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煙道:“哦,這一次皇上巡幸西北,本宮打算跟他一道去。”

祝成軒睜大了眼睛:“娘娘也要一起去?”

說完,他想了想,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其實這麼多年,他也早就習慣了,祝烽外出巡幸,別的人都能不帶,但貴妃是一定要帶在身邊的,這是連仁孝皇後在世時也沒有的待遇。

說起來他也不該露出這麼驚訝的樣子。

隻是,想到之前貴妃還因為勸諫皇帝不要巡幸西北而差一點惹惱了皇帝,如今又要跟著他一起走,難免有些奇怪。

見他這樣,南煙的心裡也有點發慌。

畢竟,太子已經長大了,雖然秉性純良,但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想到這裡,她故意冷冷一笑,說道:“不去行嗎?”

見她這樣,祝成軒愣了一下:“啊?”

南煙冷笑著道:“就這些日子,又有不少一門心思往皇上身邊湊的,這一次巡幸西北若本宮不去,自然有的是人削尖了腦袋想跟著去的。”

祝成軒微微蹙了一下眉,輕聲道:“是了。”

雖說貴妃娘娘心性淳厚,在宮中的人緣很好,可她也不是那種傻乎乎的就隻等著皇帝來找的女人,能專寵那麼多年,自然是有她拿捏皇帝的手段。

可後宮,誰又不是人尖兒呢?尤其這一次皇帝要去的是西北,且不說過去了要做什麼,光是這一來一回在路上的時間就得小半年,皇帝身邊自然是得有伺候的人,誰跟著,誰就能得寵。

這種好事,貴妃也不會傻到讓給別人的。

於是祝成軒輕聲道:“那這一次,又要辛苦娘娘了。”

南煙笑道:“辛苦倒是談不上,隻是本宮先前給皇上嚇了一跳,你父皇還打算帶著世子過去呢。”

“啊?”

祝成軒一聽這話,嚇得睜大了雙眼。

南煙急忙道:“你放心吧,本宮已經勸過了。孩子還太小了,那麼嬌嫩,也不能帶到那種地方去吃風沙的。皇上說了,等他長大一些再說。”

祝成軒這才鬆了口氣。

作為一個父親,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跟皇帝更親近一些,可親近歸親近,太小的孩子帶到西北去終究對身體不好,他也沒有到一門心思要討好皇帝而不顧孩子的地步。

於是輕聲說道:“將來若有這個機會,再說吧。”

說完,他又看了看那些包袱,說道:“娘娘這邊都收拾得差不多了,那父皇是打算什麼時候啟程?”

南煙道:“皇上是想儘快,若再晚些,天氣就要熱起來了,到時候路上難受。”

“這倒也是。”

果然,到了三月初,祝烽便宣布巡幸西北。

跟之前一樣,他讓太子留守監國,而自己帶著貴妃和漢王,隨行的還有禦營親兵與錦衣衛,龐大的隊伍離開京城,浩浩蕩蕩的往西北而行。

說起來,這條路也不是第一次走了,雖然過了四月之後,很快天氣就熱了起來,但南煙倒是適應得很快,過了平涼之後,路變得難走了起來,時常是走一會兒歇一會兒,下了馬車,望著周圍綠草蔥蔥的景色,倒也賞心悅目。

而出了京城,看到這些景色,最開心的莫過於漢王成鈞。

他在宮中還很規矩,而一到外頭,男孩子的野性就完全的暴露了出來,平時根本不肯乖乖的待在馬車裡,總是要嚷嚷著讓英紹帶著他騎馬,大隊歇息的時候他也不歇息,跟脫了韁的野馬一樣在周圍瘋跑,經常的一轉眼就見不著人了,等南煙心急火燎的讓溫別玉帶著小太監們去尋的時候,他又不知道從哪個土包裡冒出來,一頭一臉的泥巴,讓人忍俊不禁。

這天,他又瘋跑了半天,總算是累了,南煙便讓人拿著水去給他洗臉。

一轉頭,看見祝烽正看著他笑。

南煙歎了口氣道:“真不該帶他出來,一出來就野了。”

祝烽笑道:“不好嗎?”

南煙皺著眉頭道:“皇上沒看到嗎?他一天十二個時辰,至少四五個時辰都在馬背上,昨晚上妾看了看,他的大腿都磨破了,褲子上全都是血。”

祝烽微微挑了一下眉毛:“哦?”

南煙歎了口氣道:“都疼成這樣了,今天居然還要騎馬,你說他傻不傻。”

祝烽笑道:“這就對了。”

“什麼啊。”

“男孩子哪能怕疼就這也不敢那也不敢的。朕小時候為了學騎馬,頭都不知道摔破了多少次。這小子,果然是朕的種!”

南煙被他氣得無話可回。

再看看祝成鈞,雖然被曬得已經有些發紅了,但還是四處跑跳,絲毫沒有受腿傷的影響,而一直陪著他的溫別玉雖然平時規規矩矩的,這一回出來之後,也像是放開了一些,跟著他上躥下跳的。

一大一小兩個孩子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有些笨拙的身影。

看到那,南煙的眉心微微一蹙。

她回過頭來,對著祝烽說道:“皇上為什麼要帶著溫無玉來?”

祝烽也看了那邊一眼。

經過這兩年多的治療,溫無玉的病情看上去仍然沒什麼好轉,不過,他倒沒有再像之前祝烽帶著南煙去溫家的時候那樣發過瘋,就隻是跟著溫別玉他們裡裡外外的跑罷了。

有的時候,南煙會看到他一直盯著祝成鈞發呆。

身為母親,她對孩子的安全還是會比較敏感,雖然溫無玉看上去傻傻的,溫和無害,但畢竟是個瘋子,誰也不知道他會在什麼時候發瘋,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來。

祝烽道:“你不想他來?”

南煙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祝烽道:“他都瘋了這麼年了,怎麼治都沒起色,倒不如帶著他過來看看,也許遇到什麼契機,對他的病情會有好處呢?”

南煙道:“妾隻是擔心,他這個樣子,會不會突然發瘋,傷害到孩子。”

祝烽笑道:“放心吧。”

“……”

“朕已經跟錦衣衛打過招呼了,會有人看著他們的。”

南煙這才點點頭。。

他們兩個人坐在一起,正喝水閒話,突然,在前方的小路上,傳來了一陣銅鈴聲,抬頭一看,一隊人馬朝著這邊緩緩的走了過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最新章节,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