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得一本正經,眸光清澈無辜,卻把顧初蘭還有五姨娘氣得臉色渾身打顫。

“顧初暖,你說謊,當時你逼我喝下千日醉的時候,可不是這副嘴臉。”

“妹妹,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我知道我錯了,不應該遲到的,妹妹你别生氣好不好。”

顧初蘭抓狂,她一生的清白都被她給毀了,她反而還無辜的像隻純潔的小白兔。顧初暖氣不過,直接爬起來就想掐住她的脖子,似要把她活活掐死。

“放肆。”

“砰”的一聲,顧丞相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除了顧初暖外,所有人紛紛一嚇。

五姨娘更是拉著顧初蘭撲通一聲跪了下去,“老爺息怒,蘭兒隻是一時糊塗才會跟三小姐一起出去,那千日醉,想必是有心人所下。”

大夫人與三姨娘等人嗤笑一聲。

有心人所下?是暗指她們嗎?

五姨娘仗著相爺的寵愛,平日裡沒少對她們耀武揚威,如今顧初蘭失去清白,她們倒要看看五姨娘還能翻出什麼天。

最愚蠢的是,顧初暖膽小如鼠,生性懦弱,她除了偶爾去給她死去的孃親上香以外,從未出過府,也沒有什麼親近的人,哪裡知道千日醉是什麼?又哪來的門路買來千日醉。

顧初蘭要陷害,也得找個好點的理由。

失了清白,難道人也蠢了嗎?

三姨娘似笑非笑,語帶諷刺,“唷,也不知道是誰告訴相爺,三小姐跟下人私奔去了破廟,别是想害人不成,反害了自己吧。”

五姨娘臉色難看。

她為了想要自己的女兒成為澤王妃,這才對顧初暖下手的,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想害的人,卻成了她的女兒。

想到自己女兒清白沒了,五姨娘心裡恨得咬牙切齒,臉上卻泫然欲泣,一片委屈。

“老爺,如果我想害三小姐,又怎麼會蠢到反害了自己的女兒,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們啊。”

“就是顧初暖這個賤人害的,爹,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五姨娘扯了扯顧初蘭的衣襬,以眼神示意她别再亂說了。

可正在盛怒之下的顧初蘭哪裡還能保持平日裡的冷靜。

“爹,你一定好好教訓這個賤人,她表裡不如一。”

直至現在,她的下身還撕心裂肺的疼著,這一切全都得怪顧初暖。

“夠了,初暖,你來說,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給你妹妹灌了千日醉?”

顧初暖冷笑。

一口一個賤人,她要是賤人,那顧老頭子算什麼?

賤父?

雖然鄙夷,顧初暖還是委屈道,“妹妹說是,那……那就是我灌的吧。”

顧初蘭胸膛上下起伏,氣得差點心肌梗死,若不是五姨娘死死拉著,隻怕她早就暴走了。

“就算是你娘祭日,你也可以多帶幾個下人,深更半夜,一個女孩子在外面乾嘛?”

“女兒也想多帶幾個人的,可是……可是五妹妹說,她帶了很多人,我就不用帶了,當時五妹妹說這話的時候,好多人在場的,不信你可以問他們。”

三姨娘慵懶的把玩著自己的丹蔻,笑道,“五小姐確實說過這話,還讓人把秋兒給攔下了。”

七小姐顧初晴搞不清東南西北,也趕緊附和,“我也看到了。”

五姨孃的心慌了,今天隻怕事情不會善了。

顧丞相怒喝,“三更半夜的你出去做什麼。”

“老爺…”

五姨娘還想解釋,顧丞相當即大怒,“你給我住嘴,要不是你平日裡把她寵得無法無天,又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初蘭,你自己說,為什麼要去破廟?”

震怒過後,顧初蘭也知道事情不利於她,如果父親從此不再寵她,那她這輩子就完了。

顧初蘭抹著眼淚,委屈的哭訴,“女兒聽說昨日是姐姐孃親的祭日,我本想陪著姐姐一起去祭拜,又擔心姐姐不喜歡别人打擾她孃親,所以才會跟她相約在破廟,屆時一起回家,哪曾想……”

這話說出來根本沒人相信。

顧初暖在府裡的日子並不好過,如果她真的在意顧初暖,平日裡便不會經常刁難她。

顧丞相又何曾不知道她在說慌,隻是他不想糾結這個話題了,於是把罪全推到顧初暖的身上。

“全怪你,若不是你執意要去雲清廟給你娘祭拜,也不會發生這件事,以後要祭拜便在家裡。”

顧初暖冷眯微眯,背脊挺得筆直,嘴裡噙著一抹微不可聞的諷刺。

“我娘說,她在地下很孤單,當年死的也很慘,她老人家很想上來看看爹,再看看諸位姨娘姐妹們。”

“看我們做什麼?”五姨娘背脊發寒。

“爹前腳娶了娘,後腳就大肆納你們為妾,當然是看看你們過得好不好,恩不恩愛了。”

眾人臉色微變。

想到當年顧初暖母親臨死前那雙怨恨的眼晴,心裡起了陣陣雞皮疙瘩。

大夫人一雙犀利的眸子染著一絲懷疑,顧初暖剛剛的眼神可不像以往那般怯懦,反而夾著冷冽,狂傲,難道是她看錯了?

顧丞相沒好氣的道,“行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蘭兒失去清白一事,誰都不可以泄露,否則,看我怎麼教訓她。”

“是。”三姨娘等人道。

顧丞相怒指顧初蘭,“這些日子你就呆在家裡,哪也不許出去。”

“是。”

顧初蘭是真的委屈。

她的清白莫名奇妙的就沒了,還被怒訓一頓,而罪魁禍首卻仍然逍遙法外,讓她如何甘心。

“還有,也給我老實點,若是讓我知道蘭兒的事情與你有關,絕不會饒過你。”

顧初暖冷笑。

誰饒過誰還不知道呢。

顧丞相離開了,五姨娘怕顧丞相對顧初蘭徹底失去寵愛,顧不上自己的女兒,趕緊追了過去。

大夫人,三姨娘,以及顧初晴等人紛紛丟給顧初蘭一個鄙夷又輕蔑的笑容。

在場隻剩下顧初暖與顧初蘭兩人。

顧初暖眉羽間傲氣儘顯,彷彿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居高臨下的俯視她,哪裡還有半絲弱包子的模樣。

“你被out了。”

顧初蘭一愣,“什麼意思?”

“就是,你被出局了。”古代女子的清白比性命還要重要,沒了清白可不就是被踢出局了?

顧初蘭還沒搞清她說的是什麼意思時,顧初暖已經吹著口哨,大搖大擺的囂張離開。

怒。

怒得她肺都要炸了。

顧初蘭把桌上擺設的花瓶全砸了,暴吼道,“顧初暖,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殺了你,啊………”

該死的,剛剛在顧初暖面前,她居然感覺自己像一隻卑微的螻蟻,而她是手握生殺大權,翻手雲覆手雨的蓋世人物。

她不過是一個空掛嫡小姐頭銜的醜八怪而已,也是她最看不起的人,她怎麼可以有這種錯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