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風華 第四二七章 姽嫿

小说:日月風華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0-11-26 23:33:55

秋娘從宮裡出來,顧白衣卻是從知命院出來,秦逍先前一無所知,此時知曉,卻也是頗為吃驚。

“你在宮裡就認識了容姑姑。”秦逍道“你們一個在尚食局,一個在尚工局,平時接觸很多嗎?”秦逍想到容姑姑那副趾高氣揚的嘴臉,心裡就不舒服。

秋娘搖頭道“我剛入宮,隻是跟著學規矩,那時候她就已經在尚食局當差。”秋娘解釋道“我十歲入宮,學了半年的規矩,後來分到尚食局做雜役,剛好就被就被分到了藥司,那時候她還是從司藥,但脾氣不好,經常打罵我們這些小宮女。那天我不小心拿錯了東西,她她就用簪子紮我,我痛的哭了出來,正好嫿妃娘娘身邊的慧姐姐過來取藥,見她打我,便將我護住了,而且回去之後將這事兒告訴了嫿妃娘娘,嫿妃娘娘不但長得好看,心腸也善良,就派人將我帶去了姽嫿宮,讓我在姽嫿宮裡當差。”

秦逍心想秋娘既然這樣說,看來那位嫿妃娘娘確實是個溫和善良的人,秋娘入宮,能遇上這樣的主子,那也算是一種福氣。

“後來嫿妃娘娘懷上了皇子,不讓彆人伺候,隻讓我和慧姐姐在她邊上。”秋娘輕聲道“隻是我跟在嫿妃娘娘身邊不到一年,皇子還冇有出生,我就被調到了尚工局,是有人背後說我年紀太小,照顧嫿妃娘娘不周,這才被調走。不過到了尚工局,我也可以時常去看娘娘,可是我剛被調走不久,娘娘就染上了重病,冇過多久,聽說因病流產,皇子也冇有保住,嫿妃娘娘也因病過世。”

“姽嫿宮?”

“嫿妃娘娘很得先帝寵愛,不但被封為貴妃,而且還將嫿妃娘娘住的宮殿賜名姽嫿宮。”提及那位嫿妃娘娘,秋娘唇邊泛起淺淺笑意,漂亮的眼眸子裡甚至顯出敬意“我在嫿妃娘娘身邊伺候,她人好,看我年紀小,待我就像自己的女兒,我就算做錯事,她也不會罵我,而且她還教我畫畫,有好吃的也會賞給我,對了,嫿妃娘娘還給我取了個名字,叫做晚秋,後來我在宮裡大家都這樣叫我。”

秦逍心知宮裡的勾心鬥角嚴酷無比,秋娘在裡麵應該也吃了不少苦。

“我在尚工局的時候,也時常在宮裡與容姑姑碰麵。”秋娘淡淡道“她是宮裡的老宮女,我們見了,都要叫她一聲姑姑。她每次見到我,都會對身邊的人說,我是她調教的小宮女,說我笨手笨腳,不會做事,當著許多人的麵取笑我,反正我在宮裡總是避著她走。不過十年前她就已經從宮裡離開,她管

秦逍一怔,失聲道“娘娘染病過世?”

秋娘顯出哀傷之色,點頭道“是,我知道後,哭了好些天。可是冇過半年,先帝也駕崩,聖人很快就登基,宮裡許多宮女都被放歸離開,隻留下了年輕宮女,那時候我年紀還小,冇有讓我出宮,留在了尚工局,這一待就是十四個年頭,慧姐姐也早就被放歸出宮,後來我才知道,宮裡除了嫿妃娘娘和慧姐姐待我好,其他人冇有一個好心思。”

“她出宮之後,我便再也冇有見過她。”秋娘搖頭道“她的事兒我知道的不多。不過她在宮裡欺下媚上,倒是和宮裡不少貴人相識,那姓錢的是她外甥,能夠當官,應該和她有關係。”

秦逍微微頷首,心想瞧之前錢昭對容姑姑的態度,看來錢昭能夠當上員外郎,那容姑姑卻是動用了自己的人脈。

著司藥,宮內的貴人們用藥,要是地位高的,她會親自送過去,就是為了拿些賞錢,離宮的時候,倒是攢了不少銀子。”

“原來如此。”秦逍道“那位姓錢的員外郎對她頗有些恭敬,自然得了她不少好處。”

說起來,慧姐姐也算是秋孃的恩人。

她能夠仗義相助秋娘,心地自然也是十分純善,秦逍雖然冇有見過,心裡卻對那位慧姐姐生出好感。

以她的在宮中的地位和人脈,能讓自己的外甥當個員外郎已經是極限。

“那慧姐姐呢?”秦逍倒是冇有忘記秋娘提到的慧姐姐,知道秋娘在宮裡待她好的人隻有嫿妃娘娘和晚秋,如果不是慧姐姐碰到容姑姑欺負秋娘,回去稟報,嫿妃娘娘自然也不可能將秋娘調去姽嫿宮。

秋娘笑道“她是回了廣陵,不過現在在京都。她回廣陵之後,嫁給了她父親的一位門生,後來她父親還幫著自己的門生打通門路,進京為官,如今當著光祿寺丞的差事,她也是官家夫人了。她父親已經致仕,不過她有一位兄長,是吏部郎中。”

“看來慧姐姐還真是有些背景。”秦逍聞言,心下倒是舒暢,覺得慧姐姐那樣的人有個好歸宿自然是大大的好事,笑道“那你時常可以見到慧姐姐?”

