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睿關上手機的漫遊,讀完程初夏的日記,眼角的黯然揮之不去。

蕭晴前兩天回了國,參加一個好朋友的婚宴,今天的飛機回來,一回到家,就看見韓睿並不開心的神情,看看一邊的手機,一下子又都明白過來了。

其實她的感觸也挺大的,在婚宴上,她聽到了另外一個遺憾的故事。

“小睿,又在想她了?”

“嗯。”

淡淡的,已經是韓睿最好的反應了。

“這次回去我看了她,但是她不知道我回去了,她過得很好,但是不快樂……”

不快樂……

三個字讓韓睿覺得慚愧,因為這不快樂,是他給她的。

“既然舍不得,為什麼不回去呢?已經有太多的遺憾了,你還要讓自己遺憾下去嗎?”

韓睿沒有回應,蕭晴說起了自己在婚禮上聽到的那個故事……

今年難得地盼來了冬天,全球變暖,導致南方的冬天遲到了好幾個月,那些趕不走的悶熱仿佛還在昨天一樣,今年,南方的冬天不太冷。

“沐沐,起床上班了。”熟悉的聲音彌繞在耳邊,掀開被子,起床,刷牙洗臉。吃了早餐看了看鐘,出門上班。

剛坐下,便看到cici站在自己面前。

“怎麼了?”cici把一張信封放在她桌面,“這個寄錯到我這了。”她接過,打開。

從信封裡露出那紅色的一角,好吧,又是一封紅色**。她已經完全沒有打開的心情,把信封重新折好,放在抽屜了,繼續工作。

夜晚,窗外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白熾的燈光在此刻的黑暗裡顯得有些淒涼。

“媽,我回來了。”一身的疲憊回到家,鞋都沒換就倒在了沙發上。“快把鞋換了,洗個澡,廚房裡還有糖水。今天怎麼樣?”媽媽的嘮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成了可以炫耀的事情,她躺著,閉上眼睛,理所當然地發著牢騷,“快別提了,今天又收到一封紅色**,這個月獎金又付之東流了。”

“又是同學嗎?誰結婚啊?”

“我沒看。喏,給。”

沐沐媽接過,“顧茗京?這個婚禮啊,機票都有了,這個紅色**想推都推不掉吧……”後面的話零零散散的沒聽清幾句。但她清楚地聽見的是,顧茗京,結婚了。

顧茗京,結婚了。

拖著行李箱走在機場裡,四處都是說著英語的外國人,她突然想起他離開後第一次和她視頻的那個夜晚,他說:“沐沐,西雅圖真的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我們的婚禮就定在這裡,你說好不好?”

化了淡妝,穿上平時樸素的裙子,站在鏡子前看了又看,最後搖搖頭換上了那件價值不菲的紫色連衣裙,顯得落落大方。

太過沉迷在那個鏡子裡的虛影,模模糊糊中,時光似乎一下被扯開好遠好遠……

幾次的冷空氣南下,把學校裡的幾棵法國梧桐樹凍得一片葉子也不剩,四周都是光禿禿的,毫無生氣的樣子,讓人感到陣陣淒涼。但沒有人會去注意這些,除了教導主任,他隻會天天在廣播裡不勝其煩地嚷嚷著哪個班清潔區的落葉又沒掃乾淨。那時候有些聲音總是在議論“地掃得乾淨,教導主任是不是有獎金?”“廢話,當然有!”。

從清晨賣早餐的大媽推著那飄著水蒸氣的小吃車在街上叫賣,到夜晚熬夜寫作業到眼圈泛紅忍不住滾去睡覺,這一天才算完了。高三,仿佛隻有每天的學校宿舍兩點一線與世隔絕的生活,才算跟得上這個社會的步伐。這就仿佛在你命運的書本上重重地劃下一筆刻骨銘心的傷痕,這種感覺,就像被逼著自殘,還得笑著說我樂意……

熬過了一節知識轟炸似的物理課,簡單收拾了一下,沐沐便去了Viceversa。

在門口沒有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沐沐稍稍皺了皺眉。

“沐沐來了,茗京等等就來,先坐下吧。”

“嗯,謝謝,你先忙。”沐沐淡淡地笑了。

“來了,對不起,我遲到了。”十五分鐘後,顧茗京急匆匆地走進來。

“顧同學,你整整遲到了十五分鐘。”沐沐輕輕攪拌了半涼的咖啡,放下一塊糖,遞給了他。他接過,一飲而儘。“對不起,還有多久?”

