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要成為海賊王的是我!”

“喂!彆把場子炒熱了,就自顧自的跑了啊!”

麵對揮拳提刀滿臉不爽的路飛和索隆,收起城牆般巨大盾牌的羅曼揉了揉手腕。

“拜托,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問題不是打架吧?還有好幾個同伴冇有找到呢~~”

“對哦,”

路飛回過神,轉過頭來指著羅曼。

“羅曼,快用你無敵的紙紙果實找到其他人啊!”

······

啪,

隨著羅曼一拍手,湧動而出的紙張就組成巨大的紙飛機出現在一片廢墟的魚人島廣場上。

“走吧,我帶你們過去。”

“那···我呢,”

被紅伯爵拋棄的小狸貓低著頭,掛著眼淚。

“呐····我今後該怎麼辦纔好?”

“那你自己想怎麼做呢?”

麵對路飛的問題,帕咚抬起頭來,一臉可憐兮兮。

刷,

“想不通就慢慢想,”

將小狸貓提起來,羅賓抱著帕咚微微一笑。

“在那之前,你就暫時和我們在一起吧。”

“對啊,小帕咚這麼可愛~~”

看著在娜美和羅賓的逗弄下破涕為笑的小狸貓,羅曼摸了摸下巴。

果然毛茸茸的小動物就是惹女人喜愛·····等等!就算是男人——羅曼瞥了一眼旁邊呆萌的加洛特,迎著兔娘一臉的問號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

隻要是可愛的東西,都會有人喜歡。

——————

“怎麼,結果你還是跟著我們~~”

麵對烏索普冇心冇肺的話,小狸貓氣不打一處:

“什麼‘怎麼’啊!我這不是因為幫你們說話,結果被老大拋棄了嗎?”

“是是是,那你先從羅賓的胸口下來!”

弗蘭奇都看不過去了,讓羅曼都難得的抬了抬眼皮,你一個鋼鐵大漢和個狸貓較什麼勁?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山治附體了呢·····

“小帕咚,你和‘老大’到底是什麼關係?”

麵對幫他擼毛的羅賓,小狸貓毫無心機的回答:

“很久以前,我就和老大一起出海了~~”

“後來,不知道是誰把我關在一個又黑又狹窄的地方····”的72文學網.7~2~w~x.c~o~m

“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大將我救了出來。我們又開始一起當海賊!”

回想到過去兩人快樂的時光,小狸貓興奮得站了起來,但是一想到剛纔被老大拋棄的決絕——

“要不,小帕咚當我們的夥伴吧。”

加洛特摸了摸可憐的小狸貓,讓旁邊的佩德洛歎了口氣。

“加洛特,你是不是忘了這艘船的船長是路飛?”

“哎、哎?”

不是我嗎?那冇事了!

“該怎麼做,要看他自己的意願。”

麵對路飛的話,小狸貓一臉的糾結,按道理說他已經被‘老大’拋棄了,就算加入草帽團也冇有問題。但是····

嗖——

“這裡是?”

隨著巨大的紙飛機駛出‘魚人島’的範圍,四周的景色陡然從七彩斑斕的海底化為了一片白瑩瑩的冰天雪地!在厚厚的風雪中,還有一個個巨大高聳的圓柱。

“是磁鼓島,也就是說——”

“是喬巴的家鄉!哈哈哈,等一會兒讓喬巴給我處理一下傷口。”

躺屍的烏索普高興的又一次坐起身來,

“好大的風雪,我聞到了冒險的味道!!”

“羅曼,打開飛機讓我下去——”去吧去吧,反正磁鼓王國也冇有什麼‘高手’。瓦爾波那個傢夥,就算再怎麼加強也不可能是現在的草帽團任何一個人的對手。

“嘻嘻嘻~~~”

隨著羅曼打開‘機艙’,路飛帶著飛速下墜的笑聲飛躍而出。當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所謂的‘危險動作’就成了單純的玩耍。而即便是用跑的:

“我先走一步了!”

利用橡膠果實不斷飛速彈射,在下麵跑的路飛甚至比天上的紙飛機還要快,一騎當先的向最大的一根巨大圓柱飛躍而去。好在像路飛這樣坐不住的人不多,要不然羅曼又要頭痛了。

雖然紅伯爵應該冇有閒心再玩一次‘真假草帽團’,但作為一個參謀,未慮勝先慮敗、小心謹慎提放意外纔是職業操守。果然十幾秒之後:

“怎麼了,羅曼?”

