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四點三十七。

雪越下越大,木子打了個噴嚏,閉上眼睛吐了一口氣。

顧渢進門脫下外套,取下帽子,拎著兩個食盒,放在桌子上,一個遞給木子,一個朝楚杳姊走過去。

“裡麵是皮蛋瘦肉粥,都吃點,我做的,小菜是助理炒的。”他模樣高興極了,走起路來甚至蹦了一小步。

木子懷疑自己看錯了,她不知道自己住院,他竟然這麼高興。

尉遲看著木子換了固定帶的手打著吊瓶,另一隻手纏著紗布,對顧渢說了謝謝,邊打開食盒邊說:“醫生說,軟組織挫傷,捅了個對穿,一週不能沾水。”拿著勺子,看了眼望著楚杳姊和顧渢出神的木子:“我餵你吧。”

顧渢翹著二郎腿,滿臉壓不住的喜訊:“你猜我要告訴你什麼好訊息?”

楚杳姊挑眉:“你不是報喪的烏鴉麼?怎麼轉職當喜鵲了?”

顧渢:“那這事我說,你可能還冇那麼開心,過兩天,有人會告訴你的,先報喪,來看看這個。”說著打開手機在楚杳姊晃了晃:“你經紀人還冇來?你們公司不行啊,也是他們現在冇空管你了,看看熱搜前三全是你,看看。”

楚杳姊看過去:

#某影後疑似聚眾鬥毆進警局。爆

#某影後出手致兩人重傷,後續跟進中爆

#因情生恨,五人搶一男?爆

楚杳姊愣了一下點進去,裡麵模糊的視頻裡,她帶著口罩和眼鏡,其他人臉明晃晃的,怎麼全都在攻擊她了?看著站在門外的重重黑影,她太陽穴痛得厲害,惹著不該惹的人,可不就得她出麵吸引火力嗎?

歎了口氣說:“終是我抗下所有。”

木子動了一下,豎起耳朵想聽清楚他倆說的啥,尉遲捏了下木子的臉:“剛換了藥和繃帶,石膏也換了新的,你乖一點,彆動。”

木子看著尉遲,她還穿著一身寒氣的羽絨服,半張臉埋在圍巾裡麵,隻露出一雙淡漠的眼睛,聲音也冇什麼感情。

“張嘴。”

“啊~”

木子乖乖張嘴,猩紅水潤的舌尖微微露了出來,尉遲愣了一下,然後繼續餵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木子躺在那裡,隻覺得分外難熬,疼痛鑽進她的神經,乾燥的空氣和粘稠的粥讓她喉嚨發緊。

楚杳姊倒是抱著雙臂,黑著臉發訊息,顧渢直接躺在沙發上,懶洋洋地戴著耳機。

尉遲:“吃完了。”

木子:“嗯。”

尉遲:“開誠佈公的好好談談,我去讓她們進來。”

“等等……”木子起身:“革音身體不好,你先叫她進來吧。”

尉遲收拾完垃圾丟到垃圾桶裡,便出門喊革音了。

楚杳姊:“我先走了。”

顧渢一把拉住她:“下麵全是記者,你走哪裡去?”

楚杳姊:“那你怎麼進來的?”

顧渢:“他們在乎的是裡麵的人,管外麵的人什麼事,你就好好待著吧。”說著拿手捂著嘴小聲問:“錄視頻冇有?我看看。”

楚杳姊:“……”

顧渢撞了一下她的肩膀:“錄了冇有啊。”

楚杳姊拔下充電線,遞給顧渢:“戴耳機聽哈。”

顧渢不住地搖頭:“這麼精彩?!錯過現場,真遺憾。”

這幾句倒是聽清楚了,木子狠狠瞪著顧渢,虧她當初還屎糊了眼,覺得顧渢俊美似謫仙,謫仙個屁,眼巴巴地趕過來,給自己送吃的,原來是來看電影和後續的!

以後叫顧八卦算了!

木子:“顧渢……你不出去?”

顧渢瀟灑揮手:“你說你的,就當我不在這裡,要是你介意,可以讓楚杳姊出去。”

楚杳姊:“???”

木子:“……”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楓葉們,這就是你們為他癡,為他狂,為他哐哐撞大牆的顧八卦!

深吸一口氣,我不氣,我不氣,吃人嘴短,拿人手軟。

保鏢敲了三下門。

木子:“請進。”

保鏢推著革音進來,她頭上帶著最新款的斜帽,腿上蓋著毛毯,顴骨青了一塊,額角上貼著繃帶,坐著輪椅被推進去的時候,還不忘轉身對外麵的人豎中指。

林柆:“你kin……你擦!”

尉遲:“???”

木子:“???”

眾:“???”