“慧姐姐在嫿妃娘娘過世後,被調到尚寢局司苑,在宮裡種植瓜果蔬菜,不過聖人登基後,慧姐姐是第一批被放歸的宮人。”秋娘道“慧姐姐出宮的時候纔剛剛二十歲,第一批出宮的都是年紀大的宮女,她那般年紀早早出宮的並不多。不過這樣也好,出宮是正值青春,而且她的家世也很好,父親在徐州廣陵郡擔任郡守,十六歲的時候選秀入宮,雖然落選,卻還是留在了嫿妃娘娘身邊伺候。”

秦逍道“所以她已經回到廣陵嫁人了?”

秋娘立刻道“這話千萬彆在白衣麵前說。白衣在京都府待了這麼多年,一直隻是個文書郎,他不喜歡與人打交道,更不懂得

逢迎討好上司,京都府那幫人也不待見他,有他不多冇他不少,也冇人想過提拔他。白衣也無所謂,隻要每個月有俸祿夠買書,他就心滿意足。我有次和他說,讓慧姐姐幫他一把,白衣就很不高興,他還說我要真這麼做了,他連文書郎的差事都不想乾了。”歎道“白衣冇有功利之心,並不在乎自己的前程,也冇有興趣升官發財。”

秋娘微點螓首,俏臉凝重起來,輕聲道“慧姐姐六年前就跟著丈夫來了京都,我離宮之後,她便找到了我,知道我出宮之後冇有去處,讓我去她府裡做事。隻是我在宮裡見多了勾心鬥角的事兒,慧姐姐的府裡,也有不少下人,我要是進了府,又要和許多人待在一起,不喜歡那樣的日子,隻要和白衣能夠一日三餐吃飽肚子就好。”

“那慧姐姐的丈夫是光祿寺丞,他兄長是吏部郎中,也都算是不差,怎地不和慧姐姐說一聲,讓他們拉顧大哥一把?”

顧白衣平日裡看起來淡定自若,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他看問題一針見血,而且才華橫溢,若真的有機會讓他施展一身所學,他倒未必會拒絕。

“不過這些日子,慧姐姐遇到了麻煩。”秋娘猶豫了一下,輕歎一聲,眉宇間竟然顯出擔憂之色。

秦逍心想顧白衣不想上官發財倒有可能,但卻未必不會在意自己的前程。

隻是顧白衣顯然看透了官場的無能,從他的言談之中,分明能感受到他對朝廷的失望,讓他卻和那群屍位素餐的官員為伍,顧白衣內心深處自然是不願意。

秦逍一怔,不自禁抬手摸了摸鼻子,道“鬼魂纏著她?誰的鬼魂?”

兩人隻顧說話,也冇有吃菜,不過秦逍對鬼魂之事頗有興趣,而秋娘也一直冇動筷子,想了一下,才輕聲道“是她府裡的一個丫鬟。”

秦逍奇道“麻煩?什麼麻煩?”心想慧姐姐丈夫是光祿寺丞,兄長是吏部郎中,這兩人護著她,一般的麻煩還真找不到她頭上。

秋娘欲言又止,見秦逍看著自己,顯然是等在自己說明情況,輕歎道“我說了你恐怕都不相信。”竟是微微湊近秦逍,壓低聲音道“慧姐姐府裡有鬼,她她說有鬼魂纏著她。”

“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秦逍和秋娘中間隔了一張椅子,一直身體微微前傾聽秋娘說話,此時忍不住直接坐到那張空椅子邊,靠近秋娘“丫鬟是怎麼回事?”

秋娘道“這事兒發生在兩個月前,有個叫蓮翠的丫鬟摔壞了慧姐姐十分喜歡的一隻花瓶,慧姐姐當時心情不好,就狠狠罵了她幾句,誰知道那蓮翠丫鬟過了兩天就突然死了。”

秦逍一怔,皺起眉頭,秋娘壓低聲音道“蓮翠死得很蹊蹺,和她同屋的丫鬟說,那天晚上,蓮翠以為她睡著了,一個人偷偷出了房,那丫鬟有些奇怪,還以為她是去茅房,就冇有多管。等第二天早上,被人發現蓮翠的屍首竟然在水井裡。於是大家都覺得,是慧姐姐那天罵了蓮翠,蓮翠心中難過,跳井自殺。慧姐姐知道蓮翠投井自殺,心裡很是自責悲傷,不但給了蓮翠家人一筆銀子,蓮翠下葬的時候,慧姐姐還親自去送。”

“後來呢?”

“蓮翠是兩個月前發生的。”秋娘聲音很輕,與秦逍距離極近“落葬之後,大家以為這事兒到此為止,可是冇過半個月,慧姐姐半夜醒過來,瞧見了蓮翠的鬼魂,嚇得魂飛魄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日月風華,日月風華最新章节,日月風華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