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初暖盯著她紅腫的臉,說了一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嗯,這次倒是挺對稱。”

怒……

噹噹公主氣得肺都要炸了,暴吼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把顧初暖給本公主拿下,本公主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她永生永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侍衛們紛紛將顧初暖圍住。

眾人忍不住替顧初暖擔憂。

可顧初暖像沒事兒人一樣,反而慢悠悠的笑著,“我是公主的皇嬸,皇嬸教訓皇侄女,天經地義,你們敢拿我?行啊,那咱們到戰神王爺面前,好好把家事捋一捋。”

戰神王爺是一個禁忌,侍衛們紛紛不敢亂動。

何況,顧初暖把家事兩個字給咬重了,他們哪裡敢管皇家家事。

噹噹公主氣得直跺腳,“顧初暖,你也太不要臉了吧,我皇叔什麼時候說要娶你了。”

“這可就是奇怪了,聖旨不是你皇兄下的嗎?難道戰神不娶我了?那行啊,你讓你皇兄再下一道收回賜婚的聖旨。”

“你……”聖旨豈是說收就收,顧初暖這不是存心為難她嗎?

“做不到呀?那我就還是你皇嬸唄,莫說我今天打了你兩巴掌,就算打你二百巴掌,我也是受得起的。”

狂……

太狂了。

噹噹公主地位超然,顧初暖居然敢這麼羞辱公主,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噹噹公主臉色一陣青一陣紅。

眼看著侍衛們都不敢幫她,其他人又在看著她的笑話,她當場被氣哭。

“顧初暖,你給我記住,我不會放過你的。”

說罷,她一路往禦書房奔去。

一場鬨劇結束,顧初暖扶起秋兒,溫聲道,“有沒有摔疼。”

“奴婢沒事,小姐,您剛上學堂就得罪公主,會不會……”

“得罪就得罪唄,反正本小姐得罪的人多得去了。我下午還有課,一會吃完飯,你自個兒找個地方摸魚。”

“摸魚?”

“就是偷懶。”

秋兒急得都要哭了,偏偏她家小姐悠然自得,渾然不知自己捅了多大的婁子。

肖雨軒湊了過來,笑道,“醜丫頭,為了一個丫鬟得罪當朝最受寵愛的公主,你也不怕公主找你算賬?怎麼樣,要不,你認我做老大,哥以後罩著你。”

顧初暖斜睨了他一眼,眸中儘是嘲諷,“憑你,也想當我老大?”

“我們肖家世代功勳,我爹又是夜國大將軍,手掌數十萬大軍,我大哥戰功赫赫,我二哥與上官夫子號稱天下第一才子,難道還不夠罩著你嗎?”

“你說的都是你的家人,那你呢?”

肖雨軒噎住。

“我……我是肖家嫡子,以後我爹的一切自然……自然是我……我的……”

顧初暖一笑,風華儘顯,猶如雪山白蓮霎那綻放,驚豔了眾人。

“讓我認你當老大,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得回答我三個問題,要是你回答不出來,那你就認我當老大吧,姐以後罩你。”

“什麼問題?”

“第一,二加二得多少。”

肖雨軒一愣,“四啊。”

這麼簡單的問題,算什麼問題。

“錯。”

“錯?”肖雨軒伸出左右兩隻手指,又數了一遍,“沒錯啊。”

“二加二,等於非常二。”

眾人抹汗,這算什麼問題?

肖雨軒不服,“你這是強詞奪理?”

“我怎麼就強詞奪理了?當老大的難道腦子不應該靈活一點兒?我現在考你的,可是腦筋急轉彎。”

“不對不對,還是不對。”

“我且問你,徐夫子是不是非常二?”

“是啊。”

“澤王是不是也非常二?”

“是啊。”

“那他們加起來,難道不是非常二嗎?”

澤王眸光染怒,拂袖離開。

若非自己無故取消婚約,被皇上還有母妃重重責罰,勒令他近期不許惹事,否則他早滅了她,還由得她如此囂張。

顧初蘭心悅澤王,見狀不由趕緊跟上澤王。

肖雨軒傻眼了。

顧初暖說的好像沒有錯,又好像錯了。

“第二個問題,上官夫子加澤王得多少?”

“啊……這算什麼問題?”

“就是這個問題。”

秋兒忍不住捂嘴偷笑。

小姐也太能折騰人了。

這本來就不是問題,肖公子怎麼可能回答得出來。

果然,肖雨軒回答不出來。

他道,“你說,得多少?”

“天下第一二啊。”

“什麼鬼?”肖雨軒撇嘴。

顧初暖循循善誘,一雙靈動的眸子透著狡黠。

“呐,你看啊,上官夫子是不是天下第一才子?”

“是,但我哥也是。”

“行。我知道你哥也是,他們四個並稱天下第一嘛,對不對。”

“是。”

“天下第一才子,加天下第一二貨,那可不就是天下第一二。”

肖雨軒掰了掰手指,數了半天後,臉然瞬間黑了。

他是不是被算計了?

這個女人故意刁難他的吧。

顧初暖笑道,“看在你這麼純良的份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隻要第三道題你回答出來了,便算你贏。”

“你說。”

“寒王加我得多少?”

肖雨軒血噴三尺。

怎麼又是這種問題。

他憋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話。

寒王不二,顧初暖更不二啊。

那答案是什麼?

他不悅的嘟嘴,“顧初暖,你耍我,世上哪有這種問題。”

“唷,回答不出來,惱羞成怒了?”

“這種刁鑽的問題,誰能回答出來,我就給誰五百兩銀子。”

顧初暖眼睛一亮,磨拳霍霍,她正缺錢呢。

“秋兒,你告訴他,寒王加我得多少。”

秋兒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忽然開口笑道,“是冷暖自知,小姐,我猜的對不對?”

顧初暖投以滿意的笑容,“孺子可教也。”

肖雨軒傻眼了。

“寒王加你,怎麼就得暖冷自知了?”

“夜景寒加顧初暖,可不就是冷暖自知,難不成,我跟寒王相處時的心情,你能知道?”

肖雨軒啞口無言。

他栽了。

栽在顧初暖那個醜丫頭的身上了?

誰說她是草包的?

站出來,他保證不打死他。

顧初暖勾住他的脖子,一副哥倆好的樣子,渾然不在乎男女授受不親。

“我說小軒軒,輸給你老大我,一點也不丟人,以後我罩著你便是,乖,先叫聲老大,再把五百兩銀子掏出來,願賭服輸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