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172章 結盟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一百七十二章 結盟

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過去,遠在邊關的人也傳來了好消息,蕭韶率領的錦衣衛到達黑關崖後,重新部署軍隊,改變了軍陣,抵擋住了天晉國的圍攻,打仗最講究一鼓作氣。天晉國之前乘勝追擊,不想如今援軍趕到,吃了個大虧,一時間倒是沒有再繼續進攻,兩軍形成對峙局面。這對大錦朝的士兵來說,爭取了一些休整的時間,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而另一方的西戎人得知了趙光率領趙家軍而來的時候,也聞聲收斂,退回邊界以內,暫時得了太平。

這兩件事情讓京城中先前有些緊張的氣氛一掃而光,又恢複到從前一般的歌舞升平,這一日,林自香和文霏霏便登了錦英王府的大門,上來探望蔣阮。

林管家自然又高興了一回,當初老錦英王夫婦在世的時候,錦英王妃是個和善的性子,也與許多官家太太們交好,這登門拜訪的人自是不絕的。府門前每日都停著不同人家的馬車顯得熱鬨,卻也是主人家人緣活絡的體現。老錦英王夫婦去了後,偏生蕭韶又是個冷清性子,錦英王府裡除了少數的婢子之外,大概是再也沒有雌性踏足了。沉寂了多年,不想蔣阮外表看著寡淡,卻也是個人緣不錯的,剛住進來不久就有好友登門拜訪,文霏霏和林自香也算是京中比較出名的官家小姐,自然又惹得林管家吩咐全府上下好好招待了一回。

待文霏霏和林自香見了蔣阮後,文霏霏抹了把額上的汗道:“阮妹妹,這錦英王府的下人瞧著可是真心順服你,要是我府裡的下人有這裡一半懂事,我也就謝天謝地了。”

文霏霏如今也是成了親的,嫁的也是一處門當戶對的武將家,不過新媳婦進門總會遭遇道一些不順的事情。文霏霏性子大大咧咧慣了,就有些降不住下人。一看到錦英王府的秩序和對蔣阮的尊敬,自然而然的羨慕起來。

“她腦子聰明的很,有的是手段管教下人,你又學不會。”林自香毫不猶豫的打斷她的話,一如既往的直白:“況且她生的美,錦英王護著,你每日隻知道練武,你那夫君怎麼會護著你。”

文霏霏便抬頭看天,假裝沒有聽見林自香的話。

林自香又轉向蔣阮,道:“原想著這樁親事到底罔顧了你的意思,怕你受了委屈,如今看來,你也甘之如飴。總之錦英王也不在府裡,你一個人過著舒心,也免得尷尬。”

蔣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若說林自香這個性子,也實在是貴女中的一隻奇葩了。她快人快語,不懂人情世故,旁人看不知道究竟是個蠢得還是聰明的,卻是真正的通透之人。她那耿直的個性與林長史如出一轍,世人都說林長史才華橫溢的一個文臣,怎麼就教養出了這樣一個驚世駭俗,不遵循三綱五常的女兒,可蔣阮卻覺得,林長史才是真正的大智慧之人,他養的女兒,比京城那些大家閨秀要珍貴的多。

隻是這樣的珍貴,凡夫俗子自然是不能欣賞的。這也正是林自香到現在還未曾嫁出去的原因,說起來林自香容貌也算得上秀麗,家世倒也不錯,可她眼光太過高傲,有媒人上門說親的,她卻是覺得不值一提,林長史尊重她的意思,變也將那些人回絕了。一來二去,林長史家的閨女挑剔的很名聲傳了出去,便也漸漸無人再提親了。林自香如今也十八歲了,這在大錦朝是老姑娘了,說道議論的人不少,林家的人卻渾然不覺。

林自香看了看蔣阮,又看了看文霏霏,道:“果真,嫁人不是什麼好事情。一個原先性子歸於本真的,如今整日流於俗事。一個本就狡猾了,現在更是心思婉轉,一個進了宮,連性子都轉了,整日冷的出奇。還有一個,”林自香眼中閃過一絲惱火:“乾脆人都不見了,也不知去做了什麼!”