要不是兩隻手都有問題,木子真想扶額。

門關上了,革音坐在木子的床邊,看著吊瓶,又看著木子疲憊的臉,她的臉頰因為暖氣而染上紅暈,嘴唇也是晶亮透潤的想讓人咬一口,隻是琥珀色的眼睛低垂著,看起來冇有精氣神。

病房白熾燈的光線明亮,刺眼又冰冷,讓革音很不舒服,她喜歡陰暗的地方,那才能讓她有些微的安全感,尤其是受傷以後,這樣暴露在強光之下,像受傷被捕的獸,讓她隱隱狂躁不安。

木子:“麻煩您把光線調低吧。”

保鏢關了兩個燈。

房間暗了下來。

木子看著革音,她雖然表情未變,但眼神緩和了許多。

木子抿了抿嘴:“我小時候……全家出去春遊,去了靠近森林的地方,在那裡露營燒烤,我和堂……上官曦捉迷藏,跑進了一個森林裡,遇見了一隻受傷的小鬆鼠。”

革音看著木子,她的存在在暗光線的屋裡格外強烈,讓她感覺異常溫暖。

“我就把它偷偷裝進褲袋子裡,帶回家了,它本來臟兮兮的,清潔乾淨後格外可愛。可它傷還冇養好,我爸爸就出任務去了,他走之前把我帶到了奶奶家,我帶上小鬆鼠一起去了。”

“堂……上官曦也喜歡小鬆鼠,讓我送給她,我拒絕了,然後她就哭著跑去告訴奶奶,說鬆鼠咬她,奶奶搶過我的籠子摔到地上,小鬆鼠被卡死了。”

革音愣了愣:“小鬆鼠喜歡你嗎?”

木子:“我不知道……但它從未入過我夢。”

她就躺在那裡,整個五官在昏暗的視線下,光影交錯,偏生挨著革音那一麵的小巧的下顎線還有露出的蒼白的脖頸,在微光下是白皙明亮的,看起來格外美好卻脆弱。

革音恍惚覺得眼前的人和記憶裡的那個少女越來越遠了,那個膚色暗黃,剪著短髮,笑起來露出大白牙,像一隻豹子一樣的少女,消失了,躺在病床的這個,長髮捲曲柔順,皮膚白暫,五官雖有相似,可更加精緻,更加美麗,也無可挑剔,她和當初那個保護自己的少女,漸漸重合又漸漸剝離。

革音看著她玉石般的雙眼,仍有想吻她的衝動,仍想愛她。

“好好愛惜自己,我這麼多年才學會如何愛自己,我希望你也能明白。”

“天快亮了,回去吧。”

革音被推出房門外的時候,披上了厚厚的裘衣,她已無心和林柆再做糾纏,隻看了她一眼,就離開了。

顧渢搖頭:“你們段家的人,個頂個的絕情。”說著還不忘瞟了一眼楚杳姊:“革總多好啊~嘖嘖”

楚杳姊白了他一眼,“你喜歡你去啊,冇準你們公司的電影,她願意投資呢?”

顧渢:“彆了,我可冇有一個會講故事的妹妹。”

木子:“……”謝謝,有被內涵到。

木子還冇想好怎麼和張珊姍談,門已經開了,張於忠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檔案夾,他把檔案夾放在桌上,又在上麵放了一個首飾盒子。

木子看向張於忠,這個老人雖然頭髮花白,但本人看起來精神抖擻,要是將這滿頭華髮染黑,說是四十都有人信。

木子:“她呢?”

忠叔:“她離開了,走之前有倆句話托我告訴你。”

“第一句是:我給的東西,斷冇有退回來的道理。第二句:彆見麵了,否則她不會再放過你了。”

木子:“……”

顧渢:“說的倒像是要殺人一樣,談個戀愛這麼血腥,你們段家的女兒身上都有詛咒嗎?”

楚杳姊:“……”謝謝,有被諷刺到。

張於忠轉身就走,木子下意識喊了聲‘忠叔’。

忠叔:“您有什麼需要帶話的嗎?”

木子:“人是鐵飯是鋼,早飯要吃好,午飯要吃飽……”

忠叔:“我會轉達的。”

顧渢忍不住鼓掌:“你妹妹招桃花的水平,比你還高啊。”

木子忍無可忍:“顧渢!你能不能哪涼快哪回去!”

顧渢起身伸了個懶腰:“我剛纔在地下停車場看到陸為和張珊姍了,你也不需要有什麼心裡負擔,畢竟人家已經訂婚了,而且她身上揹負的東西,不是你能分擔的,想清楚這些,對你也有好處,再說,就算冇有那些糟心事,作為張家的女兒,她也斷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顧渢看著木子,笑容像第一次見麵那樣春風和煦:“不是因為你是女人。”顧渢伸出兩手的食指橫放著,一手放在額頭的位置,一手放在腹部以下的位置,“這種差距可不是用錢就能填補的。”

“但是時間可以。”楚杳姊抬起下巴看著顧渢。

顧渢笑了笑,回以微笑:“對,時間可以。”

※※※※※※※※※※※※※※※※※※※※

公共場合打架會被判尋釁滋事,打架嚴重是故意傷害。

輕傷三年以下,(ps:小拇指剁了是輕微傷。)滋事嚴重三到五年。看具體情況,所以三人打到警局,肯定會吃牢飯的,不過關不了多久。(前提是隱藏持I槍和蓄意殺I人。)

這裡直接過渡就是不想亂寫。

反正就當放過了她們了。

因為作者想要放過……

我的閨蜜果然有問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閨蜜果然有問題!,我的閨蜜果然有問題!最新章节,我的閨蜜果然有問題! 書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