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內,坐在蒲團上,看著清風道長拿給他的二本書籍。

一本是觀羽真人,也就是楊逸的便宜師傅的遊曆見聞。

書籍記載著,從他出觀起,行走天下,把唐朝分化南北的渭水,不知跨過多少回,期間更是不知經曆生死多少回。

但凡有神仙傳聞之地,他必然前往,荒山野嶺無人處,寒冷冰窟,名山大川,江河湖底,繁華城鎮中,俱都探過,整個唐朝疆域都踏遍了,卻不曾碰到一個仙人,倒是見過不少奇特地形,奇聞異事。

多年尋仙仿道,未能如願,他萬念俱灰,心灰意冷,往無量觀而回,途中路過荒山野嶺,夜宿一山洞時,在洞中得到了楊逸手中的另一本書。

這本就是他心心念唸的道緣,名為《廣元氣感引氣決》上部,他一時悲喜交加,在洞中修煉了起來。

然而幾年時間,一無所獲,不由懷疑這《廣元氣感引氣決》,是不是前人留下來愚弄後人的臆想。然心中有疑,此時卻冇有更好的選擇。

便不管不顧的繼續修煉下去,又幾年過去,仍然一無所獲,心灰意冷之下,回到無量觀。

經曆這麼多的大悲大喜,回觀冇多久,撒手而去,留下這本法決。

……

楊逸看著這觀羽真人的經曆,不由感歎到,他求道之心之堅,與那範鐵匠有的一比,隻可惜無緣此道。

讀著觀羽真人的尋道經曆,想到自己腦中書籍,心中慶幸無比。自己得多大的福緣,才能這般輕易得到它。

……

楊逸放下觀羽真人的遊曆筆記,拿起了《廣元氣感引氣決》翻開,看了起來。

其中就記載著,楊逸心心念唸的此世修道境界。

……

煉氣,罡煞,龍虎,金丹,內胎。

便是此世的五大修道境界。

書中說道,此世修道之法大多由上古煉氣士之法,衍生出來的。

楊逸看到此處,心中不由震動,看到與自己修煉的煉氣士之道有關,急忙翻開下一頁,繼續看起來。

古時煉氣之士,善於吐納,修煉真氣,能采霞取氣,吞雲吐霧,修煉的是一口真氣。

隻因天地氣息渾濁,靈氣稀薄,後來修煉之人,才借鑒煉氣之道,衍生出了修道之法。

這修道之法,是有境界與境界之間瓶頸之說的,卻是不如煉氣士之法的。

煉氣士隻需循序漸進的修煉,一點一滴的彙聚法力,卻是冇有瓶頸之說。

而修道之人,境界與境界之間的瓶頸,卻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有修道之人困頓一境,窮畢生之力無法邁過的例子,也是數不勝數。

……

就好比這煉氣之境,就分為氣感,真氣,真氣外放三境。

楊逸對比著,那日範鐵匠所說的,武學大宗師之境的勁力外放,便相當於這修道煉氣之境的真氣外放之境。

隻可惜武學到大宗師之境,已是登峰造極,無前路可尋,而修道煉氣之境卻隻是開始,二者卻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的,不可同日而語。

……

看到這裡,他不由的想起觀羽真人,就是卡在這氣感一境,感應不到靈氣,而無法修煉法力。

楊逸感歎觀羽真人,尋道一生,無緣此道,可憐他一顆求道之心,真叫人唏噓不已。

繼續看著書中罡煞的修道之境。

這罡煞境界,是凝鍊地煞,結成天罡。

然這地煞也是有品階之分的,地煞之氣質地越純淨,品階便越高,結成的天罡便越厲害。

待天罡結成,便開始龍虎之境的修煉。

楊逸看到這,後麵的境界,書中就冇有記載了。真是看得他心癢難耐,連連歎息。

隻可惜這《廣元氣感引氣決》隻有上部,而無下部,不能一窺後麵修道境界的種種玄妙,讓人惋惜不已。

這修道之法與這煉氣士比較,境界瓶頸雖多,但是卻是最適合此方天地,現在的修煉環境的。

煉氣之法,雖然冇瓶頸限製,但此間天地靈氣稀薄,已不覆上古,已不太適合煉氣士的修行。

二相對比,優劣各一半。對於楊逸來說,煉氣士修行卻是最適合他的。

楊逸心中,與修道境界對比著自己的修為。

“我也能真氣外放,豈不是說,已相當於這修道境界的煉氣巔峰了,

以我此時的境界,在武學中也是相當於大宗師之境了,是不是我也可以,出門行走天下,遊曆一番了。”

他也想看看這世間繁華,領略此間風土人情,看遍名山大川。

心中亦是豪情萬丈,想了一會,甩了甩頭。

“不行,我得苟住,這時候千萬不能浪,我此時,不過才相當於煉氣巔峰,隨便來個罡煞境的我就打不過,必須得小心行事。

待我修煉到能打的過罡煞境時,再出去行走天下不遲。”

楊逸把心中行走天下的心思甩出腦中,看起了《廣元氣感引氣決》的修煉之法。

這《廣元氣感引氣決》上部,隻能修煉到罡煞之境,後續的修煉之法,楊逸估計應該在下部中記載。

“清風道長與觀羽真人二人無法修煉這法決,估計是冇能感應到靈氣,完成不了氣感的修行。

自身修煉天賦不行,而不是這法決有問題,這清風道長的修煉問題,自己估計是冇辦法幫他了。”

楊逸想著清風道長修煉的問題,清風道長對自己頗多恩情,這麼珍貴的法決,說給自己,就給自己。

而自己卻幫不上他什麼,實在是有些羞愧啊。

……

日暮黃昏,楊逸從夥房端來飯菜,二人坐在桌前,用著晚飯,楊逸開口說著。

“師兄,法決我已看過。”

“哦,師弟看的如何?對你可有幫助。”

清風道長一邊夾著菜,一邊回著他的話。

“對我幫助很大,解開了我許多疑惑,隻是……”

楊逸話到嘴邊,有些說不出口。

“師弟有話直說,不必如此。”

清風道長夾菜的手停頓了一下,繼續夾著菜往碗裡而去。

餘暉撒在他倆身上,二人的身影拉的斜長,四周的蟲鳴鳥叫彷彿消失了一般。

楊逸咬咬牙,繼續開口說著。

“隻是對於師兄修道一事,我……我也無能無力,師兄你……你無法感應靈氣,便做不到引氣入體,彙聚不了法力,所以……”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從通幽之術開始,從通幽之術開始最新章节,從通幽之術開始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