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人心裡咯噔了一下。

她這是跟五姨娘算完賬,又跑來跟她算賬了嗎?

大夫人白了一眼管事的嬤嬤,厲聲道,“三小姐的月銀呢,為什麼她說沒有收到?是不是你們貪汙了。”

“大夫明查,就算給才奴天大的膽子,老奴也萬萬不敢剋扣三小姐的月銀,老奴這就好好去查檢視。”

“白嬤嬤是該好好查檢視了,畢竟我現在也是戰神寒王爺未來的王妃,若是被寒王知道他的王妃過得太寒酸,怕是他也不會高興的。”

“是是是……”

府裡沒一個有好臉色的。

這還沒當上寒王妃呢,就開始擺起寒王妃的架子來,誰不知道寒王命不久矣,等寒王翹了辮子,看她還怎麼囂張。

顧初暖環目掃向在場所有人,霸氣的宣誓,“從今往後,誰若敢欺負秋兒,便是欺負我。雖然我在府裡的地位低了些,但我想,憑著我是昭綾公主親生女兒的份上,想處死某些人還是有點權力的吧。”

眾人驚若寒蟬。

大夫人揚唇一笑,笑容不達眼底,“三小姐說笑了,以後府裡誰敢欺負你,你儘管跟我說,我定替你撐腰。”

“多謝大夫人,不過眼下還是請大夫人幫我把以前被剋扣的銀子一文不差的都還給我吧,免得有人說大夫人虐待原配昭綾公主的女兒,您說是吧。”

大夫人咬牙切齒。

這個女人,字字句句都在威脅她。

就因為皇上把她賜婚給戰神寒王爺嗎?

不,絕不可能。

也許她們都被顧初暖騙了,眼前囂張狂傲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大夫人皮笑肉不笑,“自然是的。”

“那初暖就多謝大夫人了。對了,大夫人會安排一輛馬車送我去皇家學院的吧。”

“那是自然,白嬤嬤,給三小姐安排一輛馬車,免得有人說咱們丞相府寒酸。”

“是……”

顧初寒冷冷掃了一眼在場臉色五花八門的眾人,吹著口哨囂張的離開。

秋兒趕緊跟著離開。

她眼眶通紅,心裡說不出的感動,滿腦子都是顧初暖那句,從今往後,誰若敢欺負秋兒,便是欺負我。

她隻是一個小小的丫鬟,怎麼值得小姐如此捨命相護。

宮道上,秋兒拽著顧初暖往學院奔去,臉上是掩飾不住的著急,她急道,“小姐,你倒是快一些啊,咱們都遲到好久了,萬一夫子們生氣了怎麼辦?”

“急什麼,反正都遲到了,也不在乎多遲到一會。”

秋兒鬱結。

别人擠破了腦袋想進皇家學院讀書,偏偏她家小姐不屑一顧。本來就遲到了,還非要去藥鋪看什麼藥材,生生又耽擱了許久的時間。

“小姐,你再不趕緊走,秋兒要生氣了。”

“諾,前面不就是學堂了。”

顧初暖打了一個哈欠,拿著幾本書晃悠悠的進入學堂。

侍衛們攔住了,“來者何人?”

“丞相府三小姐,奉命前來讀書。”讀個鬼,上輩子讀了半輩子的書了,這輩子還得讀。

“這都什麼時辰了,怎麼才來,趕緊進去。”

秋兒也趕緊跟上去,侍衛卻把她給攔下了,“所有王孫公子的仆人,皆在外守候,沒有命令不可進入。”

侍衛指了指遠處,那裡七淩八散的有不少丫鬟仆人。

秋兒擔憂。

小姐遲到那麼久,她怕小姐受罰。

顧初暖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放心吧,沒人能把你家小姐我怎麼樣,倒是你好好保護自己,可别一會我出來了,你還得跟我哭鼻子。”

秋兒噗嗤一笑,望著她遠去的背影久久不肯收回來。

顧初暖漫步在學院,將學院的風景欣賞了一個遍,這才進入學堂。

一進去,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的掃過來。

顧初暖擺了擺手,“嗨,老師好,同學們好,我是顧初暖。”

夫子是一個花甲老人,他一看到顧初暖,砰的一聲將手裡的書本重重砸在桌上,怒聲道,“顧初暖,第一天上學,你就敢遲到,誰給你的膽子?你眼裡還有沒有學院?還有沒有皇上。”

“夫子此言差矣,我文不成,武不就,皇上卻破例讓我來皇家學院讀書,我銘記在心,不敢或忘,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辜負皇上,不辜負夫子,不辜負所有對我滿懷希望信心的人,更不能給寒王丟臉。”

“所以我才會焚香沐浴,一路所過,無論大小廟宇都三跪九叩,進去朝拜,再加上對宮裡地形不熟,這才遲到了些許。但是夫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天沒亮就起床準備了,你瞧,這些書都是我自己準備的。”

顧初暖在說話的同時,把學院裡的人都打量了一個遍。

這間學堂裡大概有二十多個學生,其中有顧初雲,顧初蘭,還有肖雨軒,澤王等,其他的,她則一個也不認識。

她冷笑,視線在澤王面前多停頓了幾下。

昨天還說突染惡疾,命不久矣,今天就來上課了?

連個面子都不願意做,是太自信了,還是太自信了呢。

顧初暖的話像連珠炮似的劈裡啪啦說了一大通,學院的眾人都聽蒙了。

夫子想了一肚子的話刁難她,卻沒有想到是這個結局。

誰說丞相府三小姐膽小如鼠,懦弱可欺的?

站出來,他保證不打死他。

夫子正想開口說話,顧初暖像個乖學生一般,秉承著知錯的態度,朗聲道,“夫子,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會遲到了,請你給學生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夫子一口氣差點上不來。

他就說了一句,她倒好,劈頭蓋臉說了一大通,偏偏字字句句他都無法反駁,要是再處罰她,那他豈不是得落人口實?

“胡說,夫子,顧初暖在說謊,她明明是睡過頭了,才會遲到的。”

顧初暖順著聲音的視線望去,卻見說話的人,正是顧初蘭。

她雙眼微眯,反問道,“哦……你怎麼知道我睡過頭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好像是我的伴讀吧,我若是真的睡過頭了,身為我的伴讀,難道沒有責任叫醒我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