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歸途 第70章 終曲起音

小说:深淵歸途 作者:未見寸芒 更新时间:2021-10-25 07:31:43

在有了樣本的情況下,夏爾的排查速度就很快了。大約三十分鐘之後,夏爾就將整個倉庫裡面長出來的蘑菇全都聚集到了一處,連著長蘑菇的地方也“淨化”過了。

“三十三處……還挺多。”陸凝拿起一桶油潑在蘑菇上面,一把火將所有蘑菇都燒成了灰燼。不過即使這樣,自己也沒有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如果夏爾的搜尋沒有漏網之魚,那麼就是已經有蘑菇混入人體之內了。

她不知道自己偶然見到的那番景象是多久之後的未來,那就儘量按照時間更加靠近來。

“夏爾,你能直接觀察人體內結構是否正常嗎?”

“很簡單,模式調節一下就可以了。”夏爾點了點腦袋側面,眼睛微微亮了一下,“不過這樣的話,我的視野內會全都是輪廓,如果發生戰鬥的話可能會有些反應不來。”

“沒事,這樣就可以……話說你雙眼都換了?我還以為一般人隻會換一個。”

“當時有個促銷活動,我看著價格和贈品很不錯就一起換了。”夏爾答道。

陸凝:“……”

既然這樣就好辦了,最多不過是把酒店整個掃上一遍,酒店外根本不用管,畢竟陸凝看到的結果就是“酒店被封鎖焚燒”,起因肯定在內部。而如果讓陸凝挑個最可疑的地方,那當然是頂層那間有蘑菇碎塊的屋子。她讓夏爾到酒店裡面去找人,自己則再次聯絡到了尹繡,開門見山地問他那個房間裡到底住著誰。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好奇這種事,不過那個房間裡目前是沒有人的。”尹繡回答。

“沒人?”

“是的,那個房間是另外一個理事長的,名字叫韓廉。既然我還能記得起他,說明他還沒死。他是第一個被綁架的人,人丟了之後就沒能找回來,不過我看雪兔電子那邊也不是特彆著急的樣子,他的水平大概也不怎麼樣。”尹繡笑了起來,“實際上我們作為理事長的這幾個遊客水平也不一樣的,有我做你的隊友是不是感覺很不錯?”

“你不是也被綁了?”

“那是故意的……不提這個,既然你特意問了,那就說明你從某些渠道得知,那個房間有什麼問題?那我就處理一下好了。”尹繡反應還是很快。

“小心點,應該是傘菇城,你知道這個組織吧?”

“生命力頑強,弱點火。原來如此,那天被擊敗之後,殘存的勢力打算潛伏在這個地方再來鬨事嗎?”

“不光有這個問題,我是偶然間被送到了未來才知道的。”陸凝皺了皺眉,“這酒店是你們的吧?你們知不知道十樓我的房間門口的地方出沒的是什麼東西?”

“這就超乎我的情報範疇了,我對異界來客們的訊息掌握了不少,但本世界的探索可是和大家差不多。不過……我可以試著查查。”尹繡那邊傳來了敲鍵盤的聲音,“别抱太大希望。”

“你先處理那個房間的問題吧,酒店裡面别處我這邊會收拾。”陸凝歎了口氣,“我可不想讓那個未來成真。”

“瞭解。”

尹繡掛掉了電話,臉上的笑意頃刻間斂去。

“她還不知情……”

電腦中傳來了危賈略帶嘲笑的聲音:“她和我們一樣忙著查自己的那條線索呢吧?尹繡,你這傢夥可真是夠虛偽的,這種時候居然還粉飾太平?”72文學網

“危賈,你要相信我是真的要和你們合作。”

“合作方式就是我們賣命出去蒐集情報,你穩坐釣魚台?”