“五分鐘,我要回去。”

顧茗京充滿愛意地摸摸她的頭,“我應該在咖啡變涼之前回來的。”

沐沐笑了,“好啦,不怪你,但我真的要走了。”

“下自修我來接你。”他滿臉的不舍和寵溺。

“嗯。”

如果可以細心一點,沐沐也許能發現,顧茗京說出那句話時,有著微微的疼意。

距離中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黑板上掛出倒數一百天的計時牌,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三十。還有一個月。最後的階段裡,老師也好久不現身了,自上課鈴一響,不用課代表通知,每個人都會自己自習,而且難得的安靜。連平時最吵鬨的一群人都安安靜靜的,真叫人不習慣。

下晚修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了,冷風刮得涼嗖嗖的,似乎每一陣風吹過都像在狠狠地打了自己無數個耳光。沐沐裹緊了大衣,朝門口走去。顧茗京已經早早地在門口等著。

“來了,怎麼這麼晚。”說完把手上的咖啡遞給了她,沐沐伸手接過。

“複習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顧茗京暗暗罵了一句“笨蛋。”露出了好看的笑臉。

“先上車吧。”沐沐坐在了後座上。

“今天咖啡店不忙嗎?怎麼有空來接我?”

“想你了唄。”顧茗京回過頭對著她一臉壞笑,沐沐笑了笑,便沒有再說話。

顧茗京騎車的速度本是不快的,但後面的沐沐還是冷得抖到不行,一個勁的深呼吸。顧茗京自然是感受到的,“覺得冷就抱緊我。”沐沐無力反駁,乖乖的一把抱住了他。好像就真的沒那麼冷了。

喝了一小口咖啡,臉一下子就皺得像苦瓜一樣,“顧茗京,你口味這麼重,喝咖啡不放糖的啊!”

“放了一顆就夠了,老吃這麼多糖乾什麼,還有,夏沐沐,為了防止你胖到壓壞我的車,所以,你趕緊減肥。”

“顧茗京!你……好啊,嫌我胖,那你讓我下車,我自己回去。”沐沐狠狠地戳了他的後背。

“大晚上的車這麼多,你一個女孩子太不安全了,不行。你有什麼事我怎麼辦。”

“關你屁事,我又不是你什麼的人,撞死好了,一了百了。”沐沐笑著,其實她也怕顧茗京把她丟下的吧。

“夏沐沐,對我最重要的人,你就是其中之一。”

晚上的風很涼很刺骨,但是好像那些路燈又變得很踏實。

回家的路很平坦,蠟黃的燈光下兩人一車的影子,逐漸被拉長,變短,又變長……

婚禮上。

新娘害羞地低著頭,面對眾人的起哄深深地無力,可笑意卻儘達眼底。“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呼聲此起彼伏著,那麼熱烈,那麼多的祝福。顧茗京低下頭,親吻住新娘宛如烈焰般的唇瓣。回憶總是不經意地播放到下一個畫面。

自習課。沐沐一邊寫著試卷時不時還轉一下筆,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顧茗京身上學來的壞習慣。

“喂,夏沐沐!”原本安靜的教室被這一聲呼喚打破,所有人齊刷刷地朝沐沐看過來,她裝作鎮定地朝窗外望去,恰好迎上顧茗京的目光,起身,出去。

“你到底要乾什麼?自習呢,這麼多人看著。”顧茗京拉起她的手,“走,我帶你去一個更好的地方,收拾一下,把書包帶上。”雖然不明所以,但她還是和他一起走了,並且光明正大地翹了一堂課,也許是因為,在這個人的身上,她總能找到莫名安全感。

