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深,王誠的臥室之中,依舊是明光大亮,依稀可以看見一個正在桌前埋頭翻書的人身影。

白日裡大師兄林遠山的話語,無疑是給了王誠一記當頭棒喝,讓他從師尊逝世的悲痛中迅速恢複了過來。

他兩世為人,人生閱曆經驗可不像大師兄林遠山說的那樣簡單。

今日大師兄林遠山堪稱逼宮的舉動,讓他清楚意識到,自己如果想要完成師尊的遺命,做好一個掌門的話,就絕對不能再像以往一樣事事藏拙了。

他必須要將前世所知所學的一些厚黑管理學知識運用起來,要樹立起掌門的威嚴來,要讓這些師兄師姐們知道,他王誠能被師尊青雲子看重,臨終傳位給他,理由絕對不是隻因為想要保護他安全。

所以白日裡他及時喝止了大師兄林遠山想要說的那些建議,不給其在其餘師兄妹們麵前樹立威信的機會,並給了自己一個晚上的準備時間。

現在,王誠就在徹夜翻閱師尊青雲子生前放置於其儲物袋內的多本“立派筆記”,從中瞭解林遠山白日裡用來詰問他的那些問題解決之道。

青雲子儲物袋內的“立派筆記”其實是有兩套,一套是王誠師祖生前所著,另一套是青雲子本人以師傅所著“立派筆記”為參考,結合自身多年修真界闖蕩經驗,另外所著。

相比起來,無疑是青雲子的“立派筆記”要更為豐富和實用。

林遠山顯然並不知道這套“立派筆記”的存在,否則他今日絕對不會這樣詰問王誠那些問題。

因為他所問的那些問題,在青雲子這套“立派筆記”的開篇,就已經註明並給予解答了。

王誠這時候苦讀著這部青雲子所著的著作,不止是對如何重建青雲門的山門有了方向,對於今後怎樣發展門派,壯大門派,都有了許多想法。

青雲子能夠根據其師尊所著的“立派筆記”,結合自身經驗見識補著修訂出新的“立派筆記”。

王誠兩世為人,腦海中有著前世豐富的知識經驗,自然也能因此迸發萌生出許多新的想法。

隻是因為修真界和他前世所在世界終究是兩個不同世界,一些想法究竟能不能在這裡實現,會不會水土不服,還要他將來慢慢驗證才行。

花了大半夜的時間,王誠大約看完了師尊青雲子所著“立派筆記”的三分之一內容,然後他就收起了所有書冊,不再研究。

現在看完的這些內容,已經足夠他接下來使用了,後續的內容,完全可以等他建立好青雲門的山門後,再看也不遲。

此時趁距離天明還有些時間,他要清點一下師尊青雲子所留的遺物,看看能否有馬上可以派上用場的東西。

青雲子生前作為練氣十二層修真者,一身積蓄當然遠比一般練氣期修士豐厚許多。

首先他的儲物袋就是一件一階上品法器,內部儲物空間有一丈見方,差不多有一間屋子那麼大。

修真界法器本來就比較珍貴,一般的散修,哪怕混到練氣後期,手中也難置辦得起一件一件上品法器,更不用說是這種儲物類法器了。

事實上,很多散修直到修為達到練氣後期,才能給自己置辦上一個一階下品法器儲物袋,也就是王誠現在所用的那種儲物空間隻有三尺大小的儲物袋。

就是這樣一個最小容積的儲物袋,也價值一百五十塊下品靈石,一般練氣後期修真者,至少需要七八年的時間才能積累這麼多靈石。

青雲子使用一丈見方的一階上品儲物袋,當然不是因為好看有麵子,而是因為確實有著這種需求。

王誠打開儲物袋後就發現,裡麵差不多八成的空間,都裝滿了各色修真者用得上靈物,而且許多靈物都是建立門派所必須的。

比如可以發芽種植的一階中品靈植【玉牙米】種子,裡麵就準備了多達二十多斤,足夠種下數百畝靈田了。

其餘還有一階靈植【金芯草】種子,一階靈植【白玉香蘭】種子,一階靈植【紫金薯】種子等等多種靈植種子,加起來也有十幾斤。

但真正占地方的東西,還是各種各樣靈玉和靈金。

靈玉用途最是廣泛,不論是煉器、製符、佈陣、建築裝飾,都用得上,而且可以說是永遠不夠用。

王誠知道一些大門派的重要建築,鋪地建牆都是全部使用的靈玉。

而靈金作為煉器材料和重要建築材料,對於一個一無所有的小門派,同樣是很重要的物資。

青雲子留下的這些物資材料品階雖然都隻是一階,但有了它們在,王誠他們將來建立山門的時候,可以省下很多靈石。

去除這些占據了大量空間的東西,剩下的東西就是儲物袋內真正精華所在了。

比如堆成一堆,加起來多達七千三百四十七塊的下品靈石,還有被用玉盒裝起來的五塊中品靈石。

又比如青雲子生前所用的三件法器,一階極品法器【青雲劍】,一階上品法器【金光盾】,一階中品法器【靈風劍】。

【青雲劍】攻擊犀利,即使冇有築基期修真者修行的禦劍術輔助,也可釋放出淩厲劍氣攻敵,非常厲害,此物到王誠這裡算是傳了三代,是他師祖生前得到的寶物。

【金光盾】防禦力強大,還可釋放特殊金光眩亂敵人視線,同樣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是青雲子自己冒險所得。

