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雨軒甩開她勾住的手,黑著一張臉從懷裡掏出五百兩銀子丟給她。

控訴道,“不許叫我小軒軒。好歹我在皇家學院也是一個大哥大,要是讓他們聽到了,像什麼話。”

“不叫小軒軒也行,你再給我五百兩銀子。”

肖雨軒掏了掏,看著身上僅存的五百兩銀子有些肉疼。

顧初暖一把搶了過來,動作熟練般的數了數,滿意的勾唇。

“小軒軒真乖,改天姐再寵幸你。”

“……”

不止肖雨軒滑下了三根黑線,連秋兒都風中淩亂了。

寵幸?

她可是一個女人,怎麼敢說出這樣的話?

再看動作瀟灑,心情愉悅的吹著口哨離開,他們抖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肖雨軒嘴角抽了抽,怒吼道,“都說了,不許叫我小軒軒。”

“知道啦,小軒軒。”

臥槽。

這個女人是故意想氣死他的嗎?

秋兒抹了一把冷汗,趕緊追上去。

“小姐,你這樣會不會太張揚了,一進學院就把公主跟肖公子得罪了,這……”

“我困,我求求你不要再唸叨了。”

“小姐,你一直拿寒王當擋箭牌,難道你真的要嫁給寒王?千萬别啊,你要是嫁給他,你會死得很慘的?”

“不就是一個寒王,難不成他長三頭六臂,至於讓你這麼害怕嗎。”

“……”

學院角落處,上官楚一身白衣飄飄,謫仙出塵,望著顧初暖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半晌,他掃向東北角,嘴角勾起一抹輕鬆的笑容。

學院的東北角。

戰神寒王爺一身黑衣坐在椅輪上,望著她遠去的背景,如寒潭般深不見底的眸子驟然一眯。

他面容俊美無濤,劍眉朗目,唇若塗丹,說不出的好看,可週身卻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冷冽氣息。

在戰神後面的,是一個年輕的少年。

少年長相不錯,一身黑衣束身,襯出他矯健完美的身材。

“主子,她好像跟我們調查的不大一樣。”

而且,似乎還很像一個人。

一個幾天前強了他們主子的女人。

想到那一天的情景,清風臉色不由一紅。

夜景寒骨結分明的手一下一下敲著輪椅,發現咚咚咚的輕響聲,那雙陰沉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一會,他才悠悠吐出一字,“查。”

“是,屬下一定會把有關顧三小姐的事情徹底查清楚。”

顧初暖……

傳聞中大字不識,草包廢物,膽小懦弱。

卻能背出黍離,能說出白首如新,傾蓋如故的話。

還能為了一個小小的婢女,掌打當朝公主,戲耍手握重兵的肖老將軍幼子。

如果這也叫膽小,那麼什麼才叫膽大?

看著顧初暖那雙狡黠靈動的眸子,夜景寒不由想起那天染指他的女人。

那個女人眼睛像極了顧初暖。

莫非……

那個女人就是顧初暖?

驀然間,他想起那個女人說的一句話。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出我有幾分像從前。”

夜景寒更加想懷疑顧初暖。

“查清楚前兩天顧初暖都做了些什麼。”

清風一震。

難道主子懷疑顧初暖是那個女人?

不能吧。

如果是,他簡直不敢想像主子會如何報複顧初暖。

再看自家主子,雙手握得咯吱咯吱響,臉色陰沉,似在隱忍些什麼,清風不由將頭低下。

自從主子被那個女人染指後,性情越加的陰晴不定了,伺候的下人也不知被砍了多少人。

不過那女人給的藥方卻極為管用。

主子毒傷發作,用了她開的藥,竟然好了許多,也沒以前那般痛苦了。

若是能夠抓到那個女人,也許能治好他家主子所中之毒。

“主子,那這樁婚事,咱們要毀掉嗎?”

聞言,夜景寒邪魅一笑,周身霸氣儘顯,彷彿君臨天下的蓋世人物。

“敢算計我,就該得有承受我怒火的覺悟。”

呃……

那親事到底要不要毀掉?

皇上作死,居然連主子都敢公然得罪。

憑主子的實力,隨便動動手指,都能讓他滾下皇位。

顧三小姐是夜國出了名的醜女,讓主子娶醜女,不是羞辱主子又是什麼?

清風以為,夜景寒肯定會毀了這樁樣事。

沒想到他望著顧初暖離開的方向,眸光深邃,意味分明,涼薄的嘴角悠悠吐出一句,“為何要毀,他想讓我娶,本王娶了便是。”

呃……

真娶?

那可是夜國出了名的醜女呀。

下午。

皇家學院禦湖邊上,學堂的眾人一桌一案,席地而坐,每個案上都擺放著一架古琴。

時值陽光三月,微風吹來,楊柳輕拂,說不出的愜意與暖和。

顧初暖找了一個最角落的地方慵懶的坐著,數著手裡的一千兩銀子。

三十二種藥材,除去最後兩種藥材沒有地方可買以外,其餘都能用錢搞定,隻是需要整整八萬兩銀子。

她手裡隻有一千兩,上哪兒去湊八萬兩銀子?

回丞相府把之前被剋扣的月銀都討回來?那最多也隻有一萬兩吧,遠遠不夠的。

“明天就是五年一度的鬥文大會了,聽說楚國,華國,還有趙國都派了不少才華橫溢的飽學之士過來,連棋聖,詩仙都來了呢。”

“不是吧,棋聖不是閉關幾十年了嗎?怎麼會突然間來夜國?”

“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想來會會咱們上官夫子的,畢竟咱們上官夫子被譽為天下四大才子之一,其中下棋,彈琴尤為厲害。”

“難怪,不過棋聖在數十年前就打敗天下無敵手了,咱們上官夫子真要對上棋聖,能贏嗎?”

“咱們上官夫子才華橫溢,學富五車,不見得會輸給棋聖。”

顧初暖側著耳朵,將他們的對話都一一聽了進去。

她挪了挪位置,坐在肖雨軒旁邊,捅了捅他的胳膊,“小軒軒,鬥文大會是什麼?”

肖雨軒本來跟幾位兄弟說說笑笑,一聽到顧初暖又叫他小軒軒,當即黑了臉,“銀子不是都給你了嗎,怎麼還叫我小軒軒?”

“我覺得小軒軒更襯你的氣質,迷你,卡哇伊。”

“卡什麼……”

“就是誇你可愛的意思。”

“醜丫頭,我是男子漢大丈夫,有你這麼形容的嗎?”

“哈哈哈……老大,你不會真認這個醜女人為老大了吧?她隻是一個草包廢物啊。”一邊幾個世家公子紛紛取笑。

肖雨軒不悅,一腳狠狠踹過去,“說什麼呢,還不趕緊叫她老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