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浮妖錄 第43章 昭雪4

小说:長安浮妖錄 作者:阿茶 更新时间:2021-12-06 14:43:14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長安浮妖錄最新章節!

許是見阿渃態度堅決,來者猶豫片刻說道:“這個...我們也隻是在平康坊妓家那裡拿到了這字據,負責的便是把人帶回去,其餘的恐得小娘子自己去問清楚了。”

說白了,他們就是被顧來催債的,至於怎麼欠的債,他們根本不知道。

“妓家?哪個妓家?”阿渃一聽有阿爺的訊息,當即便來了精神。

“自然是要帶你過去的那個妓家,人家的字據,左右...”

“我跟你們走。”

不等來者說完,阿渃突然一改常態,她現下年紀還小,即便去了妓家,想來也不會逼她做什麼。

隻要能找到阿爺,要她做什麼都行。

來者沒想到她突然就不鬨了,有些古怪的看著她,但到底這債是催成了,便也管不得那許多。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又風風火火的走。

待到平康坊妓家,樓裡的主人家一瞧這小娘子長的倒是不錯,精緻如同西市擺著的瓷娃娃,當即就笑的合不攏嘴。

阿渃也不表現出抗拒,朝著主人家行禮,“不知我阿爺可還在這裡?他寫了以我抵債的字據,我總得覈實清楚,斷不能由著旁人欺騙我年紀小不懂事。”

這話便是在暗指那字據有假,主人家要是問心無愧,自得證明清白。

可她到底年紀小,卻不知平康坊的妓家那都是一頂一的圓滑,畢竟往常多有來往權貴高門,若是一個不好得罪了人,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小娘子真會說笑,你阿爺寫了字據便離開了,若是要驗證真偽,不若到京兆府去,自有書吏幫著辨别字跡,如何?”

這主人家是個體態豐腴的娘子,一身香粉味兒濃鬱,身上的衣裳也是豔麗的很。

她說話間舉手投足並不如話本子裡那些女妓般庸俗,反倒有一些風雅之氣。

“我阿爺何時離開的?”阿渃急切追問。

同街坊的阿婆說她阿爺那時候在平康坊,後來就沒了蹤跡,那這個人會不會就是最後見過阿爺的人?

“那我哪知道啊,寫字據也不是在我這裡寫,是牙郞送來的,還從我這裡取走了五匹帛,嘖嘖嘖,你這小娘子可真不是一般的貴。”

“那我同你去京兆府對字跡。”阿渃有些失望,但還是堅定她阿爺不會賣她。

“好,那就讓你死了心。”主人家擺擺手,兩個仆役上前拿著字據便要和阿渃去京兆府。

阿渃覺得那字據定然是有善於模仿筆跡的人寫下,左右不過是為了錢。

他們一家就他們兩人,且還是從外地才來長安不久,若真是有人打主意,確實無其他好法子破解。

便如眼前這般,一張字據便能將她換了五匹帛。

京兆府公廨就位於光德坊,從平康坊到光德坊,阿渃走的比那兩人還著急。

等到了門前,仆役上前說明來意,守門的差役便讓他們進去。

拐過迴廊,站在一處寬敞的屋子裡,阿渃滿眼都是放置著竹簡和卷宗的架子,在這排架子中間坐著幾個身著官袍的小吏。

“敢問幾位所來何事?”

其中一個小吏起身問道。

“某是平康坊的,奉主人家的命令前來覈對之前一張字據的字跡,這位小娘子心中存疑,便也跟著一道來了。”

仆役簡單將事情說完,便將那張字據奉上。

小吏每日要覈對的事情不少,這字跡算是最簡單的一種。

“稍等。”

他將字據放在桌上仔細檢視,看到最後落款處寫著梁則生這個名字,不由愣了一下,抬頭問道:“這立字據的人是梁則生?”

“是。”仆役如實回答。

“那這位是?”

小吏指的是站在一旁的阿渃。

“那是我阿爺,我是他的女兒。”阿渃覺得小吏的表情有些古怪,但又不好貿然去問。

這裡畢竟是京兆府,不是市井坊間。

小吏點頭,轉臉對兩個仆役道:“二位須得稍等片刻,這位小娘子先同我去認認屍。”

阿渃站在陰冷的房間裡,裡頭正坐著兩個人,見他們二人前來,其中一個起身問道:“出了什麼事?”

小吏搖頭,“前些日子不是死了人嗎?那屍身一直沒人收,今日人家女兒來了,正好能將人帶走。”

“哦,我知道了,就是那個被逐出長安縣的梁郎君啊。”

他說著轉身往裡走,邊走邊嘟囔,“都好些日子了,一直也沒尋到家人,咋的今日才來。”

阿渃聽著二人的對話,心中竟一點波瀾也沒有,她不信她阿爺會死,不過是出門一趟,怎麼可能會死?

那一定不是她阿爺。

房間靠後的地方擺著幾快木板,其中一個上頭放著人,頭頂和雙腳露在外面,看樣子死了好些天。

“來看看吧。”

仵作將白布掀開一角,露出那人的面容。

阿渃一下子猝不及防,正與那張臉對上。

“阿爺...”她聲音微微抖動,腳下不自覺朝木板上躺著的人走去,那張臉她自幼看著長大,絕對不會認錯,真的就是她阿爺梁則生。

仵作這般場景雖說不是每日見,但也不算稀奇,但看這小娘子的神態和語氣,想來是失去了家中支柱。

偌大的長安城,一個孤女可如何生活下去。

阿渃沒有哭嚎震天,她隻看著木板上的梁則生默默流淚,往日眼中的光華和靈動,在這一刻儘數褪去。

原來那日閒聊被毆死的可憐人,是她著急尋回的親人。

阿渃的心早就如萬刀淩遲過一般,大哭與此相比,實在太過尋常。

她緩緩起身,身子因悲傷至極而搖晃,“我阿爺是如何死的?凶手可抓到了?”

“他是在暗巷中被人毆打致死,但在此前,他已然中毒,毒素不明,應當並非長安及附近所產,倒像是西域來的奇毒。”

仵作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那毒素他生平未見,實在不好下論斷,所以在驗屍單上,他就隻寫了奇毒。

“我阿爺不過一個小吏,即便不在長安縣公廨,也不過是一個尋常百姓,怎麼會有人用奇毒毒死他。”

阿渃搖頭,她雖然見識不算多,可基本的道理卻是懂的。

自她阿爺失蹤,到如今發生的事情,看似環環相扣,可卻讓人覺得哪裡不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長安浮妖錄,長安浮妖錄最新章节,長安浮妖錄 戀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