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比賽中,如果MVP是ADC、中單,或者上單這種輸出位,那很正常,甚至是理所應當。

就像是山口山裡的MT和奶媽以及DPS一樣,推完一個Boss,輸出最高的不用說,肯定是DPS。

當然,正常不是絕對。

如果當一場比賽的MVP沒有給到輸出位,反而給到了一個輔助的時候,那隻能說明這個隊伍這場比賽真打出東西來了。

他們靠的不是蠻力。

而是陣容和戰術。

“恭喜Lqs獲得本場比賽的MVP。”

“恭喜鬆鬆!”

解說台上,貓神和王失憶兩人笑著說道。

不得不說,KG能贏下這場比賽不意外。

畢竟小組賽三個全勝出線的隊伍之一,也算是這次世界賽的熱門奪冠隊伍了。

可第一場比賽的MVP,居然會被隊伍裡的輔助拿到,那就有些讓人意外了。

要知道,KG這個隊伍除了巔峰K比李秀峰,還有虎視眈眈的小兲,以及中路的左手,阿水阿水就算了。

不是阿水不想K,而是條件不允許,以往的比賽一般開團的時候他經常人就沒了,K頭什麼的想想還是挺遙遠的。

而就在這種激烈的“競爭”下,Lqs居然能夠頂住壓力,拿下這個來之不易的MVP,足以可見他這場比賽的發揮有多好了。

“嘶!90%的參團率!”

“感覺鬆鬆這波除了上路的戰鬥,別的團戰打起來他都在啊。”

“你忘了,峰哥那波被嶽倫Gank的時候,鬆鬆其實上路也有去的。”

“嘖嘖,那沒什麼好說的,鬆鬆這個MVP實至名歸好吧?”

“”

第一場比賽結束後,雙方就進入了短暫的休息時間。

後台,100T的休息室裡。

五個選手分坐在兩個沙發上,留著大胡子的歐美教練站在中間,手裡拿著速記本,唾沫橫飛地分析著比賽。

簡單來說,就是他們低估了LPL賽區的整活力度。

下路著了對方的套,上路的Ssumday也被對面的小炮壓製。

至於中路的嶽倫,其實在100T隊伍裡一直扮演一個定海神針的角色,相當於KT的中路的Pawn將軍。

上場比賽他拿出瑪爾紮哈這個英雄,本以為會起到“虛空一指通冥府,一個大招定勝負”般扭轉戰局的作用。

但沒想到在上下兩路拉跨後,嶽倫的中路卻越打越被動,深深地陷入了泥潭中,後面幾乎沒有任何太多的功效。

下場比賽塔姆這個英雄一定得Ban了,這是教練得出的結論。

在Lqs用塔姆拿到MVP後,上一場比賽裡那仿佛無處不在的靈動舌頭,實在是讓他們想想就禁不住渾身一哆嗦。

還有上路這個點,下一場比賽也要保證Ssumday拿到能對線的英雄。

不能說再像上場比賽一樣,打起來根本沒法對線。

嶽倫也不想再選瑪爾紮哈這種英雄了,雖然大招很BuG,碰到人就能長時間壓製,但在壓製的時候別人動不了,他同樣也動不了。

經過第一場比賽和KG的交手試探手,嶽倫覺得他這場比賽還得需要拿那種比較能C的英雄。

他有必須要贏下八強賽的理由。

在碰到那個男人之前。

他,不能倒下。

LPL賽區的主次解說台上。

王失憶對著鏡頭說道,“好了,我們雙方的選手已經再次登場準備了,相信經過短暫的休息後選手們也都做好了調整,接下來的比賽將會更加精彩。”

“沒錯,今天是我們八強賽的第四天了,也是八強賽的最後一輪,從這幾天的來看也是一天比一天激情,隊伍之間可以說是從陣容到英雄展開了多方面的博弈。”貓神有些感慨地說道。

王失憶笑嗬嗬地點頭道,“確實,看了KG和100T的第一場比賽,相信今天今天來到我們梅賽德斯奔馳中心的歐美觀眾也都值回票價了。”

貓神卻不置可否地說道,“這個時候誰還惦記著票價啊,我相信大部分觀眾這個時候都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試一試塔姆和時光的組合了吧。”

王失憶忍不住笑了,他砸吧了下嘴,繼續道,“嗬嗬,我覺的這倒是不著急啊,別忘了,這還隻是我們八強賽的第一場比賽,誰知道KG接下來會拿出什麼陣容啊。”