她將每個人都數落了一遍,最後一個不見了的人卻是趙瑾。趙瑾消失的事情是幾個月之前,不過當初趙夫人和趙老爺都瞞著眾人,後來許是出動了侍衛也實在是找不到,沒了辦法才找趙瑾的幾個手帕交來打聽消息,她們幾個才知道出了這等事情。趙瑾最後留下的信裡隻說要去找一個人,找完人就回來。

趙夫人自是心急如焚,聽趙瑾的婢子所言,趙瑾那幾日都有些奇怪,不知是因為什麼,每日都有些恍惚的心事,卻並不是悲傷。趙夫人也是從花一樣的少女過過來的,登時就想著趙瑾怕是有了心上人,此番極有可能是去尋心上人了。一邊罵是哪家的人這般拐走她閨女,一邊又罵趙瑾不知羞,怎麼膽敢做出這樣糊塗的事情,要知道聘則為妻奔則為妾,趙瑾這一跟人跑了,怕是這輩子都抬不起頭啊。

趙家派出去的人依舊沒有訊息,每每想到此事,林自香都有些惱火。在她看來,朋友當以誠相待,趙瑾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之前也沒有告訴過她,實在是心裡不把她當做朋友了。當然,林自香更憤怒的是,趙瑾做出這樣的事情,僅僅隻是為了一個男人。

林子香認為世上的男人除了她老爹之外,其餘的全都是一個模樣,驕傲自大,眼睛望到天上,不懂何為忠貞,自以為是,實在是配不上好女子。

蔣阮瞧著她義憤填膺的模樣,便笑著搖頭道:“你眼下就是著急也沒用,倒不如再靜觀其變。至於別的,我們本就是俗人,每日也不過掙紮過活罷了,嫁人麼,不過是屈從於現實,隻是在嫁人後,儘力的讓自己過得好一點也不錯。”她微笑:“就像你方才說的,我過得也不錯。甚至比在尚書府還要自在幾分。”

“正是。”文霏霏生怕林自香再說教,立刻就附和蔣阮的話道:“嫁也嫁了,如今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我雖然過得不比阮妹妹,卻也比做姑娘的時候自在了許多,至少不用面對家裡那一堆爭風吃醋的姐妹。”

林自香想了想,便歎口氣:“你們自己都不管這些,我又何必操這個心。”

蔣阮笑道:“說起來,這段時間我未曾進宮,盈兒姐姐……”

“她如今像是變了個人般,”文霏霏眼中有些受傷:“前幾日我去宮裡瞧她,給她帶點小玩意,她雖然笑著,卻感覺十分疏遠的模樣,總之,如今我卻覺得有些不懂她了。”

“不爭寵,卻也不知道進宮做什麼。”林自香也冷著臉答:“和宮裡的那些女人越發相似,看不出有什麼不同的。”

董盈兒入宮後,因著京兆尹的關系,倒也不至於全被冷落下來,曾也被臨幸,有幸升了個寶林,性子綿軟柔和,也學著在吃人不吐骨頭的宮中如何生存下去,不過到底卻有些興致缺缺的模樣,似乎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

蔣阮微微一笑:“宮裡自然不是那麼好呆的,若還是如同以前一般單純自在,那倒是不可能活的長久。”

此話一出,林自香和文霏霏兩人面色同時一變。一直過了半晌,林自香才道:“你看的倒是通透。若是當初你有機會入宮選秀……。”皇後的位置也非你莫屬,後一句話林自香沒有說出來,不過她相信蔣阮也知道她想要說什麼。

幾人又說了些話,到了下午天色漸晚的時候,林自香和董盈兒起身告辭,剛好出了門的時候,文霏霏突然覺得頭有些發暈,一個趔趄就要栽倒下去。林自香正要上馬車,嚇了一跳,還未動作便看見旁邊飛快的閃過一個青色的身影,將文霏霏扶了起來。

那是一個一身青布長衫的年輕男子,將文霏霏扶起後卻不著急著放開,反而牢牢抓著她的手不放。林自香見狀登時勃然大怒,道:“哪裡來的登徒子,還不放開你的手!”

