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說歹說把哭得稀裡嘩啦的小師妹餘詩音給哄著下了山,王誠一行六人同時出發,一路順利的趕到了紅雲坊市。

到了此地後,王誠發出一張傳訊符找到了等候在坊市的何大虎一家,把青雲門凡人所在的安置地告訴了他,讓他帶領家族凡人前往那裡等待彙合。

然後他又發出了傳訊符給那柳紅豔夫婦,準備帶上這對夫婦一起去那龍山書院報到。

“這就是你們青雲門全部修士了?還真是少得可憐啊!”

柳紅豔雙目在六位青雲門修士身上掃過,除了在練氣九層的林遠山身上多停留了一下外,對於王誠在內的其他人都是一掃而過,語氣也是充滿了揶揄之意。

她那夫君羅立也是毫不客氣的譏笑道:“確實是少得可憐,修真界大概也冇有比這更小的門派了!”

“本門是小冇錯,但再小的門派也是門派,不是區區散修能比!”

林遠山上前一步,目光冷冽的掃過柳紅豔夫婦,語氣低沉的輕喝道:“兩位道友若是這點都拎不清的話,那麼就趁早離開,否則再讓林某聽到這種辱我青雲門的話語,休怪林某手中法器不認人!”

話語落下,一股清冷肅殺氣息,陡然間從林遠山身上升起,刺得王誠等人汗毛倒豎,一個個頗為驚訝的看向了這位大師兄。

以前他們都隻覺得這位大師兄有些刻板威嚴,不好相處,卻冇想到這位大師兄其實還有隱藏的這樣一麵。

“好淩厲的殺氣!”

柳紅豔麵色微變的叫了一聲,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

隻見她臉色變了變,很快就浮現出一抹嬌媚笑容望著林遠山嫣然笑道:“林道友教訓的是,剛纔是妾身夫婦失禮了,妾身這裡在此給道友賠罪了。”

說完就對著林遠山福身一禮,卻是故意忽略了王誠這位掌門。

而且也不知是有意如此,還是她穿著的紅色長裙比較緊身,這一福身下去,她胸前兩個飽滿鼓脹的肉包,頓時被衣裙所繃緊,顯露出了遠超郭雲鳳這等同齡婦人一兩倍的規模。

見到這一幕,前世見多識廣的王誠還好,如李子濤、陸峰兩位年近四十還未找到合適道侶的師兄,則是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

“哼!”

郭雲鳳口中一聲冷哼,夾雜著法力的哼聲,很快就將兩位師弟的魂兒喚了回來,然後二人就都是羞愧的低下了腦袋,有些無臉見人的樣子。

儘管如此,那柳紅豔的夫君羅立,依舊是惡狠狠瞪著二人,好像護食的惡狗一樣。

王誠這時候也是皺了皺眉,不禁冷眼看了柳紅豔一眼,然後一揮手道:“好了,柳道友夫婦若是不想離開的話,那我等這便出發前往龍山書院吧!”

“掌門說得是,時間緊迫,我等還是快些出發的好。”

林遠山微微點頭,身上殺氣不知何時已經收斂了回去,而且首次喊了王誠一聲“掌門”。

雖然王誠知道他這隻是不想讓外人發現青雲門內部存在著不和,並不是真的已經對自己心服口服,聽了後卻也是極為舒心和高興。

不管怎樣,林遠山既然會刻意在外麵維護他這位青雲門掌門的麵子,說明其心中對於青雲門是非常認同的。

這樣王誠起碼不用擔心他會因為某些時候和自己一些意見相左,就一氣之下直接破門離開了。

紅雲坊市前往龍山書院,其間路程有差不多十五六萬裡遠,如此遠的距離,光靠練氣期修真者施展“禦風術”趕路,冇有幾年時間都不可能趕得到。

所以王誠他們需要乘坐修真界一種專門長途載客的交通工具,三階飛行妖獸【雲鯨獸】。

作為三階飛行妖獸當中體型最大的一種妖獸,【雲鯨獸】體長可達三百丈,背寬二十多丈,一次可運載三五千名修真者持續飛行十幾萬裡。

最難得的是,這種修為堪比金丹期修士的巨無霸妖獸,馴化過後的性情卻是極其溫順,隻要不餓著它,或者是傷到它,它對於練氣期修真者甚至是凡人站在自己背上,都不會有什麼脾氣。

所以在元龍星修真界,這種巨型駝獸被廣泛用於充當長途客運和貨運的交通工具。

紅雲坊市正是清霞山附近千裡區域內唯一的一個客運【雲鯨獸】停靠點,每隔七日便有一頭【雲鯨獸】會途經此地停靠攬客。

王誠一行八人在紅雲坊市等了兩日,便忽然聽到一聲悠長的鯨鳴從雲端之上傳來,然後冇過多久便看見了從雲端之中俯衝下來的【雲鯨獸】。

這【雲鯨獸】外形很像王誠前世見過的鯨魚,隻是身體更大更長,並且通體呈天藍色,體表生有一朵朵似雲一樣的白斑,天生擁有遨遊雲天的能力。

儘管王誠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此等巨無霸妖獸,這時候看見那堪稱遮天蔽日的龐大身影朝地上俯衝下來後,依舊是心驚無比,一些和他一樣準備搭乘這頭【雲鯨獸】去往遠方的修真者,更是忍不住發出了驚呼聲。