台上的解說笑著閒聊,為即將開始的比賽熱場。

國內各大平台的直播間裡,無數水友們大半夜的也都打足了精神,興致勃勃地在直播間彈幕上討論著。

沒辦法,歐美隊伍實在是太跳了,一年比一年跳。

以前成績拉跨的時候也就算了,問題是去年歐美隊忽然雄起,淘汰了LPL的隊伍打進了半決賽。

那這跳的就讓人有些糟心了。

因此今天看到KG打100T,大夥當然是越看越興奮。

哪怕是少部分夜裡精神頭不太行的夥計,去各個群裡搞搞hs,很快就打起了精神重新回到了直播間。

當然,也有夥計搞著搞著,就打開了某些不可描述的網頁

片刻之後,

第二場比賽很快開始了。

這場比賽雙方換邊,100T來到了藍色方,擁有第一手選人權,KG則渠道了紅色方,擁有最後一手康特Pik位。

相比於上場比賽BP的時候,100T的選手席上隨意歡快的氣氛,這場比賽BP剛開始,100T的氣氛就驀然一肅。

他們知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已經開始了。

“我們來看下雙方的Ban位啊,嗬嗬,100T那邊果然Ban掉了塔姆啊,看來這個英雄上場比賽是把他們給惡心壞了。”

“沒錯,另外100T在前三手還Ban掉了加裡奧和劍姬,而KG這邊前三手也給了嶽倫點尊重,Ban掉了瑪爾紮哈、布隆以及艾克。”

“藍色方100T一選時光?嘖嘖,這還真是一朝被蛇咬啊,Ban了塔姆還要再來一手以搶代Ban。”

“紫色方KG這邊呢,先拿打野盲僧嗎?看來小兲在隊伍裡的優先級和地位越來越高了啊”

“”

同一時間,KG的比賽隔音室裡。

“各位爸爸,給我先搶個盲仔吧,球球了!”

小兲雙手合十,做了個‘希望人沒事’的手勢,滿臉的虔誠之色。

教練韓雲龍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整天擱這惦記你那破盲僧乾啥玩意呢?上把奧拉夫不是玩的挺好的嗎?”

話是這麼說,但這把KG下路按照戰術也不急著搶,再看看小兲那一臉渴求的樣子,龍教頭心下一軟。“拿吧拿吧。”

李秀峰聞言很快鎖定了盲仔。

小兲見狀微微一笑,臉上的虔誠一掃而空,斜斜眼道,“這把大家別送,線上穩點打,等為父刷完野來凱瑞你們。”

韓雲龍:???

寧這輩分跳得還挺快。

“教練,我拿傑斯吧。”100T這邊,Ssumday忽然開口主動請纓。

100T隊伍裡的兩韓援,相比於嶽倫的穩重,Ssumday在隊伍裡一直扮演著一個任勞任怨的角色。

聽到Ssumday的話,大胡子教練略感詫異看了他一眼,隨後心中一動,便有些恍然。

看來Ssumday是上場比賽被李秀峰的小炮打出火氣了,對於這一點,教練覺得很滿意。

老實人發火才是最可怕的。sumday這樣一個老實人,曾經KT的頂級上單,Smeb的前輩,這個時候暴走他還是比較期待的。

隊伍裡就需要這樣有衝勁的選手。

現在有很多隊伍裡的一些選手信奉著“隻要我不動手,我就無懈可擊”的原則。

別說壓根就不敢拿進攻型英雄,就算拿出來,也能打成混子。

就是不知道,對面那個“不死鳥”菲尼克斯,這場比賽會如何面對Ssumday這個老實人的怒火。

大胡子教練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眸孔中閃過一絲微芒。

“傑斯嗎?峰哥,你的刀妹好打傑斯不?”看到對面後手選出傑斯,教練韓雲龍忍不住問道。

去年的世界賽上,Theshine一手傑斯可是把刀妹摁在地上捶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給很多人留下了一個刀妹不好打傑斯的印象。

左手聞言也轉頭看向李秀峰,“峰哥,不好打的話可以和我換,我中單刀妹也可以的。”