顧茗京帶著她來到學校不遠的咖啡店,沐沐給他遞過剛買的咖啡,顧茗京把兩個人的換了過來,“怎麼了,怕我下毒。”顧茗京笑了笑,“要是被你毒死我也心甘情願。女孩子就不應該喝太甜的東西,你還是喝我的吧。”沐沐接過喝了一口,這樣的味道雖然苦澀,但好像她已經慢慢地習慣。

“唔……”猝不及防的親吻讓沐沐隻來得及發出一個不完整的音節。

“乖,別動。”顧茗京輕輕的放開了她又吻了上去,沐沐閉上了眼睛,那些澀澀的味道變得甜蜜起來。

一吻結束,沐沐的臉紅到了脖子,當然,顧茗京也好不到哪裡去。

“把我騙出來就因為這樣嗎?”沐沐又羞又怒。顧茗京則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因為你總是無條件相信我啊。不然怎麼把你騙到手呢。”

沐沐真的是又好氣又好笑,紅著臉低下了頭。

後來想起來,原來一個吻並不能代表什麼,沒有為對方烙上屬於自己的印記,除了供於懷念它並無價值,因為同樣的吻他同樣可以給其他人。

當沐沐和顧茗京再次踏進同所學校的大門已經接近秋天了。

傍晚,匆匆地吃了晚飯準備去上晚修卻在飯堂門口遇見了顧茗京。

“吃飯沒?”

“剛剛吃完,準備上晚修。你今天去哪了?”

“沒什麼,去辦簽證,準備出國。”

“旅遊嗎?”

“不,是移民。我爸媽的官司結束了,法院把我判給了我媽。”

他微微地抬起頭露出了他好看的側臉,夜晚的燈光照射在他臉部的輪廓上鍍上了一層金光,那麼迷人又致命。

他忽然地笑了,好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簡單。

“怎麼…這麼突然。”沐沐的聲音有些控製不住的顫抖。

他突然向前一步用力抱住了她,“夏沐沐,你會離開我嗎?”沐沐握住了他緊緊抱住她的手,“茗京,我……”

“我知道你不能接受異地戀,但是沐沐,不管我在哪裡,身處什麼國度,我的心都是你的。”沐沐轉過身,看著他堅定的眼神,深褐色的瞳孔在暮色裡並不明顯,但是這信誓旦旦的眼神裡卻倒映著她的影子,這一刻她終於忍不住淚如雨下。

是啊,隻是這簡單的一句話就足以打破所有的規則,還有什麼去反駁呢?從彼此相愛開始就注定不可能贏。

後來顧茗京隻是依稀地記得,那個夜晚沐沐頭一次曠掉了晚修,抱著他哭了很久。

沐沐的生活軌跡似乎與顧茗京重疊到了一起,重複著他的習慣,生活,愛好。

喜歡帶上耳機躺在草地上,又或者在咖啡店裡喝著那些苦澀的“中藥”看著認真工作的他,一坐就是一下午。

舒樺最近總是被沐沐冷淡,沐沐看著她哀怨的眼神,一下子笑出了聲,“還笑,重色輕友的家夥。”

沐沐抱歉地牽過她的手,“來來來,我看看有沒有被我冷凍成冰了。”

舒樺笑了笑,兩人又如舊日一般親密。

學校裡滿地落葉鋪成的金黃在每一個踏過它的腳印裡沙沙作響。

微風卷起的一縷長發隨風飄逸著,這樣的夏沐沐真的好美。

“沐沐走吧,時間來不及了。”

“好,走吧。”女孩回頭望向了鏽跡斑斑的大門,好像看到了再也看不到的青春和瘋狂。

顧茗京,兩年了,好像一切都變了。“快走吧,差兩分鐘Viceversa該關門了,我們跑幾步吧。”顧茗京回過頭,牽起女孩的手,剛剛平靜下來的長發再次隨著風飄揚起來。

顧茗京離開了。

沒有說再見,就這樣走了,拋下了束手無策的她,無助的她。但她每天還是會望著前面空蕩蕩的桌子發一會兒呆,仿佛下一秒,他就會出現,然後對她說“夏沐沐,你一直盯著我是不是我就可以認為你喜歡上我了呢?”就好像,他從來沒離開過。

