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西掛了電話,隨後就輕輕地笑了一下。

抓大舅媽的小琛是秦思遠的主意,一年不見他當真是變了許多,商場上那些陰暗的手法大抵是學會了不少,挺好。

不緊不慢地把牛排吃了,抹了抹唇,又誇獎了家裡的阿姨:“明天中午我還吃這個。”

說完,還在阿姨臉上親了一下,阿姨的臉上笑開了花:“明天阿姨給你做更好吃的。”

她看著顧安西一副要出門的樣子,就問:“這是要去哪裡?”

顧安西哦了一聲,挺優雅地說:“去會會我大舅。”

阿姨板了下臉,假裝生氣地說:“那位王先生看著就不是好人,你可小心仔細些,再說了,女孩子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在家裡泡一杯花看看書不好嗎?”

顧安西衝她扮了個鬼臉,“阿姨,我知道啦。”

“知道知道,就說知道,太太可是關照過我說是讓我看著你,不讓你亂跑的。”阿姨唬著臉。

顧安西按著她的肩,哄著她:“好了好了,知道了,我會小心的,最近我好了很多了啊。”

阿姨睨著她:“是好了許多,就是少爺也不知道節製,不知輕重,你們年輕是不知道……”

後面巴拉巴拉一串,顧安西揮了下手:‘我走了,有事兒,晚上會早點回來。’

阿姨搖頭歎息:“真是個小猴子。”

不過,少爺喜歡。

顧安西架著墨鏡,開車直接去了秦思遠告訴的地方,一間小小的別墅。

王家大舅媽和王小琛坐在沙發上,神情不安,有四個黑衣男人看著他們,秦思遠人就在一旁的沙發上坐著處理公事,神情特別地沉靜。

王家大舅媽咽了一下口水:“喂,你這個年輕人長得人模人樣的,怎麼做這種勾當?”

秦思遠從筆記本裡抬頭,看她一眼,而後淡聲說:“得問問你丈夫了。”

王家大嫂呆了呆:“可富怎麼了?”

“他綁了我的女朋友。”秦思遠垂了眸子,“不過這會兒他應該是快過來了。”

王家大嫂心裡一顫,不過她是不會說出實話的,佯裝冷冷地說:“你是說姓沈的女人?她一雙玉臂不知道多少男人枕過了,光是在江城就有好幾個了吧,我們家可富可沒有綁她,是她自願的,這種……家禽也就是用錢打發的,小秦公子不會這麼在意吧?”

家禽……

秦思遠垂了眸子,片刻後笑了一下:“我說的是顧明珠。”

王家大嫂還有裝,假裝尖叫:“不會吧,你不會是和安西的妹妹在一起了吧。”

秦思遠看她一眼,不再說話了,繼續自己的事情。

這會兒,顧安西的車停在小別墅外面,她進來時王家大嫂立即就瞪大了眼睛:“安西,你這安的哪門子的心,我是你舅媽,小琛是你親弟弟,你竟然這麼對我們。”

顧安西笑笑,“是麼,既然是這樣,就問一下舅舅為什麼要抓走明珠,別說這事兒您不知道,現在他正和姓沈的一起給姓沈的出氣呢,我和舅舅說過了明珠被怎麼對待,你和小琛就會怎麼樣。我說到做到。”

王家大舅媽氣得冒煙了:“顧安西,你不是人。”

“彼此彼此。”顧安西微笑著坐下來,“其實我也很疼小琛的,也不想他有什麼,所以,最好您打個電話給舅舅,告訴他不要亂來,因為我發起瘋來……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哦。”

王家大嫂氣得渾身直哆嗦,帶動著全身的肥肉都在顫抖,顧安西看看,“舅媽,我勸你一句少把精力放在小琛身上,讓舅舅來管管啊,不然他成天有時間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你看看你在家裡呆得一身的肥肉,好好去報個健身班,美美容,不比現在過得滋潤些?”

這話,觸動了王家大嫂的心事。

她恨得牙直咬。

不過,這些卻是針對著外面那些小狐狸精的,一個手段比一個高,在外面勾得可富不著家,花了大把的錢不說還總被老爺子罵不及老二。

這口氣,怎麼咽得下去?

還有最近的這個姓沈的,當真是不要臉透了,正經的女畫家不做偏生做些不要臉的勾當,江城誰不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貨色,但是可富就是把她當個寶。

氣憤之下,王家大嫂拿了手機撥了老公的電話,語氣尖銳又帶著哭音:‘可富,你和那個小騷T子可聽好了,今天顧明珠要是少了一根頭發連累了我們娘倆的話,我可是絕不會饒了你,我要把你們的事情當眾揭穿,還有那姓沈的怎麼騷的以個發信息的全都登上報紙,讓你們兩個再也沒有臉面見人。’

那邊,王可富正是為老婆兒子著急,一聽這話氣得那個冒煙的,“你這有病吧!”

電話一掛,氣得哼哼的,一會兒又看著身邊的沈晚晴,“這樣,你下車,我老婆見了你一準要發神經病,再說給小琛看見也不好。”

沈晚晴就有些不大高興了:“怎麼,我見不得人。”

王可富心情不好,說話有些衝:“你還真的見不得人!”

沈晚晴氣到了,眼淚在眼睛裡轉……

王可富畢竟還是有些留戀她的,於是抱著哄了哄:“我把老婆孩子接回去就去找你,行了吧?真是的,女人就是多愁善感。”

沈晚晴要的就是他這話,其實她也不想這種情況去見秦思遠,於是前面的路口下車了。

等車門關上。一旁的顧明珠開口:“你喜歡她嗎?”

王可富笑得挺蕩的:“年輕漂亮的女人誰不喜歡,還會畫畫是個才女,說出去有面子。”

“你會娶她嗎?”

王可富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目光看她,好一會兒才笑出聲:“開玩笑吧,我有老婆孩子她不過就是一個陪玩兒的,我娶她做什麼,平時逗個樂就行了。”

“哎,你這小姑娘怎麼這麼天真了,顧家這種事兒也不少吧?”

顧明珠繃著小臉:“我爸爸不會。”

其實是會的吧,不過她就是不知道罷了,她媽媽……也會。

她……跟著顧安西久了,看著顧安西和熙塵哥眼裡隻有對方,她覺得這樣很好。

王可富這時掉過頭看她,丟下一句話:‘傻子。’

後來,就沒有人說話了,王可富隻是讓人把車子開得飛快,心裡還是擔心老婆兒子的。

車子一停在草坪上,別墅裡的王家大嫂就聽見了聲音,略胖的身體一彈就飛出去了。

她氣勢十足,王可富才下車就被她活生生地揪住了頭發:“你這天殺的!可害死我們娘倆個了,那個鼓動你的小騷T子呢,她人呢,她出的這主意我要撕碎了她……”

王可富一把扯住他女人的肩,往一旁一摔,沒有好氣地說:“你發什麼神經?”

“舅舅。”顧安西倚在門邊,笑了一下:“你當真不如舅媽,她這一番話明顯就是要把外公和二舅他們一起摘出去,你倒是好,為了個女人就把家裡人給賣了……”

王可富心中一凜。

隨後就後悔了,對啊,大好的機會。

再看他老婆,眼晴小歸小,但是聚光啊,憨厚中透著精明。

果然,王家大嫂一個巴掌就給他扇了過來:‘你外面的混賬女人的事兒,你把家裡整個連累了,得罪了安西你也是知道後果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校園全能王牌少女,校園全能王牌少女最新章节,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