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翻身記 第九百七十七章 李府的人

小说:嫡女翻身記 作者:貓川 更新时间:2020-09-17 17:53:53

李文淵還是第一次看到謝瑜露出怔愣的神情,這與他認識謝瑜這點時間來看,倒是有些稀奇。

畢竟這位謝公子,素來都是一副淡淡的神情,似乎對天下的一切,都能夠包容理解,從來不會露出其他的表情。

不過提起自己的女兒,李文淵的神情間滿是自豪。

“是呀,歡兒很喜歡花兒,她覺著,花兒從盛放到凋零,就像是人生一般,不管如何,都是一段美好的旅程,而她種這些花兒,就像是見證了它們到這個世界上來走一遭,看它們花開花落,走完這一生,這樣的感覺對她而言,很是奇妙。因此,歡兒總是親自動手,來侍弄這些花花草草,她認為這樣做,能夠給她的心靈帶來安寧。”

李文淵說到這裡,眼中多了一絲感慨,繼而補充道:“我覺得歡兒這般做,也許很大的緣故是因為,她身子從小。便不好,也不能夠出府玩,除了看看書,玩弄一下首飾,她最愛的便是在這花園裡待著。大約是看著這些花兒,能夠讓她的心裡好受一些。歡兒曾經也說過,原本因為自己是個病秧子,她感到生活總是看不到希望,但是自從開辟了這個花園,開始養花以後,她又重新看到了希望,覺得日子變得美好了許多。”

李文淵一邊說著,一邊看向謝瑜,眼裡多了一絲豁達的笑意。

“這些花兒,是充滿生命力的象征,能夠給歡兒帶來這樣的能量,這就足夠了,不是嗎?”

謝瑜聽罷李文淵的一番話,對於那個小小的、瘦弱的人兒,似乎又多了一絲不一樣的理解。

他對上李文淵的目光,聲音溫和的開口道:“沒想到李小姐年紀輕輕,想法卻這般的豁達開朗,大約活了幾十年的人,都不一定會有這樣的領悟呢。”

李文淵聽到謝瑜誇讚自己的女兒,很是高興,但面上卻十分謙虛的應道:“謝公子言重了,小女才疏學淺,也不過是說一說罷了,若真要比起來,自然比不得活了半輩子的人。畢竟她幾乎不與外界接觸,有許多的東西,其實她還是不了解的。”

對此,謝瑜不置可否,這件事情,他作為一個外人,不會做出任何的評判。畢竟李清歡是李文淵的女兒,他以自己的女兒為出發點,儘管此話不過是謙虛說的,但謝瑜也不會真的認為,這位李小姐什麼都不懂。

倒不如說,也許她懂的東西,比起李老爺以為的,要多得多,隻是李老爺並不了解罷了。

對此,謝瑜並沒有說出來,這些話,也輪不到他來說。畢竟他與李小姐,似乎也就認識幾個時辰罷了,他又如何能夠說什麼呢?

對於李文淵的話,謝瑜隻是輕輕笑道:“隻要李小姐能夠因此獲得快樂,那麼這些花兒的存在,便有了意義。說到底,意義也是人賦予的,不是嗎?”

李文淵對於謝瑜的話,深表讚同。

“謝公子此言非虛,這些花兒,終究也不過是平凡的東西,但若是賦予了它們不一樣的含義,那它們的存在,就是合理的。之前我也不讚成歡兒每天都在侍弄這些花花草草,畢竟她身子骨差,在日頭下待一會兒,就會有些不舒服了。但歡兒卻也不聽,總是與我們對著乾,不過這麼久以來,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我與芊芊便也不攔著她了。畢竟歡兒做這件事情的時候,的確很開心,我們有什麼理由將她的快樂收走呢。”

李文淵歎了一口氣。

說到底,還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呐。

兩個人閒聊著,往關著藍衣男人的地方走去。

藍衣男人被關在另一個小房間中,那房間原本也不過是一間雜物房罷了,裡面除了一些雜物,此外沒有多餘的東西。

李文淵到達雜物房的時候,門前有兩個侍衛正守在門口,看到李文淵與謝瑜,頓時衝著他們行禮,開口道:“老爺,謝公子。”

李文淵衝著二人頷首,開口問道:“裡面的人,可是已經清醒了?”

