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坐標紊亂的那一刻,盧克便察覺到了不對勁。

以他的反應速度,當即拉開一道傳送門,避開相位轉移毫無問題。

可超人沒有這麼做,而是像一頭位於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主動踏進征服者康死前發動的陷阱。

他很好奇,對方能給自己找到一個什麼樣的強敵。

當前時代,這顆星球上。

能夠讓超人鄭重對待的,恐怕隻有古一與奧丁。

征服者康總不可能,從未來把什麼歐米茄級變種人,或者哨兵、綠巨人浩克叫過來,跟自己掰一下手腕。

“嗬,原來是這樣。”

置身於古埃及金字塔,盧克隨意打量了一會兒,迅速猜出征服者康的打算。

“如果我沒有記錯,他和天啟,一直都是死對頭來著。”

看到古埃及金字塔,盧克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變種人之神,天啟。

征服者康曾經冒充過埃及法老,跟天啟還有一段私人恩怨。

通過相位轉移,把超人帶走金字塔內。

他想要做什麼,自然不言而喻。

借刀殺人麼?

可天啟憑什麼會按照征服者康想的那樣做?

“不過,這倒的確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盧克撇了撇嘴,早在黑皇塞巴斯蒂安-肖時期,他就聽說過天啟的大名。

後者的本名叫恩-沙巴-努爾,出生於古埃及第一王朝,是地球曆史上的第一個變種人。

即便是黑皇後塞勒涅,那個活躍於羅馬帝國時代,生命力悠長的女巫,也沒有對方存在的時間長。

至於征服者康與天啟,這兩人之間的恩怨糾葛。

則要追溯很早的年代,當時是古埃及第一王朝時期,征服者康冒充法老統治了國家,權力巨大。

而天啟,隻不過是一個被遊蕩者收養的棄嬰。

作為熟知劇情的未來人,征服者康看中了天啟的巨大潛力。

於是,他打算控製對方,收為小弟,訓練成頭號馬仔兼打手。

隻是很遺憾的,在這個過程中,征服者康弄巧成拙,不幸翻車,被天啟視為仇人。

在覺醒能力後,天啟帶領埃及人民推翻了征服者康的殘酷統治。

後者見大事不妙,隻能狼狽逃走。

這段往事,一直讓征服者康耿耿於懷,視為奇恥大辱。

而天啟也沒有忘記,始終想要報複征服者康。

自此以後,兩人就徹底結下梁子,互相仇視對方。

征服者康為了不讓盧克贏得如此輕鬆、順利,居然找到了天啟,把對方喚醒過來。

由此可見,他對超人的憤恨,短時間內已經超過了曾經的老對頭。

“我明明是個好人,征服者康才是反派。”

盧克搖了搖頭,完全不理解征服者康對他的仇恨是為了什麼。

自己可是正道的光,人間燈塔。

絕對的正面角色,超級英雄。

像征服者康這種宵小鼠輩被他打死,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明明很符合通俗小說、或者好萊塢電影的標準結局。

“不愧是變種人之神。”

盧克一邊思維發散,一邊向著金字塔下方走去。

他可以清晰感覺到,那股蟄伏、沉眠,卻依然強盛、充沛的生命能量。

天啟就在那裡。

並且逐漸清醒過來。

那股恐怖無比的暴虐氣息,如同熔岩火山,猛然地噴發出來,令人生出窒息之感。

盧克沒有選擇離開,反而繼續向下。

順便還有閒心,觀察金字塔的建築結構,以及文化特色。

沿途中,他所看到的壁畫與浮雕都保存得很好。

那些埃及人跳著反關節舞蹈,頭上頂著動物的羽毛或者骨頭,作為裝飾品。

或是手持長矛,狩獵猛獸。

或是舉行祭祀,膜拜神明。

栩栩如生的壁畫上,描繪出遠古時代的幾分面貌。

話說回來,古埃及之所以會出現被譽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金字塔,完全是征服者康的鍋。

這貨身為未來人,冒充法老大建奇觀,什麼金字塔,獅身人面像,都是他帶起來的風氣。

後來,征服者康被天啟推翻統治,一部分也有奇觀誤國的因素在內。

轟隆!轟隆隆!

如雷悶響,傳出很遠。

越往下面走,盧克越能感到一股強悍的壓力。

空氣如同粘稠的膠水,正常人每走一步都很費勁。

能量光芒輻射而出,把昏暗無比的封閉空間照得通亮。

“這就是……變種人之神?”

