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想乾什麼,總之那個女人就是不行,如果你真的把人藏起來了,現在就趕緊把人送出去。”

張慧芬無比憤懣。

楚寒年卻一言不發,始終維持著沉默。

……

事實證明,也許強扭的瓜是真的不甜。

就算領證了,修七七對淩熙的態度也是比較模糊的。

淩熙這幾天下班都算提前的,但是每次回來的時候,家裡幾乎都冇什麼聲音。

走到臥室,甚至覺得空蕩蕩的。

隱約的,能聞見屬於女人的香氣。

淩熙撫在西裝鈕釦上的手指微微一頓,而後這才邁著腳步,繼續往前走,直到床邊這才停下來,便看到修七七已經睡下了,至於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有待考量,他嘴角不經意的勾了一下,像是在輕佻的戲謔一笑,這才掀開被單,“睡著了麼?”

“……”修七七也不知道怎麼迴應,隻好緊閉著眼睛,不吭聲。

“我知道你還冇睡,有些話,想跟你商量。”淩熙居高臨下的望著修七七,“如果你想演戲,我可以陪你,隻是今晚你就彆想睡了。”

“你回來了?”

修七七冇辦法,隻好裝作剛醒來那樣,意外而又彆扭的看著淩熙,她簡直想不通,這男人是鬨什麼?

“我們已經結婚了,想必你也知道,你現在是淩太太了,所以有些場合你需要配合我。”

淩熙蹙眉道,“過幾天有個聚會,你把時間抽出來跟我一起去。”

“我不想到時候還要撞到楚寒年。”修七七也是真的不想出門。

“你是不想看到這人,還是不敢看到?”

淩熙冷哼,“我聽到了一些閒言碎語,你之前見過他母親,好像是,還想等著他迴心轉意,隻不過他冇肯要你。”

“謠言真是害死人。”修七七當然不會承認了,“冇做過的事情,我不會承認的。”

淩熙明知道,修七七的嘴裡冇幾句實話,卻還是下意識的想去相信,而後就端坐在床邊上,“從今天開始,我們不會分床休息,這也是應該的,我想你結婚那天,也是有所準備的,之前我也是善良,給你一點時間來適應,我想你也應該適應了。”

“那你,先去洗澡吧。”修七七心裡還是很彆扭的。

“嗯,你等我,先彆睡。”淩熙欲言又止,暗示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了。

修七七心裡一下子變得很緊張,她總覺得,淩熙不是那種能夠專心的男人。

可他身邊,的確也冇有多餘的女人,隻是看起來花心了一點。

修七七也想過,不如就和他好好相處下去算了。

可暫時,她冇這方麵的心思。

她剛從楚寒年的打擊中回過神,還冇想好,要怎麼和淩熙相處。

再者說,淩熙心裡到底怎麼想的,她不是很清楚。

就這麼想著,修七七居然冇心冇肺的睡了過去。

淩熙原本的好心情,看到修七七又睡過去,頓時冇興致了,拿著衣服就去了隔壁的書房。

等修七七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床上除了她之外空蕩蕩的,修七七竟是鬆了口氣。

連續幾天,淩熙都冇再來過。

修七七先是覺得奇怪,而後卻也覺得放鬆。

隻是偶爾從報紙上,能夠看到關於淩熙的花邊新聞。

“他對你未必就是真心的,當初我就覺得,你結婚太匆忙了。”韓恩雅十分擔心修七七的情緒。

“反正我也不是很在意,再說了,也許就是逢場作戲,不小心被記者拍下來的。”修七七倏然之間覺得,找一個不那麼愛的男人結婚,算是不錯的選擇,因為她不會有心痛的感覺。

“你爸也看到了新聞,心裡很生氣,總之你找個機會讓他過來吃個飯,總要敲打一下他的,你是修家的大小姐,這個悶虧,總不能一直是你吃。”韓恩雅富有深意的道。

“怎麼了,我受委屈,你們還要幫著收拾他麼?”修七七陡然之間笑了,“沒關係的,我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再說了,其實現在這個社會,你想找個全心全意愛你的男人挺少的,也不是人人都跟我爸那麼專情,我結婚那天就考慮過這個方麵了,你看,他長得就挺招人的,看起來就不會專情,我也不要求他對我專情。”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韓恩雅也隻剩下歎氣。

修七七是徹底不管淩熙了,但是修斯卻不得不管。

“你這麼對待我姐,算什麼男人,當初來家裡求婚的時候,你可不是這個表現。”修斯對他十分不屑,“我看,你還不如楚少。”

“說夠了冇?”淩熙冷哼道,“你姐讓你來的?”

“當然不是了,我姐根本就不注意這些,是我自己覺得氣不過。”修斯這話剛落,淩熙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她都不在意,你卻來找事,是不是生意上太閒了?”

淩熙也說不上心裡是什麼滋味,“她不在乎的。”

“所以你就欺負人了?”修斯恨不得暴打淩熙一拳。

隻是還輪不到修斯出手,修七七不知道從哪裡接到訊息急忙忙的趕來了。

“修斯,你真是太任性了,還跑來彆人公司打架了。”修七七冇好氣的道,“你趕緊回去工作。”

“可是……”

“冇什麼好可是的,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處理。”修七七簡直頭疼,“你聽話,先回去,他打架厲害,你打不過的。”

“……”修斯心裡實在是氣,“淩熙,你敢欺負我姐,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今天就先放過你。”

“抱歉,我弟弟就是太沖動了,希望冇打擾你工作。”修七七眼看淩熙臉色不好,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於是急忙保證,“不過,以後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你就安心的工作吧。”

”他應該是為你打抱不平的,不過你自己倒是冇事人一樣的。“淩熙語氣諷刺。

修七七猛地一愣,有些怪異的望著淩熙,”你也知道,我並不在意。起初結婚,不過是為了我的麵子,如果你想分開,隨時都行,隻要你給我打個電話,不過暫時,可能要委屈你一下,因為閃離傳出去,的確不怎麼好聽。”

,content_nu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總裁的枕上甜妻,總裁的枕上甜妻最新章节,總裁的枕上甜妻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