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府內,西門殘劍剛剛回到了自己的屋內,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誰?”西門殘劍問道。

“是我,老師!”門外響起了獨孤鳳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獨孤鳳有什麼事,但西門殘劍還是打開了房門。

“老師,你這是……剛回來?”獨孤鳳看了一眼西門殘劍的屋內,又看到西門殘劍風塵仆仆地模樣,於是問道。

“出去轉了轉,這獨孤府太大,住著不太習慣!”西門殘劍隨口道。

“原來如此,老師說得對,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住在這裡根本不適合修行!”獨孤鳳順著西門殘劍的話道。

說起來,獨孤鳳與西門殘劍已經認識多年了,雖然獨孤鳳與西門殘劍學習劍法,但是西門殘劍並未收獨孤鳳為徒,這也導致獨孤鳳隻能稱呼西門殘劍“老師”。

“你有什麼事嗎?”西門殘劍問道。

“是了,差點忘了,我來就是想跟老師說一聲,您的好友逍遙公子李逍遙,因為在淨念禪院盜取傳國玉璽,已經被全城通緝,我想,眼下洛陽城內的各股勢力,應該都很想找到他!”獨孤鳳說道。

聽到獨孤鳳的話,西門殘劍難得皺起了眉頭,顯然,他也被獨孤鳳的這個訊息,深深地震驚到了。

“老師,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吧?”看到西門殘劍有些遲疑,獨孤鳳不禁問道。

“那是自然!”西門殘劍當然矢口否認。

雖然他不知道,獨孤鳳是否會幫助自己隱瞞,但這種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那再好不過了,我聽說,這次,佛門招來了不少高手,其中四大聖僧中的道信祖師與智慧大師,都已經來到了洛陽,另外慈航靜齋甚至還將散人寧道奇請到了洛陽!”獨孤鳳若有所指道。

然而,她口中的話,卻讓西門殘劍更加心驚。

作為江湖上,正派的兩大勢力,儘管道門有天下第一的張三豐,可在整體的聲勢上,道門依舊弱於佛門。

這其中,固然有佛家思想更貼近底層人,也有佛門各方勢力更加團結,更關鍵在於頂尖高手這一塊,佛門更加出色。

且不提隱居在少林寺藏經閣內,不知深淺的掃地僧,光是佛門的四大聖僧,便是佛門中流砥柱般的存在。

這四大聖僧分别是:禪宗四祖道信,三論宗的嘉祥大師,天台宗智慧大師,以及華嚴宗的帝心尊者。

其中,天台宗,又稱法華宗,始於河南淨居寺,盛於浙江天台山,其教義主要依據《妙法蓮華經》,故稱法華宗。

至於禪宗,祖庭不必多說,當然就是少林寺了。

由於這兩位聖僧距離洛陽不遠,因此可以很快趕來。

而另外兩位聖僧,華嚴宗的祖庭在長安華嚴寺,三論宗的祖庭為長安草堂寺和應天棲霞寺,因此,帝心尊者在長安,嘉祥大師在應天。

除了四大聖僧外,佛門還有一位重量級高手,那就是“散人”寧道奇。

說起來也是奇怪,按道理而言,寧道奇身為道門第二號人物,神榜中的神仙人物,就算不幫助道門,至少也應該做到中立才對。

然而寧道奇卻與佛門的慈航靜齋交好,甚至有時候,慈航靜齋能夠請動寧道奇出手,因此,也被天下不少道門中人,將其視為道門的叛徒,慈航靜齋的打手。

而這一次,一個神榜高手,兩個天榜高手,另外還有數不清的各種高手,都在尋找李逍遙,李逍遙能逃過這一劫麼?

儘管李逍遙一向可以逢凶化吉,創造了無數的奇蹟,可西門殘劍依舊對李逍遙捏了一把汗。

洛陽城中的一處普通小院,看起來與外界沒什麼不同,臨街靠水,交通便利。

不過,比較神奇的是,其他的地方都遭遇到了戰火,隻有這裡竟然完好無損。

小院內住著一對剛剛搬來的小夫妻,剛搬來就遇到了戰爭,左鄰右舍們都覺得他們可真是倒黴催的。

而鄰居們口中的這對小夫妻,不是别人,正是護龍山莊,鐵膽神侯麾下,四大密探中的“地”字第一號密探歸海一刀,和“玄”字第一號密探上官海棠。

“也不知道大哥怎麼樣了?”屋內,上官海棠帶著幾分焦急道。

如今段天涯已經成親,兩人以兄妹相稱,因此上官海棠才會這麼叫。

“他定然無事!”歸海一刀即便面對自己喜歡的上官海棠,依舊是一副冷冰冰的臭臉。

“咚咚咚……”就在上官海棠還想要多說幾句時,院外響起了敲門聲。

兩人立刻警覺了起來,歸海一刀更是將手已經放在了刀柄上。

“誰呀?”出了房間門,來到院子中,上官海棠高聲道。

“姐姐,是我啊!我來你家裡借點醋!”門外那個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得知並不認識,於是兩人的警惕心提到了最高點。

上官海棠緩慢的來到了門口,最終將大門打開了,然而讓她驚訝的是,門外竟然隻站著一個陌生的姑娘。

隻見這位姑娘壓低了聲音,小聲對上官海棠道:“上官莊主,久仰大名,在下是西廠柳若馨!”

因為上官海棠除了是護龍山莊的四大密探外,同時還是天下第一莊的莊主,因此柳若馨才這樣稱呼道。

“柳若馨?西廠廠公汪直大人的義女?”上官海棠顯然也聽說過柳若馨的名號,“你們西廠與我們護龍山莊並不交集,你這樣違反規定,私下見面,不知想做什麼?”

柳若馨並未繼續解釋,而是從懷中掏出了一塊令牌,遞給了上官海棠。

看到此物,上官海棠顏色大變,因為她很輕易就認出了,這塊令牌便是段天涯的“天”字第一號密探的信物,幾乎稱得上是從不離身。

“别緊張,在一次任務中,段大人為了掩護我,身受重傷,眼下神醫難求,我聽說上官莊主精通醫術,因此想請上官莊主與我同行!”柳若馨解釋道。

“海棠!”這時,一旁的歸海一刀對上官海棠提醒道。

“放心吧!這的確是大哥的令牌!”上官海棠先是安慰了一下歸海一刀,然後才說道:“我與你們同去。”

對於上官海棠而言,段天涯的命可比任務重要多了。

“那我也去!”一旁的歸海一刀,同樣說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家,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家最新章节,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家 繁體閲讀 NO.24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