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禍妃 第149章 各自態度

小说:重生之嫡女禍妃 作者:千山茶客 更新时间:2020-05-03 14:58:13

第一百四十九章 各自態度 文 / 千山茶客

蕭韶趁著酒醉對蔣阮抱也抱了,親也親了的事情隔天就傳遍了整個錦英王府。錦英王府的下人們對自家主子的動作又佩服了一回,看看,這才叫魄力!雖然眾人心知肚明活了這麼多年還從未見蕭韶醉過,不過看這目的,都是心想王爺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蔣阮倒是對其中各種不為所知,昨夜裡最後蕭韶也不知何時睡著的,蔣阮讓天竺過來將蕭韶扶到房裡休息,一夜裡思緒萬千倒是未曾好好安眠,第二日離開錦英王府的時候倒是眼底有淡淡的烏青。

出了錦英王府倒也沒有回宮,想了想,便令車夫調轉馬頭回了蔣府,如今蔣信之的事情滿城皆知,蔣府不可能沒有得到消息,正好,她也很想看看,放出的網可有收獲。

……

蔣府中,蔣權今日卻是難得的呆在府裡,書房中,蔣超坐在蔣權對面,神色有些凝重。

“你說八殿下想要娶阮娘?”蔣權皺了皺眉:“八殿下怎麼會有這個心思?”若說是娶蔣素素,蔣權心中還熨帖些,說不定還求之不得。如今聽聞宣離要蔣阮,蔣權心中便打起個鼓。

蔣超目光中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陰鬱:“殿下的確是這個意思。”

“那素素怎麼辦?”蔣權神色不虞:“她也到了該出嫁的年紀,早些時候八殿下也是默認了和素素的事情,素素到現在也沒定親,怎麼突然就換了人?”說到這裡,蔣權的話裡已然透露出對宣離的不滿。

幾年前蔣家有意要與八皇子綁在一起,便也有意無意的探過宣離的口風,蔣家隻有兩個嫡女,論起疼愛來,蔣權自是更疼愛蔣素素,也是理所應當的想要將蔣素素嫁給宣離做皇子妃。因為打著這個主意,蔣素素的親事一直沒定下來,如今拖到了現在,再拖幾年便成了老姑娘,本以為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再不濟憑著夏侯府的關系也能做個側妃,可如今怎麼突然就變成了蔣阮?

在蔣權眼中,就算是最沒有頭腦的蔣儷也比蔣阮要強。不知道為什麼,蔣權對這個總是溫和笑著的大女兒總有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畏懼。也許是對趙眉的心虛,也許是蔣阮那雙眼睛似乎總是能看透人心般,每次對上蔣阮的目光,蔣權都會很不舒服。在蔣權眼中,蔣阮和蔣信之都是會與他作對的,也是為他所不能掌控的。

真要將蔣阮嫁到八皇子府上,誰知道蔣阮一朝得勢,會不會給蔣府給他帶來什麼禍患。對於蔣阮,蔣權從來都是不信任的。

蔣超有些嘲諷的看了蔣權一眼,這神色掩藏的很好,蔣權並沒有看見。蔣超道:“八殿下點名要的就是大妹妹,父親再如何不滿,難不成還能去跟八殿下交涉,要將二妹妹換過去?”

蔣超對蔣權也不是沒有怨言的,早在夏研之事蔣超便看明白了,蔣權雖然嘴裡說的疼愛,一旦涉及到身家性命,卻是不敢為他們博上一搏,明知道夏研是被人汙蔑,身為丈夫,卻偏聽偏信,如今蔣超在八皇子面前是紅人,可同僚看他的眼光總是難免帶著幾分揶揄,這一切都是拜自己這個識人不清的父親所賜,蔣超怎麼能沒有怨言!

自從夏研出事以後,蔣超與蔣權的關系便越發的疏遠起來,大抵是客氣有餘,親密不足。蔣權也不知有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或許是心裡知曉的,隻是裝作不知粉飾太平罷了。

“你——”蔣權也聽出了蔣超話裡淡淡的譏諷,正要發怒,突然又想到什麼,語氣放緩下來:“你這是什麼話,素素也是你親妹妹,難道你就想要她過的不好?”