左手真的無愧於天才中單之名。

有些中單選手,拿一些特別擅長的英雄,在比賽裡裡打出一兩個亮眼的操作就被狂吹。

等到他擅長的英雄被Ban了後,卻是立刻隻能乾瞪眼了。

像是這樣的選手,說是天才中單,那是有些過了的。

但左手不一樣,他隻有拿手的英雄,卻沒有擅長的英雄。

或者說,他所有的英雄都可以擅長,這才是一個天才中單該具備的基礎條件。

聽到左手的話,李秀峰淡淡一笑,“沒事,打不過我可以穩,兄弟萌給點力,讓我再躺一把好了。”

眾人聞言一愣,旋即也就一笑而過。

李秀峰說他躺有人信,但說他能穩住,那才是信了他的邪。

接下來,隨著雙方的互相BP,兩邊的陣容也緩緩浮出了水面。

藍色方100T:

上單傑斯,打野皇子,中單辛德拉,下路薇恩和時光。

紫色方KG:

上單刀妹,打野盲仔,中單潘森,下路卡牌和岩雀。

藍色方100T的陣容還好,相比上場比賽,這場比賽他們更具有進攻性。

但KG這邊幾個位置英雄互換後,最後的陣容一確定,現場四周的觀眾席上頓時又掀起一陣此起彼伏的驚呼!

下路卡牌和岩雀?

這確定不是J2的下路戴著面具在打比賽?

解說台上,貓神和王失憶在短暫的震驚後,有了上一場比賽打底,這一次他們倒是很快反應了過來。

即便如此,王失憶也忍不住扶額苦笑道,“KG今天,他們的賬號是不是被J2異地登錄了?”

“你以為Ban了我塔姆和時光就完事了?”旁邊的貓神摸著下巴笑眯眯地說道,“以往的世界賽裡,我麼一直以為最能整活的是歐美戰隊,但經曆了今天的比賽,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

“不過KG這把下路的活,我倒是可以稱之為好活。”

王失憶笑著繼續道,“岩雀和卡牌的組合,別的不多說,到了三級後,吃了我卡牌一個黃牌恐怕就要交召喚師技能了。”

“確實,岩雀的WE二連抬人本來還挺難中的,但有卡牌的黃牌,那就完全是百分百命中啊。”

“現在100T的下路肯定很後悔選個手短的薇恩出來,你說選個輪子媽,哪怕是女警,他不香嗎?”

“”

舞台右側,100T的隔音比賽室裡。

教練在看到對方的陣容後,心裡第一時間懷疑J2和KG是不是有什麼Py交易,這踏馬整活停不下來了是吧?

而100T的下路兩人卻是臉色微微一白,上場比賽被對面那個塔姆和時光發射導彈,各種無慘羞辱的他們,隻覺得對方下路失格。

生為AD,我很抱歉。

這場比賽他們BP時就一Ban一搶,直接廢了對方塔姆和時光的體系。

沒想到,對面下路反手又來個更狠的,這尼瑪完全是搞心態啊!

中路,嶽倫敦厚的臉上,一雙小眼睛裡也閃動著陰晴不定的光芒。

很快,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沒事,這把比賽有我和上路,你們儘量補塔刀,等拿到優勢我就去遊走下路。”

教練聽到嶽倫的話,又看了眼面無表情的Ssumday,心裡稍微安定了些許。

這場比賽到底和上場還是不同的。

上場嶽倫和Ssumday兩人拿的英雄都太軟了,沒什麼帶節奏和凱瑞能力,下路一崩,他們隻能先看著崩,然後跟著一起崩。

但這場比賽就不一樣了。

不提中路嶽倫那個暴力辛德拉,就是上路Ssumday的傑斯如果能打出優勢來,那就是一個炮轟三路的節奏。

因此教練走的時候,隻留下一句話,翻譯成中文就是四個字。

隨機應變。

比賽開始,這場比賽KG這邊下路有卡牌和岩雀,KG在一級團上的表現依舊強勢,直接入侵100T的野區。

和上一場不一樣的是,紫色方KG這場入侵是真入侵。

他們進來就不走了,幫小兲的盲仔反掉了對面下半區的紅Buff。

小兲反了對面的紅後,看了眼對面的已經消失的皇子,“我先去刷我們的紅,下路幫我在藍給個眼。”

他這是擔心對面皇子去反他的紅,和他來個鏡像開野。

事實證明,小兲的謹慎還是很有必要的。

當小兲匆匆趕到紅Buff那裡的時候,前剛進草叢,沒有幾步,就看到了的皇子和時光。

嗯?

還帶了狗?

小兲心中嗬嗬一笑。

搞得好像誰沒有似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峽穀正能量,峽穀正能量最新章节,峽穀正能量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