【靈風劍】是一件飛行法器,煉化了它後,練氣期修真者也能禦劍飛行,大大節省趕路時間和增強逃命能力。

這三件法器加起來的話,冇有一萬下品靈石都拿不下來,尤其是一階極品法器【青雲劍】,恐怕築基期修士見了都想搶。

而除了自己生前所用的三件看家法器外,青雲子儲物袋內還另外留下了五件普通一階中品法器和一階下品法器,這些法器或多或少有些損傷,王誠猜測應該是青雲子與人廝殺後斬殺仇敵所得。

而在法器之外,青雲子留下的最多種類東西,就是各類靈符了。

因為青雲子本身就是一位散修當中少有的一階上品製符師,他留下的靈符數量極多。

其中一階下品靈符多達五十七張,一階中品靈符多達三十五張,一階上品靈符也有七張。

這些靈符涵蓋了攻擊、防禦、困敵、療傷以及生活輔助等各種類型,作用非常大。

不過王誠檢查後也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一階上品靈符裡麵的攻擊和防禦靈符數量不對勁,隻有寥寥三張。

“是了,這些靈符數量少,應該是師尊參與爭奪【開宗令】的時候用掉了,不是依靠大量靈符幫助,師尊怎麼可能在那種險惡環境下奪得【開宗令】!”

王誠很快明白原因出在何處了,然後想到師尊青雲子這些年對自己的諄諄教導和照顧,眼睛不知不覺間又紅了起來。

“師尊您老人家放心吧,徒兒一定會完成您老人家遺願的,一定不負您老人家的厚望!”

他口中喃喃自語著,獨自傷心了一會兒後,就把房間內各種取出來清點的靈物收進了儲物袋內,然後將儲物袋掛在了腰間。

在知道師尊青雲子給自己留下這麼大一筆遺產後,他以後絕對不可能再讓這個儲物袋離開自己視線了。

不客氣的說,這個儲物袋拿出去全部當掉了裡麵所有東西,都足夠一個練氣期修真者買到築基靈丹了。

此時距離朝陽升起已經不足半個時辰,王誠本想打坐練氣恢複一下精神,然後再出去和大師兄林遠山進行昨日未完的對話。

但是他剛盤膝坐下運氣,便忽然想到了一件差點被遺忘的事情,於是連忙又伸手一拍自己原先那個儲物袋,從中取出了師尊青雲子先前單獨傳給自己的青雲門掌門信物。

青色玉書長約一尺,三掌來寬,正反兩麵都生有一道道神秘玄奧的金色靈紋,看起來便知不是凡物。

王誠伸手撫摸著散發清涼之意的青色玉書,好奇打量了一會兒後,便按照師尊青雲子臨終前的交代,咬破手指滴血落於青色玉書上麵,看著玉書上麵那些金色靈紋上麵金光一閃,將滴落的鮮血融入玉書當中。

頓時間,一縷冥冥之中的感應,便在王誠和青色玉書之間達成了。

他冥冥之中明白,隻要自己一日不死,這青色玉書便隻有自己能夠使用觀看。

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此前他在師尊青雲子傳承認主【開宗令】的時候,就也有過。

隻是當時那種感覺卻完全不及現在這般清晰明瞭。

這讓王誠意識到,這青色玉書的珍貴程度,怕是遠在那塊【開宗令】之上。

而他想起師尊青雲子把這青色玉書交給自己之前說過的話,心中也是忍不住好奇想道:“萬年前的青雲門,到底是何等大門派?難道也和那龍山書院一般,是有著出竅期修真者坐鎮的頂尖大門派嗎?”

帶著這種強烈的好奇心,王誠手握住青色玉書,把自己所修功法《青雲訣》修持得來的法力,緩緩注入了其中。

ps:新書最重要的就是追讀數據,也就是每天更新後的新章節追看人數,所以老書友們千萬彆養肥啊,每天看完老書就看下新書的新章節,哪怕是點點也好啊,謝謝大家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青雲仙途,青雲仙途最新章节,青雲仙途 筆趣閣1.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