電腦螢幕上的鏡頭一轉,對準了一間像是鬼屋房間一樣的地方,陰森空擋的房間上,隻有房梁上懸掛著一根繩索,下面吊著一具屍體。

“危賈,别抱怨那麼多,你知道這種時候最好穩定心態。”尹繡冷聲說道,“沒有什麼穩坐釣魚台,我不會把危險極高的事情讓你們幾個沒有多少特殊能力的遊客去做,現在我們要搞清楚的隻有一個問題——秦知瀾為什麼會在這裡上吊。”無廣告72文學網am~w~w.7~2~w~x.c~o~m

=

陸凝打電話的時間,就已經足夠夏爾把整座樓都查一遍了,普通的客人估計連自己被探查了也沒找到。

“幾個?”陸凝見夏爾下樓來,低聲問道。

“十個,正好。”夏爾身上多了一些血腥味,“有兩個沒有被完全感染,所以我想問你怎麼處理。”

“問我?”陸凝看了夏爾一眼,似乎察覺了什麼。

夏爾跟著她,說是想要觀察什麼是愛,最近事情太多她都忘了。

“我認識的人?”

在雜物間裡面,兩個人被綁在那裡,一男一女,身上都有些血跡,看起來夏爾製服他們用了比較暴力的手段。

男的陸凝依稀記得是最開始跟著車一起過來的攝影師之一,倒也算是“認識”;而女性則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熟悉,是車奈,她後面還有拍攝,因此留在影視基地還沒走。

陸凝目光微微一沉。

攝影師,是和她這個身份實際上認識的人,但對陸凝來說就和陌生人沒什麼區别,唯一需要考慮的是這個攝影師死了拍攝怎麼繼續下去。

至於車奈……她也不至於將她真的當成了亡故友人的幻影,不過僅以雙方互相認識之後短暫的交談來說,陸凝也對對方有一些好感。

“另外八個深度感染的是什麼症狀?”

“腦子已經被傘菇菌占據了,隨時可以以‘開花’的方式將孢子噴射出去,狀態相當危險,所以我沒有留下,全都燒了,反正在這裡死幾個人也不會被注意。”夏爾回答。

“這兩個同樣沒救了嗎?”

“我掌握的技術還不足以動這種菌絲剝離程度的手術,說不定貴族可以。而且他們的身體有很多地方已經被傘菇菌蛀蝕,就算剝離,以後大概也是半癱瘓的狀態。”

“真可惜。”陸凝走上前,蹲下來,輕輕拍了拍車奈的肩膀。

幾秒鐘後,車奈悠悠醒轉,睜開眼睛,看到了陸凝,第一反應居然不是驚慌也不是大叫,而是環顧了一下週圍。

“車奈,醒了嗎?”陸凝輕聲問。

“嗯……頭暈。”車奈晃了晃腦袋,她當然也看到了站在門口位置的夏爾,這裡就這麼大點的地方,夏爾往門口一站,堵住了所有離開的路。

“陸凝,我要死了嗎?”車奈微笑了一下。

“是啊,你的身體被什麼東西寄生了,你有感覺嗎?”陸凝也用非常溫柔的聲音回答她。

“沒有感覺到,但是……直覺有些不對勁。我的精力有些衰弱了,每天要多睡兩個小時,我本來以為是年紀的問題,或者是最近作息不太好……結果是這麼大的事啊……”車奈的目光有些放空,望向了窗外。

陸凝又伸手拍了拍那個攝影師,讓他也醒了過來。他的精力更加疲憊,一雙眼睛佈滿血絲,對於陸凝的話雖然略有些激動,但很快也安靜了下來。

“兩位,很不幸,這個世界已經和你們所認識的那個世界不一樣了,你們被一種生物寄生,大概很快就要死了。”陸凝很直接地說道。

“哈,聽起來就跟拍電影似的。”攝影師哀歎了一聲。

“可惜這是事實。兩位,我不可能放任二位離開了,直白一點說,你們已經變成了隨時可以爆發的感染源,我必須將這一切扼殺在搖籃裡面。”

“那……能讓我看一眼嗎?”車奈忽然說,“那寄生了我們的東西?”

陸凝給夏爾示意了一下,夏爾從兜裡摸出一把小刀扔給了車奈。

“它已經寄生到了你們的身體裡面,切開皮膚,就能看到。”夏爾低聲說。

陸凝給兩人解開了繩子,車奈抓過小刀在手臂上劃了一下,從皮膚下方挑出了一些呈現藍色的細絲,它們不明顯,卻已經紮根在血肉當中。攝影師同樣也用刀劃傷了自己,他悲傷地笑了起來,抱起了腦袋。

“看起來我們的確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我……並不是不想反抗,但是我的身體非常疲勞,恐怕也是被這東西吸走了很多能量。”車奈眯著眼睛,彷彿快要睡著了一樣,“可是我要是死了,那些認識我的人絕對會徹底查這件事……”

“三天之後,我們都會忘掉,忘掉有人死去,忘掉這個世界上存在過你們。”陸凝平靜地解釋道,“也許聽起來很難受。”

“是啊……很難受。我想成為明星,本來就是希望被世界所記住……但這下子,不是什麼都沒有了嗎?”

