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白月光回來那天,墨梟提出了離婚。 白傾心裡五味雜陳,她垂死掙紮,問墨梟:“如果我懷孕了呢?” 墨梟沒有表情:“打掉。” 白傾猶如墜入冰窟。 後來,她選擇放手。 墨梟看著她,搖身一變成了耀眼的一顆明珠,牽著男伴的手,走路搖曳生姿。 他捏著那個白傾的下巴:“傾寶,說好隻愛我一個人的呢?” 白傾淺笑:“前夫哥不好意思,當初是我弄錯了,你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