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坊市裡找到了正在幫一家酒樓攬客促銷的師妹餘詩音,王誠讓她和店掌櫃結算了攬客所得的兩塊下品靈石分紅,便帶著她離開了紅雲坊,開始返回道觀住處。

這條路兩人也算是經常走了,有著法術“禦風術”輔助提升速度和節省體力,半日時間便足以讓兩人趕回道觀。

然而兩人半途上路過一處山坳的時候,王誠忽然感應到前方山林中有法術氣息升起。

“小師妹小心!”

他不及細想,連忙轉身將身後跟著的餘詩音撲倒在地,一起向著一旁快速翻滾。

嗖嗖嗖!

幾乎就在王誠撲倒餘詩音過去一兩息時間,風刃、水箭、火球三種不同屬性的法術便先後落到了他們剛纔所處位置。

轟隆!

落空的火球砸落到地上後炸裂開來,在地麵上炸出了一個半丈寬的土坑,火焰點燃附近的枯草樹葉,迅速引發了大火。

“好小子,反應還不慢,大家快點追上去,一定不能讓他們跑了!”

“放心吧,他們跑不了!”

一陣吆喝聲從法術飛來的山林中響起,隻見人影閃動間,左邊山林中便衝出了四個蒙麵修真者,各自加持著“禦風術”向王誠二人圍了上來。

“小師妹你先跑,師兄我來對付這些蟊賊!”

地上,王誠伸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張一階上品防禦靈符【金光護身符】給餘詩音加持上,便讓其先頂著護罩逃跑。

然後他隨手給自己又拍上了一張一階中品防禦靈符【木甲符】,便祭出【青雲劍】這件一階極品法器直接殺向了撲來的蒙麪人。

一階極品法器【青雲劍】的飛行速度何其快,幾個蒙麪人剛看見王誠取出飛劍,下一刹那飛劍便出現在了他們前方十幾丈外。

這可大大出乎幾人意料,一時間有防禦法器的連忙祭出法器守護自己,冇防禦法器的就和王誠先前一樣就地打滾,企圖避開飛劍。

不得不說,這些人敢在這裡殺人奪寶,那戰鬥經驗都是冇得說,這番應對都是可圈可點,極為正確。

練氣期修真者無法像築基期修真者那樣做到神識離體,以神識駕馭飛劍法器攻敵,所有法器禦使都要靠一門叫做“驅物術”的法術來驅動,靈活性完全冇法和神識禦器相比。

所以王誠隻要一劍落空,或者斬在防禦法器上麵被彈開,他想再控製飛劍調整方向斬敵,就需要一點時間緩衝了。

但可惜這些蒙麪人雖然做出了正確選擇,卻完全錯估了【青雲劍】的威力。

這件一階極品法器不但飛行速度快,還能釋放出劍氣殺敵。

所以當一個有著防禦法器的蒙麪人以為可以仗著法器扛過這一劍之時,青色飛劍忽然迸發出一道尺許長的青色劍氣斬在了一人身前漂浮盾牌上麵,當場將那件一階下品防禦法器盾牌斬碎,連帶著將後麵的蒙麪人也斬斷成了兩截。

與此同時,青色飛劍本體也斜轉而下洞穿了另外一個地上打滾的蒙麪人,同樣將之一劍釘死在了地上!

“啊,竟然是劍氣!”

“極品法器,那把飛劍是一階極品法器!”

後知後覺的驚呼聲,這時候才從剩下兩個躲過一劫的蒙麪人口中響起。

兩人看著那把插在同伴屍體上的青色飛劍,眼中既有驚恐,也充滿著貪慾。

隻見兩人快速對視了一眼,然後默契十足的同時點頭叫道:“殺了他為賴老大報仇,飛劍賣了靈石平分!”

話音未落,兩人就各自祭出身上的攻擊法器打向了王誠。

然而兩人祭出的法器連王誠身上那件青色靈光甲冑都冇有碰到,就被一麵散發著金色靈光護盾的金色小盾給輕易擋了下來。

“又,又是一件一階上品防禦法器!”

一個蒙麪人瞪大眼睛看著王誠身前飛舞的【金光盾】法器,口中的聲音都在發顫。

他們事先雖然猜到王誠身家必然不會小,因此纔在這裡埋伏著等待王誠送上門來。

但是他們絕對冇有想到,王誠不但有著一件一階極品飛劍法器,還有一件一階上品防禦法器護身。

這種法器搭配,彆說是一個練氣七層修士,就是一位練氣十二層修士,如果冇有大宗門背景的話,也多半是置辦不起來。

跑!

另外一個蒙麪人倒是極為乾脆果斷,馬上就轉過身子向山林中跑去。

他們的修為對於王誠並不具備境界碾壓優勢,而王誠的法器裝備卻是可以碾壓他們。

再打下去的話,他們兩個到死也未必能夠破開王誠那件防禦法器。

“哪裡走!”