兩個侍衛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侍衛開口答道:“回稟老爺,他在半個時辰之前,剛剛醒來,夫人命人送來的薑湯,他也已經喝下去了。”

李文淵點了點頭,吩咐道:“開門罷,我與謝公子要進去看一看他。”

侍衛們點了點頭,聽話的轉身將門打開。

李文淵進去之前,眼看著兩個侍衛也想跟進去保護他,便開口道:“你們二人守在門口便可以了,我與謝公子進去便是,無礙。”

兩個侍衛聽到李文淵這般說,便也作罷了。既然如此,他們便在門口好好守著,不過那人已經被他們用繩子綁了起來,想必也做不出什麼傷害老爺與謝公子的舉動。

更何況,侍衛們也聽說了,這位謝公子身上是有武功的,多虧了他用一顆石子兒將那黑衣人給打趴下,他們的大小姐才能成功的救回來,那黑衣人才被他們給抓回來呢。

有謝公子在,想必老爺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侍衛如此想到,便也放下心來了。

“老爺,謝公子,請放心,那人已經被小的綁起來了,大抵不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李文淵對此並不在意,他輕輕擺了擺手,示意他知道了。

雜物房裡的男人雖然手腳被綁住了無法動彈,但門外的動靜,他還是聽了一清二楚,自然知道如今進來的人是誰。

“吱呀”的一聲,雜物房的門被打開了,外面的光照了進來,將雜物房的陰暗掃去了一大半。

李文淵踏進來,率先看到了半躺在牆邊的藍衣男人,經過一夜,他的發絲有些淩亂,身上的藍衣也多了幾道印子,看起來有一絲狼狽。

但男人的神情淡淡,似乎並未因為自己的處境而有絲毫的變化。

即便是在李文淵進來的那一刻,他也沒有任何的動作,依然倚靠在牆邊,完全沒有要抬頭的意思。

緊接著,謝瑜也踏了進來,他隨手將門掩上了,察覺到雜物間中有些許陰暗之後,他隨手將靠近藍衣男人的窗給打開,讓外面的光透了進來。

藍衣男人感覺到外面的光亮,他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謝瑜。謝瑜與他對視了一眼,並沒有開口,而藍衣男人,也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李文淵走到藍衣男人的面前,低下頭看著他,開口問道:“你便是那黑衣人的大哥?”

藍衣男人並沒有任何的動靜,也並沒有開口,似乎聽不到李文淵說話一般。

李文淵倒也沒有惱意,若是這藍衣男人跟黑衣人一般這麼容易對付的話,他們就不會做出擄走歡兒的事情來了。

真正難對付的,正是這個藍衣男人。

藍衣男人不說話,李文淵又繼續開口道:“你究竟是誰派過來的?”

他依然保持著沉默。

但李文淵似乎也並沒有要他回答的意思,繼續自顧自的開口說道:“你不說話,也不要緊,因為你的那個傻弟弟,已經全部都告訴我了。”

藍衣男人聽到這裡,終於有了一絲動靜,他微微偏過頭,看向李文淵,喉結上下動了動,這才徐徐開口道:“既然如此,李老爺又何必多跑這一趟呢?”

李文淵看著藍衣男人,眼底的情緒令人看不透。

“因為你的傻弟弟擔心你,所以我便來看看你如何,好回去跟他交代。”

藍衣男人聽到這裡,嘴角掀起了一個嘲諷的弧度。

“李老爺說笑了,你無需對他做出什麼交代,而這些話,我也不會相信。你也無需問我什麼,因為我是不會說的。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李文淵挑了挑眉頭,這藍衣男人可真是硬氣和直接,絲毫沒有要給自己開口說話的餘地。

不過,他也並不擔心。

下一秒,一旁的謝瑜溫和的開口了。

“你不怕死,那麼你的弟弟呢?你打算,讓他也遭遇這樣的命運?他還這般年輕,值得嗎?”

藍衣男人聽到謝瑜溫潤的聲音,分明語調平平,沒有絲毫的起伏,仿佛在陳述今日天氣很好,但他的眉心卻微微動了動。

半晌,藍衣男人才開口說道:“若是你們不打算放過我,自然也不會放過他,既是如此,我不管說什麼,也沒用。”

李文淵看了一眼謝瑜,接過了話頭。

“怎麼會沒用呢?你隻要將你知道的事情說出來,我便放過你兄弟二人,並且對此事不再追究。”

藍衣男人聽到這裡。冷冷的笑了,顯然根本就不相信。

“李老爺這話,我可不是第一次聽到,多的是人這般說,一回頭便出爾反爾,你們這種人說的話,如何能信?”

李文淵眉頭挑的更高了,他沒有立刻答話,而是指了指他身邊的謝瑜,開口問道:“你可知,這位公子是誰?”

藍衣男人看了一眼俊美非凡的謝瑜,悶聲開口道:“不就是那位傳聞中鼎鼎有名的謝公子麼?”

李文淵打了一個響指,繼續道:“既然你知道謝公子的名聲,你不相信我,難道你還不相信謝公子嗎?他絕不是出爾反爾之人。”

藍衣男人又笑了。

“我們對你的女兒出手,此事與謝公子有何相乾,他對我們兄弟二人作出承諾又如何?李府的事情,也輪不到他指手畫腳吧?”

李文淵頓時不高興了。

“怎麼說話呢,謝公子指不定日後就是李府的人了,怎會沒有聯系?”

謝瑜:……

藍衣男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嫡女翻身記,嫡女翻身記最新章节,嫡女翻身記 線路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