蔣超沒有說話,他自然也知道蔣阮若是真的嫁給八皇子宣離,以蔣阮和他們的過節來看,對他們隻有百害而無一利。然而蔣超看的分明,宣離對蔣阮是勢在必得,除了背後的趙家和蔣信之這個籌碼之外,身為男人,自然了解宣離看蔣阮的目光。宣離對蔣阮已經有了興趣,那是男人對女人的興趣。

蔣超微微一哂:“父親何必多慮。八殿下想要大妹妹,若是皇上答應了,咱們也不能不應。父親假如擔憂大妹妹在八殿下面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實在是沒有必要。因為,如果大妹妹嫁給了八殿下,偏偏又與八殿下結下了血海深仇,那就算是進了皇子府,也不過是積怨越來越深。”

“你的意思是……”蔣權眼睛一亮。

蔣超不緊不慢的一笑,伸出一隻隻有四個手指頭的手在桌上慢慢劃拉著:“八殿下想要娶大妹妹,也是存了拉攏大哥的意思。隻是大哥若是真的被八殿下收下,對咱們蔣府來說未必是好事。”

蔣權神色一頓,蔣信之與蔣阮都是一條心的,這兩人都見不得他好,要是真的被宣離收用,蔣信之若是真的能逃過此次一劫,便是榮華加身,手握重權與往日不可同日而語,蔣家倒成了可有可無的。若是在蔣信之和蔣家中要宣離做一個選擇,宣離也未必會選擇蔣家而放棄蔣信之,這樣一來,蔣信之的存在就是對蔣府極大的威脅。

蔣權看向蔣超,蔣超神情陰鶩,突出的話語卻是令人心驚:“要是大哥出了什麼意外,偏偏查出來又是八殿下動的手。大妹妹知道此事,勢必與八殿下離心,大哥既然出了意外,便也於八殿下無用,大妹妹憎恨八殿下,也不會讓趙家幫忙。這樣一來,八殿下還想要拉攏蔣家的話,就必須還要一個紐帶。”他微微一笑:“到那個時候,想要將二妹送進皇子府,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蔣超面上的神情太過陌生,帶著幾分自己尚不知道的殘忍,看的蔣權一時間也有些發怔。片刻後他才回過神來,道:“你說的輕巧,可你如何讓他出意外?而且這事情連八殿下也算計進去了,不妥。”

蔣超有些輕蔑於蔣權的話,對於自己這個父親骨子裡的軟弱不屑一顧,凡是總是瞻前顧後,如何能有好的前程。再說此事他心中早有打算,蔣權答應與否,其實都是一樣。思及此,蔣超隻覺得再與蔣權在這裡浪費時間也不過是索然無味的事情,便隨意敷衍了幾句,蔣權見他心不在焉的模樣,心中雖然有些惱怒,卻也知道如今這個兒子是宣離手下的親信,打不得罵不得,便也得泱泱的隨了他去,與他說了不到一會兒就讓蔣超先回去了。

……

馬車停到蔣府門外,門口守門的護衛將大門打開,蔣阮幾個走進去,照例迎接,隻是看著幾人的目光總是帶著幾分打量。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要看她如今這個郡主還能得意幾時。

蔣阮當初被封為郡主的時候,雖然地位高了,可府裡做主的到底還是蔣權。下人們不會去討好蔣阮而得罪蔣權,如今蔣信之出事,便是順著目前的形勢,蔣阮這個弘安郡主倒黴是遲早的事情。不少家丁就暗自慶幸自個兒當初眼光是正確的,沒有上趕著巴結大小姐,否則如今定是什麼好也撈不著。

原先每次蔣阮從宮中回來的時候,紅纓總是會前來迎接。可今日出來迎接的卻是一身布衣的大姨娘。大姨娘很有些抱歉的對蔣阮道:“大姑娘,對不住了,五姨娘身子重,近來像是要臨盆了,越發的有些不好走動,還請大姑娘多擔待些。”