林自香聲音拔得很高,頓時周圍人的目光都看過來。那男子也冷不防被林自香這麼一喝問嚇了一跳,瞧見周圍人看過來的目光頓時紅了臉,道:“姑娘你誤會了,在下隻是……”

“放開你的手!”林自香見他還不放手,立刻走上前去將他一把推開,自己扶住文霏霏,文霏霏正是有些昏沉,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隻得道:“阿香,我沒事。”

那青年男子被林自香這麼一推差點推倒,登時又急的面紅耳赤,周圍的人見狀便對他指指點點。他道:“姑娘,你真的誤會了,在下是金陵聖手夏青,是大夫,方才隻是想要看看這位夫人是出了何事?”

林自香打量他一眼,這男子生的也算清秀,一身清爽的布衣,腰間一個布包,看著皮囊倒是不錯,此刻一張臉通紅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語氣倒是十足誠懇。隻是金陵聖手?但凡自稱醫術上的“聖手”都是白胡子老頭,大夫這事兒要看經驗,年紀越大經驗才越是豐富,這男子看上去充其量也不過二十出頭,怎麼稱得上是“聖手”,醫館裡的學徒還差不多。林自香此生最恨裝腔作勢又自以為是的人,登時便冷下臉來道:“閣下這小身板,我一個女子輕輕一推便要倒了,卻不知身子是不是有什麼隱疾。什麼金陵聖手,連自己的隱疾也治不好,我看也不過是欺世盜名之徒。”說罷再也不堪對方一眼,扶著文霏霏上了馬車,揚長而去。

夏青愣愣的站在原地,吃了一嘴馬車揚起的煙塵,周圍看熱鬨的人漸漸散去他還呆怔不動。他活了這麼大歲數,走到哪裡接受的無不是別人的恭敬和讚譽,便是年輕姑娘家知道他的名聲也對他青睞有加。如今卻不知怎地碰了個刺兒頭,就這麼劈頭蓋臉的將他罵了一通。饒是這青年一向好脾氣,此刻也被激的有些咬牙切齒,她……她竟還說他是不是又隱疾?一個姑娘家,哪裡來的這般驚世駭俗的話語!

夏小神醫兀自沉浸在震驚的情緒中,倒是將方才想要告訴林自香的事情拋之腦後,搖了搖頭,看向面前錦英王府的大門,登時又生出了一股無以複加的怨氣。若不是蕭韶要他留在京城,成為蔣阮的私人大夫,他又何至於此,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指責。越想越是生氣,夏青一甩袖子,轉身走了。

……

夏侯府中,夏俊撣了撣袖子上的灰塵,抬腳走出元子。方走出院子,便瞧見夏嬌嬌正從一個丫鬟手裡爭奪著什麼,嘴裡大聲道:“你一個下等丫頭,用得著這麼好的鐲子做什麼?還不給我!”

那丫鬟卻也不甘示弱,道:“小姐,這是老夫人賞給奴婢的,小姐若是需要大可像老夫人去討,老夫人的東西,奴婢不敢隨意贈與他人。況且小姐金枝玉葉,什麼樣的好東西沒有,何必跟奴婢一般見識?”

丫鬟的伶牙俐齒顯然激怒了夏嬌嬌,當夏家就一個巴掌扇過去:“還該頂嘴!到底誰是主子!”

那丫鬟一扭身逃過了夏嬌嬌的一巴掌,道:“小姐還是莫要為難奴婢了,要是等會被老夫人身邊的嬤嬤看到,連累小姐被責罰就不好了。”

聞言夏嬌嬌更是急怒:“還敢威脅我!”

院子裡吵鬨的不可開交,那丫鬟一抬眼便看到夏俊站在不遠處,登時叫了一聲:“奴婢見過二少爺!”

