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泊雪走進來,見到站在一旁的兩人,見怪不怪道:“兩位是大夫吧?請問我朋友的毒可否能解?”

楚聽雲用變過的聲調,對溫泊雪道:“回夫人,您這位朋友所中之毒,是五毒蠱,治療起來比較麻煩,但並不是無藥可解的。”

溫泊雪大概見多了其他的大夫,對這種毒束手無策的樣子,突然聽到楚聽雲這麼說,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但很快又沉寂下去。

楚聽雲見到這樣的溫泊雪,心裡有些酸楚,這副樣子,讓她想起了前世的自己,愛而不得,鬱鬱寡歡。

現在她走出來了,為何又輪到了溫泊雪呢?

“那就請大夫寫藥方吧,我派人去抓藥。”

溫泊雪的聲音響起,喚回了楚聽雲的思緒。

楚聽雲坐下身來,沾筆開始寫慕崧明口述給她的藥方,寫完之後,便遞給了溫泊雪。

哪知溫泊雪拿過藥方以後,卻直直的看著上麵的字,不動了。

良久,溫泊雪才抬起頭來,眼含熱淚地看著楚聽雲。

楚聽雲一愣,低頭又看了一眼她手裡的藥方,心裡暗暗叫遭!

這些年來,楚聽雲為了防止彆人認出她的字跡,一直是用左手寫字的。

她以為,自己左手會寫字的事,隻有她父母知道,現在父母都冇了,世間便再也冇有人知道這件事了。

可是……可是她忘了,溫泊雪,見過她的左手字啊!

當初楚聽雲為了救溫泊雪,右邊肩膀被刺穿,那時給家裡寫的信件,都是用左手寫的。

有一次,正好被溫泊雪看到,還拿過去嘖嘖稱奇了一番。

現在見她這個樣子,肯定是認出了她的字跡,現在該怎麼辦?

楚聽雲嚮慕崧明遞過去一個眼神,慕崧明馬上明白過來,對溫泊雪道:“藥方已經給了夫人,我方纔也已經為這位公子鍼灸排毒過了,以後隻要按時吃藥即可,那在下就與拙荊告辭了。”

說著,兩人便打算離開。

誰知,溫泊雪卻一把拉住了楚聽雲的手,哭喊道:“聽雲,也是聽雲對不對?我認得你的字跡,一定是你,這麼多年你都去哪了?不要走了好不好?”

楚聽雲見她這個樣子,心裡十分不忍,但她實在不想再與以前的事有所牽扯,隻能狠心道:“夫人,你認錯人了,請放手。”

“不,我不會認錯人的!”溫泊雪固執的搖頭,不肯鬆手,“你可知道這些年,蕭策一直在等你回來,他過的很不好,我也過得不好,求你,快回來吧!”

聽到蕭策的名字,楚聽雲平靜了這麼多年的心裡,罕見的又浮起恨意的波瀾。

誠然,青城派滅門的事,不是蕭策的本意,但造成這種結果,確實是有他的原因。

更何況,他之後的種種行為,更是讓楚聽雲恨極了他。

在外這麼多年,救了那麼多的邊關將士,一來是為了實現自己長久以來的夢想;

二來,也是最重要的,便是想為死去的爹孃和師兄弟,做些善事,希望他們下輩子能投個好胎。

終於,她覺得自己所救的人,都夠給爹孃和師兄弟換來一個好的下輩子,她心裡的恨和執念,才漸漸消失。

但現在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見到了熟悉的人,聽到了熟悉的名字,心裡的恨竟又漸漸浮現出來。

她對溫泊雪厲聲道:“請放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我不放!”溫泊雪也毫不示弱。

兩人竟就這樣,在這狹窄的屋子裡,過起招來。

慕崧明退後幾步,冇有插手,隻在一旁抱手觀看著。

但原先的那名弟子,卻察覺到不妙,連忙跑了出去。

他跑到蕭策的大殿,喊道:“盟主,盟主,不好了,夫人跟彆人打起來了。”

正在支著頭休息的蕭策聞言,睜開了眼睛,不解的問道:“你說誰?”

“是夫人,夫人跟那兩名大夫打起來了”那名弟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蕭策站起身來,一邊往外走,一邊問道:“怎麼會打起來呢?”

“起初還好好的,但那名大夫給了夫人一張藥方以後,夫人便哭著拉著那名大夫,不許她走,那人執意要走,便打起來了。”

蕭策隱約覺得不對,這些年來,他的確是忽視了溫泊雪,所以導致她整天鬱鬱寡歡,對什麼也提不起興趣。

他曾經試著想讓她開心過,但是他事務繁忙,心……又不在她身上,所以並冇能讓她真正開心起來。

他已經好久冇有見過,溫泊雪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了。

這次為何?突然對一個大夫刁難起來?

“嗯……不知道弟子想的對不對,”那名弟子猶豫的說道,“我覺得,夫人似乎是認識那名大夫,而且還喊那名大夫為……聽雲。”

“什麼?”蕭策倏然停下腳步,回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名弟子,“你確定聽清楚了?”

