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朝陽 第 94 章第94章

小说:鳳朝陽 作者:零零陸捌 更新时间:2021-09-18 14:57:24

【94】

京都,皇宮。

被迫上任監國的淮王楚溫文,一手拿著奏摺,另一手撐著腦袋,眉頭緊鎖,薄唇抿成一線,坐在龍椅之下特意多加的位置上。

原本上朝除皇帝外,誰都冇資格坐的,可這位任性,說站久了腦袋發暈,可能是先前餘毒未清,略有甩手掌櫃之意。

高位大臣們思慮些後,隻能在龍椅之下給他安排個位置。

攝政王嘛,皇帝不在,反正他就是老大了。

大殿之下的臣子們嚴肅躬行,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打破這氛圍。

要是擱在前些年,楚溫文連大字都不識幾個,現在竟也能自己看奏摺,少許看不懂的,也有臣子和元參在旁輔佐,相對而言並不難。

大小事務勉勉強強還是能夠處理,況且,楚溫文在外流浪這麼些年,比楚明日更能體察民情,知道民眾需要什麼。

“赤丹那邊戰況如何?”

兵部尚書上前一步,“回稟王爺,多虧王爺和皇上料事如神,先一步部署精兵在附近州府,雲將軍勢如破竹,已經攻到赤丹城下。”

自姬奈被赤丹人在刑場被人帶走時,楚明日調查出那群人的來曆,隨後就開始部署了精兵計劃,虎符在楚溫文手裡又動用了一部分大軍,冇想到直接把赤丹給端了。

起兵緣由也很隨便,就是說大曜好心派使節大臣“李留行”前往赤丹給國主賀壽,赤丹王假借成婚之名,扣押使臣,意圖謀反。

雖然這個理由漏洞百出,但根本不重要了,反正這個名就是個虛名,何況“李留行”已經逃走,赤丹王都無法交出人交差。

楚溫文的意思也不止是讓赤丹臣服,而是直接收複掉,將它像搖錫一樣納為自己所有。

領兵出去的是雲治,原本出家去了,聽說赤丹抓走了姬奈,二話不說就很義氣的還俗,身披戎裝,親自上陣。

雲治原本就出生武家,他家往上數幾代都是各種將軍,武功也與姬奈不相上下,對於各種兵法更嫻熟於心,這才兩月,已經攻下人家城門了。

“雲將軍英勇無畏,等他回來必定有重厚的封賞。”

“王爺英明。”

比起雲治什麼時候凱旋,楚溫文更想知道楚明日那傢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自己在這勤勤懇懇替他上朝,他倒好,不知跑哪裡去逍遙快活了。的72文學網.7~2~w~x.c~o~m

結果冇等到楚明日,鹿言倒是先一步回了大曜。

他一回來,冇說彆的,隻說想讓楚溫文留赤丹王一條命。

“哼,你覺得你憑什麼,讓本王放過一個狼子野心的傢夥。”

“唉,教不嚴師之惰,他走成今天這樣,做師傅的當然有錯,不過就算你不看在我的麵子上,也得惦念一下你們曾經的手足之情吧。”

楚溫文此時還不知道赤丹王就是當年的長風,等到幾日後,雲治將他押上京都時,楚溫文這才見到了麵。

已經七年斷了聯絡,再見麵時,竟是兵戎相對。

左長風也很詫異,那個被撿回去的民間皇子,竟然就是小文,楚溫文。

……

那年姬奈護送二人來到京都,並給了些許的盤纏,小文選擇留在京都,到岑大夫家做學徒。

長風選擇了出行遊曆拜師,他身上揹負著赤丹家族的使命,如若一直冇遇見姬奈給機會,他可能會在大曜做一輩子的老鼠,見不得光,成為四象家族裡泯然眾人的一個,甚至連回國都回不去。

幸好,姬奈的出現也改變了左長風的一生,左長風在遊曆時遇上了同在外麵鹿言,鹿言見他機敏,收他做徒弟,不同於伏牛等少祭司,隻是單純的傳授他武功。

學成之後,鹿言便離開去了下一個地方,左長風也回去了赤丹,並從這一輩中脫穎而出,榮幸登王。

他一直在找姬奈,可那時姬奈還是楚明日的太子妃,隻能遠遠看著,不敢再往前一步。

一紙和離書,左長風終於等來了機會,冇想到姬奈卻躲在南疆去了。而南疆又是鹿言的地盤,鹿言有意護著姬奈,左長風不敢忤逆,隻能派人在南疆侯著等著,總算等到姬奈出門的一天,也最終如願以償。

他和楚溫文都曾受到過姬奈的好意,而這份好意,也不該是給姬奈附加的枷鎖。

“誰說出場順序很重要,明明我兩都比楚明日先見到姬奈,假若姬奈的成親對象是你,我也不會這樣意難平……”左長風抱著個酒罈子,躺禦花園的石子路上,活像個瘋子。

楚溫文也喝了不少,臉頰上都出現了紅暈,玄色蟒袍與夜色融為一體,依靠在涼亭的長椅上。

“姬奈是天上星,喜歡他的人這麼這麼多,難道他要和這麼這麼多人都在一起嗎,隔?”楚溫文邊回答邊用手比劃了一下。

“你說的也有道理,要是人人都能得到姬奈,那不是要天下大亂了。”

那鳳朝陽傳說,也並非全然是假。

“反正你死心吧,他不會喜歡我,也不會喜歡你,他就喜歡楚明日那個爹寶男,我那便宜老爹一輩子做得最聰明的事,就是讓姬奈做了兒媳婦。”

左長風笑笑回他,“那你死心了嗎?”

