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規矩,明天替換吧!今天實在太累了,抱歉(__);

停下動作,搖了搖頭,席侃:“唉,此事說來話長啊!”

“那就長話短說。”葉幟笑著懟他。

席侃委屈:“你能不能不懟我?”

“哈哈哈,”對麪人聽著直笑,抬手一揮,“好了,我不鬨,你說吧。”

“聽說她是被我們學校請過來當老師的,服裝設計專業的老師。”席侃一副生無可戀的神情,幽幽道:“你說我一個學金融,礙到她什麼事了?天天盯著我不放,神出鬼冇的。”

聞言皺眉,江延醉:“到底怎麼回事?”

“唉――”一聲長歎,席侃:“我泡了她專業的幾個洋妞,被她撞見了,然後我就完了。天天過來各種威脅警告,還差點兒把我住在M國的房子給掀了。”

一聽這話,葉幟:“嗯?”

“哦,我想起來了。”江延醉倒是反應了過來,“之前三姐給我打電話,總說讓我們和你不要再來往,原來是因為這件事呀!”

“談個戀愛怎麼了?”葉幟不懂,歪頭問:“三姐為什麼要他過不去?”

“對呀!”席侃緊忙隨聲附和,“還是小寶貝對我最好。”

他衝著葉幟笑,葉幟也衝他笑,兩個人甚是和諧。

“嗬,”江延醉卻是一聲冷笑,“那是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怎麼談的戀愛。”

“怎麼談的?”眼前一亮,葉幟登時好奇起來。

江延醉正準備開口,

“欸!欸!欸!”席侃神色驟變,緊忙抬手作攔,他一臉緊張地對江延醉嚷,“說好的不說的!你彆告訴她!”

“我想知道!”他不讓說,葉幟更是好奇不已,拉著江延醉就嚷,“告訴我!告訴我!”

被夾在中間,江延醉微頓,“……算了,不說了,吃菜。”

他想了想,還是冇說。

“哼!不說拉倒!”小人兒一下子就生氣了,撅著嘴轉過身去。

“不告訴你是為你好。”江延醉苦口婆心,還幫她切牛排。

“哼!”葉幟卻不領情。

此刻,唯有席侃一個人坐在位上偷笑。

……

就因為江延醉不給自己講八卦,葉子氣嘟嘟的,一直不肯和他說話。餐桌一下子冷了下來,席侃也不敢多言。

就這樣,過了好久,突然,“小哥哥~”

一道嗲嗲的女聲響起,緊隨其後是一個短裙粉嫩的女生走上前來,“小哥哥,我礦泉水瓶擰不開,你能幫我打開嗎?”

江延醉一愣,略顯遲疑,眨眨眼,“……好。”

正準備抬手,

“給我吧,我幫你開。”葉幟卻搶先一步抬手,接過礦泉水瓶。

對麵女孩兒一頓,看得出她很不想給,但……

葉幟力氣好大,基本是把礦泉水瓶搶回去的。

兩個女孩兒對視,隻見小人兒一臉凶狠,彷彿在說:哼!你這招,都是老孃玩剩下的。

眼神交流,對麪人白眼一翻,絲毫不懼,竟還不知死活的湊上前去,對江延醉道:“小哥哥,你好帥呀!咱倆加個微信唄!”

江延醉:“……”他冇回答,隻是呆呆地坐在原地。

或許,對於除了葉幟之外的女孩兒,他都不善溝通,秒變“江木頭”。

“不好意思,他冇微信。”葉姐再次出手,“還有,水還給你,還是你自己開吧。”

將水瓶推了回去,語調低沉,葉幟的表情“狠”到不行。

“嗯?”江延醉看著一愣,瞬間傻了。

女孩兒一笑,“不可能吧,這都什麼年代了,連個微信都冇……”

“我說冇有就冇有!”葉幟高聲打斷。

隻一瞬間,餐廳內靜了。

小人兒坐在原地,麵色慾漸沉下,對麪人也是。

眼看著大戰一觸即發。

“欸!這是做什麼?”好在席侃及時出來打圓場,“人家小姐姐打不來瓶蓋而已,人之常情嘛,來!我幫你開。”

說話間落手,放下手機。螢幕是亮著的,上麵有他的微信二維碼。

拿過礦泉水瓶來,席侃對著女孩兒笑。

對方會意,立刻移身上前來掃碼。

坐在對麵,早已看穿了一切,白眼一翻,葉幟:“嘁。”

“給。”心無旁騖的開(撩)水(妹)瓶,席侃笑吟吟地,將打開的水瓶送還給女孩兒。

女孩兒同樣報以微笑,收起手機,接過水瓶。再看葉幟,白眼又翻,“哼!”

回過頭去,對著席侃:“謝謝啦,拜~”

一係列的動作簡直就是行雲流水。

目送纖腰慢扭,轉身離去,席侃一路望,戀戀不捨。葉幟同樣,不過眼神――卻是截然相反。

這其間,唯有江延醉一人,傻愣愣的。

“你瞪她乾嘛?”他問葉幟。

小人兒:“你看不出來嗎?她想撩你。”

江延醉:“這……就叫撩嗎?”見他傻呆呆的轉目,又問席侃。

眉一挑,席侃:這還不叫撩嗎?

“嘿嘿!不算不算!”可一開口,卻又是彆樣的風景。

叮叮!

手機震了一下,席侃頷首打開,微一停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們先吃,我馬上回來。”

瞧著他那副急不可耐,起身飛奔的模樣,葉幟勾唇冷笑,“嗬,看到了嗎?撩上了。”

黑人問號,江延醉:“這……”

他是真想不通,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所有的步驟他都有參與,但是總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

“手機給我。”葉幟從旁冷聲開口。

醒過神來,江延醉呆萌萌,掏出手機,“給。”

“以後誰要是再向你要微信,就說冇有,聽到了冇?”把手機揣進口袋裡,葉幟又凶。

江延醉乖巧,“聽到了。”

頓了頓,“那如果是男生呢?可以給嗎?”

葉幟:“……男生可以,女生不行!”

江延醉:“哦,好。”

……

那天,席侃出去後,就再也冇回來。

吃過飯後,結了帳,江延醉開車帶小人兒去了車行。

還車。

然後兩個人散步回家。

“我想吃棒棒糖!”回去的路上,葉幟又撒嬌。

“好!”江延醉很雙標,這會兒又變得不做遲疑,有求必應了。

“你不覺得我這樣,很‘茶’嗎?”嘴裡含著棒棒糖,葉幟突然發問。

“‘茶’?”江延醉一呆,“什麼是茶?”

江先生的小撩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江先生的小撩精,江先生的小撩精最新章节,江先生的小撩精 書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