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婆子先是替吳家和沈氏高興了一會,她也知道吳夫人的心結,就想抱上孫子,以慰籍吳老倌在天之靈。

先前吳中寶和沈氏感情不睦,吳夫人那個著急,隻是到底她是個厚道人,念著沈氏孝順,也憐惜她孤苦,所以未曾開口催促。

如今沈氏有了身孕,想來最高興的就是吳夫人了。

替人家高興完了,張婆子忍不住又舊話重提:“吳家姐姐如今都要抱上孫子了,你們打算啥時候讓我也抱上?”

王永珠嘿嘿一笑:“娘,你那麼多孫子呢,不早就抱上了嗎?”

張婆子瞪她一眼:“他們能跟你生的一樣?少廢話,快點給我生一個,不管孫子孫女都好!”

王永珠嬉皮笑臉的湊上去:“這還不簡單?馬上就能滿足娘的要求!”

張婆子狐疑的看著王永珠。

王永珠嘻嘻笑:“娘要實在饞孫子孫女,我跟宋大哥就彩衣娛親一下,等會子宋大哥回來,你想要孫子,讓宋大哥給你裝孫子,想要孫女,女兒我喊您一聲奶奶也是沒關系的——”

話還沒說完,就被張婆子一巴掌給拍在了背上,“呸呸呸!胡說八道!別給我貧嘴——”

張婆子幾乎都要被自家閨女給氣笑了,這調皮孩子!

越來越沒個正形了!

王永珠被拍了一記,其實並不痛,張婆子嘴上再凶,手下也舍不得用力,那裡到連蚊子都拍不死,也就架勢唬人罷了。

見張婆子被氣樂了,又厚著臉皮蹭上去,哄張婆子。

等到宋重錦下衙門回來,王永珠才將張婆子哄好,見他回來,母女倆對視一眼,回想起先前讓宋重錦裝孫子的話,忍不住都笑了。

宋重錦雖然不知道母女倆在笑啥,不過也忍不住嘴角就翹了翹,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這幾日裡,為了商道的事情,他天天忙得不可開交,今日能在縣衙沒出去,已經算是難得了。

回家後,聽著歡聲笑語,他才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宋重錦回家來,沒一會子,晚飯就得了,一家子一起高高興興地吃了晚飯,就都回房間去了。

臨走前,張婆子還給王永珠使了個眼色,示意讓她晚上好生跟宋重錦說說。

王永珠隻得點頭,拖著宋重錦回了屋。

宋重錦一坐下,等丫頭們端上茶水,退了出去,就忍不住開口問道:“今日你跟娘打什麼啞謎?”

王永珠猶豫了一下,才道:“今日吳大哥送沈家姐姐過來,沈家姐姐有身子了——”

一句話,宋重錦就明白了。

將王永珠一把拉到自己懷裡,雙手扣住她的腰,低頭,親吻了一下王永珠的發絲,貼在她的耳邊,低低的笑了:“可是娘在催促咱們了?”

熱熱的氣息,吹拂在王永珠的耳垂上,王永珠忍不住身子一軟,靠在了宋重錦月匈前,低聲道:“娘說外人看來,咱們成親已經五六年了,也就是因為咱們離京城遠,所以才有清淨日子。這次回京城,雖然她們沒當著我的面說,可就連外祖母和大舅母都忍不住提醒娘,讓我們也該要個孩子了——”

宋重錦沉吟了一下,才道:“你可是有什麼顧忌?不用怕,一切有我呢!別一個人憋在心裡!”

宋重錦嘴上這麼說著,王永珠在他懷裡,自然看不到他的神色,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恐慌,可他的聲音去聽不出半點不同來。

唯有僅僅環住王永珠的腰身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縮了力道。

他並不傻,王永珠也沒有特意的避開或者瞞著他。

所以王永珠身上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作為夫妻,日夜相處,他當然不會一無所覺。

他隱隱的察覺到,永珠身上有個大秘密!再回想當初他懷疑永珠的時候,永珠說的那些話,日夜回想起來,越想就越覺得後怕。

不怕別的,就怕這個秘密,若是真有一點被揭露了,永珠是不是就要離開自己了。

宋重錦一直沒有安全感,總覺得他抓不住永珠。

成親真正的洞房後,他的心略微踏實了些。

可一看永珠露出這樣為難的神色來,宋重錦的心立刻咯噔一下提了起來,此刻柔聲安慰著永珠,實際他心裡也沒什麼底。

見王永珠不說話,宋重錦急了,呼吸都急促起來,忍耐不住的開口:“永珠,我想了想,其實我們還年輕,如今又忙,過幾日,我就要出趟遠門,實在是沒時間。若是真有了,我倒是還要擔心你,不如咱們再等等?”

“再者,我也還沒做好做一個父親的準備!我怕將來有了孩子,我卻不能做一個好父親,豈不是對不住你,對不住孩子們?要不,咱們再等上幾年,好不好?”

說到最後,語氣都帶著難以掩飾的顫抖。

王永珠覺得不太對,想抬頭看宋重錦的神色,卻被宋重錦死死的摟在懷裡,不讓她抬首。

王永珠就猜到宋重錦恐怕誤會了什麼,歎了口氣:“我們當初就說過,成親後,有什麼事情,咱們都攤開來明說,能說的,我自然不會瞞著你!生孩子是大事,自然要慎重!更何況我隻是有些不好意思開口而已,你這就想歪到哪裡去了?”

王永珠知道宋重錦應該早就察覺到自己的一些不同,隻是他裝作不知道,自己也就裝作他不知道。

此刻見宋重錦想歪了,哪裡還能坐得住。

宋重錦的那點力道,一般的女人肯定掙脫不開,可她王永珠是誰?

當下雙手一使力,就掙脫開了宋重錦的壓製,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扭身,反手順便將宋重錦給壓製住了。

單腿壓住了宋重錦的腿,讓他坐在椅子上動彈不得,另外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股力道,讓宋重錦想站都站不起來了。

宋重錦掙紮了一下,哪裡扛得住王永珠的神力,估計他也覺得自己此刻的的樣子有些丟人,想扭過頭去。

被王永珠用剩下的一隻手,捏著宋重錦的下巴,將他的臉給轉了過來。

這才發現,宋重錦神色慌亂,眼圈都紅了,忍不住心就軟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農女有田有點閒,農女有田有點閒最新章节,農女有田有點閒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