“死心了。”

頓了很久,楚溫文喝口酒後回他道。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姬奈好像在他心底的分量逐漸就變輕了,他的姬奈依舊懷有感恩,可楚溫文清楚的意識到,那份感情並不是愛。

兩人一齊在禦花園裡聊了很久,從小聊到大,互相指認出對方的糗事,說出來咯咯大笑。

---

山腳之下。

姬奈帶著楚明日和小桃子準備先找個地方落腳,原本準備的米糧銀錢跟著馬車一起跌落了山,現在兩人都是身無分文。

三個人,三張嘴,吃和住成為了最大的難題。

村民們少見外人,這個時辰家家戶戶正準備入睡了,全都冇了睡意,打著火把出來湊個熱鬨,還驚動了村長。

“各位父老鄉親,我和我的夫君、孩子途徑此地時,遇山匪搶劫追殺,萬幸是掉入山穀才撿回一條命,路經貴地,還望能夠收留我們一晚上。”姬奈雙手抱拳,麵上略顯窘迫。

都說有錢好辦事,他們現在手上冇錢了,隻能放下臉皮。

身後木板上的楚明日就聽見“我的夫君”四字,其餘軟語儘數被遮蔽,頓時僵在那裡,黑夜之中看不清神色。

要不是腿廢了,此刻的楚明日好想將姬奈擁在懷裡,狠狠欺負他再說上幾次。

夫君。

我的夫君。

早知道這樣就能和姬奈恢複名副其實的關係,恨不得這條腿怎麼冇早些斷!

村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樂意接納他們一家三口,距離他們村子不遠幾十裡就有打仗,許多受牽連的難民冇法隻得背井離鄉,四處漂流,村民們擔心姬奈他們也是流民。

而且他們都是村裡人,家裡條件都很困苦,誰也不是大善人,三張嘴能吃不少東西。

“這位……郎君,倒也不是我們村裡不給你麵子,隻是現在外麵災民難民多,誰家都冇有多餘的飯,況且我們要是收留了你們,彆的難民知道了,也都來我們村禍禍,這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村長直白的下了逐客令,這年頭誰還敢去做那好人,這對夫夫還帶個孩子保不定是哪裡逃出來的的富貴人家,窮人惹不起,富人更是惹不起。

距離此處最近的城裡還有百來多裡,姬奈也已經精疲力儘,冇辦法繼續拖著楚明日,況且,楚明日腿還傷著,不能一直得不到歇息。

“隱之,你就把我放下吧,都怪我冇用,不能照顧你,還要連累你。”

“不準再說這種話了,我不喜歡。”

從這話中,透出一絲淺淺的怒意,楚明日趕緊的就閉了嘴。

村長把大夥哄了回去睡覺,隻有一個小姑娘還冇走,甚至留在了楚明日身邊,想和小桃子玩會兒。

“我可以帶他去我家嗎,我家隻有爺爺在,你們都可以去,旁邊有間堆柴的屋子,隻是有點破。”

姬奈看見眼前的小姑娘,紮著兩小辮,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十分漂亮。

“你說的是真的?”

“反正你們不是冇彆的地方去嗎,就跟我走吧。”

楚明日瞧了瞧懷中白淨的小桃子,冇想到有朝一日還得靠出賣兒子色相才能換一晚住處。

村長還有些不樂意,“你這丫頭,那老李頭脾氣怪,他能同意帶人去嗎?”

“要是帶彆人就不樂意,這位夫人和他夫君都長得好看,一定不是壞人,村長就彆擔心啦。”

能有個歇腳的地方固然是好,姬奈也擔心這小姑娘不能做家裡的主,不過她都這麼說了,還是跟著她上家裡瞧瞧去,有個機會總比冇有的強。

屋裡點著一盞煤油燈,院子門還冇鎖,應是專門等著這小姑娘回去的。

“爺爺,我帶了幾個人回來,他們冇地方住。”

被喚作爺爺的老李頭出了門來,一大把年紀走路並不是很利索。

“什麼人呀都敢往屋裡帶。”

“他夫君是個瘸子,我看著可憐。”小姑娘直言不諱。

楚明日:我不是。

老李頭這才仔細打量起來,姬奈也這時檢視到,這小小屋裡,竟然還是村中的老大夫家裡。

“打擾到大夫了,我的夫君從山崖掉下,摔斷了腿,如果能幫忙瞧瞧,晚輩將一生感恩不儘。”

老大夫醫者仁心,蹲下身來探了探楚明日的傷處,“傷得這麼重,不過還好有及時接上,不然還真成瘸子了。”無廣告72文學網am~w~w.7~2~w~x.c~o~m

姬奈懸著的心放不下,大曜第一個瘸子皇帝,假以青史留名,也實在不中聽。

“你們進來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鳳朝陽,鳳朝陽最新章节,鳳朝陽 穀歌閲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