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初暖驚歎,“這也太帥了吧。”

肖雨軒不樂意了,“難道我不帥吧嗎?”

“帥,你也帥,不過我的夫子更帥。”

“喂,女人,你可是皇上內定的寒王妃,要是讓戰神知道你如此垂涎於别的男人,你也不怕腦袋保不住。”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

不知道不什麼,肖雨軒很不喜歡她誇讚别的男人,心裡酸酸澀澀,堵得甚是厲害。

“見過夫子……”

眾人起身行禮,朗聲道。

顧初暖也趕緊起來,跟著行了一禮,卻見噹噹公主慌忙而來,蒙著一條面紗,混入學生中,雖在行禮,可那雙眼睛卻眨也不眨的偷看著上官楚,恨不得把他揉進心裡。

這刁蠻公主早上才被她訓了一頓,哭著鼻子去告狀,現在又跑來了?

她是有多喜歡上官夫子。

顧初暖勾唇一笑,她隻身前來,證明她的猜測是對的,皇上就是要對付戰神,而她是戰神的內定王妃,定然不可能現在對她動手,所以噹噹公主的告狀是沒有用的。

“坐吧。”

上官楚的聲音溫潤好聽,如同天籟一般,聽得眾多公主小姐們如癡如醉。

顧初暖發現,顧初雲看著上官楚的眼神也有些異樣。

難道……

她也喜歡上官夫子?

眼神倒是比顧初蘭好,也不知道顧初蘭是看上澤王什麼。

論顏值一般,論人品太渣,毫無可取之處,最多就是身材好些罷了。

“謝夫子。”眾人入坐。

上官楚將墨琴平放在案桌上,溫潤的眸子掃向眾人,在顧初暖的身上頓了一下這才移向他處。

“昨天教你們的,你們回去可有練習。”

“有。”噹噹公主第一個大喊,就想在上官楚面前出出風頭,不少世族小姐也紛紛應有。

“那就請公主先彈一曲吧。”

噹噹公主大喜,強自穩了穩心神,素手輕放琴絃之上,優美的樂符響了起來。

顧初暖打了一個哈欠,開始犯起春困。

她還以為是上官楚彈給他們聽呢,合著都是讓他們彈的。

噹噹公主彈的琴曲還可以,隻是少了感情,猶如沒了靈魂一般,實在難以入她的耳。

那琴曲就像催眠一樣,顧初暖昏昏沉沉的又睡著了。

等到她再次驚醒的時候,還是被肖雨軒給拍醒的。

“放學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哈哈哈……”

所有的學生們都鬨堂大笑。

早上徐夫子的課,她打磕睡也就算了,下午上官夫子的課又打磕睡。

上官夫子可是很少講課的,能聽他講一堂,已是三生有幸了。

而且……

天下間所有女人都無法抗拒上官夫子神仙般的俊顏。

她倒好,居然呼呼大睡。

噹噹公主諷刺,“草包就是草包,就這資質還好意思來皇家學院上學。”

雖是在罵,不過噹噹公主氣消了許多。因為顧初暖在聽上官夫子講課能睡著,證明她並沒有垂涎上官夫子。

顧初暖揉了揉眼睛。

她跟陌生男人一夜纏綿,累得骨頭都快散架了,回到家裡又應付那些極品親戚,早上七早八早還被秋兒拽了起來,她基本都沒睡好不好,能不困嗎?

上官夫子笑得溫文爾雅,臉上也掛著淺淺的笑容,“顧三小姐想必是把我教的都融會貫通了,不如就請三小姐彈奏一曲吧。”

啥……

讓她彈?

有沒有搞錯?

她彈什麼?

她都不知道他剛剛講些什麼好不好?

顧初暖迷茫的看向肖雨軒。

肖雨軒别過頭。

别扯上他啊。

他也不知道上官夫子在講什麼,萬一上官夫子讓他彈,他咋整?

“顧三小姐,請吧。”上官夫子指了指案上的古琴,禮貌性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顧初暖頭皮發麻。

“夫……夫子,我隨便彈哪曲都可以嗎?”

“自然可以,彈你拿手的即可。”

“行吧,彈就彈,又不是沒彈過。”

顧初暖坐下,雙手平放在琴絃上,似乎在糾結哪個手指應該放在哪兒。

湖邊再次響起嘲笑聲。

“哈哈……她不會連手怎麼放都不知道吧。”

“肯定是的啦,你瞧她手勢全是錯的。”

顧初蘭冷眼看著笑話,心中得意洋洋。

顧初雲冷眼旁觀,彷彿一個局外人。

澤王面無表情,似乎顧初暖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其餘人大部份都在嘲諷,等著看笑話的。

肖雨軒不客氣的懟了回去,“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哪個人不是從零開始學的,要是真那麼厲害,還學什麼琴。”

顧初暖忍不住給他點一個讚。

這個小弟,沒白認。

肖雨軒給她一個鼓勵的眼神。

其實他也怕上官夫子拿他開刀,隻是他不喜歡别人這麼羞辱醜丫頭。

肖雨軒背景強,其父三朝元老,又手握重兵,在場不少人都不敢懟他。

顧初暖索性閉上眼睛,手指亂舞,胡亂彈著,刺耳的聲音睜睜睜的響起,彷彿魔音一般,毫無規律,難聽又旮雜。

眾人忍不住捂起耳朵,臉色全拉了下來。

他們聽過難聽的曲子,就沒聽過這麼難聽的。

要是再聽下去,他們怕活活吐血而亡。

連肖雨軒都捂緊耳朵,蹭蹭蹭的爬起來,遠離她。

噹噹公主怒吼,“夠了,顧初暖,你是不是故意的。”

顧初暖一嚇,彷彿一隻受傷的小綿羊,委屈的回道,“公主,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夫子讓我彈,我就彈最拿手的曲子了。”

“你彈的那是曲子嗎?”

“怎麼就不是曲子,雖然我彈的沒你們好,但我也是很用心的,對吧,小軒軒。”

肖雨軒瞪了她一眼,拒絕回答她這個問題。

他怕丟人。

所有人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顧初暖。

早前傳聞顧家三小姐,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不通,簡直就是夜國第一草包廢物,他們經曆早上黍離一事,原本有些不敢相信,如今看來,他們還是高看顧三小姐了。

她就是一個草包廢物,也不知道從哪兒得到的上古詩經黍離罷了。

“夫子,你說,我彈得好不好?”顧初暖眨了眨靈動的小眼睛。

上官夫子儒雅一笑,誇道,“顧三小姐彈得甚好,就將你剛剛彈的那首曲子,再練五十遍吧。”

顧初暖的笑容僵住了。

“五……五十遍?夫……夫子,您是在開玩笑嗎?”

“三小姐勤奮好學,我未曾教過的曲子也彈得得心應手,值得誇獎,三小姐的曲子,應該讓全學院的人都好好聽聽,也好讓大家都跟三小姐好好學習學習。”

顧初暖嘴角一抽。

她收回之前說的話。

這個男人一點也不帥,還很腹黑。

什麼勤奮好學,分明就是在整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