但實際上所有人的擔心都是多餘,在距離地麵大概還有百丈的時候,那頭【雲鯨獸】便開始減速平緩降落,直到最終平穩降落到了離地約十丈的高度,懸停了下來。

而這時候,王誠等人也看見了【雲鯨獸】背上所盤坐的上千名修真者身影。

按照先下後上原則,等到【雲鯨獸】背上準備在紅雲坊市下車的修真者都下來後,王誠等人才依次順著從【雲鯨獸】背上扔下的懸梯登上鯨背。

“紅雲坊市到龍山書院西陵分院共十五萬二千餘裡,沿途經過之地都屬安全地帶,便算你等一百二十塊下品靈石一人好了。”

鯨背上,待到王誠他們這些新上來的人找好位置坐好後,負責售票收費的修士便挨個過來詢問去處收取車票費了。

這【雲鯨獸】的收費也是采取分段模式,一些修真者開發已久的安全地帶,收費就要便宜一些。

而如果途徑一些有著強大妖獸或者異族盤踞的地區,收費就要視情況提高。

王誠此前也聽大師兄林遠山說起過他們上次去往龍山書院西陵分院的經曆,這時候聽到售票員的話後,馬上就把早就準備好的七百二十塊下品靈石遞給了對方。

至於柳紅豔夫婦的車票錢,當然是要他們自己來支付。

畢竟雙方現在還處於意向合作階段,還未真正到達西南蠻荒之地展開合作。

這樣支付完車票錢後,冇過多久【雲鯨獸】便在有著築基期修為的馭者驅策下升空而起,直上雲霄,朝著下一站地點飛了過去。

儘管飛行在雲端之上,可是王誠等乘客卻絲毫不受高空狂風的影響,因為在他們升空之後,【雲鯨獸】便以天賦神通釋放出了一個薄薄的水藍色光罩將背上修士護住。

這個水藍色光罩彆看不起眼,卻是相當於一個三階防禦法術,便是遭遇金丹期修士的攻擊,也能支撐幾下,阻擋高空狂風的吹襲不過是附帶作用罷了。

而且水藍色光罩並不完全阻隔鯨背上的修士視線,若是輔以“天眼術”之類的增加目力法術,也可以透過水藍色光罩和外麵的白雲看見下方大地上麵風景。

王誠對比前世乘坐的載客飛行器,發現無論是速度、穩定性、安全性、觀賞性,都是【雲鯨獸】要更強一籌。

“可惜就是太貴了!”

他心中暗歎一聲,有些肉痛自己付出的七百二十塊下品靈石車費。

這麼多靈石,都可以買一件【巽風刀】這樣質量上等的一階中品法器了,現在卻隻是他們十幾天的車費。

是的,隻是十三日過去,王誠等人便一路順暢的抵達了龍山書院西陵分院。

作為元龍星修真界儒門五大書院之一,龍山書院除了位於中域的總院之外,還在東西南三個方向開辟了三處分院,每處分院都有元嬰期修真者坐鎮。

王誠一行持著【開宗令】抵達龍山書院西陵分院後,很快身為掌門的王誠就被帶到了一座獨立宮殿中,在此見到了西陵分院專門接待他們這些新門派掌門的修士。

這是一位五官端正,麵相威嚴的中年男子,他身穿青色儒衫,手捧著一本顏色泛黃的古舊書籍正津津有味品讀著,王誠進來後,他也不曾看過來一下,隻是輕輕說了一句道:

“右邊是那片蠻荒之地的大致地圖,上麵閃爍著紅光的地方,便表示有主了,閃爍著白光的地方,便是你可以挑選用來建立山門之地,你現在隨便選一處自己認為合適的地方吧!”

王誠目光頓時右轉,卻見右邊一片五顏六色的靈光,正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沙盤地圖供人閱覽。

黃褐色代表大地山川,青綠色代表草地森林,藍色代表江河湖泊,然後在那山川草地和江河湖泊之間,都有著一個個鴿子蛋到雞蛋大小不等的紅白光點閃爍,表示那裡有著靈脈存在。

越大的光點,代表著靈脈等階越高,品質越好,但最高也隻有二階靈脈,不會出現三階靈脈。

並非那片廣闊區域當中冇有三階靈脈,而是三階靈脈要麼被龍山書院自己占據開發了,要麼就是交給了早就依附於龍山書院的宗門家族作為新山門駐地,不可能給那些剛奪得【開宗令】的新依附宗門。

王誠仔細觀察著地圖上那數百團閃爍的光點,觀察它們所在地周圍的環境,以及和其它的光點所處距離,最終指著一個約莫有著半個雞蛋大小的白色光點說道:“晚輩選好了,青雲門的山門駐地就選擇此處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青雲仙途,青雲仙途最新章节,青雲仙途 筆趣閣1.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