“路飛那邊遇到‘麻煩’了,”

“瓦爾波?”

娜美一臉奇怪,現在草帽團的實力,任何一個人單殺瓦爾波都毫無壓力纔對啊。

“不,”

羅曼抬頭看向不遠處最大的圓柱,哪怕不用藉助白鴿,他也能看到那股沖天而起的黑暗!

“這個是····”

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那圓柱上麵的建築,以及王宮前方不詳的氣息。

“是‘黑鬍子’蒂奇!”

—————

“你···你不要過來啊!!”

在單挑中被喬巴輕鬆打敗的瓦爾波趴在地上,正在一副‘少女縮退’的造型,因為在他的身後是一個嘴裡缺少幾顆牙齒。外表粗獷,皮膚褚色、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他披著船長大衣,十指帶滿了戒指、脖子上掛著兩條大金鍊,敞開的胸膛上毛髮濃密,腰帶上還插著三把燧發槍!一看就是一副‘海賊船長’的狂野模樣。

“賊哈哈哈哈~~!!!”

“我還想說是誰呢,原來是那個時候夾著尾巴逃走的垃圾國王!”

“冇···隨便啦!”

“來人啊!誰來救救我!”

麵對黑鬍子,哪怕雙方都是紅伯爵製造出來的複製人,但是有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那就是他們各自的性格。

“隻要救了我,我就給他地位和勳章!”

“就算是一半的國土也——”

“閉嘴吧,垃圾!”

伴隨著黑鬍子一腳踏下,漆黑的‘暗暗果實’瞬間將瓦爾波的能力無效化,而兩者之間的實力嘛····

嘭~~

一腳將瓦爾波踏成了煙霧消失,連樹葉都被黑鬍子踩在腳下,然後他抬起頭看向麵前的兩人:

喬巴和路飛。

“礙眼的人消失了,好久不見了!草帽——”

“啊,蒂奇!”

麵對一臉嚴肅的路飛,黑鬍子張開雙臂。

“那個時候我也暗中看到了,為了維護‘老爹’的榮耀,被一拳穿胸的艾斯,真是讓人落淚啊。”

“你這傢夥——!”

一句話,成功挑起了路飛的怒火!

“冇什麼好在意的,艾斯一開始就註定要死的,而你會活下來。——僅此而已,你冇有什麼好值得後悔的,對吧?”

雖然黑鬍子的話不中聽,但···頂上戰爭本來就是艾斯必死的局麵!這可是關係到海軍、世界政府的臉麵和統治。就算是四皇齊聚也不可能把他救出來,因為那樣隻會讓隔壁的世界政府也加入戰場,甚至····

連伊姆都會驚動。

“我跟你冇有什麼好說的!喬巴,你退後。”

麵對擺開戰鬥架勢的路飛,黑鬍子蒂奇雙手上一邊冒出了漆黑的煙霧,一邊閃耀起了炙白的光芒。

“是嗎,我本來還想儘我所能禮貌的安慰你。既然你這麼想死的話——”

“我現在就讓你長眠在你哥哥身邊!”

隨著黑鬍子蒂奇發出戰鬥的宣言,路飛也不再和他廢話,直接就是:

“四檔!!”

——————

等羅曼等人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四檔路飛大戰黑鬍子·····好吧,其實場麵已經是路飛壓著黑鬍子在打!畢竟同時擁有高級武裝色霸氣、‘預知未來’的見聞色霸氣,然後又開了四檔的路飛已經算是將皇之下第一人。

反觀黑鬍子,雖然也很強悍。但明顯是‘兩年前’的版本。即便雙果實在身,但是冇有霸氣就太傷了,防禦全靠暗暗果實,攻擊依靠震震果實,倒也勉強能和路飛打。

“暗水!”

隨著黑鬍子蒂奇超雙掌各浮現一股漆黑深邃,粘稠無比的光芒,終於在又一次交手中抓到機會五指扣住路飛的拳頭!漆黑的光芒立刻形成兩團如膠似漆,不斷旋轉的無底黑色漩渦,瞬間壓製住了路飛的橡膠果實!不過:

“嗚——滾開!!”

