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17章 謀奪人命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十七章 謀奪人命

月如鉤,暮色沉沉,冷風將荒蕪後院中的樹枝吹得颯颯作響,寒鴉棲息在樹枝高頭,啊啊叫兩聲,扇著翅膀消失在夜空中。

院裡提著洗衣籃的丫鬟匆匆走過,聽得天井處處傳來“撲通”一聲悶響,驚詫回頭,黑暗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隱隱還有幾聲貓兒叫。想來是外頭的野貓進來逮耗子,丫鬟緊了緊身上的衣服,隻覺得院中鬼氣森森,忙加快腳步,忙不迭離開了。

梨園外,連翹正手裡捧著一個大紙袋,頗高興地對一邊的蔣阮道:“今日那小圓送來些外頭買的百合酥,說是味道極好呢,等會回屋姑娘嘗幾塊。”

蔣阮點頭,隨即望了望天上,黑雲將月亮遮住了一大半,外頭的亮光霧蒙蒙的,路上隻有慘淡的幾隻紅色燈籠,人情冷清中的喜慶顏色,反給這夜色添了幾分詭異。

連翹隨著蔣阮的目光看去,想了想:“這天黑的可真早,外頭也起涼了,姑娘仔細著別受了寒。”

“月黑風高殺人夜,”蔣阮突然一笑:“真是一幅好景。”

這話說的奇怪,連翹不明所以的看過去,卻見黑暗中匆匆走來一人,待走的近了才看清,居然是陳昭。

陳昭也見了兩人,忙停下來,蔣阮微微點頭示意。

陳昭行了禮:“小姐。”

連翹有些緊張的護住蔣阮,黑燈瞎火的,遇見此人,難免發生什麼意外。

蔣阮目光順著陳昭緊張的神情滑到他**在外的脖頸上,上面一道鮮紅的之家殘痕尤其刺眼,陳昭自己卻渾然不知。蔣阮唇角一勾,卻也不說話,隻意味深長的盯著他。

慘淡的月光下,蔣阮的眉目被燈火被映照的多了幾分妖氣,仿佛剛剛長成月下花叢中的吸血精魅,分明是一張青澀的臉龐,卻像是活了許久許久的妖孽,俯視著芸芸眾生在紅塵之中掙紮。她的媚眼似笑非笑的鎖在陳昭身上,陳昭隻覺得被那雙眼睛一盯,就像被勾了魂似的。可再一看,卻又覺得像是一汪深淵,有種令人心悸的恐懼。這樣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心情,最後在眼前交替,變成蔣阮紅唇邊上的一抹微笑。

陳昭咬了咬牙,眸中突然竄出一點火光,想到自己就是為了蔣阮才招惹上春鶯,若不是因為她,自己也不用殺人。如今自己殺了人,蔣阮卻仍好端端的呆在原地,想來想去都充滿不甘,怎麼能賠了夫人又折兵?

瞥見陳昭眼中餓狼一般的目光,蔣阮看了一眼連翹,輕飄飄道:“走吧,大黑天的,莫要招惹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陳昭身子一僵,猶如一瓢冷水當頭潑下,頓時將他心中的燥熱驅趕的一乾二淨。隻覺得陰風陣陣,春鶯死前大睜的眼睛就在他面前。陳昭狠狠打了個冷戰,回過神時,蔣阮二人已然走遠。便捏了捏拳,憤憤而去。

再說二人回到屋裡,連翹將百盒酥剛剛放下,白芷就匆忙的走來,神情滿是緊張:“姑娘…”

蔣阮擺了擺手,示意連翹將門掩上,才在床邊坐下來:“怎麼?”

“春鶯死了!”白芷道。

“什麼?”連翹驚訝:“她怎麼死了?”

“陳昭倒是乾脆,”蔣阮冷笑一聲:“春鶯卻蠢了。”

見蔣阮神情自若,完全沒有一點驚訝,白芷一愣:“姑娘…已經知道了?”

“陳昭性子暴躁,春鶯強勢。兩人必是要進行爭執,本想利用他們的爭執來做文章,不想陳昭如此心狠手辣,竟殺人滅口。”蔣阮淡淡道:“不過春鶯也是咎由自取。”

連翹皺了皺眉:“那陳昭真不是個好東西,竟這樣狼心狗肺,不過春鶯問他取銀子本就是與虎謀皮,丟了性命也是活該!”

白芷卻有些不讚同:“畢竟是一條人命,這陳昭太可怕,幸好姑娘機敏,否則今日就是我們的大禍。”

“你是如何知道的?”蔣阮問白芷。

白芷頓了頓,輕聲道:“秋雁告訴我的,她說親眼所見陳昭殺了人。”

“秋雁?”蔣阮一挑眉:“是個聰明人。”

“姑娘,那春鶯死了,和咱們沒什麼關系吧。陳昭殺了人,難不成就這麼過去了?”

“陳昭這是自己給自己埋下了一顆禍種。”蔣阮輕笑一聲:“不用我們主動,很快就有人告密,東窗事發了。”

連翹道:“奴婢總覺得心中有些不安,總覺得這事兒沒這麼簡單。春鶯的死雖說不是咱們故意的,隻到底與我們還有一些關系。”

蔣阮隨手拿起桌邊的書:“怕什麼,他二人私通爭執殺人,難不成與我還有關聯不成?想要將臟水潑到我身上怕也不是件容易事,總不能說是我讓他們二人硬要私通吧,若是要查,便儘管查好了,能查出來什麼呢?”

連翹一拍自己腦門:“對呀!是奴婢糊塗了,這事兒我們都沒料到,與我們有什麼關系,春鶯和陳昭同我們可沒什麼交情哪,就算是官差來了,咱們也能挺直腰板!”

這麼一來,白芷和連翹放了心,起身去打熱水回來,蔣阮坐在油燈下,慢慢翻著書,目光卻落在他處。

她說了慌,春鶯的死她並不意外,因為她早已知道這個結局。

每一人都有自己的弱點與底線,陳昭暴躁多疑,春鶯一次次的索取隻會令他的耐心告罄,再也不相信春鶯會有滿足的一日,不滿漸漸增多,總會到達一個臨界值。而當憤怒與心虛達到一個極致時,陳昭骨子裡的暴戾就會被激發,殺人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要促成這一切,本身也要春鶯的配合,春鶯的貪婪與生俱來,有不勞而獲的機會,她是不會放棄的。

而蔣阮自己所做的事情,不過是讓白芷買通了幾個下人,在陳昭面前“無意”提起春鶯的狡詐與貪得無厭。

天時地利人和,春鶯不死,也得死了。

隻是這樣的話,她萬萬不能告訴兩個丫鬟。在她們的眼裡,她隻是一個被逼到極處奮起反抗的落魄小姐,骨子裡還是善良的。可隻有她自己知道,這副皮囊下,是怎樣一副腐爛的心腸。

------題外話------

親愛滴,今天你收藏了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