似最近很受歡迎的一部電影裡說的:“時間終究會讓人麻木讓人清醒,或者,假裝遺忘。”到了一種極端的心情裡,所有接觸過的故事情節,似乎都與現在的自己不謀而合,每一句情話都會是一個淚點。

慢慢地,那個燥熱的夏天一去不複返了,揮汗如雨的高考也結束了。

沐沐重新開始了一段校園生活,她的成績出奇地好,考上了不錯的大學,舒樺被送出國留學。

冥冥之中在這個十七歲的天空下,這群人,都閃著耀眼的光芒。

沐沐的心裡卻總有一個位置,想到的時候還是會隱隱作痛。

他們說,人在某個特定的時間會看到平行時空裡的自己。那裡的我,一定很愛你。

……

回憶在舒樺的寒暄裡打斷,種種的回憶衝擊起來讓她差點在新婚的丈夫面前哭了起來。

“舒樺,茗京,好久不見”沐沐開口。

見顧茗京一動不動地,舒樺主動接過話題:“招呼不周,見諒見諒哈,過幾天我們好好聚聚,這位是?”舒樺和顧茗京不約而同的看向沐沐身邊的男人,顧茗京尷尬地淺笑著,幾年了,他的笑添了幾分成熟,少了以前的青澀。

男人主動伸出手,與顧茗京握住“我和我太太祝賀你們,新婚快樂!”沐沐清楚地看見顧茗京臉上的笑容不自然地頓了頓,但又被他巧妙地掩飾了過去。

“沐沐結婚了啊,真是太好了,請入座吧,招呼不周。”那樣的尷尬的笑容卻勾起了她更多的記憶。

……

傍晚的巷子裡響起了與平常格格不入的喧鬨聲,像是有什麼喜事,沐沐低下頭,還在糾結為什麼見不到顧茗京的時候,一句充滿嫉妒的話就這麼闖進了耳朵裡“顧茗京那孩子真不錯,年紀輕輕就去國外留學了,多好啊,前幾天匆匆忙忙地收拾東西全家都移民了,這不,就是今天早上的飛機……”……大腦在那一刻突然就像被轟炸過似得嗡嗡作響。

離開?她才故意躲著顧茗京幾天,怎麼回事?對了,昨天自習課顧茗京叫了她,她沒理睬,後來他說了什麼來著?哦,對,他說“沐沐…我要走了”

當時隻是以為他說的氣話呢……窗外的雨一點一滴的像螞蟻一樣爬滿了透明的玻璃,這樣的下雨天,雨聲就是這樣靜靜的,沒有大聲的喧鬨和嘈雜,可就是這樣,地面也是濕了。

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以淚洗臉,也沒有大醉一場,更沒有鬱鬱寡歡。

那時起,大家再也沒有聽到沐沐提起過顧茗京這個名字,可隻有舒樺知道,看著越是平靜的她,越是明白她心底最深的痛苦,是啊,八年了,就像生命裡色彩最絢麗的一段突然地就這樣消失掉,隻剩下大片的留白,她不該這麼折磨自己的。

她重複著顧茗京的生活,舒樺每次看到坐在草坪上的她,心底都是為她深深的難過。

“沐沐,哭出來吧。你還有我,不要這麼折磨自己了。”舒樺從後面抱著她,她靠在舒樺的懷裡“我沒事,隻是想靜一下。”

……

“白頭到老,永結同心乾了乾了啊。”正好碰到新人來敬酒,在座的老同學紛紛送上祝賀,一桌的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一瓶紅酒很快見了底。

恨顧茗京嗎?坦白說,恨過吧,可是,她又有什麼權利去恨他呢。

合上了日記本,這幾天的消沉幾乎讓她忘記了之前的一切。

早晨,捧著熱氣騰騰的包子,讓手很快的暖和起來,沐沐快步地向學校門口走去。

“沐沐!”回頭,顧茗京正在向她快步的走過來。“早啊,今天怎麼這麼晚?快遲到了。”

“我有東西給你”“什麼啊?”

