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把她看成姐姐,還看成什麼?有病!”趙無用了句許蘭因罵人的話,走進籬笆門,又把王三妮關在外面。

王三妮滿臉笑意,看著趙無把門打開再插上,才雀躍著往家跑去。

即使許蘭因沒看到王三妮的表情,也能想到她此時有多麼歡喜。

許蘭因哭笑不得,那王三妮就是個女色狼,看著長得好的男人就上,沒長腦花又膽子忒大。

她回屋洗漱完,就上炕睡覺,她已經習慣這個時代的早睡早起。

她剛躺下,秦氏就端著油燈走了進來。

秦氏按住要起身的許蘭因,笑道,“娘來問你一句話。”

“什麼話?”

“你覺得趙無怎麼樣?”

許蘭因道,“當然不錯了,否則我怎麼會多事把他帶來家裡住。”見秦氏眼神異樣,才覺得秦氏或許誤會了,又趕緊道,“娘別多想,我隻是把他當弟弟。”

秦氏笑道,“你把他當弟弟,他把你當姐姐,感情多好啊。你們又互相救過對方,特別是你還照顧了他兩個月,這是難得的緣份。趙無心腸好,記情,也長得好,有本事,將來前程不會錯,還有些家底,最主要的是對你好。我看他對你的尊重和依賴,肯定不會相信外面那些對你不好的傳言,娘想跟他透透話,若是他願意……”

許蘭因急得一下坐了起來,說道,“娘,我跟趙無真的沒有什麼,也不可能有什麼。娘也看出他對我的情感是尊重和依賴,這是對姐姐,甚至對親娘的感情,而不是心悅。”

許蘭因到目前為止還從來沒有想過嫁人的事,更沒想過嫁趙無。她一直把趙無當小弟弟,也知道趙無一直把她當姐姐,兩人都沒有這種心思。若是秦氏不管不顧去趙無那裡透話,讓趙無誤無以為自己這個老瓜瓤子惦記他,那多尷尬啊。

又嚇唬秦氏道,“娘忘了,趙無不是無緣無故摔下懸崖的。咱們家就是一普通農戶,可別攪和進某些事裡。”

秦氏一聽這話,就放下了那個心思。自己已經是個寡婦,她不願意女兒將來跟自己一樣命苦。雖然很遺憾趙無這麼好的後生不能當自己的女婿,還是說道,“好,娘知道了。”

第二天,許蘭因如昨天一樣早早起床,把早飯做好。趙無吃早飯的時候似有話要說,臉都憋紅了也沒好說出口。

許蘭因問道,“什麼話那麼難開口?”

趙無看了她一眼,小聲道,“我問了,姐姐別生氣。”

許蘭因道,“我不生氣。”

趙無問道,“姐姐真的得了那種病?”又勸解道,“若真的有那種病也莫怕,我多掙錢,以後帶姐去京城看病。聽說百草藥堂有位大夫被譽為送子娘娘,看好了許多婦人。我的模樣跟原來大不一樣,溫家不會認出我。”

說完還很不好意思垂下眼皮,臉蛋紅如胭脂,神情也有些忸怩。

許蘭因笑起來,這個弟弟在某些方面比親弟弟還想的周到,真是個好孩子。

她倒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大大方方說道,“我什麼病都沒有。之前是因為想跟古望辰退親,怕他不願意才說我有病。那個人缺德,愣把我的病跟子嗣扯在一起。”

趙無大鬆了一口氣,抬起眼皮看向許蘭因,笑道,“我就說姐姐的身體好嘛,怎麼可能得那種病。”又惡狠狠說道,“下次我再聽誰傳這種瞎話,一定不會放過他。”

許蘭因又想到如今的趙無可算得上鑽石王老五,有些人家提親他好距,但有些人家提親他不好拒,不如想個不得罪人的借口搪塞。便說了自己的想法。

趙無想想也是,說道,“我留在這裡的借口是找舅舅,那就說我少時跟舅舅的閨女定了親。要先找他們,實在找不到再說。”無廣告網am~w~w..c~o~m

這倒是個好借口。若他遇不到適合的,就說要繼續找舅舅。若遇到合適的了,就說找不到舅舅。

飯後,許蘭因把趙無送出去,目送他消失在燦爛的星光中。

天亮以後,趙無負責三石鎮及轄區的消息就像插了翅膀一樣很快在村裡傳開了。

許多人都到許家來串門子,許裡正媳婦馬氏也來了,還帶了一籃子鴨梨和一塊尺頭來送禮,尺頭讓他們轉送趙無。

許裡正家算是附近一帶有名的地主,多年前被捕快抓住小辮子狠狠敲了一筆竹杠,現在想起都肉痛。

之後的幾天,鄰村的地主也有來串門子送禮的,還有幾家請秦氏幫著透個話的。秦氏是寡婦,不好說合,但透個話,若是趙無願意,再請媒婆幫著說合。

許蘭因感慨不已,古代的小老百姓比之現代的老百姓更加不易。不僅要承受各種苛捐雜稅,還要被小小的衙役盤剝。一個捕快,就有這麼多人巴結。

不過,若是衙役盤剝的事被告去衙門,又坐實了,對衙役的懲罰也大,輕則笞刑或丟掉飯碗,重則流放允軍或被斬。所以,隻要不是窮凶極惡的衙役,也不敢做得太過份。

而且,若是自己管轄區域犯案率高,捕快也會被被罰被打。所以負責某地的捕快都會想方設法把自己管轄區的情況摸透,還會培養自己的暗線,以便管理。

當事人趙無還沒怎樣,許老頭卻是得意極了,無事就在村裡狂刷存在感。之前在族中老人開會的時候不敢多說一句話,現在發言也積極踴躍了,亢奮的狀態回到了他二兒子許慶岩還活著的時候。 m.a

許裡正和一些看不慣他的人氣得肝痛,暗罵“小人得誌”,那趙家小子又不是你孫子你孫女媳,隻是個房客,你得意個屁!

這天,老兩口專門去了二房一趟,把許蘭因支去鎮上幫他們買棉花。

許蘭因走後,他們就悄悄跟秦氏商量,趙無是個好女婿人選,是不是找人給許蘭因和他說合一下,可別被別人撬走了。還說趙無樣樣好,看樣子還有些家底,家又不在這裡,若把許蘭因嫁給他,他的所有心思都會放在許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成短命女配之後,穿成短命女配之後最新章节,穿成短命女配之後 7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