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二女兒顧初雲因為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破例被送入皇家學院,直到現在朝中不少大臣還在羨慕他,他也委實驕傲了很長一段時間。

可……

他的三女兒文墨不通,大字都不識一個,進了皇家學院,面對那麼多才子才女,無疑就是丟臉的份兒,何況她還長著一張令人作嘔的醜臉。

聖旨已下,她已是寒王妃,所以,她丟的等於是寒王的臉。

若是跟皇上進言,皇上必會龍心大悅,大加讚賞於他。

而他,也等於跟寒王徹底撕破臉皮了。

顧丞相悠悠歎了口氣,希望自己選擇站在皇上這一邊是對的。

“蘭兒若是有你一半的聰明,也不至於失去清白。”

五姨娘將腦袋埋入顧丞相的懷裡,嬌聲道,“蘭兒還小,方方面面考慮不周這才遭人陷害,好在知曉這件事的人不多,隻要隱瞞得好,蘭兒失去清白一事便不會有人知道。妾身以後會好好教她的,還希望老爺萬萬不要對她灰心。”

顧丞相懷著滿腔心事,摟緊五姨娘。

沒多久,丞相府又來了一道聖旨,聖旨的內容是三小姐即將貴為寒王妃,怕以前在丞相府所學不多,所以特準進入皇家學院繼續學習,以望成為一個知書達禮的寒王妃,五小姐顧初蘭作為伴讀,一併進入皇家學院學習。

聖旨一下,丞相府再次炸鍋。

大夫人臉色難看,她的女兒顧初雲被選入皇家學院,一直以來是她的驕傲,如今丞相府又送進去了兩位小姐,那她女兒存在感豈不是低了許多。

五姨娘與顧初蘭欣喜若狂,五姨娘更加確信,站在皇上這一邊是對的。

三姨娘府裡,七小姐顧初晴把東西摔得劈裡啪啦響,嘴裡不斷咒罵著。

“顧初雲才情斐然,被破例送往皇家學院也就算了,皇上要羞辱寒王,把顧初暖那個賤人也送去皇家學院丟人現眼,我也認了,可顧初蘭憑什麼能去皇家學院?她隻是一個庶女,還是一個失去清白的庶女啊。”

“丞相府一共四位小姐,如今老二,老三,老五都去了,隻剩下我一個人沒去,我的面子往哪裡擺?姨娘,我不甘心啊。”

三姨娘目露陰狠。

何止她不甘心,她也不甘心。

就因為五姨娘長得最像老爺去世的青梅竹馬,所以備受老爺寵愛,這些年一直壓著她們。

如今顧初蘭清白都被人奪了,居然還能踩著她們。

她不是很囂張嗎,那她就拭目以待,看看她們能囂張到何時。

三姨娘喝斥道,“爬得越高,摔得越慘,慌什麼。”

暖閣裡。

秋兒急急忙忙的將顧初暖從床上拽起來。

“小姐,你趕緊起床了,今早來了一道聖旨,讓你即刻去皇家學院讀書,這可是天大的賞賜呢,多少人擠破腦袋都進不去。”

顧初暖翻了一個白眼,繼續睡覺。

好不容易熬過了三年高考,四年大學,還讓她讀書,一道雷劈死她得了。

再說了,什麼賞賜,羞辱還差不多。

“小姐,你怎麼又躺下去了,時間都快來不及了呀,第一天上學就遲到,會給夫子們留下不好的印像的,最重要的是,澤王也在皇家學院讀書,如果你們兩人能夠朝夕相處,也許澤王會迴心轉意,請求皇上收回退婚聖旨呢。”

顧初暖無語。

退婚聖旨已下,賜婚聖旨也傳了,澤王說收回就收回嗎?

換一個姿勢,顧初暖繼續睡。

可秋兒使勁的拽著她,拽得她根本無法賴床。

“我說姑奶奶,你能不能讓我再睡一會,我很困。”

該死的,跟那個身份不明的男人一夜纏綿,她到現在兩條腿都還是酸的好不好。

秋兒義正嚴詞,也不管她生不生氣,直接說道,“不行。皇上還讓五小姐作為您的伴讀,一起進入皇家學院讀書,五小姐一向仰慕澤王,她肯定會使儘全身解數,討好澤王的,我們絕不能讓五小姐搶了先。”

顧初暖的腦殼痛了。

又是澤王,那撈什子澤王有什麼好,真不知道秋兒怎麼那麼執著。

顧初暖任由秋兒給她梳妝打扮,自己拿起一個饅頭解氣般的啃著。

“小姐,好了。”

顧初暖往鏡子裡一看,秋兒的梳的髮髻是個飛天髻,極為好看,素白的面紗擋住了她一張醜陋的臉,隻露出一雙黑白分明的剪水雙眸。

再往下看,卻是一身全新的衣裳,她揶揄一笑,“丞相府終於捨得送新衣裳過來了?”

“才不是,奴婢跟府裡幾位姐妹借了一些銀子,買了一身新衣裳給小姐,雖然布料比不上五小姐,到底也是新衣裳,小姐穿去皇家學院也有個面子。”

“你的手怎麼了?”

顧初暖掰正秋兒的手,卻見她的手心一片紅腫,似是被什麼打過一般。

秋兒趕緊將手抽了回去,藏在身後,訕訕的笑道,“沒什麼,就是乾活的時候不小心傷到的。”

“老實說。”

顧初暖臉色嚴肅,全身氣勢凜然,緊盯著秋兒,似要看透她的一切。

秋兒沒來由的害怕了,在她面前,她甚至連一句謊言都不敢撒。

隻能如實交代,“去買衣裳回來的時候,碰到五姨孃的貼身丫鬟,她非得讓奴婢交出衣裳,奴婢不肯,就……就被小小的懲罰了幾下。”

“砰……”

顧初暖把手裡的饅頭給扔了,臉上染上一絲怒氣,拿起鑼鼓跑到院子,咚咚咚的敲了起來。

秋兒慌了,急得差點哭了,“小姐,您怎麼了,是不是嫌棄奴婢買的衣裳布料不好,要是您不滿意,奴婢再去買一件上等的衣裳回來。”

“小姐,您不要再敲了,再敲下去,府裡的人都會驚動的。”

“咚咚咚……”

顧初暖敲得很響,一點停下來的意思也沒有。

府裡的人全被驚動了。

五姨娘大罵,“顧初暖,你瘋了不成,大清早的敲什麼鑼打什麼鼓,你自己不想睡,難道别人也得跟著你不睡嗎?”

顧初暖扔掉手中的鑼鼓,揚手啪的一聲,狠狠甩了五姨娘一巴掌,似是不解氣般,她揚手又甩了一巴掌。

這兩巴掌打得很是用力,五姨孃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紅腫起來,十個巴掌印清晰的印了出來。

噝……

剛剛還睡眼惺忪的眾人,因為這一巴掌,眾人的磕睡全沒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