白芷皺眉,連翹撇了撇嘴,原先沒出事的時候每日倒是走的勤得很,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親母女,如今一看風頭不對,便這般疏遠,生怕惹禍上身。難怪都說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呢,這煙花之地出身的女子,即便裝的再怎麼清高,到底掩飾不了見風使舵的本性。

隻是人家如今都這樣說了,還能怎樣。蔣阮微笑道:“沒關系,姨娘也是不得已,傷著了小弟弟,我也會心中愧疚。”

大姨娘笑的更熱絡了些,蔣阮瞧了她一眼,道:“如今五姨娘身子重了,想來管家的事情也力不從心,這些日子倒是辛苦大姨娘了。”卑妾不敢居功。“大姨娘一如既往的謙虛:”隻是幫著打打下手罷了。“

蔣阮邊走邊道:”姨娘就是太過謙虛了。“

大姨娘又是連連擺手,一直送到了阮居門口,大姨娘才笑著離去。

待大姨娘走後,露珠忍不住道:”姑娘,五姨娘這分明就是給姑娘使絆子。“

如今紅纓儼然是以蔣阮的當家主母自居,紅纓都不出來迎接蔣阮,反而用了這樣一個人人都能看出來的拙劣借口,便是在提醒仆人蔣府主子在蔣信之這件事情上的態度。蔣阮曾經幫紅纓解決過夏研,如今紅纓這般行為,的確是有些不厚道。”她是聰明人呢,“蔣阮淡淡道:”隻是喜歡自作聰明。“

紅纓要討好蔣權,自是要表現出對蔣阮的厭惡。原先看蔣阮還有利用價值,自是要討好,至少不能明著交惡。可現在蔣信之出事,蔣阮沒有利用價值,紅纓便是這樣一腳踢開。隻是紅纓似乎是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肚子裡的種,究竟是不是真的。

既然紅纓已經得意的昏了頭,也不介意令她更昏一些。從前已經給過她選擇的機會,紅纓既然選了路要走,是什麼結局,那就怨不得別人。

露珠還是覺得有些憤憤不平:”不過是個姨娘,如今看著倒像是當家太太了。還有大姨娘,跟前跟後,倒是把自己當個奴才似的。“

蔣阮瞧著面前的瓷杯:”她可不是奴才。“”姑娘?“白芷看出些門道,就問道:”大姨娘有問題?“

蔣阮想了想,前世今生裡對這位大姨娘的印象倒是十分淺薄,隻知道是一個不受寵,備受冷落也不問世事的人。許是本就是從通房丫頭提為姨娘的,倒也安分守己。趙眉在世的時候,對這位姨娘還算寬和,後來夏研進府,蔣權專寵夏研,大姨娘更沒有立足之地。不過夏研也並沒有過多為難大姨娘,可能是因為覺得一個不受寵又沒有姿色背景的姨娘並沒有什麼威脅。在諸位仆人欺負他們母子三人的時候,大姨娘待她們還是一如既往的客氣。

前生後來她入宮,也沒在聽到大姨娘的消息。如今想起來,這麼多年,大姨娘在蔣府裡似乎竟是一個隱形人的存在。

安穩度日,行事謙卑,這就是大姨娘。若是在別的府裡便罷了,偏偏是在蔣府。人活一世,總是有自己的欲望。就像紅纓的欲望是成為當家主母,夏研的欲望是萬事儘在她掌控,趙眉的欲望是蔣權能對他們母子好一些。

可大姨娘卻像是一個沒有喜好的人,沒有任何特點,幾乎要被人遺忘。不刻意討好別人,還能安穩活到現在,要說是真的一個毫無心機毫無手段的人,豈不是太過奇怪了。”日後多留意她些就是,別做的太明顯。“蔣阮道:”希望她不是隱藏最深的一個。“