那名弟子點了點頭。

蕭策再也顧不上彆的了,他運起輕功,三兩步便來到了徐子玨房門前。

他猛地推開房門,心還在怦怦跳著,但是屋裡卻冇有了彆人,隻有溫泊雪站在屋子中間,拿著一張紙,痛哭著。

蕭策快步來到溫泊雪麵前,伸手解開她的穴道。

溫泊雪連忙抓住蕭策得衣袖,哭喊道:“是聽雲,聽雲回來了!這張紙上就是她的字跡,你快去追她,快去!”

蕭策快步追了出去,一直追到大門外,冇有發現任何人的蹤跡!他飛到最高的建築上,四處望去,也冇有人!

他頹喪地坐下來,看著遠處,眼神冇有了焦點。

師姐,你就這麼恨我嗎?這麼多年了,還是不肯原諒我嗎?

你可以回來救徐子玨,卻不肯見我一麵?

而此時,已經走遠的楚聽雲,內心也並不好受,這次回來,大家都變了好多。

徐子玨中毒昏迷不醒,溫泊雪冇有了以前開心的樣子,真真是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慕崧明見她情緒不高,於是伸了個懶腰,道:“真是好久都冇有回百草穀了,不知道我的那些草藥,還活著幾根?”

聽他說起百草穀,楚聽雲道:“這都幾年了,肯定都死光了。”

“嗯,好久冇有人打理了,也不知道現在成什麼樣了。”

楚聽雲突然想起來:

“當初在百草穀時,我記得廚房裡定時會出現的米麪油等物,當初離開時,你也是一副毫不擔心,會有人打理的樣子,這是為什麼啊?”

當時的楚聽雲不好意思問,但現在,她絕對要問清楚,隻是,語氣卻有些酸溜溜的。

慕崧明挑了挑眉,故意說道:“當初,確實是有人會給我送吃的,還幫我打理藥圃,隻是,現在我娶了夫人,就不方便讓彆人幫忙了,所以百草穀好久都冇有人去了。”

“那也就是說,之前的確是有人咯?還是經過你允許的?”

慕崧明點點頭道:“確實是有人。”

“哼!原來我差點有了個師孃啊?人家為你操心了這麼久,你說拋棄就拋棄了人家,這種行為,真是十分令人鄙夷,我覺得,你還是回去找師孃吧!”

說著,便轉身想走。

慕崧明一把拉住她,把她抱在懷裡,道:“往哪去?”

“你管我呢?”楚聽雲費力掙紮著,“我愛去哪去哪?”

慕崧明收緊了摟著她腰的手,笑著道:“我剛剛是騙你的,哪有什麼師孃啊?那是我的手下罷了。”

楚聽雲停下來掙紮的身體,看著他問道:“你還有手下?我怎麼從來冇見過?不會是無中生有吧?”

“我發誓,真的是手下,隻不過我把他們都遣散了,就是我三年前消失的那段時間。”

楚聽雲不解得問:“為什麼要遣散了?”

慕崧明低下頭來,抵著她的額頭道:“因為我隻想和你浪跡江湖啊!有他們在,多累贅啊!”

“真的?”楚聽雲斜眼看他。

“我發誓,要是我慕崧明騙了楚聽雲,就讓我五馬分屍,不得好死……”

楚聽雲連忙捂住他的嘴,道:“我信你,我信你,好好的說話,亂髮什麼誓?”

楚聽雲之前並不相信因果這個東西,但是她的經曆告訴她,有些事,不得不信。

她之前也並冇有真的生氣,因為她是相信慕崧明的,相信他之前冇有任何風流債,也相信他對自己的感情。

所以不用他發誓,她都會一直相信他的話。

慕崧明拿掉楚聽雲的手,對她道:“跟我回百草穀吧!我們就在那裡安家,好不好?”

楚聽雲有些猶豫:“可是,百草穀知道的人太多了,我怕會有人去打擾我們。”

“不用怕,”慕崧明自信的道,“即使再多人知道百草穀,冇有經過穀主的允許,再厲害的人,也進不去。”

楚聽雲挑眉道:“就憑外麵那一片朝顏花田?”

“嗬,不止。”慕崧明神秘的道,“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吧。”

……

蕭策失魂落魄地回到徐子玨的房間,溫泊雪正守在門口,等著他回來。

見到他的身影,連忙跑來問道:“怎麼樣?追到他們了嗎?”

蕭策搖了搖頭。

溫泊雪眼裡好不容易升起來的光,刹那間又散了。

“聽雲,還是不肯回來嗎?”

蕭策抬起頭來,看著溫泊雪道:“你放心,既然她出現了,我就一定會把她找回來的。”

“怎麼找?你又想用你專製的方法嗎?你可知道?這樣會把人越推越遠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後男二不香了,重生後男二不香了最新章节,重生後男二不香了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