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頭男就差氣死,對著他的主子,那個卷毛男叫道,“宙拉恩執事,這個老家夥壞的要死,請你下令,把他倆給打入地獄吧!”

卷毛男一點頭,對著身邊十幾個男男女女的天使說道,“各位,雖然我們不是士兵,但是我們貴為薑國的高等天使,又是天施教的眾員。”

“豈能容忍東方的低等生物,在我們這裡為非作歹。

大家聽我的號令,修法的等下一起念咒語。

修武的,給我可勁的進攻。

決不讓東方的低等人在這裡橫行霸道。”

眾教員立即激動的大聲答應著。

為了顯示出他們是在做維護薑國尊嚴的事,這些家夥還對著過路的天使們,大聲的喊叫著。

“各位路過的先生們,女士們,請停下你們珍貴的腳步,看看我們是如何修理這兩個低等生物的。”

“對對,大家聽好了,我們雖然不是薑國的士兵,但我們天施教向來是行俠仗義,對於有損我薑國利益的事,我們是堅決製止的。

大家說我們做得對不對?”

那些普通的薑國天使,聽到這話,都立即停下來,指著藍天兩人,好一陣嘲笑。

“哎呀,真沒想到,這兩個東方低等的家夥,竟然敢在我們薑國空中飛行,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是呀是呀,醜陋的黃皮膚,滾回你們東方去。”

薑國也不全部都是天使,也有不會飛的家夥,這些不會飛的,一是天生就笨,光有翅膀卻飛不起來。

還有就是天生的殘疾,生下來沒有長翅膀。

或者說以前有翅膀的,打鬥中或生病中被砍掉了。

再有就是黑皮膚的家夥們,這些黑人的祖先不是薑國人,是沒有翅膀的,是被薑國人抓過來的奴隸。

時間長了,奴隸們翻了身,雖然有了自己的土地,但是在白人面前,這些黑人們的地位還是非常低的。

他們常常被白人們當狗一樣的欺負著,不過你別看他們被白人欺負著,但是他們照樣狗眼看人低,瞧不起唐國人。

這會兒,這些黑人一個個在地上,仰起頭,也跟著白人一起嘲笑起藍天他們來。

“主啊,我真不敢想象,誰給這兩個東方家夥的膽量,竟然敢在我們高貴的薑國天空中飛行。

這不是汙染了我們薑國的新鮮空氣麼!”

一個黑鬼張開雙臂,咧開那嚇人的大嘴,誇張的說道。

旁邊一個女黑鬼像個大腥腥似的,先是激動的跳了幾跳,然後齜起牙齒,仰天大呼著。

“哦,上帝,這兩個低等的生物,剛剛在我們頭頂上空飛過。

那豈不是說,我們這些高貴的身份,被這兩個低等的家夥,給汙染過了?”

“上帝啊,我不活了!太汙辱人了,怎麼可能讓兩個跟狗一樣,低等的東西,進入我們高貴的薑國上空呢!”

一個黑老頭直點頭,“是呀是呀,我最親愛的,最尊敬的執事大人,你們快點動手打吧,將這兩個可惡的低等人,打入他們應該去的地獄吧!”

卷毛男聽到眾人的呼喚後,他神氣的拔出了腰間的長劍,對著手下喝道,“各位聽令,給我攻!”

隨著他的話落,一時間念咒語的念咒語,拔出大刀進攻的進攻。

老痞子打不過那些五翼天使,但是對於這些小不拉幾的天使,他還是打得過的。

要知道,這群人中,最高級別的,就是那卷毛,才是四翼天使。

而且隻有他一人是四翼天使。

還有一個是他旁邊那個女的,也就是那個一開始嘲笑藍天兩人的長發女,是個三翼天使。

其餘的都是二翼天使。

這樣的天使戰隊,對於唐國一般的武仙來說,是個不小的麻煩。

是對於上億年的老白龍來說,卻根本不叫事兒。

他看到對方念咒語了,也跟著鬼喊馬叫了起來,“天皇皇,地皇皇,我是太上老君他老娘。

千萬神靈聽我令,快的要了鳥人的命!”

當然沒有什麼神靈被他念出來的,不過這貨畢竟是頭老龍,有的是水。

就在對方各種自然兵器飛過來時候,老家夥老嘴一張,一股強勁的水柱衝了出來。

一下子將對方的自然兵器給噴掉不少。

要知道,同樣是冰箭或者雨刀什麼的,不同級別的天使使出來,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力道上,都是不一樣的。

想對於那些八翼以上天使,念出來的咒語。

這些四翼天使招喚出來的兵器,簡直是不堪一提。

所以才被老家夥的大水、給一下子衝走了一大半。

剩下的那一小部分,被老白龍雙掌朝外一推,一股強勁的龍卷風瞬間刮起。

不但將這些剩下的兵器給全部卷飛,還把那些飛撲過來的武士們給一起卷飛。

看到自己一招就攻破了對方,老家夥可開心了,這是他與薑國天使打架以來,最為得意的一次。

要知道,以前雖然他也有小贏,但是那時候,他都是在唐國的地界上面行走。

而對方能來唐國的,那基本上都有兩個以上的大佬帶隊的,所以他每次打得都非常的艱辛,既然偶然會贏,也隻小贏一下,一點都不 爽。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那時候,他的神智不是很清醒的,這也大大的削弱了他的戰鬥力。

如今不一樣了,找到了藍天,還吃了兩顆人參果,和幾顆天使的金丹,武功小有突破不說,還有了底氣。

這種情況下,打起架來,當然是得心應手了。

看到十幾個天施教的人,竟然被老白龍一人一招給打敗了,無論是在天空著看熱鬨,還是地上仰頭看熱鬨的家夥們,沒有一個不震驚萬分的。

“哦,上帝啊,我看到了什麼?

這可惡的東方人,竟然把我們尊貴的天使團隊給打敗了,這怎麼可能啊!”

一個黑人像是信仰崩塌似的,伸出雙手,仰天鬼叫著。

“是呀是呀,天啊,我真的不想活了,太汙辱人了啊!咱們高貴的天使戰隊,怎麼可能不是低等人的對手呢!上帝,你睜開眼,別再睡覺了啊!”

而那些在空中圍觀的普通天使們,一看到這種情況,先是呼的一聲,朝後飛退出去一百多米。

這才一臉不可思議的議論了起來。

“天啊,這個東方老頭肯定是惡魔化身,咱們得趕緊去彙報給男爵大人,請他出兵來收拾這個惡魔吧!”

另一個普通的天使直搖頭,“這個老惡魔武功太厲害了,怕的男爵大人都不是他的對手,還是直接報告給子爵大人吧。”

於是乎,呼啦的一聲,有好幾個看熱鬨的鳥人,撲騰著翅膀,一臉激動的彙報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