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屋子後,顧初暖將面紗取下,看到那張坑坑窪窪的醜臉,她又倒了一次胃口。

一寸灰。

她中的毒叫一寸灰,她能解,隻是需要藥材,其中兩味藥材還比較稀缺。

顧初暖搜尋腦中的記憶,卻找不到是誰給她下的毒。

印像中,十歲之前她長得挺水靈好看的,十歲之後被毒蜂蟄了一下,整張臉就開始潰爛,最後變成這幅鬼德行。

嗬,毒蜂……

扯呢。

“小姐,咱們這次把五姨娘跟五小姐徹底得罪了,要是她來找咱們麻煩怎麼辦?要不,咱們去求求澤王爺,讓澤王爺幫幫咱。”

“一個小妾跟一個庶女,至於讓你這麼害怕嗎?”

秋兒急了,“我的小祖宗,五姨娘可是老爺最寵愛的人,在府裡的地位不比大夫人差到哪兒,她要是想整死我們,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放心吧,憑她們兩人還不夠資格對咱們怎麼樣。”

“小姐,我覺得你這次回來,好像哪兒不一樣了。”

“哦……是多了一塊肉,還是少了一塊肉。”

秋兒湊近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奴婢也說不上來,不過小姐好像……變狂了。”

“這就狂了?”

“當然,以前小姐看到五小姐跟五姨娘,可是嚇得連頭都不敢抬,可現在小姐居然敢懟他們。”

“去,把我的銀子都拿出來。”

“小姐,咱們哪有什麼銀子,就您頭上的髮釵,還是奴婢用自己的月俸買的呢,可把奴婢心疼死了。”

顧初暖一怔,“我不是嫡小姐嗎?你不會告訴我,我連一文錢也沒有。”

“大夫人都多少年沒有給咱們發過一文錢了,咱們可不正是一文錢也沒有。”

臥槽。

這什麼嫡三小姐,過的也太憋屈了吧。

秋兒從身上掏出一百文錢,拱手送到顧初暖面前,安慰道,“小姐,奴婢這兒還有一些銀子,諾,都給你,等奴婢月底發了月俸,再全部送給小姐。”

顧初暖望著她清澈乾淨的笑容,心裡莫名的一暖。

原主把日子過得一塌糊塗,可她身邊卻有秋兒這麼一個忠心耿耿的婢女,不知道該說她幸,還是不幸。

“以後沒人的地方,你就不要再自稱奴婢了。”

秋兒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小姐跟我說了好多遍,我總是忘記,以後我一定記得。小姐,你還差多少錢,我去跟别人藉藉。”

“不用了,你收起來吧。”

按她腦子裡的記憶,這片大陸懂醫術的人極少,藥材更是貴得離譜,即便是最普通的止血藥,都得要好多兩銀子,這一百文錢連塞牙縫都不夠,還怎麼夠她買藥材治臉?

看來,她得從别的地方搞搞錢了。

“小姐,我去給你燒壺熱水。”

秋兒一笑,提著水壺離開,沒多久又急急忙忙的奔回來,欣喜道,“小姐,我聽廚房的春草姐姐說,澤王來了。”

“澤王來了?”顧初暖挑眉,她還沒去找他,他反而送上門了。

秋兒一臉喜悅,翻箱倒櫃的幫她挑著衣服,“小姐,你說要穿哪件衣裳呢?這件好不好?唔,不行,太素了,要不這件吧,這件豔一些。”

看到箱子裡的衣裳,秋兒陣陣難受。

小姐雖然是嫡小姐,可别說庶小姐,哪怕丫鬟的衣裳都不如,選來選去也就隻有這麼幾件。

顧初暖白皙修長的指尖隨意一挑,從壓箱底找了一件花花綠綠的豔裝,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就它吧。”

秋兒嚇得一個趔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姐,你是不是選錯了?這是戲服呀。”

“你又懂什麼。”

“可是……”

秋兒還想說些什麼,已然被她轟了出去,等到顧初暖再次開門的時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家小姐雖然容貌醜了一些,身材卻是婀娜多姿,玲瓏有致,如今穿上這件戲服,不僅什麼身材都看不出來,反而顯得寬大,浮誇。

再看她頭上的首飾,居然插著一二三四五,整整五朵大紅的牡丹花。

“秋兒,我美嗎?”

顧初暖朝著她眨了眨媚眼,狡黠的笑著。

秋兒直接嚇得栽倒,她哭了出來,“小姐,咱能别鬨了嗎,澤王可是好不容易才來咱們相府一次,這次很有可能還是來提親的。”

“走,隨我去見見未來的夫君。”

“小姐,你把衣服換下來,我給你重新梳妝打扮一下再去。”

“打扮什麼,也許澤王爺就好這一口呢,我覺得這身衣裳,很襯我的氣質。”

轉了幾個迴廊,顧初暖看到了正在花園涼亭品茶的澤王爺。

因為是背對著的,顧初暖並不知道他長相如何,可單從後背看,澤王爺一身錦衣華服,氣度超群,想來長相也不會太差。

在他旁邊還有她的五妹妹,七妹妹,以及一個少年男子。

少年長相俊朗,一身淺藍色華服,腰配白玉帶,手持玉扇,臉上洋溢著淺淺笑容,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秋兒嘟嘴,“每次澤王爺過來,五小姐跟七小姐總是纏著澤王爺,她們就是想得到澤王爺的歡心,小姐,等我給你打扮好,你就上去討好澤王爺,絕不能把澤王爺讓給她們。”

顧初暖傲然一笑。

從來隻有别人討好她,能讓她討好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澤王爺,你是不是想我了,才來相府找我的呀。”

顧初暖的聲音太大,加上她提著寬大的戲服直接撲向澤王爺,眾人都被她的舉動給驚到了。

秋兒捂眼,她簡直不敢去看澤王爺的表情。

“你是誰?”

澤王身子一閃,堪堪躲過,略微震怒的看著眼前的穿得花花綠綠的女子。

“我當然是你的未婚妻,澤王爺,你好久沒來相府了,我帶你四處走走,咱們增加增加感情。”

顧初暖拋著媚眼,她一身大紅配大綠的寬大衣裳,加上頭上五朵大牡丹,整個看起來像孔雀開屏似的,要多俗有多俗。

“噗……哈哈哈……澤王,看來你的未婚妻很特别呀。”

一旁的藍衣少年肖雨軒捧腹大笑,笑得腰都直不起來。

直至今日,他才體會為什麼澤王恨不得馬上退婚,就這品味,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欣賞得來的。

顧初蘭與顧初晴愣住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她們這姐姐,又抽風了嗎?穿成這樣想嚇死人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