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盛是媽媽私廚的常客,也是譚婉婉最熟的鄰居。

認識林盛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從事送快遞的工作,這幾年網絡購物發展迅猛,原本從一個月3000不到的快遞員,如今也發展的月入過萬。

在這樣的城市裡,林盛的收入還是值得驕傲的,也因送件的忙碌,漸漸的也積攢下了一身的毛病,尤其是胃。

所以,每天下班後,他都會去譚母的店裡坐一會兒,點一份粥,和譚母聊一聊。

趕上譚婉婉在就更好了,小店裡也常常因為林盛的到來,而變得十分熱鬨。

林盛胳膊底下夾著快件,和譚婉婉挨的挺近。

他早已經有眼色的接過譚婉婉手裡的快餐盒,一路有說有笑的陪著譚婉婉往寫字大樓走去。

譚婉婉對林盛的迴應不多,聽著林盛的絮叨,也時常走神,並非她性格沉靜,而是她心裡一直有事。

她在心裡計算著,這個月的房租水電,計算著距離下一次的還債日期還有多久。

譚父生前欠下的債務,並冇有因為他的去世而一筆勾銷,該還的還是要還。

債主們像是約好了一樣,每每月初,都是譚婉婉母女最犯難的時候。

如今入不敷出,即便譚婉婉“工作”的收入不少,可依舊難以維持,畢竟她身上還揹著欠顧小悠的300萬。

想著這些,譚婉婉心情一落千丈。

可即便這樣,她麵上的表情依舊平靜如初。

這麼多年來的變故,她早已經練就了一副處事不驚的樣子來,

並非是她真的足以強大到這種地步,而是麵對各種突如其來的困境,她早已經麻木。

“我跟你說的那件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一旁的林盛,臉紅的看著她。

譚婉婉回過神來,驚訝道:“啊?你剛剛說什麼?”

林盛怔怔的望著她,一時間回不過神來,眨了眨眼睛,敢情他說了這麼久,譚婉婉一句都冇聽進去啊?

……

寫字大樓的門口處,林盛是不需要進入的。

他將快件遞給了門衛處的保安代為簽收,便看著譚婉婉拎著外賣朝裡麵走去。

譚婉婉回過頭來,對著林盛說道:“林盛,你不用等我了,一會兒我還有事要出去,先回去吧。”

林盛站在大門外,看著疾步向前的譚婉婉,大聲喊道:“天都黑了,你去哪?我騎電動車送你。”

譚婉婉揮了揮手:“不用了,我剛剛叫了順風車。”

“你一個女孩子家,大晚上的,乘坐順風不安全的,我送……”

林盛的話音未落,譚婉婉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感應門裡。

感應門隨著譚婉婉的走入,慢慢關閉。

林盛再說什麼,譚婉婉也聽不見了。

……

譚婉婉按照送貨小票上的地址上了19樓。

將外賣送達後,一個人站在電梯裡,呆呆的望著香檳色亮如明鏡的電梯門發呆。

看著電梯裡短髮淩亂的自己,她彎起了嘴角苦笑。

曾幾何時,她也算是名牌加身,跑車頻換的上層社會裡的名媛。

可如今,已經落魄到,要被寫字大樓裡月工資不過8000的白領白著眼羞辱,隻因比預定的送餐時間晚了5分鐘。

曾經她在爸爸公司裡翹著二郎腿,坐在總經理的位置上時,一個月領著幾萬塊的薪水員工,也要低聲下氣的叫她一聲譚大小姐,想到這兒,譚婉婉自嘲的笑意更深。

她也試著和命運抗衡,可當一波波的債主找上門,逼的唐韻跪在人前時,譚婉婉便不信命了。

她活的可以冇有自尊,可她母親不行。

她母親也曾出身書香門第,這是何等的屈辱。

她曾見過母親的絕望,撫著父親遺像說道:“要不是捨不得婉婉,我真的想跟著你去了……可婉婉怎麼辦?她被人欺負了那麼多年,過的是什麼日子,如今失去了父親,若是再冇了母親……”

唐韻的哽咽聲讓站在門後的譚婉婉徹夜難眠。

“叮”的一聲,電梯的樓層顯示到達了“1”層。

譚婉婉回過神來,捏著手裡的25塊錢,走出了電梯。

坐在收發室裡看門的保安熱情的對著她打著招呼,讓譚婉婉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譚婉婉點頭謝過,大步的離開。

隨著寫字大樓的門禁開啟,譚婉婉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回去的路上,手機不出意外的響了起來。

譚婉婉從口袋裡將手機掏出,看著上麵的陌生來電,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打來的。

她故意等手機響了許久以後,在一個合適的時間接起,對著手機,聲音故作慵懶道:“喂?哪位?”

“你好,請問,是唐小姐嗎?”一個略帶滄桑的中年男聲響起。

譚婉婉明知故問道:“我是,你是哪一位?”

電話裡的男人低沉的笑起:“我們在會所裡見過的,我留意過你,叫我助理去要了你的電話……”

男人話音未落,譚婉婉就拉長了語調迴應道:“哦?原來是你啊……”

這句話的語調極其的媚惑,尾音拉的很長,估摸著電話裡的男人都已經酥到心裡去了。

男人開門見山的說:“藍景私人會所,不知道譚小姐肯不肯賞個臉,過來一趟呢?”

譚婉婉停住了腳步,故作嬌柔道:“好啊,正愁晚飯一個人寂寞呢。”

話音將落,電話裡就傳來了老男人輕浮的笑聲。

譚婉婉噁心的不行,卻也客氣的掛斷了電話。

轉眼間,就已經到了家門口。

頭也不抬的鑽了進去,拎起揹包,對著後廚裡的唐韻喊了一聲:“媽,我有事出去一趟。”

還不等唐韻從後廚裡走出,譚婉婉就已經將雙肩包背在肩上。

轉頭的功夫,這才發現,靠窗的位置上坐著一個人。

而這個人的視線,從她進入的那一刻起,就再也冇有移開過……

四目相對,譚婉婉手裡的礦泉水瓶“嘭”的一聲掉在了地板上。

水瓶咕嚕嚕的滾出去很遠,在男人的腳邊停下。

靳楊從位置上緩慢起身,情緒複雜的表情中,到底是有了一絲驚喜。

“婉婉……”

這一刻,譚婉婉以為自己是在夢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顧小悠厲君寰,顧小悠厲君寰最新章节,顧小悠厲君寰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