“看!”沐沐接過,仔細一看,是一塊水晶狀的獎杯。

“全國攝影大賽!”上面的字讓沐沐一驚。也許隻有她能明白攝影對顧茗京有多重要,小時候顧茗京就跟她比喻過,攝影是他這一生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顧茗京笑了笑,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那天晚上,顧茗京恍惚之中聽到了沐沐家裡傳來一陣吵鬨的聲音。

而實際夏家的爭論聲像一股漩渦一樣把那個原本安靜的小房子席卷得不像樣子。

沐沐害怕地縮在角落,她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爸爸發這麼大的火,原因卻是顧茗京。

因為好幾次他們並肩同行剛好被沐沐爸碰見,然後迎接她的便是爸爸極力地反對,即便她歇斯底裡的解釋自己跟他隻是普通朋友關系,也隻是得到沐沐爸一個響亮的耳光和一句冷冰冰的“你必須跟他保持距離,最好不要聯系。”

沐沐從小就對父親有一種敬畏,對於父親,她從來隻有服從,從來沒有說不的權利,這次也一樣。

那一晚,沐沐整夜沒有合眼,顧茗京也一樣,不同的是後者隻是因為單純的失眠。

無助和孤單像一個巨大的雲層厚厚地壓下來,呼吸困難,心跳地緩慢,窒息的,死一樣地緊緊勒住了咽喉。

每當這個時候,點點的記憶零零總總地彙集在一個點,曾經傷心過的片段在腦海裡一遍遍回放、重複,這才像一個真正的儈子手,切斷所有人最後的一絲絲希望與聲息。誰是對的,誰又是錯的呢?

幾天過去,顧茗京不難發現沐沐在躲著他,隻是躲著,說不上逃避,有時候偶爾寒暄幾句還是有的。

“沐沐,為什麼躲著我!”終於,這個問題還是等到要揭穿的一天,聽到顧茗京終於問出的這句話,沐沐感覺突然地如釋重負,

“厭倦了,不耐煩了,受夠了就丟到一邊了啊,哪有什麼理由。”沐沐不敢直視此刻他的眼神,她甚至想完全否定剛剛說話的那個人是她。

“什麼?夏沐沐,你敢看著我再給我再說一遍!”沐沐抬起頭,對上他的目光“我就是討厭你了,受夠你了,你總以為自己了不起啊,以為得了獎就可以驕傲,你憑什麼!”

顧茗京淡然地從書包裡拿出了那座獎杯,“你如果真的因為這個生氣,那你可以毀了它。”

“你以為我不敢嗎?”當然不敢,她深知這是顧茗京最珍惜的東西。

但此刻的氣氛猶如一根緊繃著線,誰一鬆手都會功虧一簣,吵的不可開交的時候,最後還是埋怨衝昏了最後一絲理智。

“砰——”獎杯碎了,正如他的心被她那一下砸的四分五裂。

他強忍著,眼眶紅得快要滴血似得“夏沐沐,曾經我說過,這輩子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我媽還有你。現在我才發現錯了,是除了你。”

嗬,除了你……

時間不會把所有的感情衝淡,但會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一些東西,正如那杯隻放一顆糖的咖啡,喝起來才感覺以前竟然沒發現是這麼的苦澀。

端著咖啡,從窗台望下去,父親曖昧地摟著另一個女人的肩膀,那是顧茗京的母親。

似乎這一切可是明朗了。沒等緩過神來一切隨著父親與顧茗京一家遠去的消息,又都陷入黑暗了,這多像是故事的結尾啊,又像一條緊密的分割線。

……

婚禮進行到尾聲,新人上台致辭,顧茗京接過主持人手裡的話筒,暖暖的聲音像水流一樣溫和“每個人的生命裡,總會遇到很多的人,親朋好友,貴人恩師,但我相信的是,每一個人,經過你的生命就一定或多或少會教你懂得什麼,所以我也相信所有遇見的人都是注定遇見的,而離開的人都是注定離開的,就如同那個女孩,在我的青春裡逗留了一陣子,她給我的美好,卻在回憶裡寄存一輩子。

現在我也有我該保護的女人了,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創造更多的美好。老婆,我愛你!”

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感動的,祝福的,祝賀的……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歲月悠悠我意昭昭,歲月悠悠我意昭昭最新章节,歲月悠悠我意昭昭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