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浮妖錄 第44章 昭雪5

小说:長安浮妖錄 作者:阿茶 更新时间:2021-10-14 09:50:02

正月十五,上元夜。

蘇兮早早便帶著溫言出了門,臨走前交代靈鳥,若是有人前來,便提前知會她,她定能趕回來。

一人一蛇慢悠悠的在街上晃盪,一路朝著平康坊而去。

“去歲上元夜忙,連燈都沒能好好看,今年無論如何得瞧瞧。”

蘇兮步子不快,可她一步卻能跨過小半個坊道,隻是到了人多的地方,少不得得謹慎些。

溫言很是期待今年的上元夜燈展,聽聞聖人這些年為了讓貴妃開心,每每興慶宮的燈展都格外華麗盛大。

今日出來前,他特意看了眼花圃裡的那株牡丹,底下的枯萎已經漸漸蔓延往上,眼見著那繁華將要被吞沒。

他記得那個女人的話,寧願轟轟烈烈的死,也不願在陰暗之處枯萎。

如今她是大唐的錦上添花,人人豔羨不已。

可隻有他們知道,在盛世可為美人笑,若是亂世,那便是花下泥。

靠近平康坊的坊門前,人流已經大的讓蘇兮有些難以挪動腳步,每個公子臉上都洋溢著笑,身邊或有美貌女郎,或正去尋自己早早預定了的美貌女郎。

反倒是蘇兮這樣隻身往裡闖的,實屬少見。

走進南曲,一個個規整的小樓便映入眼簾,往日坐在二樓上飲酒賦詩的女妓不見了蹤影,這會兒不是前往曲江池遊玩,就是去了興慶宮前的廣場等待夜晚降臨。

“瞧瞧她家,真是好笑,花了兩金並五匹帛,結果弄回來個啞巴,如今隻能跟在胡姬後頭伴舞,當真是可笑。”

蘇兮聞言看過去,見是幾個湊在一塊的徐娘半老。

“諸位說的是哪個妓家?”她上前問了一嘴。

“不就前頭那家嘛,往日是個精明能乾的,也不知怎的就肯吃這個虧。”

蘇兮沒心思跟她們閒聊,得了去處便徑直過去。

門前有個小廝站在那裡,像是要等人出來提東西,見蘇兮過來,先是眼前一亮,隨後行禮道:“敢問小娘子尋誰?”

“梁渃。”

阿渃見到蘇兮的時候,她正一身舞衣同胡姬學胡旋舞,一雙腳因為練舞有些破皮,血水浸染到了外面。

可阿渃完全顧不上,撲通一聲跪在蘇兮面前,因口不能言,便隻能用手比劃。

蘇兮沒有去扶她,更無視周圍眾人的目光,隻問道:“你想知道真相嗎?”

阿渃用力點頭,她做夢都想知道真相。

這裡的人對她很好,她當初決定按照那紙字據入妓家時,不是沒想到會遇到什麼,但似乎這些顧慮都是多餘的。

七八日看不出什麼深的東西,卻可以看出這裡像是她阿爺為她安排的安全之地。

“還記得我曾跟你說過什麼嗎?”蘇兮看著阿渃,還有她身後急匆匆趕來的妓家。

阿渃仍是點頭,她記得。

“那為何不去通軌坊找我?”

這次阿渃沒有說話,反倒是那個妓家開了口,“她孤身一人,又被賣入平康坊,若是隨意離開,怕是有危險。”

話說的微妙,蘇兮深深看了眼妓家,不置可否的點頭。

“既然你心中有所求,那便拿玉璧來換。”

凡持有玉璧,必有苦難之時,或是氣運,或是年華,總歸以玉璧換她的幫助,是要失去一些東西的。

多半時候蘇兮並不強求,順其自然失去便是。

但也有例外,比如丁如,她主動給了三年年華,而玉娘給的則是半生壽數。

阿渃忙起身往自己房間去,蘇兮跟著過去。

那塊玉璧是阿渃帶出來的唯二之物,還有一件便是她阿爺送給她的珠串。

上頭有他們在隴右道集市上淘來的十二枚石頭,雖不算珍貴,卻是她這些年最為珍惜的禮物。

阿渃將玉璧雙手奉上,雖不能說話,但眼神已經表達了一切。

“我知道了,但有一事我須得事先告知你,即便你知道了真相,想要真的報仇,便隻能等到五年之後,自然這仇有人會替你報,天道輪迴,因果循環,誰也逃不掉。”

阿渃張了張嘴,她隻發出啊啊的聲音。

蘇兮搖頭,“你會明白我為何如此說。”

她將手平放於身前,一張雪白的紙張便出現在她的掌中,“它名昭雪,你帶著它到你阿爺常去之處,三日後便可知曉你想知曉的一切。”

從妓家出來,蘇兮望了眼三曲儘頭的那扇紅漆大門,這大唐繁盛太久了,已經忘了什麼是居安思危。

轉頭往平康坊外去,還未走出十字街口,便遠遠看見一個仆役打扮的男人朝她而來。

溫言小聲說道:“他是胡人,該不會那人想好了要什麼吧。”

“你是說安祿山?”蘇兮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臂腕上的披帛,再看向那仆役,人已經走到跟前行了禮。

“我家主人請蘇娘子前往一敘。”仆役很有禮,可蘇兮不大想挪動。

“告訴你家主人,若有所求,就自己到通軌坊找我。”

蘇兮越過那人,拐過十字街口,朝著坊門而去。

安祿山早就看見她離開,忙不迭的從樓上下來,緊趕慢趕的,在坊門口攔住了蘇兮的去路。

他很有禮貌,先對著蘇兮施了一禮,請她借一步說話。

蘇兮面無表情,雖因果於她乃是必須,可有些她確實喜歡不起來。

比如眼前這個白胖男人,每每看見他,蘇兮就想起玉孃的結局。

馬嵬驛下萬馬奔騰,卻沒一個人憐惜凋零的貴妃。

“何事?”蘇兮淡淡的問道。

安祿山將玉璧拿出來,“請蘇娘子允我一個心願。”

蘇兮盯著安祿山看了許久,如今這男人已身兼數職,範陽節度使、禦使大夫,似乎還想要河東節度使。

而他的兒子,一個為太仆卿,一個為鴻臚卿,還有個皇太子的女兒為妻。

這等榮耀,仍是不可滿足眼前人的慾望和野心。

“我知道了,希望你不會後悔。”

“自然,若如願以償,哪怕不得好死,我也都認了。”安祿山的眼睛十分亮,不止因為眼前這小娘子容貌一絕,更因她似乎有把握實現自己的心願。

儘管在如今看來,那心願便如同蚍蜉撼樹。

“以玉璧交換來的心願,你這話便如同對天發誓,是會應驗的。”

“請蘇娘子成全。”

安祿山心意已決,蘇兮便不再多說什麼,隻示意他子時前後往通軌坊東南隅浮月樓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長安浮妖錄,長安浮妖錄最新章节,長安浮妖錄 筆趣閣t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