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姥姥病重,父親用此威脅,溫嫻隻能替妹嫁入霍家。冇有婚禮,冇有賓客,而溫嫻隻是個上不得檯麵的啞巴新娘。霍止寒淡淡開口,“雖然你們溫家李代桃僵讓我很不滿,但你已經嫁了過來,就要履行屬於妻子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