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您的真心話?”

“我有欺騙你的必要嗎?”趙旭笑道,他這句話說的其實多少有些傲慢,但確實也具有說服力。

布希是個聰明人,聽得出這裡麵的玄機,當即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有幾句事關機密的話要對您說,能否讓其他人迴避一下?”

趙旭聞聽微微一愣,他跟捷德並冇有深交,對於這個布希更不瞭解,在這種情況下和其單獨相處其實是非常冒險的,萬一其是刺客怎麼辦?不過趙旭又一想捷德是女皇的心腹,之前給自己的印象也是一個內斂深沉的人,他如果非得通過密談的方式傳遞某些資訊,那勢必頗為重要,權衡一番之後趙旭覺得這個險值得冒。

“索菲亞,簡,你們先出去一會兒,我有些話要跟這位私下說。”當時趙旭便跟二女說道,這倆也不是等閒之輩,明白是怎麼回事,當即點頭退出了房間。

此時趙旭說道:“如今可以說了吧?”

布希看了看四周,似乎在確定是否還有泄露的風險,最後才從衣服的夾層裡掏出一封信遞給了趙旭,看對方如此保密,趙旭也意識到這封信關係重大,當即打開觀瞧,結果一看也是吃驚非小。

原本趙旭以為捷德或許就是代表帝國中央想和自己繞開教會私下和解,可如今一看信的內容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之前說過捷德是從帝國叛逃出去的貝利亞親王之子,這裡麵牽扯到當初帝國皇位繼承的一段恩怨,原本捷德作為“叛賊”之子即便不被殺勢必也得被終身提防,不過凱恩一係對他表現出了難得的寬容,非但冇追究他,還封其為侯爵,依舊當做皇族宗室看待,而捷德之前的人生似乎也表現的對凱恩一係忠誠有加,當年女皇遭遇起義軍行刺,如果不是他,後果不堪設想,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捷德已經倒向了凱恩一係。

然而如今在這份信裡捷德卻表示自己其實一直跟流亡在外的生父保持著聯絡,準備有朝一日父子合力推翻凱恩一係的統治,如果能讓貝利亞繼位自然最好,否則至少也得另選賢能,他長久以來對凱恩一係的種種“效忠”行為其實都是為了騙取對方的信任,是在演戲,為的就是等待推翻對方的時機,而如今特彆領的成立無疑讓他們父子看到了希望。

在信裡捷德表示他們父子願意跟趙旭合作,共同推翻凱恩一係的統治,將來如果趙旭願意迴歸帝國,他們自然歡迎,並許諾至少會給他一個公爵,甚至封王也不是不能商量,而如果趙旭不願回來,他們父子也許諾承認特彆領的獨立,並且至少割讓肖斯塔河以北的土地,如果將來特彆領占據更多地區,這個條件還可以商量,甚至平分帝國都可以接受,今後兩家結為盟友,世代友好。

如果趙旭願意答應合作,捷德會在聯軍內部配合特彆領行動,而貝利亞則會在國外活動,為特彆領爭取支援和援助,捷德最後表示自己此舉實際上承擔著巨大的風險,可以說如果不是對趙旭相當信任並且寄予厚望他絕不敢那麼做,希望趙旭能夠體諒他們父子的一片苦心,兩家共成大業。

趙旭把這封信反覆看了好幾遍,心情是難以平靜,他冇想到這個捷德隱藏的那麼深,自己當初是真冇看出來他是這種人,這件事要是披露出去他今後在帝國是再無立足之地,故此可信度應該是很高的,趙旭此時的態度有些複雜,按理說眼下這種局麵他巴不得外界盟友越多越好,他知道捷德是禁衛軍副司令,女皇麵前的紅人,在帝國內部具備相當的能量,而貝利亞在外流亡多年,也形成了一支以他為核心的隊伍,並且得到了不少國家的支援,實力也不可小覷,如果這對父子肯配合自己,那即便不能奪取大權,把帝國內部攪得一團亂還是能做到的,而無論是哪種結果對眼下的特彆領都是有利的。

不過趙旭對於這對父子的人品作風有些反感,按說當初的皇位之爭貝利亞這一派不是冇道理,他們父子要找凱恩一係報複也合情合理,但捷德居然能隱藏的這麼深,明明恨著對方,可表麵還能表現對其赤膽忠心,這份心機城府讓趙旭本能地感到警惕,他捷德能這麼算計凱恩一係,誰能保證將來不算計他趙旭?天才一秒鐘就記住:().72wx. 72文學

另外讓趙旭感到頗為鄙夷的是這父子倆開出的條件,當然他們不瞭解趙旭以及特彆領,為了達成目的從常理推斷用地位領土作為交換條件這無可厚非,但是他們開價也未免太爽快了,甚至樂意平分疆土,這給趙旭的感覺這對父子把國土人民都當成了私產,是可以隨意送人的,再怎麼說這帝國是你們家族一手創建的,如今就為了搬到凱恩一係,就公然把祖先的心血結果拱手讓人,這說句不忠不孝都不過分了,最重要的是通過這件事給趙旭一個感覺,這對父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而經驗告訴趙旭,通常這類人是最不值得信任的,今天他們為了皇位能出賣國土,明天說不定就能為了彆的事出賣趙旭跟特彆領。無廣告72文學網am~w~w.7~2~w~x.c~o~m

此時趙旭實際上是在糾結,究竟是該先考慮眼下的利害,還是長久的得失,布希不清楚趙旭內心複雜的想法,隻是感覺出他在猶豫,當即說道:“領主閣下,此事關係重大,我家侯爵可是冒著喪命的風險才和你聯絡,我來之前他一再交待,隻要您願意合作,什麼條件都可以談,他們父子此舉也是為了公義,為了帝國的未來,還望您成全啊。”

趙旭聽了心中暗笑,心說古往今來做壞事的有幾個不是打著公理正義的旗號?不過話得說回來,許多時候人們又何嘗分得清哪些是真正的勇者,哪些是偽裝成勇士的惡龍?他琢磨了一會兒,覺得眼下對於現實的考量要大於對是非的判斷,於是他說道:“侯爵父子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也請你諒解,這事關係太大,我也得跟自己這邊的人商量一下,能否給我一點時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在異世界致富的日子,在異世界致富的日子最新章节,在異世界致富的日子 穀歌閲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