盧克步入寬闊的大殿,隔著遠遠地距離,他看到銘刻有複雜回路的石台上,正躺著一個高大的男人。

對方皮膚呈現灰色,嘴唇發藍,一塊塊結實的肌肉如同鋼鐵,毫無遮掩的暴露出來。

咚咚!咚咚咚!

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宛若巨鼓擂響。

“看上去像是換皮的滅霸。”

盧克吐槽道。

渾身沐浴著能量光芒,體格強壯,而且高大的天啟,與泰坦星人滅霸的確有幾分相像。

“是……誰……”

渾厚的聲音回蕩在大殿,察覺到有闖入者,灰色人影緩緩坐起。

當他站起以後,鍍金的石台化為灰塵。

有如一隻無形的大手,將其捏合成為金屬戰甲。

這份操縱物質的強悍能力,就足以讓黑皇塞巴斯蒂安-肖,凶兆先生等阿爾法級變種人望其項背。

“你……驚……醒……了……我?”

天啟,這個地球上最古老的變種人,蘇醒了。

他睜開雙眼,看著立在門口的挺拔身形,眼中閃爍著奇怪的情緒。

竟然不是納撒尼爾-埃塞克斯,那個自願成為奴仆的人類?

這個世界上,知曉自己沉睡之地的,除了納撒尼爾,再無他人。

“偉大的恩-沙巴-努爾。”

盧克毫無誠意的給予尊稱。

“把你從沉睡中喚醒過來的,另有其人。”

“他叫做征服者康,是一個未來人。”

轟!

當盧克提到“征服者康”,原本還未睡醒,處於惺忪狀態的天啟,立刻雙眼圓瞪,怒氣勃發。

恐怖的能量,衝擊著虛空,撼動龐大的金字塔。

足以見得,天啟對那個該死的混蛋,蘊含著多麼深刻的仇恨。

“他在哪裡?”

天啟握緊雙拳,雙眼放射冷光。

隻等盧克說出征服者康的下落,他就去一拳打爆對方的狗頭。

“偉大的恩-沙巴-努爾,征服者康——已經死了。”

盧克回答道。

“是你做的?”

天啟有些驚訝,隨後再次提問。

“沒錯,他跟我恰巧有一些……私人恩怨。”

盧克點了點頭。

“很好!”

天啟那張冷酷的灰色面龐,露出一絲難得笑意。

他踏出一步,緩緩升空。

大殿內的石柱、壁畫,頃刻間進行物質重組,變成一張石質王座。

天啟坐在上面,如同主宰一切的君王、神明。

他俯視著底下的盧克,慷慨問道:“那麼,人類,你需要什麼獎賞?”

“我可以讓你成為高貴的變種人,賜予你非同凡人的天賦能力,並且允許你跟隨在我的身邊。”

這就是天啟的思維。

他曾經當過法老,做過神明,一直受到俗世的頂禮膜拜。

所以,能夠跟隨自己,就算是無上的榮耀。

再說了,按照天啟的想法。

人類在進化層次上極為落後,相當落後,完全比不上變種人。

讓一個人類,轉化為變種人,完全是莫大的獎賞。

“抱歉,我不需要這些‘賜予’,偉大的恩-沙巴-努爾。”

盧克興趣缺缺,直接拒絕。

他跟這種沉睡太久,思維僵化的老家夥,沒什麼共同語言。

“嗬,我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被人拒絕的滋味了。”

天啟惱怒說道。

他是尊貴的法老,偉大的神明。

從來隻有別人懇求自己、迎合自己。

可面前這個人類,居然表現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太過分了!

“我的獎賞,從不會收回……”

天啟沉聲說道。

能量光芒輻射而出,籠罩站在原地的盧克。

要知道,當初凶兆先生納撒尼爾-埃塞克斯。

差點兒跪在地上舔天啟的鞋子,才得到成為變種人的機會。

這個人類怎麼能拒絕自己呢!

天啟不允許!

能量光芒企圖滲透盧克的體內,把他改造成為變種人。

可是——

後者直接張開生物力場,把那股強大的能量光芒隔絕在外。

“你究竟是誰?”

天啟感到震驚,雙眼精光爆射。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那我就……”

盧克還未說出來曆,金字塔猛地晃動了一下,如同地震一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美漫之超人,美漫之超人最新章节,美漫之超人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