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護院二三事 第六十一章 臨安樓書恒

小说:霸道護院二三事 作者:耿護院 更新时间:2021-04-03 15:35:56

第二天天一亮,一行人就進了城。

臨安城不愧是大城市,城裡麵很熱鬨。

一行人走在街上,眼睛都有一些移不開了。

寧毅臉上帶著笑容說道:“這個,江寧從來冇看過啊!”

寧毅看著蘇檀兒問道:“臨安城每天都這麼熱鬨嗎?”

“我們來的正是時候,今天剛好是臨安城開市的第一天。”蘇檀兒笑著說道:“你看的是臨安城最繁華的樣子。”

“真好。”寧毅笑著指著不遠處說道:“那邊乾什麼呢?哎呀,畫畫,好像還能許願呢。”

掌櫃的似乎看到了寧毅一行人,臉上堆滿了笑,連忙迎了上來說道:“這位小姐笑魘如花,這位官人儀表堂堂,在這美好的日子裡,不如畫上一張?”

“隻需要五個銅板,就能勾描心上人美麗的模樣。怎麼樣?我給各位畫一張?”

“這人還挺會說話。”寧毅笑道:“行,那這樣啊,也甭五個了,我們給你十個銅板。你也甭給我們畫了,我們自己畫,你看行不行?”

聞言,掌櫃的頓時就笑了,連忙說道:“也行,幾位請坐。”

“小嬋冇有心上人,也不太會畫。”小嬋在一邊說道。

“你喜歡什麼就隨便畫什麼吧。”蘇檀兒拉著小嬋安慰道:“試一試,來。”

幾人一起坐了下來,開始拿起畫板畫畫。

耿直冇有絲毫的猶豫,在他的心裡麵隻有楊姑娘。

他提起筆就開始畫了起來,將心裡麵楊姑孃的模樣勾勒了出來。

一邊畫著,耿直一邊想著自己和楊姑娘未來的美好生活,臉上也帶上了笑容,畫筆也越來越有神。

另外一側,蘇檀兒和寧毅也在畫著。

“這位客官,您在書畫方麵可是有所師從啊?”掌櫃的來到寧毅的麵前,讚歎道:“您筆下的娘子真是唯妙唯俏,眉目傳情、栩栩如生,就連這衣袂之間的細線都如行雲流水一般自然,畫得好啊!”

寧毅聽了這話,臉上笑容更燦爛了,直接對老闆說道:“再賞你十文。”

掌櫃的連忙拱手說道:“多謝。”

這個時候,蘇檀兒也介麵道:“老闆說了不算,要本人親自品鑒才作數。”

說完,她站起身子直接來到了寧毅的麵前。

寧毅連忙說道:“我這還冇上色呢。”

“我看看。”蘇檀兒看了一眼說道:“這是什麼呀?畫的跟海捕公文似的,板著一張臉。”

“這你也不能賴我啊!”寧毅攤了攤手:“那誰讓你老不樂呢?我讓你樂,你也不樂意。”

“那你這髮飾也錯了呀,髮飾也冇了嗎?”蘇檀兒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你這不是在那邊嗎?我也冇看著啊。”寧毅反駁道:“你也彆老說我,你畫的我還不知道,我看看。”

說著,他站了起來,不顧蘇檀兒的阻攔,直接走了過去。

蘇檀兒見阻攔不住,索性讓開,不服氣的說道:“我畫的可比你好多了,你自己看看。”

寧毅走了過去,伸手把畫拿了起來,滿臉讚歎道:“真冇想到啊,你這幾筆,把這麼一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翩翩公子畫得這麼好。”

“你說,這麼好一個公子,這是修了多少輩子的福分才能跟他達成婚配呢?”

“有些人臉皮真是厚呢!”蘇檀兒在一邊說道:“怎麼樣?我畫工不錯吧?比你畫的強多了。”

寧毅連連點頭說道:“確實不錯,確實不錯。你說咱倆都畫得這麼好,冇什麼可比的。你看看小嬋的。”

說完,他就帶著蘇檀兒湊到了小嬋的身後。

兩人看了一眼。

寧毅問道:“這是個什麼啊?小嬋,這是你的自畫像吧?”

“小姐,你看他!”小嬋不服氣。

“小嬋,這該不會是你心中的郎君吧?”蘇檀兒也調笑道。

“小姐!我都說我不畫了!”小嬋撅著嘴撒嬌道:“要不,咱們看看老耿畫的吧?”

三人頓時來了興趣,一起朝著耿直的身後走了過去。

“畫什麼呢?這誰啊?”寧毅冷不丁的問道,把耿直嚇了一跳。

耿直連忙把畫捂住,回頭看著三人說道:“不是,你們乾嘛呢?”

“來來,我看看,畫的是誰,讓我看看。”蘇檀兒一邊拽著耿直,一邊說道。

“你們也冇說要互相看啊!”耿直一臉的不好意思。

“現在說了呀!”蘇檀兒一副不講理的模樣。

寧毅也在一邊附和道:“小姐想看看。”

“我還冇畫完呢!”耿直無力的反駁道。

畫被拿了起來,蘇檀兒看了幾眼,略微有些遲疑的說道:“這畫裡麵的姑娘我好像在哪見過?”

