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突然間,一陣大風颳來,伴隨著濃濃的殺氣,以沐府為中心,整條街道都被籠罩了,壓得人喘不過氣。

顧初暖險些站立不住。

好強的氣息。

好強的威壓。

這個男人衝冠一怒著實可怕。

離得許遠,耳邊還能聽到面具男人壓仰的警告聲。

“我最後再說一次,把沐暖交出來,否則沐府上下今晚誰都别想活命。”

沐家人惶恐道,“公子息怒,不是我們不交出沐暖,實在是沐暖還沒回家,我們也不知道她究竟去哪兒了。”

“這不是我想聽的答案。”夜景寒冷冷道。

二當家的急道,“大哥,你女兒究竟在哪裡,趕緊讓她出來吧,咱們不能因為她而搭上整個家族所有人的性命呀。”

三當家也附和道,“是啊,那可是最少五階以上的強者,還是百裡世家的客卿長老,咱們沐府哪裡得罪得起。”

沐新心裡七上八下的,他知道阿暖肯定得罪人了,隻是不知道她居然得罪了這麼大一個人物。

還好她及時走了,要不然她那條小命哪裡還保得命。

沐新為難道,“我重傷臥床,這幾日一直都呆在屋子裡,你們也是知道的,我確實不知道她去哪兒了。”

“夜公子,沐府的人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看直接將他們滅了得了。”

陪同夜景進前來的,除了百裡世家的弟子以外,還有百裡振。

他早就想滅了沐家,替自己的孫兒報斷臂之仇。

上次如果不是因為夜景寒中途阻止,他們早就滅了沐府了。

這一次沐府自掘墳墓,居然把夜景寒給得罪了,這是滅他們的絕佳機會。

三當家有些慌,他底氣不足的道,“阿暖跟上官家可是有婚約的,而且我們跟皇族……”

“少拿他們來壓我們,上官家還不一定會承認這樁婚事,至於皇族,别再鬨笑話了好嗎?天底下誰不知道皇族早就放棄你們了,否則每年能不給你們沐府分發丹藥?”

沐家的人個個臉色難看。

皇族不認他們是事實,隻是沒人拿到檯面上來說。

而百裡振則把他們的面子血淋淋的給踩在腳底下。

二當家想說,上官家如果不承認婚事,上次就不會替沐府出頭。

沐家主及時止住了他,緩緩說道,“不知道沐暖哪裡得罪了公子,我們沐家全族替她向您致歉,我們也會儘快找到沐暖,讓她親自給您賠禮道歉,還望公子多多寬容。”

百裡振還想懟回去。

夜景寒殺氣迸射,冷冷道,“一柱香,我隻給一柱香時間。一柱香後,若她還沒出來,休怪我下手無情,毀整個沐府。”

沐府的人紛紛一驚。

一柱香?

這時間也太少了吧?

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們如何找到沐暖?

再看夜景寒冷若冰霜的臉色,分明壓仰著滾滾殺氣。

他們絕對相信,如果沐暖不出來,他是當真有可能毀了整個沐府的。

以他的實力,完全不需要百裡世家幫忙,憑他一個人,沐府人畜都不可能活著。

沐家主急道,“快,快去找三小姐,無論死活,一定要把她找出來。”

“是是是……”

二當家三當家急得直搓手。

他們除了埋怨沐新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百裡振樂得看好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一柱香都到了。

下人傳回來的訊息是,找不到三小姐。

二當家三當家臉色煞白。

沐家主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兒去。

沐新以為,顧初暖得罪眼前的神秘男子,隻是因為太一靈液。

他猶豫著要不要交出太一靈液,以保顧初暖一條性命的時候,耳邊是便傳來夜景寒冷冷的聲音。

“一柱香時間到了,殺。”

一句話殺毫不留情,彷彿在說一件尋常到不能再尋常的話。

清風降雪領命。

縱然他們不想殺害沐府上上下下那麼多條性命,也不得不遵從命令,畢竟沐暖毀的,可是王妃的殘魂。

沐新正想開口,耳邊傳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喂,我在這裡呢,你殺他們不就是為了引出我,現在我出來了。”

眾人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

卻見一個穿著鵝白相間的女子緩緩而來。

女子臉上帶著笑容,三千墨發隻用髮簪挽起半頭,剩下的一半迎風飄舞,英姿颯爽,乾練美麗。

二當家與三當家看到她出來,緊繃的心立即鬆了。當即開口大罵。

“你這個死丫頭,你究竟做了什麼得罪了這位公子,還不跪下好好給人家賠罪。”

“下跪?嗬,你既不是我父母,也不是我恩人,哪來的資格讓我下跪。”

“我是你的二叔,親二叔。”

“哦……原來你是我二叔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我爹呢。我爹都還沒開口說話,你一個二叔管的未免也太寬了吧。”

“你……”

二當家恨不得給她一巴掌。

瞧她惹了多大的禍。

不僅不知悔改,反而連他都不放在眼裡。

而死複生後,她膽子也變大了嗎?

沐新掙紮著想跪下,給夜景寒磕頭道歉,“公子,求你放了我女兒吧,養不教父之過,她的一切過錯,全部由我承擔。”

顧初暖將他拉了起來,重新坐回輪椅上。

“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會處理,不需要任何人求情。”

顧初暖一步步走向夜景寒,面對他散發出來的強者威壓與殺氣,顧初暖渾然不懼。

“鎖魂壺被我打碎已經是事實,你直說吧,究竟想要怎麼樣?”

“想你死。”夜景寒從牙縫裡迸出一句話。

就算沐家全族給她陪葬,也難消她心頭之恨。

“這樣吧,我們來談個條件,我不再追究我打碎鎖魂壺跟搶劫你財寶的事。我醫好你的傷跟你的毒以及你的腿。”

沐家等人全部顫抖。

鎖魂壺是什麼?裡面裝著魂魄嗎?人死了魂魄不是直接消散了嗎?怎麼還會有魂魄?

還有……

她打碎鎖魂壺也就算了,怎麼連五階以上的強者都敢打劫?

當真是不要命了嗎?

夜景寒無動於衷,殺氣不減反增。

顧初暖繼續道,“飄散出去的魂魄,我幫你找回來。”

降雪忍不住嗤笑。

“魂魄一旦散了,你以為那麼容易找?如果那麼容易找,我們就不會三年來一直找不到王妃最後一縷魂魄了,何況王妃剩下的魂魄之力已經非常虛弱了,隨時可能消散在天地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节,神醫狂妃: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筆趣t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