車奈慢慢合上眼睛:“我很累了,請不要讓我痛苦。”

“我……我想問。”攝影師忽然開口,陸凝看向了他。這個男人也放下了抱著頭部的雙手,“你們是專門處理這件事的人?那……那我想知道,這個世界,還會變好嗎?還會變成我們以前所知道的那樣嗎?還是說……這個世界原本就是這個樣子?”

聽到這個問題,車奈都再次睜開了眼睛,盯著陸凝。

“……它會改變,但是好是壞,我不能給出保證。”陸凝回答。

攝影師和車奈都不免有些失望,但是時間已經到了,夏爾走過來,暗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

“如二位所說,你們不會有太多痛苦,就當做了一個不會醒來的夢吧。”

“聽起來像是你已經試過了一樣……”車奈勉強笑了笑。

陸凝轉身走向了門口,讓夏爾動手。

“但是我醒過來了啊……”

【災厄一任務完成,將在場景結束後統一結算。】

=

基地的服務人員們是不住酒店的,在一區和二區都有大量的宿舍樓,别的區應該也有,不過陸凝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她隻知道一旦有事,這些服務人員和安保會立刻從各個地方衝出來,人數根本不能預測。

不過影迷協會這邊卻沒有這麼多問題。充裕的時間和自由的身份,讓他們能夠調查大多數明面上的東西。展秋心和李成甫現在就站在20號區的員工宿舍樓旁邊,展秋心依然叼著一根菸,這也是漆黑的夜晚當中唯一一點光斑。

“我們曾經有個同伴,是吧?”展秋心撥出一口氣,“浦……是什麼?”

“浦島現象。”李成甫將手機遞過去,“甚至烏鴉app裡面都不能存下名字,我隻能通過旁敲側擊的記錄,為我們同伴的死亡留言記下最後的資訊。”

“浦島現象,是誰告訴你的?”展秋心問道。

“……艾菲利克,魯弗斯地產的理事長。”李成甫說,“他讓人聯絡了我,我和他見過面了。”

“而你怕在我面前說出來。”

“腳踩兩條船總是不太好的,我並不能太好的判斷你的性格,不過現在不說不行了。”

現在這個時間,員工宿舍周圍是不可能熄燈的,畢竟還有夜班員工在,剛下班的人也有,如今卻已經是完全的黑夜了。倒不如說,整個基地都處於一片停電之內。

“浦島現象,是一個人短時間內穿過壓縮時間,本身的時間未發生改變,但周圍已經是滄海桑田。當然,這個現象還有一個衍生現象,那就是……”展秋心抽了一口煙,“浦島太郎的盒子。”

這在現象中具體表現為某種觸發點,一旦陷入浦島現象的人碰到了“盒子”,他的時間會立刻和被壓縮的時間同步,對於大多數陷入浦島現象的人來說,結果就是“死”。

“我們的隊友就是這樣死去的吧。”展秋心將菸頭丟向腳下,一腳踩滅,“雖然認出了浦島現象,卻不小心碰到了盒子的開關,再也沒能回來。浦島現象裡面的危險度完全是不確定的,畢竟時間不同步時,外界的事物很難穿透時間形成傷害,就算有在脫離之後也能恢複。但一旦碰了盒子,就離死不遠了。”

她環顧四周。

“李成甫,留神,我們現在不知道盒子在什麼地方,我們不能輕易打開任何東西。”

“知道。很抱歉之前的隱瞞。”李成甫由衷地說。

“沒什麼,艾菲利克是個什麼樣的人?能不能說?”展秋心走向了員工宿舍。

“他?這個人很聰明,也懂得藏拙,不過我覺得他有一種天生的傲慢,大概身份是什麼社會地位比較高的出身吧。”李成甫冷哼了一聲,“我和他隻是做了筆交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深淵歸途,深淵歸途最新章节,深淵歸途 台灣繁體NO.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