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聲,迴盪在異域十大州的土地之上。

發出宏大鐘鳴聲的,乃是戰神學府的一件帝兵,戰爭之鐘。

此鐘敲響之際,就是戰神學府開啟之時。

和九天仙院一樣,戰神學府,並非是每個紀元都會開啟。

隻有在氣運最隆厚,或者局勢最紛亂的大世,這兩大頂級學府,纔會現世,彼此對立。

作為兩界的最高學府,九天仙院和戰神學府,顯然都是彙集了各界的絕頂精英。

這些兩界精英在將來,會在邊荒戰亂之地,展開終極碰撞。

而現在,戰神學府開啟,異域各方天驕都按捺不住了。

暝照一族,一處閉關之所。

驀然間,天地昏暗,日月無光。

諸多暝照帝族生靈,看向那處閉關之所,皆是麵帶驚喜與震撼。

“是少主閉關之地!”

“戰神學府開啟,少主也要出關了!”

就在眾生靈驚訝之際,天穹之上,驀地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

那縫隙之中,竟是有著一隻眼睛。

乾坤之上,邪眼懸空!

這一幕,更是令許多暝照一族的生靈激動無比。

“返祖之眼,冇想到少主已經將暝照邪眼修煉到瞭如此地步!”

轟隆隆!

天地震盪,山脈動搖。

一道超然無比的身影,負手踏步而出。

那是一位身著黑金色華服的年輕男子,容貌極為年輕,也很英俊。

渾身瀰漫著濃濃的準至尊波動,離真正的至尊也不是太遠。

他年齡在數千歲,在異域生靈中絕對屬於年輕一輩。

這個年齡能修煉到準至尊,也隻有準帝族以上纔有這個底蘊。

“參見少主!”

四方,許多暝照一族的生靈在膜拜。

這位年輕男子,自然是離九暝,帝族精英,也是年輕一輩十大天王之一。

“雖然孔芊芊隻是我相中一名小妾,但終歸是我的人。”

“混沌體倒是有點過了,真以為有神秘的不朽撐腰,就能肆無忌憚嗎?”離九暝的語氣幽冷深邃。

哪怕是頂尖王族,甚至是擁有一尊不朽之王的準帝族,都不願意去得罪另一位不朽之王。

唯有真正的不朽帝族,纔有那個底氣麵對不朽之王。

畢竟每一脈不朽帝族,都古老至極,底蘊深厚。

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對九天仙域造成那麼大的威脅。

雖說暝照一族,在不朽帝族中,並不算是位列最巔峰,最古老的那幾族。

但也屹立在異域無數紀元,不是誰都能夠招惹的。

“去戰神學府,看看那混沌體,究竟有幾分本事?”

離九暝橫踏虛空,其手間掌心處,隱隱有一道縫隙裂開,其中湧動著無比駭人的氣息。

返祖級彆的暝照之眼,可謂是離九暝的終極底牌手段。

正因為有這層手段,他纔不虛混沌體。

……

在另一片大州之上,有一古老帝族。

這一脈,生長於懸空帝山之上。

正是摩劼一族!

掌控有萬法不沾,法力免疫的頂級能力!

而此刻,帝山之上,有強者神念在交流。

“推測不出那位混沌體的來曆嗎?”

“到底出自哪一脈帝族?”

“難道是出自不可言之地的那幾脈?”

“噓,那幾脈,不是我等能妄加推測的,天災級不朽,哪怕隻是在議論時談到,都能有所感應。”

“那該怎麼做,我摩劼帝族的唯一神通能力,不能外傳。”

“帝子尚未甦醒嗎?”

“還差些時日。”

“那等帝子甦醒,讓他去調查解決吧。”

“也好,畢竟帝子乃是我界七小帝之一,出世時也需要一場大戰,剛好拿混沌體來磨刀。”

……

彼岸大州,乃異域十大州之一。

這片地域,最有名的帝族,自然是傳說中的彼岸帝族。

畢竟整個大州都以彼岸為名。

而此刻,在彼岸大州一處區域。

此地生長著大片美輪美奐的藍色彼岸花。

一位藍衣藍髮的年輕人,漫步在藍色彼岸花間,顯得俊美無雙。

他是彼岸王子,藍色彼岸花一脈的頂級天驕。

而藍色彼岸花,乃是彼岸帝族的一個支脈。

雖說隻是支脈,但背靠彼岸帝族,其地位也不比準帝族差。

在彼岸王子身前,出現了一個臉上帶著鬼臉麵具,身姿無比妖嬈的女人。

“花憐,看來你管理的彼岸組織,不是太好啊。”彼岸王子語氣淡淡道。

名叫花憐的麵具女人,也是微微搖頭一歎道:“唉,誰知道玄月那小丫頭會背叛呢?”

“明明她是組織裡,最為冷血麻木,最為無情的存在。”

“是啊,最冷血無情的,最後反倒是動了情,背叛了我彼岸一族。”彼岸王子嗬地一聲笑道。

“不過冇想到,玄月那丫頭,竟然那麼命大,活了下來,竟然還回到了我界。”花憐語氣都是帶著一絲詫異。

之前,在神墟世界,玄月為君逍遙挺身擋招的一幕,很多異域生靈都看到了。

這也就代表了,玄月背叛了異域和彼岸組織。

最後,玄月和隕落的君逍遙,一同墜入虛空深淵。

彼岸組織的人都以為,玄月已經死了,所以冇有探查什麼。

誰知道,在異域,又有人發現了玄月的蹤跡。

這引起了彼岸組織和藍色彼岸花一脈的關注。

至於這名叫花憐的女人,正是當初把玄月接引進彼岸組織的頭兒。

“戰神學府已經開啟,接下來我要前往,至於玄月,你在抓到了之後,就交給我吧。”

“我要當著無數生靈的麵,將其折磨處死,我彼岸一族,不允許有叛徒出現!”

彼岸王子語氣漠然,帶著霜雪般的冷酷。

彼岸一族,十分低調,不僅族人稀少,而且很少顯世。

久而久之,藍色彼岸花一脈,就代替彼岸一族,處理各種事務。

這次,更是要藉助玄月立威,顯示存在感。

“哎,真是有點捨不得呢,畢竟玄月是那樣鋒利的一把刀。”花憐歎息道。

“背叛者有什麼值得可憐的?”

彼岸王子微微搖頭,步踏虛空,成片的藍色彼岸花盛開,化為一條大道,延伸向遠處。

看著彼岸王子離去的背影,花憐麵具下的神情,微微冷了下來。

“嗬,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不過是一支脈而已,還如此囂張。”

“彼岸天女大人應該也快甦醒了吧,畢竟當初,是她欽點我,去找到玄月這把刀的。”花憐呢喃道。

她口中的彼岸天女,正是彼岸帝族沉眠的帝女,名叫夢奴兒。

也是異域七小帝之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君逍遙,君逍遙最新章节,君逍遙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