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嬪解釋:“陛下,臣妾做了些點心,想著蕭妃娘娘愛吃,就送了過來。”

夜墨寒點了點頭,淡淡的道了一句:“嗯。”

就準備轉身上了轎攆。

麗嬪聲音又在後頭響起。

“陛下還未用過晚膳吧,不如去臣妾那……”

夜墨寒本來沒想去的,他向來是不喜這些的。

正欲讓人離開,可轉念一想,似是想到了什麼,剛抬起手又落了下來。

“……去景澤宮。”

李公公一愣,麗嬪一喜。

“臣妾……定會好好伺候陛下。”

夜墨寒的轎攆從坤鸞宮頭前頭離開。

而剛剛這一切,正好被冰清看在了眼裡,她小臉上染了一絲的薄怒,以至於端著熱水給蕭月瑤送去的時候,臉還是臭的。

蕭月瑤瞧了她一眼,開口問道:“你怎麼了?”

冰清搖了搖頭,不願意說的。

蕭月瑤垂下眸子,又問:“陛下走了?”

冰清點頭,“娘娘,陛下剛才走的。”

她本來不想說這件事,擔心惹了蕭月瑤煩心。

可是一說起陛下,她就忍不住,“娘娘,您是不知道的,陛下本來出了坤鸞宮就要往養心殿的,可那麗嬪突然讓陛下去她宮裡用膳。”

“麗嬪,她什麼時候來的?”

蕭月瑤皺眉問道。

她怎麼沒見著麗嬪進來坐坐。

冰清冷哼了一聲,“那麗嬪娘娘忙著伺候陛下去了,哪有空進來坐坐,她還說是特意來給娘娘您送點心的。

可平時那麗嬪娘娘都是午膳之後送點心,哪裡會有人是在正用晚膳的點送點心啊,所以奴婢覺得麗嬪娘娘定是故意的!”

“若是別人也就算了,麗嬪娘娘怎麼也這樣。”

蕭月瑤默了默,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諷的弧度。

綠春瘋狂的給冰清使眼色。

顯然冰清沒有休息到。

蕭月瑤又問了一句:“陛下去了?”

冰清點頭如搗蒜。

“是啊,娘娘,陛下這會兒都到景澤宮了。”

冰清又有點不解。

“今個兒,陛下明明是要來陪娘娘的,娘娘為何不願意見陛下?把陛下都推到了旁人的懷裡。”

蕭月瑤冷哼了一聲,語氣卻是平靜無波的。

“他愛去哪就去哪,自然是與本宮無關的,一個想要走的人,本宮為何要留他?冰清你記住,一個想要走的人,你若是留了,也是留不住的。”

冰清半知半解的點頭。

夜深了。

麗嬪本是親手備了一桌吃的,全是按著夜墨寒的口味做的,這都是呂業親口告訴自己的,自然不會錯的。

可誰知夜墨寒今天看著胃口不好,也沒用幾口,就放下了筷子。

如今夜深了。

麗嬪沐浴完畢,隻穿著一身白紗水裙,緩緩的走入屋中,看著站在窗口那邊的明黃色身影,心臟忍不住的砰砰跳動起來。

她沒想到自己也有侍寢這一天。

自今天聽說了如嬪侍寢後,麗嬪就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她就借著送點心的由頭在這夜墨寒去坤鸞宮的前頭露了一下臉。

夜墨寒看著窗外,似在想著別的事情,絲毫沒有察覺到身後有人在靠近。

麗嬪靜靜的看著男子這近乎完美的側臉,略一沉思,就想伸手將自己身子貼過去。

夜墨寒在那一刹那回過神來,察覺到有人近身,眉頭一皺,伸出手去。

麗嬪一怔,恍惚的看著自己被緊緊遏製住的手腕,因為男子的過分的用力,自己的手仿佛像是要被掐斷了一般。

麗嬪痛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楚楚可憐的看著夜墨寒,喚了一聲,“陛下……”

夜墨寒從喉嚨裡低低的冷哼了一聲,把人重重的甩開了。

“別隨便靠近朕。”

麗嬪握著自己發紅的手腕,站直身子才緩緩的走過去,“陛下,讓臣妾服侍您更衣吧。”

說著,麗嬪又要貼上前來。

而夜墨寒卻像是把她當瘟疫一樣,很快的避開了,皺眉看著她。

這才注意到麗嬪此時身上的這條裙子。

這裙子以白紗製成,領口很低,露出大片白皙這細膩的皮膚。

而那因著那水裙是白紗布料,這穿在身上,又在這火紅的燭光映照下,顯得若隱若現,非常具有誘惑的意味。

麗嬪在夜墨寒看過來的時候,嬌羞的垂下了頭。

誰知,夜墨寒隻看了一眼,卻是厭惡的偏過頭去。

“陛下……”

麗嬪覺得自己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她自認為容貌雖不及蕭月瑤,但這長相也是上佳的。

何況今夜她還穿了這身衣物的,他怎麼能是這個反應呢?!

麗嬪覺得剛剛自己定是看錯了,她強打起了精神,又想著貼上前去,“陛下……”

夜墨寒臉色更冷了,“別碰朕,把衣服穿好。”

麗嬪一怔,隻能先去找了件外衣穿上才進來。

而她進來時,夜墨寒已經更衣完了,正坐在床邊。

麗嬪遠遠的看了一眼,急忙的走了過去,跪下來就要幫夜墨寒脫鞋。

待輕輕的脫掉了夜墨寒的鞋,麗嬪準備去脫夜墨寒的中衣時。

夜墨寒閃身躺下,冷聲道,“今夜你跪著,明日不想這般受苦,就在屋子裡準備個軟榻吧。”

“陛下……!您為何不願意讓臣妾服侍您?”

夜墨寒冷冷的看過來,“這就是今夜的服侍,以後也會是這般,明天朕從你這走出去時,這後宮裡都會知道你侍寢了,朕會給你你想要的表面風光。別的,你想都別想。”

麗嬪聞言,剛還跪得逼直的身子頹然一鬆,臉如死灰,這與她想象的不一樣。

可夜墨寒不想,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麗嬪跪了一夜。

次日,夜墨寒起身,李公公進來伺候的時候,麗嬪還一動不動的。

夜墨寒臨走前還給她留下了一句話。

“這床上太乾淨了,弄點血上去,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麗嬪隻能恭敬無力的應了下來。

“是,陛下……”

早上,起居記冊官一走,整個後宮的人都知道了她侍寢的消息。

中午時,李公公帶著聖旨和賞賜就進了她的宮。。

這一堆賞賜,麗嬪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今見著了,倒還有些恍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娘娘每天都盼著失寵,娘娘每天都盼著失寵最新章节,娘娘每天都盼著失寵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