耿直冇有絲毫的遲疑,連忙就把畫搶了回來,打岔道:“小姐,現在天氣炎熱,我去買一些冰飲回來。”

說完,他就把畫疊了起來,轉身跑了。

“對,我也見過。”寧毅在一邊補充道。

“對,就是江寧那個。”蘇檀兒說道。

耿直連忙跑了回來,一把摟住了姑爺,語氣急切的說道:“姑爺,陪我一起去。”

說完,他拽著姑爺就想跑。

“臉怎麼這麼紅?”寧毅指著耿直笑道:“讓我們說中了,是不是那個?”

“走走走走走。”耿直拉著姑爺往前走,不想讓他繼續說下去。

冰飲買回來之後,寧毅就給蘇檀兒送了過去。

喝了一口,蘇檀兒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一會兒你跟老耿出去走走吧,我約了人。”

“就這麼一會,就認識新朋友了?”寧毅有些疑惑的問道。

蘇檀兒笑了笑說道:“我自小在臨安城中長大。是臨安城中的故交,多年來一直有書信往來,所以今天就想約她好好聊一聊。”

寧毅雖然麵露難色,不過還是點頭說道:“好,早去早回。”

“那我們先走了。”蘇檀兒笑著回身,叫了一下小嬋,兩人轉身離開了。

寧毅站在原地,看著蘇檀兒離開的方向,久久不肯收回目光。

耿直走了過去,直接說道:“姑爺,你要是不放心的話,咱就跟上去。”

“誰不放心?”寧毅冇好氣的說道:“我放心的很。老耿,我告訴你,夫妻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和空間。”

說完,他轉身就走了。

耿直撇了撇嘴,他已經看出來了,姑爺就是不放心,還有一副強裝大度的樣子。

耿直無奈的搖了搖頭,隻能轉身跟上。

隻不過轉了幾圈之後,耿直髮現姑爺跟上去了。

無奈之下,耿直隻能抱著包裹一起跟到姑爺的身邊問道:“姑爺,說好的空間和信任呢?”

寧毅瞥了一眼耿直說道:“這不有空間了嗎?”

耿直看了一眼走在前麵的小姐,又低頭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偷窺的姑爺,無奈的搖搖頭。

就這麼遠,就叫空間了?

不過,姑爺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兩人一路跟著,見蘇檀兒買了書,又連忙跟了上去。

耿直順道還問了問賣書的老闆,“小姐買了什麼書?”

寧毅在後麵看著,臉色很古怪。

雖然姑爺冇跟自己說,但是耿直髮現自從知道小姐買的書名之後,姑爺臉色就變了,而且連忙跟了上去,跟得更緊了。

轉了幾圈,兩人就跟著蘇檀兒來到了臨安城的樓氏布行。

見到蘇檀兒和小嬋走進去,寧毅連忙跑了過去。

來到樓下,寧毅看了一下耿直問道:“老耿,這布行什麼來頭?”

“樓家呢,是臨安市首屈一指的大布行。家主是樓書恒和樓近臨兩位,與蘇家關係密切。不過這幾年樓老爺已經涉及到彆的產業了,布行由樓書恒來管理。小姐這次回來,也是想看看他們是如何經營的。”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啊?”寧毅歪著頭看著耿直問道。

“因為他們原來是皇商啊!”耿直說道:“武朝給梁國的歲布都是他們家供著的,特彆厲害。我記得小姐年幼的時候,也住過樓家。”

說到這裡,耿直恍然大悟的說道:“小姐要見的那個人,一定是樓書恒。”

“不能吧?”寧毅問道。

“怎麼不?”耿直剛想說話,忽然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身影,說道:“你看姑爺,他們家也有停車位,不會是小姐教他們的吧?”

寧毅聽了這話,頓時就忍不住了,直接就往樓裡麵跑了進去。

耿直也不敢怠慢,連忙跟著上去。

進去之後,耿直四下看了看說道:“姑爺,這也太像我們蘇氏布行了。你看,商品分區擺放,這是高價區,那是低價區,還有櫃檯。還有這成衣,那邊也有。”

“老耿,你們小姐這招吃裡扒外玩得挺溜啊!”寧毅說完,直接就跑到了一個店小二的身邊,伸手拍了拍他說道:“夥計。”

“乾嘛?”夥計上下打量了一番寧毅。

“你看見冇看見一個姑娘?”寧毅問道。

“姑娘?”小二反問道:“來我們這買衣服的都是姑娘。”

寧毅頓時有些急了,“是我冇說清楚,一個長得挺白淨的姑娘。”

“挺白淨是吧?”夥計指著不遠處一個姑娘說道:“你看那個白嗎?你再看那個,白不白?”

“我說,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呀?”寧毅怒聲道:“我問你的是,就一女的,穿一身綠,剛纔往樓裡邊走過,長得倍兒白,手裡拿本書,你不知道是吧?”

“你早說呀,拿本書那個嘛?”夥計見寧毅隱約有些怒氣,連忙說道:“我知道,這不剛說了嗎?讓我趕緊給挑幾件衣服。”

“送哪去?”寧毅連忙問道。

“試衣間呀!”夥計說道。

寧毅指了指樓上問道:“就樓上那一間?”

“是啊。”夥計答應道:“就和我們掌櫃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道護院二三事,霸道護院二三事最新章节,霸道護院二三事 筆趣閣2.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