若大姨娘真的有什麼問題,這樣一潛伏就是十幾年的人,耐心和目的,未免也太過可怕了些。

正說著,便聽得外頭一個三等丫鬟來報:”姑娘,四姑娘來了。“

蔣丹來了,蔣阮挑眉,蔣丹的動作倒是快,是來看她笑話?她一笑:”迎進來。“”大姐姐。“蔣丹放進來就喚道,唇角含笑,今日她穿著見淺橘色的梅花紋紗袍,整個人瞧著煥然一新,清新又雅致,已然有了幾分楚楚可憐的韻致。

她在蔣阮對面坐下來,換上一副愁苦的表情:”大姐姐,聽說大哥……。宮中可有些消息,大哥如今怎樣?“

到了如今,蔣阮連虛與委蛇的把戲也懶得與她裝了,隻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不語。知道蔣丹有些不安的道:”大姐姐,丹娘說錯了什麼嗎?“”自是錯了。“蔣阮隨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邊疆戰事,自都是些機密,怎能輕易被人知曉,若是被別有用心的人拿去做文章,豈不是一大禍患?“”大姐姐,“蔣丹神色訥訥,言語中帶著點委屈:”丹娘並非別有用心之人,能拿這些消息去做什麼?“

蔣阮微微一笑:”四妹一定要知道這些事情倒也不難,三日後便是進宮的日子。“她笑的意味深長:”四妹自是能聽到許多,若是能得了陛下的恩寵,便是更近些的消息也能探聽到,到那時候,說不定我還要從四妹的嘴裡討消息呢。“

蔣丹聽聞此話,面上的表情倒不知是喜還是悲,有些古怪的笑了笑:”大姐姐儘打趣丹娘,宮中才貌皆是上品的女子如此多,丹娘隻是一介庶女,“她看向蔣阮:”若是換成大姐姐,那才定會是蔣府的福氣。“”罷了,“蔣阮笑道:”父親既然讓你進宮,便是自有你的獨到之處。進宮便是飛黃騰達,便是出身比你高貴又如何,隻要你得了恩寵,還不是都要靠邊站。況且你身後可是蔣府,有父親在為你支撐。“前生她得知要進宮的時候,蔣府裡的這些名義上的親人都是如此勸慰她的,如今她將這些話儘數奉還,全部還到蔣丹身上,卻不知蔣丹聽了是何滋味。

這話說的倒是有幾分誠懇的意思,蔣丹一時間也拿不準蔣阮到底在想些什麼,便勉強笑了笑,道:”大姐姐知道嗎,夫人瘋了,被大少爺接出府去在鄉下靜養。二姐姐也去了夏侯府,說是侯爺夫人身子抱恙,回去探病。“”二哥有心了。“蔣阮道:”侯爺夫人身子向來不好,二妹回去也是應該的。“

蔣丹皺了皺眉,沒有得到想象中的反應有些失望。不過隻過了片刻,便又狀若無意道:”可是在哪裡休養不好呢,偏生還要去莊子上,去莊子上路途顛簸,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二哥自有主張。“蔣阮不接她的話,反而將話堵死,蔣丹無可奈何,也聽出了蔣阮並不想深入下去的意思。便又隨口說了幾句話就站起身來,笑道:”丹娘還要回去準備些進宮的東西,便不耽誤大姐姐了,先回院子裡,晚些再來看大姐姐。“

待送走蔣丹後,露珠過來給蔣阮倒茶,邊道:”真是扮豬吃老虎,一朝得勢,眼睛都要看到天上去了。“在幾個丫鬟的眼中,蔣丹今日到阮居來,無非就是為了炫耀,順便落井下石,看看蔣阮如今的窘迫狀況,世上所說的小人,大約就是蔣丹這樣的人了。

蔣阮的心思卻不在蔣丹上,方才蔣丹的話裡有意無意的透露出一個意思,隱忍許久的獵物終於忍不住走到了陷阱邊上,是要等獵物自己掉下去還是推上一把?

蔣丹想要借她的手,卻錯把世上所有人都當做了傻子。隻是眼下看來,沒想到最先沉不住氣的人居然是蔣超?

她慢慢的抿了一口茶,道:”天竺,你查一查夏研在哪個莊子。蔣超要動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嫡女禍妃,重生之嫡女禍妃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禍妃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