路,向大錦朝投誠,不過是早晚的事情。而今天晉連負隅頑抗的力量也沒有了,戰爭一結束,蕭韶自然是馬不停蹄的趕過來。

蔣阮輕輕頷首,齊風道:“等三哥回來,你們就成婚了。”說到這裡,他嘴裡竟然覺出一絲苦澀,他轉過頭,面前少女一身淺紅衣衫,仿佛萬千光華都灑落在她身上。眉眼明豔嫵媚如花,瞧著熱烈似一團火,隻有靠近了才發現那不過是一塊冰。這些日子他陪伴在這少女身邊,看著她運籌帷幄,看著她未卜先知,卻好像將所有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般隨意。他偶爾也會想,是不是這世間所有的事情都入不了她的眼,如今他說出蕭韶即將回來的消息,蔣阮若有所思的模樣落在他眼裡,齊風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他掩住眸中情緒,打趣道:“三嫂,到了那一日,我看迦南山的眾位兄弟都要回來討杯喜酒喝。”

蔣阮微笑道:“多謝。”

她的態度總是這般疏離有餘,親近不足。齊風別開眼,尋了個由頭便離開了。隻留蔣阮一人站在庭院中,冬去春來,這一年又發生了許多事情。原在邊關的蕭韶傳了消息回來,趙瑾竟是去邊關了,這實在出乎她的意料,趙瑾還將蔣信之給救了出來。趙瑾本就是出自武將之家,做事還頗有男兒的豪爽之風,蔣阮將此事告知了趙夫人,趙夫人放下心來,趙家兩個哥哥倒是通情達理,沒有過多為難。隻是林自香知道了此事上錦英王府來責怪了一番蔣阮,倒是怨蔣阮的不是,說蔣信之怎地就這樣隨意勾走了趙瑾,實在是太不像話,實在令蔣阮有些無奈。

說起林自香,如今倒是往錦英王府跑的頻繁,卻不是為了來看蔣阮,到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與夏青原本不知為了何事結下了梁子,後來誤會消除,兩人也不知何時相談甚歡,夏青倒是好像很喜歡林自香,隻是這兩人心思都太過澄澈,反而瞧著要明白心意卻是困難重重。

白芷和夜楓如今也有些親近了,白芷也會時不時的給夜楓送些點心。夜楓好歹也是蕭韶曾經的左膀右臂,擱其他地方也是身份地位十分優秀的男子,卻每日不顧身份來找理由與白芷說幾句話,傻子也能看出來時什麼意思。

相比白芷和夜楓的溫和,露珠和錦二卻是整日打打鬨鬨,兩人隻要碰在一起就會吵架,明眼人看得出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可惜這兩人一個整日一副紈絝的模樣,一個整日大大咧咧,也不知何時才能修成正果。

蔣權如今是連錦英王府也不肯來了,自從當初蔣超出事,蔣權以命令的口吻讓蔣阮想法子救蔣超出來,蔣阮卻是不予理會。蔣超死了後蔣權一夜間似乎老了十歲,再看蔣阮時,已然更是如陌路人一般。他的心思蔣阮一清二楚,他對蔣阮心中存了怨恨。如今蔣權又納了幾房妾,似乎是想要再為蔣家留後——他從不肯將蔣信之當做是他的兒子。蔣阮有時候也會覺得奇怪,如前生來看,蔣權是一個熱愛權勢,不顧一切手段向上爬的男人,如今她和蔣信之都能將蔣府帶往更高處,蔣權卻從來沒想過討好他們,甚至一如既往的恨他們。或許有些人天生便是冤孽,仇恨與生俱來,無論蔣阮和蔣信之做什麼,隻要他們是趙眉的孩子,蔣權就不可能喜歡。他作為父親的一面,永遠隻對蔣素素和蔣超開放。

宣離自從糧餉風波後,到如今仍是沉寂無比,不再有別的動靜。顯然當初夏家的覆沒對宣離造成了巨大的損失。這一年來他消身匿跡,在朝中規規矩矩的做一個安分的皇子,甚至私底下什麼都沒有做,原先的勢力被毀掉了大部分,夏家倒了後,他再也很難找到一個夏家的替代品。五皇子宣華做事倒是越發沉穩,甚至連十三皇子宣沛也得了皇帝的青眼,甚至懿德太後也十分喜歡。太子如今似乎也學聰明了些,不再像從前一般荒唐,一時間多了這麼多對手,宣離心中恐怕也並不好受。然而這並不代表宣離打算放棄,相反,蔣阮對她了解至極,宣離現在不動手,是因為他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此人最善於韜光隱晦,一旦有了機會,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出手。

蔣丹如今已經從美人升到了正三品昭儀,眼下在宮裡真是左右逢源,上至皇後,下至宮女婢子,都對她十分欣賞。甚至懿德太後這般嚴苛的人對她也挑不出錯處來,她已經與宣離暗中勾結在一起,過的日子倒是不錯,行事小心又聰明的人,將野心掩飾的很好,在宮裡自是步步高升,一步一步走的很穩。她過得好,蔣阮卻也不著急,這天下盛世不過是一手狩獵,端看誰更有耐心了。一生一世都隱忍了過來,等些日子又何妨?