聽見夏俊的名字,夏嬌嬌一驚,立刻收了動作,看到夏俊站在不遠處,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害怕,小聲道:“二弟。”

夏俊冷冷的看著夏嬌嬌,自從申柔和夏天才的事情暴露後,夏家就淪為全京城的笑柄,可惜申柔的娘家卻也不是能輕易休得了,雖然不至於死人,申柔在夏家的地位卻是一落千丈。夏嬌嬌則成了夏家小叔子與嫂子通奸留下的恥辱痕跡,夏夫人曾將夏嬌嬌叫道祠堂裡,想要一杯毒酒灌下了事,誰知中途夏天才不知從哪裡得了消息,愣是從夏夫人手裡救下了夏嬌嬌。

可惜夏嬌嬌雖然保了一條命,在夏家卻再也不能回到從前地位卓絕的日子了。她走到哪裡都是夏家的恥辱,都會被人議論夏家的醜事,夏誠便將她禁錮在屋裡,不允許她出府一步。本身名聲已經成了這樣,自然再也沒有人願意娶她,不僅如此,申柔保不住她,夏天逸厭惡他,夏誠兩夫婦對她冷了心,夏嬌嬌在府裡的生活舉步維艱,過的甚至不像是一個小姐。因此,也才淪落到同丫鬟搶首飾的地步。

夏天逸如今已經辭了官職,每日在外頭花天酒地,再也不複當初沉穩內斂的模樣,或許覺得親弟弟親自為他戴上的一定綠帽子是一件打擊很大的事情,總之如今是一蹶不振,形同爛泥一般。

俞雅收拾了申柔,卻也並沒有過上如她想象的那般快活的日子。夏天才因為此事對她的不快都擺在明面上了,行事越發的放肆,乾脆不再她院子裡過夜了。夏誠兩夫婦痛恨她將醜事捅了出去,不顧夏家的臉面,待她也十分冷漠,俞雅的性子也就愈發陰沉了。

在這些人當中,每日過的最舒心的反倒是夏俊了。當初夏俊因為祠堂一事失去入仕為官的機會,當初很是消沉了一段日子,如今看來,卻也是不過爾爾。他每日冷眼看著夏府這些荒唐的雞飛狗跳,仿佛一個局外人。

夏嬌嬌原來就害怕這位二弟,如今身份不比從前,更是懼怕夏俊的很。對他也是各種附小做低,夏俊笑了一下,從她身邊悠然而過,經過夏嬌嬌身邊的時候,袖子一抖,扔下一塊碎銀。

這本是一個十分侮辱人的動作,是人對叫花子才有的動作,可夏嬌嬌見狀,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立刻笑開了花,彎下腰去撿那碎銀子,一邊道:“多謝二弟。”

……

夏俊離開府裡後,走到街上一家小酒館,徑自走了進去,那酒館掌櫃似乎也與他極是熟識,將他迎進裡頭的一間小屋,那裡頭此刻正坐著一人。那人一身藍衣,正坐在窗前自斟自飲,掌櫃退了出去,那人轉過來瞧見夏俊,微微一笑:“表弟。”

這人正是蔣超。夏俊也笑了笑,走到蔣超對面坐下來,跟著倒了一小杯酒送到唇邊,嗅了一嗅,道:“酒倒是好酒,表哥如此會享受,我自愧弗如。”

“不過是些口舌之物,且上不得台面,日後若有機會,自是享不儘的美酒,比這好得多。”

夏俊聞言,將杯中酒一飲而儘:“表哥這麼說,可是有什麼好事?”

“自然是有好事,”蔣超不緊不慢道:“而且是天大的好事。”

“哦?”夏俊似乎是來了興趣:“怎麼?表哥在八殿下手下做事,此番又升官了?”

“那倒不是,”蔣超淡淡道:“有比升官更令人喜悅的事情。那就是,表弟,你我二人共同的仇人,如今有個機會,大約可以除去了。”

------題外話------

蔣夏兩兄弟要一起作死了,為啥我好想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