王誠看著那逃跑的蒙麪人一聲大喝,雙手飛快一掐法決,掌心便浮現出一道半尺長的弧形青色風刃向此人飛斬而去。

可惜那蒙麪人極為狡猾的采用了斜線奔跑,青色風刃堪堪擦著他的後背飛過,落空了。

而這時候,那聲音打顫的蒙麪人也是如夢方醒一般,連忙收回先前祭出去的法器,跟著向另外一邊逃跑了起來。

王誠見此,臉色一變,連忙掐訣施法叱喝一聲“劍來”。

頓時間那插在死去蒙麪人身上的青色飛劍便倒射飛出,被王誠操控著斬向了那個躲過他風刃攻擊馬上就要逃入山林的蒙麪人。

青色劍光一閃即逝,很快就追到了那個蒙麪人身後。

此人剛想故技重施趟地翻滾進行閃避,飛劍就瞬間從他脖頸處一劃而過,將他腦袋割了下來。

王誠這時卻不再去管殺人割頭後墜落到地上的飛劍,直接跟著追向了最後一個逃跑的蒙麪人。

今日他暴露了【青雲劍】這件一階極品法器,勢必是要將人全部滅口才行,否則他一個練氣九層修士擁有一階極品法器的訊息傳出去,肯定會招來無數散修的窺覷,甚至是一些身家薄弱的築基期修士也可能對他出手。

【開宗令】隻能震懾彆的修士不敢殺他,但是關押拘禁和搶掠他,卻是並不在保護範圍內。

他修為和逃跑的蒙麪人差不多,想要追上對方卻非一時能夠做到。

但就在那蒙麪人看見這種情況,放下心來準備憑藉對地形的熟悉將他甩開之時,卻未發現王誠手中又浮現出了一張淡青色靈符。

一階中品靈符“風行符”,使用後能夠讓修士馭風而行,速度大增。

王誠手中一階中品靈符有幾十張,但是這“風行符”卻隻有兩張,因為此符對於符紙材料要求比較特殊,青雲子生前也冇法多製作。

此時為了殺人滅口,王誠也隻能忍痛使用掉這張珍稀靈符了。

隨著他將靈符激發,一股青色靈光頓時加持在他身上,不但讓他奔行間的風阻降低了許多,更是有著一股柔和的推力推著他前進,速度一下翻倍激增了起來。

等到那前麵逃跑的蒙麪人感覺不對勁,回頭望了一眼之時,王誠已然出現在其身後三十多丈外了。

“不……”

充滿驚恐的叫聲剛從這個蒙麪人口中響起,一柄青色飛刀便自王誠手中飛射而出,瞬間刺穿了他的喉嚨。

青色飛刀名為【巽風刀】,一階中品法器,此物乃是王誠十四歲修為晉升練氣四層的時候,師尊青雲子花費七百下品靈石為他購買的禮物,今天還是第一次見血殺人。

這時候斬殺了最後一個蒙麪人,王誠心中方纔鬆了口氣,然後就要上前收回法器和拾取戰利品。

但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小師妹餘詩音的尖叫聲。

“不好,他們還有同夥!”

王誠臉色一陣大變,連忙趁著【風行符】的效果還在,迅速收回【巽風刀】向著叫聲傳來處疾馳而去。

片刻後,轉過一個山灣的王誠,便看見小師妹餘詩音正背靠在山間一塊大石上麵,被一個魁梧大漢手持銅錘猛烈轟擊著。

在這魁梧大漢的不斷轟擊下,一階上品防禦靈符【金光護身符】所釋放的金光護罩已經隻剩下薄薄一層,裡麵的餘詩音更是被震盪之力衝擊得小臉煞白,嘴角溢位了絲絲殷紅鮮血。

這一幕看在王誠眼中,頓時讓他氣血衝腦,雙眼瞬間就紅了。

“給我去死!”

他一聲怒吼,當即隔著上百丈便祭出【巽風刀】直取魁梧大漢首級。

魁梧大漢聽到王誠喝聲便已知不妙,當即反應極快的一個翻滾就躲開了背後射來的飛刀。

然後目光望向了飛刀射來的方向。

這一望,頓時讓他人生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隻見金光一閃,那環繞王誠周身飛舞的【金光盾】,光滑如鏡一般的盾麵上瞬間綻放出炫目金光。

魁梧大漢目光被那金光一照,立時便眼睛一花,什麼都看不清了。

而王誠卻是一邊朝他飛奔而來,一邊手掐法決甩出一道半尺長風刃,輕而易舉便斬破他身上那薄薄一層靈氣護盾,將他半邊胸膛都給撕開,血水混合著破碎內臟流了一地。

王誠見此,這才怒氣稍斂的停下腳步,轉而向著小師妹餘詩音跑去,一邊跑一邊叫道:“小師妹你怎麼樣?快給師兄看看傷到哪裡了。”

“掌門師兄我冇事,隻是受了點震盪內傷而已。”

餘詩音揮袖擦了擦嘴角血漬,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恨恨看向數丈外倒地身亡的魁梧大漢屍體罵道:“這人真是壞到家了,上次故意打爛我的靈梨,這次又引來其他惡徒伏殺我們,還好掌門師兄你來得及時,不然小妹今日死定了!”

嗯?

王誠麵色一怔,不由走過去仔細看了一下那魁梧大漢的麵容,卻發現此人正是半個多月前在紅雲坊欺負餘詩音後,被他抓了個正著的黃衣中年人。

“原來是這個混蛋,我還納悶呢,咱們兩個又冇與誰結仇,怎麼會有人專門埋伏在這裡暗算我們,原來是這傢夥在搞鬼!”

王誠麵色恍然的點了點頭,然後臉色一沉,直接掐訣施法凝聚出一顆火球落到屍體上麵,很快就將這魁梧壯漢的屍體燒成了焦炭。

做完這一切後,他纔對餘詩音點了點頭道:“既然小師妹你冇什麼大事,咱們快點收拾戰場離開,不然讓清霞宗的巡查修士發現了這邊情況,反倒是一個麻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青雲仙途,青雲仙途最新章节,青雲仙途 筆趣閣1.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