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麵走進來的那魁梧大漢,頭戴鬥篷,肩披蓑衣,身形虎背熊腰,行走之間自有一股煞氣環繞,向眾人撲麵而來。

一眾行腳商人看了那大漢一眼,隻覺渾身一顫,紛紛轉過頭去,不在看他。

一群人中,有人向那肌膚嬌嫩的女子招手喊道:“姑娘,這大冷天,快過來烤烤火,可彆凍壞了身子。”

那女子怯生生的懷顧四周,看了看一群行腳商人,又看向楊逸二人所在的火堆一旁。

轉身看向身後的大漢時,隻覺這大漢凶神惡煞的盯著自己,嬌軀一顫,逃一樣的跑向了那群行腳商人。

那大漢也自知自己身形嚇人,也不出聲,默默的走向一旁的空地,坐在那裡,不言不語的假寐了起來。

楊逸掙著法眼,看了看女子,又看向那凶神惡煞的大漢,一時間隻覺有趣,暗道。

“冇想到這小小破廟裡,竟是風起雲湧,各路人物皆到場,有趣,有趣。”

他朝那大漢開口喊道:“壯士,這天寒地凍的,小心凍壞了身子,若不嫌棄,可來貧道這裡烤火,暖暖身子。”

那大漢聽到有人叫自己,假寐的雙眼睜開,向楊逸看了過來,想了想,起身向他走去。

這大漢走近火堆,解下身上的蓑衣,摘下頭上的鬥笠,坐了下來。

楊逸待這大漢坐下,藉著火光,這纔看清這大漢麵貌。

這大漢黑臉闊麵,衣著粗布麻衣,一舉一動之間,給人一種凶悍之意。

那大漢坐下以後,響起洪亮的嗓門,抱拳對二人道:“某家劉奎,見過二位!”

楊逸作揖回了一禮,開口介紹著自己與高遠。

“貧道楊逸,見過劉壯士。這位是高遠先生,不知劉壯士要去何處?”

高遠見楊逸伸手介紹著自己,對那劉奎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某家也不知自己要到何處去。”

楊逸詫異的看了看他。

“壯士這是何意?”

那壯漢烤著火的衣袍直冒熱氣,聽到他的疑惑,抬著手烤著另一邊的衣袍,繼續開口說道。

“某家浪跡江湖,走到哪算哪,並無想去之地,所以道長問某家要去何處,某家自己也是不知要去何處。”

楊逸微微一愣,笑了笑,明白了他的意思,三人烤著火,繼續說著話。

……

而一旁的一群行腳商人,正在與那女子說著話。

葉青看著與眾人說著話的女子,皺了皺眉頭,心中思緒。

他做為商隊的領隊,責任深重,需要對全隊人員的安全負責。

他走商多年,深知在這荒山野嶺中,突然出現一個女子,一個凶神惡煞的大漢,隻怕不是什麼好事。

“姑娘,你是哪裡人士啊?這荒山野嶺的,你一弱女子,怎麼一人獨行?”

吃著饅頭的女子聽到他的問詢,放下了眾人拿給她的饅頭,臉色略有些苦澀的回答著他。

“小女子陳素,見過哥哥,我本是臨安縣人士,本來是與家中父母前往龍安城舅舅家走親的,

隻因與家人在山林中遇見山匪,慌亂之下,與家中父母走散在那山林之中,也不知奴家父母現在怎麼樣了,要是……”

那名叫陳素的女子說的這裡時,拿著手絹,擦拭著眼角,神情悲傷的落著淚水,好似是在擔心著自家親人的安危。

行腳商中的那年輕人見她落淚,開口對她說道。

“姐姐,你彆哭,有我青哥在,定能幫你找到你父母的。”

“是啊,姑娘,你父母肯定冇事的。”

“……”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安慰著她,而那葉青此時狠狠的看了一眼,那替自己攬事的年輕人。

年輕人見他看著自己,害怕的聳著腦袋,明白自己又說錯話了,焉了吧唧的坐在一旁,不在言語。

葉青皺著眉頭沉思了一會兒,開口說道:“素素姑娘,正好我們商隊也要去龍安城行商,你若願意,待天亮,你便隨我們一同而行吧。”

那陳素聽到這話,似水般的眼眸,驚喜的看著葉青,開口對他感謝著。

“多謝青哥哥了。”

那年輕人眉開眼笑的對她說道:“姐姐,我就說嘛,我青哥最是心好,絕不會不管你的。”

葉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不再言語,坐在一旁假寐了起來。

……

夜漸漸地深了,廟外的雨,繼續下著,廟裡的眾人睡的深沉,一群行腳商人中的女子,卻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那女子睜開眼,站了起來,瞥了一眼一旁的楊逸三人,目光轉向一眾行腳商人,對其中一個精壯的男子走了過去。

她伸手推了推那精壯男子,冇一會男子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那精壯男子站起身來,揉了揉蓬鬆的眼睛,待看清楚眼前之人,開口說道:“素素姑娘,你怎麼還不睡,叫俺什麼事。”

那女子卻往那精壯男子懷裡一靠,用手摸著那男子胸膛,帶著害怕的語氣對他說著。

“哥哥,奴家害怕。”

那精壯男子感受著柔若無骨的小手,摸著自己的胸膛,聞著女子身上散發的幽香,喘氣聲不由得粗了起來。

“呼,怕……呼,怕啥,俺們都在這呢。”

那女子一邊摸著他的胸膛,一邊嬌聲的對他說道:“哥哥,奴家就是害怕嘛,不如哥哥你跟奴家去外麵說會話嘛,好不好嘛,哥哥!”

精壯男子喘氣聲更粗了,迷迷糊糊的跟她走出了廟外。

熟睡中的楊逸卻是突然睜開了眼睛,看著二人走出去的身影,搖了搖頭。

他看著一旁起身的黑臉大漢,不動聲色的閉上眼睛,裝睡了起來。

廟外的精壯男子,此時正抱著那女子抵在牆上,親了起來。

而那女子抱在那大漢背上的手,卻突然長出了尖爪,就在她要刺向那男子脖子處時,一聲暴怒聲響起。

“哼,好個妖怪,竟敢在某家眼皮子底下害人,吃某一拳。”

卻是那黑臉大漢見二人深夜走出廟外,覺得不對,便跟了出來。

正好看見那女子手中長出的利爪,那還不明白這女子的身份,便一拳打向那女子所在的牆壁。

“轟……”

隻見那大漢一拳打在牆壁之上,冇打著那女子,卻把牆壁打出了一個大洞。

原來是那女子見他出拳打來,化著一團黑影,躲開了黑臉大漢一拳,跑進了廟裡。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從通幽之術開始,從通幽之術開始最新章节,從通幽之術開始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