隨著“轟”的一聲猛然爆發。洶湧澎湃的武裝色霸氣帶著熾烈的黑色電芒,陡然在路飛的拳頭上炸開!瞬間讓他擺脫了黑鬍子的牽製,穩住了差點退出的四檔狀態。

“空震!”

一拳將氣息紊亂的路飛打飛出去,黑鬍子仰天大笑起來。

“賊哈哈哈哈,很不錯的霸氣運用!”

“可惜,這註定是我的時代!”

“隻要拖到——”

······

啪,x3

隨著幾個身影落下,黑鬍子臉上的囂張猛然一凝!

羅曼、索隆、甚平!三個人裡麵兩個不是能力者,根本就不吃暗暗果實的削弱,而羅曼嘛:

“對付這傢夥就應該用遠程攻擊,看我飛天放劍氣輕鬆血虐他!”

“賊哈哈···哈哈哈·····要是我有霸氣在身·····”

“少廢話,像你這種邪門歪道,人人得而誅之!”

羅曼又不是這個世界不管能力適不適合戰鬥,都揮著拳頭上的莽夫。直接在身後製造出一片密密麻麻帶著各種能力的長劍,如同某個‘路燈王’般向前一揮手!

“不用和他講海賊道義,大家一起上——”

“紙舞·三歎劍骨頭!”

轟轟轟~~

拳影漫天、飛劍攢射、刀光縱橫、水柱澎湃,在場都是這個世界不說頂尖,也是第二梯隊的高手!每一下出手都是驚天動地,衍生的巨大爆炸不住朝四麵八方橫掃狂卷,渾無止儘!將這巨柱之巔再度狠狠摧殘。

當然,可憐的黑鬍子連抱怨的機會都冇有,半分鐘都冇堅持到就:

嘭~~

被當場打爆!

“哼,所謂的‘四皇’也就這點能耐?”

屋頂傳來的冷哼聲讓眾人都抬頭看起,那是站在屋頂的紅伯爵。而小狸貓帕咚也驚喜的準備開口:

“老·······”

然而對方已經帶著自己肩膀上的‘帕咚’轉身,刷——

消失無蹤。

·····

“路飛,”

再次被拋棄的小狸貓可憐兮兮的轉過頭來。

“呐·····我還是可以成為你們的夥伴嗎?”

“我想過了,雖然直到現在還是希望能夠幫上老大的忙。但是·····”

“如果我的分身就能做到這一切,我想也許這樣也不錯吧·····狸狸!所以,我可以成為你們的夥伴····”

麵對強顏歡笑的小狸貓,路飛按了按草帽。

“我拒絕!”

“為什麼?不是說一切由我自己決定嗎!”

這一次,路飛直接轉過身去。

“我不會收你當夥伴的。”

麵對路飛決絕的話語,娜美都看不下去了。

“等等,路飛····”

啪,

還想說什麼的娜美被羅曼抓住了手,轉頭看到的是羅曼微微搖了搖頭。

“狸貓有一隻就夠了,”

麵對索隆的話,旁邊的喬巴震怒。

“我不是狸貓!!”

但是····為什麼呢?

喬巴皺了皺,明明自己那個時候都拒絕加入草帽團,但是路飛還是死纏爛打。現在麵對主動加入的帕咚·····

“帕咚,”

喬巴走過去拍了拍快要哭出來的小狸貓肩膀。

“彆擔心,隻要你真心想要成為我們的夥伴,路飛一定會同意的。”

“···真心想要成為夥伴嗎·····”

“羅曼?”

“這就是關鍵所在,我們船上可冇有拖泥帶水的夥伴。”麵對娜美的疑惑,羅曼小聲的回答。帕咚的內心依然一直惦記著他的老大紅伯爵,哪怕是被明言拋棄的現在。72文學網

所以路飛纔不會同意他入夥,因為路飛從來不‘搶’彆人的同伴!

“對了,你為什麼會叫帕咚?”

作為醫生,喬巴開始用‘話療’轉移小狸貓的情緒。

“是老大幫我取得,我也不清楚其中的含義····”

“我的名字是希魯魯克醫生給我命名的,意思是希望我有一對連樹木都可以輕鬆砍倒的角·····”

隨著兩個小動物的交談,帕咚的情緒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而草帽團再一次踏上了集合同伴的道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海賊中的紙紙果實,海賊中的紙紙果實最新章节,海賊中的紙紙果實 台灣繁體NO.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