蔣阮垂下眸,伸出手接住掉下來的一粒雪,雪飛快的融化在掌心。新年即將來臨,恍惚中似乎又回到重生那一年,她縮在張蘭家的莊子裡肮臟的屋裡,連炭塊都燒不起,從血色彌漫的上一世醒來,滿目皆是殘酷的現實,仇人高高在上,而她在下。

時間飛快流逝,眼下她站在錦英王府,位置仿佛倒了個個兒,仇人死的死傷的傷,她卻完好無損。想到方才齊風的話,蕭韶也該回來了,上一世沒能等到的大婚,如今卻要是在這個時候,這個冷心冷情的她身上開始,卻也不知是福是禍了。

……

八皇子府上,手下的侍衛以身跪地,稟告道:“回殿下,邊關傳來消息,天晉國頂不住了。錦衣衛已經入天晉大關,天晉國投誠。”

宣離高坐屋中正中央,臉色卻是十分溫和,分明手下回報的是這樣一件並不令人愉悅的消息,可他卻仿佛很愉悅的,笑容甚至有如沐春風之感,實在是令人覺得有些古怪了。

幕僚們俱是一句話也不敢說,這一年來,宣離遭受了夏家的打擊,行事卻是越發的沉穩了。譬如喜怒不形於色,已然修煉的爐火純青,如果說之前宣離能夠熟練地在臉上戴上一層溫雅的面具,如今這面具卻已經與宣離融為一體了。

“比我想象的快。”宣離歎息一聲:“果真怎樣都毀不了錦衣衛嗎?”

“殿下,如今咱們與錦英王府還未徹底對上,錦英王在朝裡也一直是保持中立,避開為上佳。”一名幕僚上前勸道。宣離的力量如今被削弱大半,同蕭韶硬碰硬實在不是明知之舉,況且蕭韶一向不管朝廷之事,若是能避開與他的鋒芒接觸,必然能夠省出一大筆事情。

“晚了。”宣離笑道:“你們真的以為我們能與錦英王府和平相處?”他揚了揚手中的信:“諸位,你們可知道當初火燒糧倉,夏家倒台的事情是出自誰的手筆?”

幕僚們面面相覷,這事情宣離派去的人一直在查,可到頭來什麼都沒查出來,宣離為此很是憤怒,這也是他的一塊心病。如今看他這模樣,是已經知道背後之人是誰了?

宣離平靜道:“是錦英王妃,蔣阮。”

“怎麼會?”屋裡眾人一陣驚訝:“那錦英王妃不過是一個女子,如何能做出這樣的大事,況且她也不能未卜先知。若這一切都是出自錦英王妃的手筆,那她豈不是太可怕了?她到底為什麼要做這件事,與殿下作對呢?”

“我知道諸位心中驚訝,可本殿也坦白的告訴你們,此事的確是錦英王妃的手筆。”他意味深長道:“你們認為錦英王妃不可能做這事,沒有理由對付本殿,可有沒有想到,這是否代表了錦英王的意思?”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沉寂。宣離環顧周圍一圈,才道:“錦英王妃未必就不是受了錦英王的授意?”其實這話宣離知道並不可信,他從探子那裡得到了蔣阮才是夏家風波背後之人時心中也極是驚訝,可他幾乎是立刻就相信了。他一直覺得蔣阮有些古怪,雖然他知道這個懷疑來的有些莫名其妙,對方不過是一個什麼都不明白的官家小姐,如何能有那樣厲害的手段。可每次看到蔣阮的時候,宣離都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他總覺得蔣阮對他存在著一種隱藏的恨意。雖然他自問並沒有做過什麼讓蔣阮仇恨的事情。

知道了這個消息後,宣離極為震怒,他的大業竟然毀在了一個女人手裡。蔣阮的一個布置就這麼讓他耗費了一個夏家,後來更是連那八百車軍餉也丟了,實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每思及此,宣離就恨不得立刻殺了那個女人。

“蕭韶就要班師回朝了。”宣離笑了笑:“我想送他一個禮物。”

錦英王府在錦朝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存在,這麼多年他甚至連錦衣衛真實的力量也不能觸碰到一分,若說從前對錦英王府已經起了別的心思,如今知道了蔣阮害他的事情就猶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有的時候有些事情必須要鋌而走險,宣離不希望蔣阮嫁給蕭韶,若蔣阮真如探子回稟的那般心機深沉,再和蕭韶在一起,錦英王府的力量就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趁著蕭韶來未回來,他需要確認一件事情,也想要就此解決一個麻煩。宣離慢慢捏緊手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