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咬咬牙,又倒了回來。

“你傷得很重,我幫你包紮處理一下,順便幫你把醉陰香的毒解了,免得留下醉陰香的後遺症,也算是一點補償。”

她說著,從身上掏出從上官家與百裡家收刮來的丹藥弄成粉末,給他塗上。

又用銀針把毒血逼到手腕上,繼而割開他的手腕,把毒血放出來。

夜景寒的血是純黑色的,透著一股腐臭的腥味。

顧初暖皺眉。

“好傢夥,合著你不止中了醉陰香的毒,你身上還中了好幾種毒呀,不過你也太狠了吧,這麼霸道的毒起碼困擾你十幾年了,你居然還能活著。”

“不對,你的毒中途有解過,雖然沒有徹底解乾淨,不過也解得差不多了,隻是後來突然又反噬了。”

“誰這麼厲害,這麼棘手的毒都能解得了。”

清風降雪眼睛一亮。

“姑娘,你能解開我家主子身上的毒嗎?”

顧初暖嘖嘖有聲。

“如果是以前,或許還有一絲把握,現在……你們家主子簡直不是人,把他常年累月的傷都逼到一處,強行壓製下來了,連毒也逼到一處了,這不,雙腿才又瘸了。”

“那到底是能解還是不能解,還有主子的雙腿能不能治得好?”清風急道。

顧初暖一邊處理傷口,一邊不客氣的懟了回去,“治不了,我又不是大羅神仙,就算是大羅神仙,也很難治得了。”

夜景寒哪裡在乎自己的身體。

又哪裡在乎自己的雙腿。

他狠狠瞪著眼前的女人,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

顧初暖拍了拍手,看著他胸腔劇烈起伏,臉上氣得青筋暴漲,儘量遠離這個危險的男人。

“呐,醉陰香再過半天就解開了,你兩個下屬的毒我也幫他們解毒了,同樣半天後解開。你可别再找我麻煩了,畢竟救命之恩大於天。”

“我殺了你。”

夜景寒再一次激動的撲上來。

顧初暖嚇了一跳。

在給他治傷的時候,她又偷偷給他下了麻痹身子的藥,他怎麼還能動。

瞧他一副吃人的樣子,以及越來越靈活的身子。

顧初暖也不管夜景寒究竟有沒有聽進去,扭頭狂奔而去。

她再傻也知道這一次得罪了一個棘手的大人物。

沐家,她怕是不能再久呆了。

繼續呆下去,不是被眼前的男人逮到,小命玩完。

就是害了整個沐家。

一路狂奔,顧初暖終於離開江澤山深處。

遠遠的她便看到小老虎刁著一個碩大的麻袋,一路賣力的拖到她面前。

麻袋比它還大好幾倍,乍一看過去,不知道的還以為麻袋自己長了腳,會飛。

“吼吼……”

小老虎興奮的叫著,似乎在邀功。

顧初暖不禁被它給逗笑了。

“這一大麻袋的藥材,都是你一個人,呸,一隻虎采的?”

她有些傻眼。

這隻小老虎莫不是把整山的藥材都給采了吧?

“吼吼……”小老虎不斷點頭,兩眼亮晶晶的,咧著嘴笑著。

顧初暖給它點了一個讚,“有我的潛質,不過這麼大一麻袋,要扛回去似乎有些困難。”

她摸向自己的中指。

若是……

有一個空間戒指就好了。

這些東西也有儲存的地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